目录 巴黎茶花女遗事
◀上一节 第四节 下一节▶


(以下均亚猛语)

亚猛曰:“余一日在巴黎,同友人嘉实膛赴戏园,半出既终,余起;旋因闲行甬道间,有丽人过余侧。嘉若颔之,余曰:“谁也?”嘉君言,此马克也。余曰:“二年未见,面庞全易矣。”嘉君曰:“此女病,非寿相也。”言次,余心动甚。因思二年前,余曾一值之,色授魂与,心遂怦怦然。时有友人善相术者,相余骨法,盖天生情种,见勾于美人,即缠绵不已,故余每见马克辄动,而友人咸目笑之。余第一次遇马克于刳属之市,见有通明玻璃车,坐一丽人,翩然下车,适一珠宝之肆,市人纷骇属目,余则木然弗动如痴人。然从玻璃窗中隐约望之,欲从而入,恐丽者见疑,因逡巡不敢即入。丽人著单缣衣,轻蒨若披云雾,上覆肩衣,以金缕周其缘,杂花蒙焉。用意大利草织为冠,腕上宝钏缺口,络以金链,光华射目。俄上车行、时肆中人目送之。余乃就问丽人姓名,肆人曰:“此马克格尼尔姑娘也。”余不敢详问居址而归。余自计阅妇人多矣,未尝如是之美也。

间数日,余向友人至倭伯夏江密克戏园观试演,左厢之上,马克在焉;冶丽之态,合座倾倒。马克执远镜瞩台下,见余友,遥颔之。友将就之谈,余戏友何福能识马克,友问余识马克乎?余曰:“欲识之尔。”友遂偕余同行。余患唐突,丐友先容。友曰:“勾栏中人,乃烦先容乎?”余心颇弗适;然终弗敢往。友遄返,曰:“马克候尔矣。”余问有他客乎?曰:“无。”友乃行,余从之。旋折十数武,忽出门外。余惊曰:“马克迟我,奈何转向门外觅之。”友曰:“非也,马克思蜜渍葡萄,余将买诸市间,马克无他嗜,惟嗜此耳。”葡萄既得,友告余曰:“君勿钦礼马克如侯爵夫人也。遇此辈人,可以恣余谈诙。”余诺。甫至座外,已闻马克笑声。见余微颔,亟问友人曰:“将葡萄来乎?”以纤指握葡萄,且啖且顾余。余色赧,不敢正视。马克耳语隔座妇人,笑吸吸不可止。余此时左右无所自容。马克竟置予无一语。余友不欲予见轻于马克,乃谓曰:“尔见亚君讷讷若不出口乎,心艳丽质,噤而不呻;愿马克宽假之!”马克曰:“君患独行,以此为伴耳,岂复有心属我。”余即答曰:“我非真心,亦不挽人引导。”马克曰:“此风月场中常态也。”余自揣雏妓晤客时,恒为狎客揶揄,阅历久,转以此窘狎客,似报复焉者。顾余朴讷不解谑浪,而一晌厚视马克之心,至此亦复冰释,乃起立辞马克曰:“君以是遇我,向后不敢更复请见。”忿然遂出。甫攀门环,而厢中笑声已大作。余入座后,乐作戏举,友亦踵至,谓余曰:“君何戆也?彼以君为心病将发,引以为笑,此辈至猥贱,待之犹以香水沐小狗,驯则近之,骜则推之沟中;君何重视若辈,以尊礼妇人之意加之,彼又恶知君意也!”余曰:“无伤,从今弗接之可也。自尔较初见心绪当略息。”友哂曰:“良然,吾甚望君他日勿被人言为马克故破其产也;且马克言论尖峭,微近轻薄;若但以青楼人视之,固亦胭脂队长也。”是时乐声大作,友亦无言。余此时偷瞩左厢,马克倩影在灯光中,如接图画。余转觉忿怒马克揶揄之心,为欢爱之心,渐推渐远。戏未阕,马克同前来妇人已离厢,余亦不觉自离其座。友问曰:“去乎?”疾顾左厢,马克已行。乃笑谓余曰:“君去君去!吾视君此行当得意也。”余出,适见马克历阶而下。长裙拖石上,綷䌨有声。香风流溢;时有二人与之同行,余退自暗陬,防为所窥。迨既出门,有小童侍焉。马克呼曰:“告御夫挽车至英吉利茶肆中迓我。”

更数分钟,余在街廊上望马克。马克临窗而坐,左手撚花,以右手理花瓣。余郎赴隔衢茶肆第一层楼上,开窗相望,适当马克坐处。至一点钟后,马克始挟二男二女而去。余即呼市上车尾其后。马克车直至恩谈街第九号,马克下车入,馀四人自归。余自计此时,直侥幸遇之,其欢悦当无尽。

