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汇编 神异典 第一百三十五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博物汇编 第一百三十六卷
博物汇编 神异典 第一百三十七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神异典

 第一百三十六卷目录

 僧部列传十二

  陈二

  慧峰            昙瑗

  智文            慧思

  法泰附智恺 智敷 道尼 洪偃

  法朗            慧勇

  宝琼            警韶

  安廪            慧布

  慧荣            慧明

  智远            元光

  智聚附法恭

神异典第一百三十六卷

按《续高僧传》:释慧峰,不知何人。住栖霞寺,听诠公三 论,深悟其旨,最为得意。名架于布众所推美诠,每云: 峰之达解思力,吾不及也。以吾年老,且复相依峰。游 心正理,身范律仪摄静松林日。唯一食,衣服粗素,略 无寸积。顾步锵锵,雅有风GJfont。末出江都,偏弘十诵赞 诱,前修听者,如市有问。云:今学大乘,如何。讲律。峰云: 此致非汝所知,岂学正法而大小相乖乎。以陈天嘉 年卒,春秋六十。临终告弟子智琨,曰:吾去处悬远,非 汝所知。终后屈一指捋之,虽伸还屈,时议谓证初果。

按《续高僧传》:释昙,瑗未详氏,族金陵人也。才术纵横, 子史周综,自幼及长。以听涉驰名数论。时宗并经,陶 述而威严群小,不妄登。临矜持有功,颇以文华自处。 时或规谏之者,瑗因摆拨前习。专征鄙倍弦韦,所诰 验于耳。目由是名。重京邑,同例钦焉。以戒律处世,住 持为要乃从诸讲席,专师十诵,功绩既著学,观斯张 自尔恒当。元宰镇讲相,绩有陈之世,无与为邻使。夫 五众揖其风,猷七贵从其津,济瑗有之矣。常徒讲众 二百馀人,宣帝下诏。国内初,受戒者,夏未满五,皆参 律肆可于都邑大寺。广置听场,仍敕瑗公总知。监检 明示科,举有司准,给衣食,勿使经营形累。致亏功绩 瑗,既蒙恩诏,通诲国,僧四远被。征万里,相属。时即搜 擢明解词义者,二十馀人。一时敷训众齐三百于斯 时也。京邑屯闹行诵,相喧国供丰,华学人无弊不逾。 数载,道器大增,其有学成,将还本邑。瑗皆聚徒,对问 理事,无疑者方乃遣之。由是律学更新,上闻天听。帝 又下敕荣慰,以瑗为国之僧。正令住光宅,苦辞以任 敕特许之。而栖托不竞,闭房自检。非夫众集不忘,经 行庆吊,斋会了无通,预山泉林,竹见便忘返。每上锺 阜诸寺,修造道贤,触兴赋诗。览物怀古洪,偃法师傲 岸,泉石偏见朋。从把臂郊坰同游,故苑瑗题树为诗。 曰:丹阳松叶,少白水,黍苗多浸淫下。客泪哀怨,动民 歌春,蹊度短葛,秋浦没长莎,麋鹿自腾倚车骑,绝经 过萧条肆野望,惆怅将如何。偃续题,曰:龙田留故,苑 汾水结,馀波怅望,伤游目辛酸思,绪多凉GJfont,惨高树 浓,露变轻萝泽葵,犹带井池竹下侵,荷秋风,徒自急 无复白云歌瑗。以太建年中卒于住寺,春秋八十有 二。初微疾,将现便告众曰:生死对法凡圣俱缠,自非 极位有心,谁免今将就后世,力不相由,愿生来讲诲。 分有冥功,彼我齐修用为来,习不尔与世,沉浮未成, 通济幸诸梵行,同思此言。终事任,量可依成教。言讫, 端坐如定欻然已逝,道俗悲凉,叹其神。志明正不,偶 缘,业有敕依,法焚之为立,白塔建碑于寺,著十诵疏 十卷;戒本羯磨疏,各两卷;僧家书仪,四卷;别集八卷。 见行于世间。

按《续高僧传》:智文,姓陶,丹阳人。母齐中书院韬女也。 怀文之始,梦睹梵僧把,松枝而授。曰尔后,诞男与为 麈尾。及文生也,卓异恒伦志,学之年。依宝田智,成以 为师,傅既受具后。专构元津,以戒足分为。五乘律检 开成,七众岂止通,衢生死亦。乃组辔道场义,须先精 方符,佛意值奉,诚僧辩威德冠。众行高物外传业之。 威独步江表,推其领袖,则大明彖公。文初依辩,学后 归彖,下十诵诸部罔,弗通练以梁大同。七年灵味瓦, 官诸寺,启敕请文,于光业寺。首开律藏陈郡殷钧为 之,檀越故使相趋常听二百许。人属梁末祸难,乃避 地于闽下。复光岭表时,僧宗法准知。名后进皆执卷, 请益又与真谛同。止晋安故得讲译都会,交映法门, 边俗信心于斯风,革酒家GJfont其笮,器渔者,焚其罟网僧尼什物。于是备焉,有陈驭GJfont,江海清宴,讲授门徒。 弥繁季代宣,帝命旅克。有淮淝一战,不功千金。日丧 转输,运力遂倩众,僧文深护正法。不惧严诛。乃格词 曰:圣上诚异宇文,废灭三宝君。子为国,必在礼义。岂 宜以胜上。福田为胥,下之役非止延敌,轻汉亦恐致 罪,尢深有敕许焉。事即,停寝尔。后凡所详奏,莫非允 惬理。众摈罚咸符时,要尚书,令济阳江。总踵道造房 无爽旬。日是知学,而有禄德必有邻法。位宜升众望 悦矣,大隋革运别,降纶言既屏。僧司宪章律府大军, 之后荆棘攸生十滥,六群滋彰江表。文又案法澄,剪 寻得无声。深可谓少壮免白发之妖,稊莠绝青田之 薉矣。前后州将甫,及下车皆尊仰。年德罕不修,敬柱 国武山公,郭衍祗敬。倍常躬GJfont妻子到寺,檀舍盛设 法。斋请敷律,题抑扬剖析,有克拔之,姿听侣干馀罔 不嗟。伏以开皇十九年二月二十日,迁神于寺房。春 秋九十有一,即窆寺之南山。东垄与辩律师,墓相望。 自文之据道也。器宇刚物,风范肃人。戒品圆净处,断 明白。然剖析章句,词省义富,众家修撰,罕有出其右 者。又金陵军火,遗烬莫留。乃誓志葺治,惟新旧址讲 十诵八十五,编大小乘。戒心羯磨等二十馀编,金光 遗教等各有差焉。著律义疏十二卷,羯磨疏四卷,菩 萨戒疏两卷,门人传贵以为口实僧尼,从受戒者,三 千馀人。学士分讲者,则宝定惠峙惠𪩘智升惠觉等, 惟道志法。成双美竹箭拥徒。建业文昔,梦泛舟海钧, 获二大鱼。心甚异之。及于东安寺,讲麈尾,才振两峰。 俱落,深怪其事。以询建初琼上人,乃曰:斯吉之先见, 必有二龙传公讲者,其言果矣。