自是以来,或遇戏园中,或他处见之,马克嫣然恒有笑容;余则无时不心动。

一月之后,乃久不见马克。余造吾友嘉实膛问马克消息。嘉实膛言马克病肺逾月矣,今且殆。余初闻心怔忡不能自已,继又喜病深客寡,不疲于酬应,乃每日至马克家问阍者,审马克病状;迨马克至巴克尼时始已。

马克既去巴克尼,而余悬念之心,亦遂渐消歇,故今日同嘉实膛至戏园时遂不认识也。是时马克用青纱蒙面,余离合莫辨,若在二年以前,虽蒙十重步障,余犹识之。今既晤面,从万念灰冷中陡然复炽,余亦不自知其何心。然思想之心,斯须无已,奈何使马克得闻之。言次,遂复归戏园座,视马克仍在西厢。余熟视久之,比前容止较庄,然病后愁容,若不胜清怨。时已四月向尽,天气渐暖,而马克身上,犹御绒衣,余频目不已,马克流波送盼,亦以远镜窥余,匏犀微展,余佯弗觉;盖不敢劳其眷思也。时台中乐已大作,实则余每来专为马克,无心观剧。剧之优劣,余茫不之觉。时马克在西厢上目注东厢。余望东厢,则一中年妇人在焉,名配唐色,盖亦勾栏中人,改业为缝衣,余固识之。配招余,余乃就之东厢。而配仍与马克眉语。余问配唐色:“伊何人也?”曰:“马克耳。与吾比舍,吾第七号,彼第九号,开窗适面其妆楼。”余曰:“好女子也。”配曰:“若愿见之乎?吾与尔就之。”余不可。“然则招之来乎?”余曰:“吾意不欲在此相见。拟君为先容。”配唐色曰:“难,彼有勋爵保护之。”余曰:“何谓也?”配唐色因与余言马克在巴克尼时,为某公爵所爱,不欲令其更操旧业,故旧时贵游子弟,恒不敢至其家。余曰:“马克为是独行欤?”曰:“然。”“然则马克之归谁送之?”曰:“仍独行耳。”余问配唐色:“君亦独行欤?”曰:“然。”“然则我送君。”配唐色曰:“君友何人?”余曰:“清俊少年,其情甚欲识君。”于是与配唐色约剧第四出偕归;余方离座,配唐色呼曰:“来来,尔见对座公爵至乎?”余观西厢有七十馀老翁来就马克,携一革囊,实果满中,马克以囊遥示配唐色,拟共食之,配唐色不可。马克乃回眸向老翁语,余乃约嘉实膛至配唐色座次;甫及门,马克与公爵同行,香风拂然,余心志瞀乱;于是已过第四出。余与嘉实膛及配唐色觅市车同至恩谈街,周览其肆陈设;余谈辄及马克,并问公爵尚在乎。配唐色曰:“马克仍独居。”嘉实膛曰:“得毋苦寂乎?”配唐色曰:“彼夜来恒苦不睡,往往招吾夜谈。”余疑之,配唐色曰:“痨瘵之人,每夜辄烁肌肤,贴席为难也。”余曰:“彼无欢昵之人乎?”配唐色曰:“吾每至其家,常见某伯爵在焉。伯爵竭诚可其意,马克处之澹然。然伯爵家素封,吾震其富,恒劝马克亲昵之。马克向壁唾曰:‘蠢物奚可人意!’意讥伯爵。吾曰:‘纵是蠢物,我固可以多得钱,昵之何害!即如公爵年已侵耋,且其家恒告之以为狎汝无益,彼又惜费,于子无利。’屡诫仍不悟。虽然,公爵亦奇人,爱昵马克若抚孩稚。去时犹留纲纪侦伺门外,防其有客至也。”嘉实膛以手抚琴,忽问余曰:“伤哉马克,余每见其有戚容,殆为此乎?”配唐色拊嘉实膛之手曰:“缓之。”隐约间似马克呼我,倾耳果然。配唐色曰:“客休矣。”嘉实膛曰:“为主人者固如是乎?”余曰:“何谓也?”配唐色曰:“吾将赴马克家耳。”余曰:“君去,吾与嘉实膛俟子何如?”配唐色不可。余曰:“同行何如?”配唐色尤不可。嘉实膛曰:“我识马克,姑一往探,计亦良得。”配唐色曰:“亚君未尝谋面,奈何。”嘉实膛曰:“我为引导。”配唐色终不答。寻又闻马克凭窗而呼,配唐色亦临窗应之。余与嘉实膛尾其后。配唐色开轩,余匿轩后。马克曰:“我迟君十分钟矣。”配唐色曰:“何为?”马克曰:“伯爵苦苦在此,沉郁杀人,趣君来为我解秽。”配唐色曰:“有二客在。”马克曰:“胡不速之去?”配唐色曰:“思欲见君。”马克曰:“客何名?”配唐色曰:“一嘉实膛。”马克曰:“识之。”“一亚猛著彭。”马克曰:“未之识也。