按《续高僧传》:慧思,俗姓李氏,武津人也。少以弘恕,慈 育知名闾里。称言颂逸,恒问尝梦梵僧劝令出,俗骇 悟斯瑞。辞亲入道所投之寺。非是练若数感,神僧训 令,斋戒奉持守,素梵行清慎及禀具足道,志弥隆迥 栖。幽静常坐综业,日惟一食,不受别供。周旋迎送,都 皆杜绝。诵法华等经三十馀卷。数年之间千遍,便满 所止庵舍野人所焚。遂显疠疾,求诚乞忏。仍即许焉。 既受草室,持经如故。其人不久所患,平复又梦梵僧 数百,形服GJfont异,上座命曰:汝先受戒,律仪非胜。安能 开发于正道也。既遇清众,宜更翻坛祈请,师僧四十 二人。加羯磨法,具足成就。后忽惊悟方知,梦受自斯 以后,勤务更深。克念翘专无,弃昏晓坐。诵相寻用为 恒业。由此苦行,得见三生所行道事。又梦弥勒弥陀 说法开悟,故造二像,并同供养。又梦随从弥勒与诸 眷属,同会龙华心自。惟曰:我于释迦,末法受持法华。 今值慈尊感伤悲泣,豁然觉悟。转复精进,灵瑞重沓 瓶水。常满供养,严备若有天童侍卫之者,因读妙胜 定经叹禅功。德便尔发心修寻,定支时禅师慧。文聚 徒数百众,法清肃道俗高尚,乃往归依从受正法。性 乐苦节,营僧为业。冬夏供养,不惮劳苦。昼夜摄心理 事,筹度讫此两。时未有所证,又于来夏,束身长坐。系 念在前始三七日发。少静观,见一生来善,恶业相因 此惊嗟。倍复勇猛,遂动八触发本。初禅自此,禅障忽 起,四肢缓弱不胜行步,身不随心。即自观察。我今病 者,皆从业生业,由心起本无外境。反见心源业,非可 得身如云。影相有体空。如是观已,颠倒想灭心性,清 净所苦。消除又发空定心境,廓然。夏竟受岁,慨无所 获,自伤昏沉生为。空过深怀惭愧,放身倚壁,背未至 间霍,尔开悟法华三昧。大乘法门一念,明达十六特 胜背舍阴入,便自通彻不由他。悟后往鉴最等,师述 己。所证皆蒙随喜,研练愈久,前观转增名行远闻四 方。钦德学徒,日盛机悟实繁。乃以大小乘,中定慧等 法,敷扬引喻用摄自他。众杂精粗,是非由起。怨嫉鸩 毒。毒所不伤异,道兴谋谋不为害。乃顾徒属,曰:大圣 在世,不免流言。况吾无德岂逃此,责责是宿,作时来 须受此私事也。然我佛法不久应灭,当往何方。以避 此难,时冥空有声,曰:若欲修,定可往武当南岳。是入 道山也。以齐武平之初,背此嵩阳,领徒南游,高骛前 贤以希栖隐。初至光州,值梁孝元倾覆国,乱前路梗 塞,权止大苏山数年之间,归从如市其地,陈齐边境 兵刃所冲。佛法云崩五众,离溃其中。英挺者,皆轻其 生,重其法。忽夕死庆朝闻相从,跨险而到者,填聚山 林,思供以事资诲,以理味,又以道俗福施造金字般 若二十七卷,金字法华琉璃,宝函庄严炫耀。功德杰 异大发众,心又请讲二经,即而叙构随文造,尽莫非 幽赜。后命学士,江陵智𫖮代讲,金经至一心。具万行 处,𫖮有疑焉。思为释曰:汝向所疑。此乃大品。次第意 耳。未是法华圆顿旨也。吾昔夏中,苦节思此。后夜一 念顿发诸法,吾既身证不劳,致疑𫖮即咨受,法华行 法三七境界。难卒载叙,又咨师位,即是十地思。曰:非 也,吾是十信铁轮位耳。时以事验解行高明,根识清 净相,同初依能知密。藏又如仁,王十善发心,长别苦 海。然其谦退,言难见实。故本迹叵详后,在大苏敝于烽警山侣栖遑,不安其地。又将四十馀僧,径趣南岳 即。陈光大二年六月二十二日也。既至告,曰:吾寄此 山,正当十载,过此已后必事远游。又曰:吾前世时曾 履此处,巡至衡阳。值一佳所,林泉竦净。见者悦心思。 曰此古寺也。吾昔曾住,依言掘之,果获房殿基GJfont僧 用器皿,又往岩下。吾此坐禅,贼斩吾首。由此命。终有 全身也,佥共寻觅。乃得枯体一聚,又下细寻,便获髅 骨思,得而顶之为起胜塔报,昔恩也。故其往往传事 验如合契,其类非一自。陈世心学,莫不归宗大乘。经 论镇长讲,悟故使山门。告集日积高名,致有异道怀 嫉,密告陈主,诬思北僧。受齐国募掘破南岳,敕使至 山,见两虎咆愤惊骇,而退数日,更进。乃有小蜂来螫, 思额寻有大蜂啮杀。小者衔首思前,飞扬而去。陈主 具问,不以介意。不久谋罔一人,暴死二为猘狗啮死。 蜂相所征,于是验矣。敕承灵应,乃迎下都,止栖元寺, 尝往瓦官,遇雨不湿,履泥不污。僧正慧皓与,诸学徒 相逢于路曰:此神异人,如何至此。举朝属目,道俗倾 仰,大都督吴明彻敬重之。至奉以犀枕别,将夏侯孝 威,往寺礼。觐在道念,言吴仪同所奉枕者,如何可见 比至思所将行。致敬便语威曰:欲见犀枕,可往视之。 又于一日忽有声告洒扫庭宇圣人,寻至即如其语。 须臾思到威怀,仰之言于道。俗故贵贱皂,素不敢延 留。人船供给,送别江渚思云。寄于南岳,止十年耳。年 满当移不识,其旨及还山舍。每年陈主三,信参劳供 填。众积荣盛莫加说,法倍常神异难,测或现形小大, 或寂尔藏身,或异香奇色,祥瑞乱举临将终。时从山 顶下,半山道场,大集门学连日。说法苦切,诃责闻者, 寒心告众人,曰:若有十人不惜身命,常修法华般舟, 念佛三昧,方等忏悔。常坐苦行者,随有所须。吾自供 给,必有利益,如无此人。吾当远去,苦行事难。竟无答 者,因屏众敛念泯然,命尽小僧灵辩见气。乃绝号吼 大叫,思便开目。曰:汝是恶魔,我将欲去。众圣畟然相 迎极多论,受生处何意,惊动妨乱。吾耶痴人出去,因 更摄心,谛坐至尽咸闻异香,满于室内。顶暖身暖,颜 色如常。即陈太建九年六月二十二日也。取验十年 宛同符矣,春秋六十有四。自江东佛法,弘重义门,至 于禅法,盖蔑如也。而思慨斯南服,定慧双开书。谈理 义夜,便思择故。所发言无所致远,便验因定。发慧此 旨,不虚南北禅宗,罕不承绪然。而身相挺特能,自胜 持不倚不斜,牛象行视顶,有肉髻异相庄,严见者。回 心不觉,倾伏又善识人心,鉴照冥伏讷于。言过方,便 诲引行大慈悲。奉菩萨戒。至如缯纩皮革,多由损生。 故其徒属服章,率加以布寒,则艾纳用犯风霜,自佛 法东流几六百载。惟斯南岳,慈行可归,余尝参传译。 屡睹梵经,讨问所被,法衣至今,都无蚕服。纵加受法 不云,得成故知。若乞若得蚕绵,作衣准律,结科斩舍 定矣。约情贪附何,由纵之思所独断。高遵圣检,凡所 著作口授,成章无所删改造。四十二字门两卷,无诤 行门两卷,释论元随自意安乐。行次第禅要三智,观 门等五部。各一卷,并行于世。

按《续高僧传》:法泰,不知何许人。学达释宗跨轹,淮海 住杨都大寺。与慧恺僧宗法,忍等知名梁代,并义声 高邈宗。匠当,时有天竺沙门,真谛挟道孤游。远化东 鄙会虏寇,勍殄侨寓流离一十馀年。全无陈译将旋 旧,国途出岭南,为广州刺史。欧阳𬱟固留因,欲传授 周访义,侣拟阅新,文泰遂与宗恺等不惮艰。辛远寻 三藏于广州制旨寺,笔受文义垂二十年前后。所出 五十馀部,并述义记,皆此土所无者,泰虽博通。教旨 偏重行猷,至于律仪所及,性无违越谛。又与泰译明 了,论释律二十二大义,并疏五卷勒于座右,遵奉行 之。至陈大建三年,泰还建邺并赍新翻,经论创开义 旨惊异。当时其诸部中,有摄大乘,俱舍论文。词该富 理,义凝元思,越恒情鲜,能其趣先是。梁武宗崇,大论 兼玩成实学人,声望从风归。靡陈武好异前朝,广流 大品,尢敦三论。故泰虽屡演道,俗无受使夫。法座绝 嗣,GJfont尔无闻。会彭城沙门静,嵩避地,金陵学声早,被 独拔千载。希斯正理昼,谈恒讲。夜请新宗,因循荏苒, 乃经凉燠泰振发,元门明衷,弘诣核其疑义。每臻元 极,皆随机。按旨披释,无遗泰博咨,真谛传业。嵩公知 我者,希浮谚斯。及不测其终,智恺俗。姓曹氏住杨都 寺,初与法泰,等前后异发同往。岭表奉祈真谛恺,素 积道风,词力殷赡对翻摄论躬,受其文七月之中。文 疏并了都。合二十五卷,后更对翻俱舍,论十月便了 文疏合数八十三卷。谛云吾早值子缀,辑经论结。是 前翻不应少。欠今译两论词,理圆备吾无恨矣。恺后 延谛,还广州显明寺。住本房中,请谛重讲俱舍,才得 一遍。至陈光大中,僧宗法准惠忍,等度岭就谛求学, 以未闻摄论更为讲之。起四月初,至腊月八日。方讫 一遍,明年宗等又请恺于智慧寺,讲俱舍论成名学。 士七十馀人,同钦咨询讲。至业品疏,第九卷。文犹未尽。以八月二十日遘疾,自省不救,索纸题诗。曰:千秋 本难满三时,理易倾石,火无恒焰,电光非久。明遗文 空,满笥徒然。昧复生泉路,方幽噎寒陇。向凄清一,随 朝露尽。惟有夜松声,因放笔与诸名,德握手语别,端 坐俨思。奄然而卒,春秋五十有一,即光大二年也。葬 于广州西荫寺南冈,自馀论文,真谛续讲。至惑品第 三卷,因尔乖豫,便废法事。明年肇春三藏,及化谛有 菩萨戒,弟子曹毗者,恺之叔。子明敏深沈雅,有远度 少GJfont至南中,受学摄论咨,承诸部皆著功。𪟝太建二 年,毗请建兴寺,僧正明勇法师,续讲摄论成学,名僧 五十馀人。晚住江都,综习前业,常于白塔等寺,开演 诸论冠履群,儒服同贤士。登座谈吐,每发深致,席端 学士,并是名宾禅定僧。荣日严法侃等皆,资其学时 有循州,平等寺。沙门智敷者,弱年听延祚寺。导缘二 师,成实井往北土,沙门法明听。金刚般若论,又往希 坚二德,听婆沙中。论皆洞涉精,至研核宗旨,必得本 师临听,言无浮杂义,得明畅者。方始离之,馀例准此, 及翻摄论,乃为广州刺史。安南将军阳山公𬱟,请宅 安居,不获。专习后翻,俱舍方预其席,及恺讲此,论敷 与道尼等二十人。并掇拾文,疏于堂听,受及恺之。云 亡谛抚膺,哀恸遂来法。准房中率尼向敷,等十有二 人。共传香火,令弘摄舍。两论誓无断绝,皆共奉旨,无 敢坠失。至三藏崩,后法侣雕。散末嗣将亏,大建九年 敷相续敷,弘最多联,类同听谛席,未有高者。大建十 一年二月,有跋摩利三藏弟子,惠哿者,本住中原。值 周武灭法避地归,陈晚随使,刘璋至南海,获涅槃论 敷。曾讲斯经欣其本习服,膺请求便为开说。止得序 分种,性分前十三章。元义后返豫章,鹤岭山敷,又与 玑法师,随从因复为说第三分。具得十海十道,及进 馀文,哿因遘疾。不任传授,乃令敷下都,觅海潮法师。 当穷论旨,以十四年至于建业。所寻不值,乃遇栖元 寺,晓禅师,赐与昙林解涅槃,疏释经。后分文兼论,意 而不整,足便还故寺。常讲新文十三章,义近二十遍。 开皇十二年,王仲宣起,逆焚烧州。境及敷寺,房文疏 并烬其年授敷,令任广循二州。僧任经停五载,废阙 法事。后解僧任方,于本州道场寺。偏讲摄论十有馀, 遍坐中达,解二十五人。玑山瞰等并堪领匠,仁寿元 年,遘疾终于本寺。敷撰谛之翻,译历始未指订,并卷 部。时节人世,详备广有成。叙道尼住本,九江寻宗训, 旨兴讲摄论,腾誉京师开皇,中下敕追入,既达雍辇 开,悟弘多。自是南中,无复讲主,虽云敷说盖无取矣。