然客速来,得客较胜伯爵。”余思马克审吾面而忘吾名;然宁使马克念吾旧事而识之,不愿但识吾面也。嘉实膛语配唐色曰:“何如?马克固悦我。”配唐色曰:“不然,彼以君来速伯爵耳。然君见马克当下之,弗使怒我进俗客。”余且行且却,以为此举若系吾终身之事者,较第一次引见马克时,尤极皇惑。甫至门,即闻琴声。配唐色叩门,琴应指歇。门辟,至厅事上,遂抵卧室。见一少年近炉而坐,灯烛灿然。马克抚琴,意似不适。见配唐色入,并呼余及嘉实膛同坐。且曰:“吾今日见尔悦甚。向在戏厢,何以不移坐就吾?”配唐色曰:“防公爵至。”马克曰:“谊为朋友,何害也!”配唐色言次,即告马克:“君许吾引进亚猛乎?”马克曰:“向已许君挟二友矣。”余近马克嗫嚅言曰:“故已见君。”马克迟疑。余曰:“向在鲁伯懈刚密克戏园中,君居西厢,某友引余见君,尔时余颟顸之状,适为君哂;今夕见君,幸不似旧事介介也。”马克悟,因笑曰:“非君唐突,吾自轻薄可很;今故态已略更,幸君子恕之!”言次举皓腕,余即而亲之。(此西俗男女相见之礼也。)马克曰:“甚哉,吾每见生客,辄用狎侮,使人难堪。医言吾病在筋,或不谬也。”余即曰:“君病近良已矣。”马克曰:“此追言前二年事也。”余曰:“记之。”马克曰:“谁语君者?”余曰:“人尽知之。余审君病,常密访诸阍者。”马克曰:“何不留刺?”余曰:“否。”马克曰:“吾病时闻阍者言有一少年,时时问余病者,即君也耶?”余曰:“然。”马克曰:“嗟乎!”旋回眸视伯爵曰:“是君所能乎?”伯爵曰:“吾识君,刚二月耳。”马克曰:“彼识吾,仅五分钟,而钟情若此;吾所以鄙汝之戆也。”伯爵语塞。余此时甚为伯爵惭――因思伯爵之情,未必逊我――。此时群客在座,恐其难堪,余因乱以他语,曰:“门外闻君琴甚美,请续前操,以聆雅音。”马克曰:“客坐,吾琴技嘉实膛知之。此惟伯爵相对,方可略奏吾技。君贵客,得毋污耳乎!”伯爵强笑曰:“君乃以绝技饷我欤?”马克曰:“唯其劣也,留以款君。”伯爵无言,以目止之。马克乃语配唐色曰:“吾向嘱君了吾事,今了未?”配唐色曰:“了矣。”马克曰:“尚有馀绪,今且下榻于此。”余曰:“吾两人在此,恐误君事。吾幸见君,可以销前吝矣。请退。”马克曰:“此不为君语也,吾甚欲君久坐。”伯爵出金表于怀中,曰:“此时赴会所尚未晚。”马克无言。伯爵乃执马克手辞。马克曰:“君何遽遄行?”伯爵曰:“迟恐见厌于君。”马克曰:“厌固在心,非今日之厌,重于昨日;此后当以何时更至?”伯爵曰:“君许我何日至?”马克仍曰:“再图后会。”意愈落寞。伯爵临去,以目视配唐色。配唐色皴眉耸肩,似告之以力不能赡者。马克呼灯送伯爵行,曰:“去矣,吾心肺皆舒矣。”配唐色曰:“伯爵视君厚,君视几上钟犹彼所赠;价不值几千佛郎乎?”配唐色以手抚钟弄其机关,似甚嗜者。马克曰:“以彼之物,当彼之蠢,时贡丑态于吾前,两较焉吾宽假之者,所值不仅千金也!”余曰:“伯爵甚念君乎?”马克曰:“彼颠倒之词,吾若倾听之,旰食尚不遑也。”于时马克且语且抚琴,顾余曰:“吾渴思浆,君等得毋饿乎?”配唐色曰:“吾思鸡耳。”嘉实膛起于座,请出饮市楼。”马克曰:“无尔,吾遣人以馔来,就饮于此。”

◀上一节 下一节▶
巴黎茶花女遗事

相关作品

巴黎茶花女遗事/第05节

余观马克清瘦若不胜衣,然娉婷有出尘之致;且思伯爵身为勋戚,广有金赀,又亭亭美少年,下气于马克,...

巴黎茶花女遗事/第07节

明日朝暾甫上,马克告余曰:“君且去,公爵行至矣。”然彼来时,适吾未起,辄坐候弗去。余曰:“何时...

巴黎茶花女遗事/第08节

明日向晓,余别马克,订今夕再会,马克不答。至日中,忽得马克小柬云:“今日困甚,医生言须极早就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