按《续高僧传》:洪偃,俗姓谢氏,会稽山阴人。祖茂恭和 凝,慎不交世俗。父藏博综经史,善属文藻,梁衡阳王 闻而器之。引为僚友,偃风神颖秀,弱GJfont悟道,昼读经 论。夜讽诗书,良辰华景。未尝废学自尔幼而聪敏,州 里称焉。及长游观京,邑遍闻数论。后值龙光寺,绰法 师便委心受业,特加赏接以为,绝伦。由是学侣,改观 转相,推伏二三年中。便尽幽奥,乃开筵聚众,阐扬成 实举,措闲雅词吐。抑扬后学,旧齿稽疑了义。横经荷 笈,虚往实归。由此仰膺法轮,总持诸部。勇气无前任 其,披解宿望,弘量因循。旧章偃厉思云,霄曾无接。对 见忤前达,不能降情。自是来学,有隔听者,疏焉。遂闭 志闲房,高尚其道间。以寻缃阅史,广求多见。秋水春 台清,文迥出壮。思云飞英,词锦烂。又善草隶,见称时 俗纤过,芝叶媚极。银钩故貌义,诗书号为四绝。当时 英杰皆推赏之,梁太宗之在东朝,爱其GJfont秀,欲令还 俗引为学士。偃执志不回,故弗能致会。武帝发讲重 云延德,肆问而年非宿,老座第甚远抗言。高论精理 入神,帝赏叹久之。莫不瞩目,偃形止自,若神守如初。 佥服其高,亮也。及引进后堂,加优其礼,属戎羯陵践 兵,饥相继因避地于。缙云眷眄泉,石又寇斥山,侣遂 越岭逃难落,泊驰滞曾。无安堵梁长沙,王韶镇郢闻 风,叙造。俄而渚宫,陷覆上流阻,乱便事东归。因怀自 静有顾林泉乃杖策若耶云门精舍历览山水美其 栖迟,登吴升平亭,赋诗曰:萧萧物候,晚肃肃天望,清 旅人聊杖,策登高荡客,情川原多旧,迹墟里或新名 宿烟浮始。旦朝日照,初晴独游,乏徒侣徐步,寡逢迎 信矣。非吾托赏心,何易。并遂放浪岩峰,有终焉。之志 葺修寺,宇结众励业逮,陈武廓定革。命惟新京辅旧 僧,累相延请。乃顾山众,曰:吾勤苦积,学五十馀年。事 故流离,未遑敷说。今时来不遂何谓为。法亡身乎,以 天嘉之初,出都讲于宣武寺,学徒又聚,莫不肃焉。虽 乐说不疲而,幽心恒结。每因讲隙游锺山之开,善定 林息心宴坐。时又引笔赋诗曰:杖策步前,岭褰裳出 外,扉轻萝转蒙密幽,迳复纡威树高枝。影细山昼,鸟 声希石苔。时滑屣虫网乍,沾衣涧旁紫芝,GJfont岩上白 云,霏松子排烟去堂生,寂不归穷谷,无还往攀。桂独 依依,会齐使通和舟,车相接崔子武等。擅出境之才, 议其瞻对众,莫能举世祖。文皇以偃内外优。敏可与 抗言,敕令统接宾礼枢机,温雅容止。方棱敷述,皇猷光宣帝德才词宏逸,辩论旁驰润以真文引之。慈寄 子武等顷,受诰命御佩北蕃。帝嗟,赏厚。惠更倍恒度, 皆推以还公,一无所纳。是岁,旧疾连发,听者,复疏止 于小室。许有咨问怀,不能已。情有斐然,乃著成论,疏 数十卷。剖发精理,构思深剧。疾转沈笃。功不克就,以 天嘉五年九月二十一日至于大渐,神气不昧。命弟 子曰:众生为贪,心之所暗也。贪我,则惜落一毛,贪他, 则永无厌足。至于身死之后,使高其坟重其椁,必谓 九泉之下,还结四邻,一何可叹而皇甫谧。杨王孙微 得我意,虽知会归丘,壤而未知。初度之心,今瞑目之 后,以此脯腊,鄙形布施上飞,下走,一切众生。若前身 相负,仍以相偿,如无相对,则生我檀善,此之微心,亦 趣菩提物。莫不共矣。言毕合掌,终于宣武寺焉。春秋 六十有一,知与不知,咸怀恻怆,即以其月二十二日, 尸陀于锺山开善寺,之东冈焉。然偃始自离俗,迄于 迁化惟学,是务俭节扫衣,弗事华纩。每缘情触,兴辄 叙其,致而文彩洒落,罕有嗣者,缀述篇章。随手散失, 后人掇聚集之。成二十馀卷,值乱零失。犹存八轴,陈 太建年学士何GJfont尚之封于秘阁。

按《续高僧传》:法朗,俗姓周氏,徐州沛郡沛人也。祖奉 叔,齐给事黄门侍郎。青州刺史,父神归梁员外,散骑 常侍沛郡太守,朗托生之。始母曰:刘氏梦见神人,乘 楼殿入怀,梦中如言。身与空。等既而觉寤,四体轻虚, 有异恒日。五辛杂味,因此悉断朗在,髫龀卓出凡童 孝,敬纯备志,操贞立家。雄六郡气,盖三边。少习军旅 早经行阵,俭约治身宠辱无能移也。俄而,假节宁远。 将军徐子彦北伐门,设长戟坐休。大树惟曰:兵者,凶。 器身。曰:苦因欲海邪,林安能觉者,年二十一。以梁大 通二年二月二日于青州,入道游学扬都就,大明寺。 宝志禅师,受诸禅法,兼听此寺。彖律师讲律,本文又 受业,南涧寺。仙师成论竹涧寺。靖公毗昙,当时誉动 京畿,神高学众所以天口之侣。藏耳之宾心,计目览 莫不奔竞。但以鹫山妙法群,唱罕弘龙树遗风。宗师 不辍,前传所纪。摄山朗公解元,测微世所嘉。尚人代 长往,嗣续犹存。乃于此山,止观寺,僧诠法师。餐受智 度,中百十二门。论并华严大品,等经于即,弥纶藏部 探,赜幽微义吐精。新词含华冠,专门强学课笃。形心 可谓师逸功倍,于斯为证。永定二年十一月,奉敕入 京住兴皇寺。镇讲相续所,以华严大品,四论文言往 哲所未谈后进所损略朗皆指擿义理徽发词致故 能言气。挺畅清穆易晓,常众千馀福慧,弥广所以听 侣。云会挥汗屈膝,法衣千领,积散恒结。每一上坐辄 易一衣,阐前经论和二十馀遍,二十五载。流GJfont不绝, 其间兴树四部,两宫法轮之华。当时莫偶。以太建十 三年,岁在辛丑九月二十五日中,夜迁神寺房。春秋 七十有五,即以其月二十八日。窆于江乘,县罗落里 摄山之西,岭初摄山僧,诠受业朗。公元旨所明,惟存 中观,自非心会析。理何能契此,清言而顿,迹幽林禅 味相得。及后四公往赴,三业资承,爰初誓不涉。言及 久乃为敷演,故诠公命曰:此法精妙,识者,能行无使 出房,辄有开示。故经云计我见者,莫说此经深乐。法 者不为多,说良由药病,有以不可徒行朗等奉旨,无 敢言措。及诠化往四公,放言各擅威,容俱禀神略勇。 居禅众辩住,长干朗在兴皇布,仍摄领禅。门宏敞慧 声,遐讨皆莫高于朗焉。然辩公胜业,清明定慧,两举 故其讲唱。兼存禅众抑,亦诠公之笃。厉也然,其义体, 时与朗违,故使兴皇座中。排斥中假之诮。昔梁天监 十六年六月七日,神僧宝志记,兴皇寺。云此寺,当有 青衣开士广宏大乘,及朗游学之时。初服青衲,及登 元席,乃与符同又南陌居士。杜法粲年逾八十,颇识 归心,昔梦寺内。有幡花天伎塞,殿堂缁素法。众充 牣筵席,洎朗来仪。创会公私斋讲,又盛符焉。又十二 年五月七日,帐下净人解,齐失晓朗夜,叩阁催之而 洪钟自响。良久不绝,故其祯祥,早著其例。此也,东朝 于长春,殿义集嗣,君亲摇玉柄。述朗所竖,诸师假名。 义以此,荣称岂惟释氏宗。匠抑亦天人,仪表故其所 获檀。GJfont充造经像,修治寺,塔济给穷厄。所以房内蓄 养,鹅鸭鸡犬,其类繁多。所行见者,无不收养。至朗寝 息之始,皆寂无声。游观之,时鸣吠喧乱斯,亦怀感之。 致矣侍中领,军庐陵王,声懋权衡资承。戒约遂,仰奏 承华为之,铭颂其墓志文,太子詹事济阳江,总故陈 主叔宝时,在春宫为之铭。

按《续高僧传》:慧勇,厥姓桓氏,其先谯国龙亢人也。祖 法式尚书,外摄钱唐令,因此遁迹于虎丘山。后客寓 居吴,郡吴县东乡桓里。父献弱龄早亡,母张氏尝梦, 身登佛塔,获二金菩萨。俄育二男,并幼而入道,长则 慧聪,勇其次也。初出扬都,依止灵曜寺,则师为和尚。 锐志禅诵治身,蔬菲随方受业,不事专门。岂非版金 成宝,方资刻镂宣。玉有美,必待刮磨,诚有由矣。年登具戒从静众寺,峰律师游学十诵有龙光寺。僧绰建 元寺,法宠并道秀,域中声高梵表。乃服膺座右禀,宗 成实刻情砥砺寝食,忘疲苦思,沈沦坑岸斯。坠弥历 寒暑,博习大成。至年三十,法轮便转。自此远致学,徒 盛开讲肆,高视上京。蔚为翘彩,专讲论文将十许遍。 俄而,梁季倾覆人百,沸腾。每思遁世,莫知其所。于时 摄山诠尚,直辔一乘,横行出世。随机引悟,有愿遵焉。 尝行报恩寺,前忽见人。云:从摄山来,授竹如意,谓勇。 曰:寻当如意,俄失踪迹,信宿之间,又有漆函。盛三论 一部,置房前窗上。寻究莫知来也,欣兹嘉瑞锐,勇难 任。因此拂衣,里闬驾言泉。石期神杳,冥非企禽台之 侣。修空习慧,实追林远之。风便停止观寺,朝夕侃侃 如也。诠师忘以年期义,兼师友抑,亦宫羽相谐。冰蓝 待益之志也。自此言,刈章句采撷希,微凡厥释经。莫 不包举大法,获传于焉。是赖天嘉五年,世祖文皇请 讲于太极殿。百辟具陈七众咸,萃景仰之。辈观风,继 踵游息之。伍附影成群,自此声名藉甚矣。住大禅众 寺,十有八载。及造讲堂也,门人听侣,经营不日。接溜 飞,轩制置弘敞题。曰:般若之堂也。以至德元年五月 二十八日,遘疾。少时平旦神逝,春秋六十有九。然其 大渐之时,神容不变。经宿顶暖,众皆异之。至六月六 日窆于摄山西,岭自始至终,讲华严涅槃。方等大集 大品,各二十遍。智论中,百十二门论。各三十五遍。馀 有法华思益等,数部不记。又早舍亲爱,弱而贞苦,文 章声辩。时世高之,爰至启手启足,不缁不涅实像。教 之栋梁,精义之林。薮弟子等追深北面之礼,镌石碑 之其文,侍中尚书,令济阳江总制。

按《续高僧传》:宝琼,姓徐氏,本惟东莞。避难辞莒后。居 毗陵曲阿县焉,祖邕齐右军,父僧达梁临川王。咨议 并高器局,崇遵儒素琼,絜清山水。峰澜早被身,长七 尺五寸,背胛龙文,口三十九齿,异相奇挺。故能疏秀 风彩,蕴藉威容。少鄙觿裳便欣,毳服幼年,出俗师事。 沙门法通,通初见而嗟。重深为道器也,不使服勤。年 过志学,欲禀光宅寺。云法师义,但以经藏飙拔声,实 沸腾无碍。奔涌谈吐,横逸窃疑词。富兼骇唱高,乃移 听南涧仙。师研精数,论名解。映彻洞殚义,窟仙尝览 琼私记。三复嗟,赏后于高座。普劝写之,自尔门徒,传 写此疏,初受具年。已能覆述未,登五岁便为法主,仍 与仙公抗衡。敷化梁高祖三,教妙旨,罔不疏通。选扬 名德分,寄弘道琼之。高义简在帝心,爰降纶綍入寿。 光殿言重茂林,更轻云阁,便辞还乡之建。安寺上黄 侯,GJfont分竹此邦。每深尊敬情,兼师友彼。郡一旦,老少 相喧,竞云建安伽蓝白龙出,现奔排到寺。惟见琼讲 有识之士,异而目之为白琼焉。素与简子,周弘正早。 申莫逆彼,骤噫曰:夫有希世之才,而不在京。华开导 乘桴之叹,令人太息。乃有学侣,复请还都。发成实题 僧,正慧令切。难联环琼,乃徐拂麈尾,从容而对。令乃 引远公旧责,曰:不疾而速杼轴,何为。答曰:不思造业, 安得精固,令闲举止,雅音韵宾主相悦。殊加称赏梁。 祖年暮,惟事熏修。臣下偃风清,言扇俗。缙绅学者,必 兼文义,所以屡开理。教维摩涅槃,道被下筵,憓飞上 席。解颐利齿,木舌锋牙,塞骈罗烟。随雾涌,亦有鸣。 玉丰貂纡,青拖紫车马,溢于寺。衢衣簪满于法座斯 感物之盛,罕有加也。到茂灌民誉之重,任孝恭词笔 之富,皆执卷稽疑。服膺请业,恭息世谟蔬。菲好学,后 进英华,随之共听。偏深元义,遂讲涅槃传,瓶不失于。 兹乃验末,仍入道。奄至无常,顶暖信宿手,屈三指复 与。诸天飞下,住宅对人。谈话宛若平生,褒赞出家。称 扬法利,俄将翼从凌虚而没。留香在室,经日不消。故 知彼此异人,躬为学众诚,难测其本量也。逮梁室版, 荡有陈建业武帝尊,法嗅味特深,数引金言频开玉 牒降狎。言笑询访名理。永定三年夏,于重云殿阁,正 弘大品。梦朱衣神礼,而谏曰:般若多难,仰祈疾讲。频 尔转数,词逾恳到至七月十日,乃白僧曰:昨夜神人 见催经馀一卷,午前取讫,讲竟出宫。殷雷已响,还才 至寺。骤雨便零重云殿,一时都尽岂非胜人。宣法幽 冥,敬重陈祖升遐,方知前告文帝纂历,礼异弥深频 下。丝纶为京邑,大僧正辞让,虽切敦喻更隆。乃顾当 仁,俾膺范物遂之斯,任然以金陵都会。朝宗所依,刹 寺。如林义筵如,市五部六群,果含苗杂。惟调水乳,罕 和盐梅多,没象泥终枯鸟树,乃镇之以清净,驭之以 无为。篇禁不烦,遮罚。每省,故僧尼仰之,自肃道俗称 之,益敬七众。日用而不知,四远钦风而不足。故得法 位,久司疵谤,无玷屡陈表退去而复升。始终惟令,于 是乎。在自梁僧之,于此任熏。灼威仪翼卫亚于王公 服玩陈于郑楚,故使流水照于衢路吏,卒喧于堂。庑 琼临已,来顿祛前政自营灵寿,惟从息慈坏色。蔽身 尼坛容膝,萧然率尔。有位若无朝野,嘉其贞素同侣 美其。如法海东,诸国图像还蕃顶礼。遥敬古人,有言 匪驰,令誉孰动殊。方其见贤如此。以至德二年甲辰之岁,二月二十三日才觉不悆。建初寺宝琼法师,当 时之偶对也。少而共学,声德齐扬尔夕神人。忽来报 曰:彭城僧正今先无常,日梦上天,有疏请讲。暨三月 二十日,正念告终。遗诫掩,坎不烦铭志,春秋八十一。 有诏慰焉,丧事所须,随由资给。仍以天子卤簿仪,仗 借为荣。饰终古所希幸也。以四月五日窆,于锺山之 阳,名僧旧墓尔,时填逵咽陌。哀恸相奔,皂素惊嗟。郊 坰失色,初琼入京。将临法席既,无人识不许房居。乃 求僧正慧,超寄南涧住超闻。未许见而骇,曰:此少俊 当绍,吾今位法门所托,何GJfont无房。即命寺纲忻然,处 置及孝,宣请讲太子。常迎屡见神人,形甚长伟。密来 翼从末为。大将军章照达讲通感,亦然。又非测也,然 其厚德,容众鸣谦。俭约出处,无忤言行。无择克壮,不 休孜孜,讲导吐音。遥奕发义昭彰,或遇勍手,时逢的 匠薄麾象。扇漼已冰,消故实。繁有徒服而无斁。及晚 僧望益重,居处逾轻帷,屏罔设饰用不置。腊岁参谒 黑白摩,肩方便他行避斯。荣供斯可谓狎人,世而空 闲,绾司存而无事也。又圣人至,理开士微言,月落参 横,清诵无逸。及烛燃,香馥忏礼,方宵迹怠,心勤外和 内。秘宣扬之暇,绰有馀闲,兼采元儒,每窥子史。雕虫 槁ˍ憿A物摛元并人性。灵悉能该洽,又可谓不挠大 猷,无遗小道也。凡讲成实,九十一遍,撰元义二十卷。 讲文二十遍,文疏十六卷。讲涅槃三十遍,制疏十七 卷。讲大品五遍,制疏十三卷。馀有大乘义十卷,法华 维摩等经并著文疏布在州邑,兄孙普光承。藉风训 立履,贞确思慕平。昔追攀日,永与同学。道庄明解等 树碑,于金陵之旧墟。其文慧日,道场释法论撰庄入。 室驰声,见于别纪,解升堂流誉王领江。都隋末尚存 安危未测。

按《续高僧传》:警韶,姓颜氏,会稽上虞人学。年入道事 叔僧,广以为师范。广律行贞严,当时领袖,初韶游都 听。讲便能清论年,登冠肇还乡。受戒护持,奉信如擎 油钵。有沙门道林,请留乡土,乃梦韶舌相广。长而欲 将断既寤深,惟留恋斯。成坠失,愧悔前请便,劝出都 于即大弘法,化传灯。不绝即庄严,旻公之遗绪也。次 禀龙光僧绰,乃是开善,琼支末又探习三藏。广综众 家,年二十三。讲大品,经味法。当时摩肩溢道,后还建 元晋陵等寺,敷演经论解冠群宗韶,乃愿年四十。长 就讲说而学,侣相顾不胜。钦尚。时年三十有九,为建 元寺。讲主临终遗令传法,韶遵崇馀烈即坐演之,受 业之宾,有逾师保梁。简文邵陵,及岳阳等大相,钦重 师承训诲,从危难后世改。情浮乃往豫章,将通道务 时,余豫州黄司空,等素情所仰。请为戒师,会外国三 藏。真谛法师,解该大小行摄,自他一遇,欣然与共谈 论。谛叹曰:吾游国多矣,罕值斯人,仍停豫都为翻新。 金光明并,惟识论。及涅槃中百句长解脱十四,音等 朝授晚,传夜闻晨说世。谚写瓶重出,知十再生者也, 梁岳阳王于荆,立位遣信远。迎楚都,弘法韶念报。地 之重来,敕遂乖陈武定。天文皇嗣业,并弘尚正道。敕 请还都戒,范承仰优礼弥。隆天嘉四年,有会稽慧,藻 同泰道伦等二百馀人。连署请韶长讲于白马寺,广 弘传化,十有馀年既登耳。顺便令慧藻续讲躬,往瓦 官宴坐。少时法门深妙,时沙门智𫖮。定慧难逾人神, 颇测静叹精,利事等夙成共诸。前学频请重讲留意 绵,久以疾辞之。又为新安殿下,黄司空等共僧。三请 不免勤注,又于王府略说。维摩龙光寺中,广敷成实 亦得数年,成诸学肆末。辞朽老归志山林,乃入幽岩 自静十有馀载。至德元年十月十一日日中,时右胁 而卧,神虑澄然卒于开善寺,春秋七十有六。其月十 六日,窆于锺岭独龙之山所讲,成实论五十馀遍。涅 盘三十遍,新金光明三十馀遍,维摩天王仁王等经 遍数,繁乱不广纪叙。

按《续高僧传》:安廪,姓秦氏。晋中书令靖之第七世孙。 寓居江阴之利成县焉,考正妙思,滔元怡心届寂,乃 制入神书一首。洞历三卷,青乌之道,莫不传芳。廪幼 而聪颖,独悟不群。十三偏艰孝,知远近断,水骨立闻 者,涕零。古人有言,知子父也。乃摄以典教业,遂多通 而性好,老庄早达。经史又善太一之,能并解孙吴之 术。是以才艺,有功文武,清播仍欲披榛问。隐荜门圭 窦而虚怀,机发体悟。真权年二十五启敕出家,乃游 方寻道,北诣魏国于司州光。融寺,容公所采。习经论 容,律训严凝肃成。济器并听,嵩高少林寺。光公十地 一闻,领解顿尽言。前深味名,象并毕中意,又受禅法, 悉究元门,请业之徒。屡申弘益,在魏十有二年,讲四 分律近二十遍,大乘经论,并得相。仍梁泰清元年。始 发彭沛门,人拥从还届扬都。武帝敬供相,接敕住天 安,讲华严经标致宏纲妙旨。机会值梁运,既终法轮 停转洎大陈。御GJfont永定元年春,乃请入内殿,手传香 火,接足尽虔。长承戒范有敕住耆阇寺,给讲连续既会素心遂,欣久处世祖文。皇又请入昭德,殿开讲大 集,乐说不穷重筵。莫拟孝,宣御历又于华林园内。北 面受道阐化,涉劳因以遘疾。至德元年,建寅之月,迁 化于房皇心。恻悼赙赠,有加。即以其月窆,于开善之 西山,春秋七十有七。门人痛其,安仰士庶,失其归依 矣。

按《续高僧传》:慧布,姓郝氏,广陵人也。少怀远操,性度 虚梗,年十五处于江阳,家门军将。时有戎役,因愿领 五千人为将。清平寇塞,岂不果耶。众韪其言,十六遭 兄亡,悟世非常,思解俗网。亲眷知有,武略咸不许之。 二十有一,方从本愿,既蒙剃落,便人扬都,从建初寺。 琼法师学成,实论通假实之旨。物议所归,而布恨斯。 至理未尽,怀抱承摄山,止观寺。僧诠法师大乘,海岳 声誉远闻,乃往从之。听开三论学徒,数百翘楚一期。 至于洞达清元,妙知论旨者。皆无与尚。时号之为得 意布,或云思元布也。故诠之解,难听者,似解而领悟。 犹迷及依言,愿通而构难疏略,致使谈论之际。每有 客问,必待布而为答。时人为之,语曰:诠公四友,所谓 四句朗领,语辩文章,勇得意布。布称得意,最为高也。 后于大品,善达章中,悟解大乘,烦恼调顺,摄心奉律 威仪无玷,常乐坐禅。远离嚣扰,誓不讲说。护持为务, 末游北邺,更涉未闻于。可禅师所暂通名见便,以言 悟其意,可曰:法师所述,可谓破我除见,莫过此也。乃 纵心讲席备,见宗领周览文义。并具胸襟又写章,疏 六GJfont负还江表,并遗朗公。令其讲说,因有遗漏,重往 齐国广写所阙。赍还付朗,自无一畜。衣钵而已,专修 念慧,独止松林,萧然世表学者。欣慕尝造思,禅师与 论大义,连彻日夜不觉。食息理,致弥密言势不,止思 以铁如意打案。曰:万里空矣,无此智者,坐中千馀人。 同声叹悦,又与邈禅师论义。即命公之师也。联绵往 还三日不绝,邈止之叹,其慧悟遐,举而卑身节。行不 显其美,梁太清末侯,景作乱荒馁累。年三日,失食至 四日,有人遗布饭而微似猪肉之气。虽腹如火然,结 心不食。故得遭斯困,厄不履非滥。又曾患脚气,医令 服薤,自此至终,常陈此罪。或见诸人乐,生西方者,告 云方土。乃净非吾愿也,如今所愿化度,众生如何。在 莲华中十劫,受乐未若,三途处苦救济也。陈至德中, 邈引恭禅师,建立摄山栖霞寺,结净练众江表所推。 名德远投,禀承论旨。时为开滞理思,幽微不为僧,师 不役下位。常自缝洗六,时无阙才扣楗椎已,居众首 端坐如木。见者,懔然。名闻光远请谒,如市陈主诸王。 并受其戒,奉之如佛。末以年暮,不参众。食敕给其乳 牛,而布回充入。众茕茕谨摄实高僧焉。年至七十与 众别,云:布命。更至三五年,在但老困不能行,道住世 何益。常愿生边地,无三宝处为作佛事去也。幸各好 住愿,努其力。于是绝谷不食,命将欲断下敕。令医诊 之,缩臂不许,沈皇后。欲传香信又,亦不许临终遗,诀 曰:长生不喜,夕死无忧。以生无所生,灭无所灭故也。 诸有学士,徒众并委,恭禅师。吾无虑矣,以陈贞明元 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卒,于栖霞。终后手屈三指,捋之。 虽申还屈,乃至林中,一月犹尔。未终前,大地连动七 日。便卒,移尸就林山地。又动太史奏云得道,人星灭 矣。时以当之,初将逝告众,前云昨夜二菩。萨见迎一 是,生身,一是法身。吾已许之,寻有诸天。又来迎接,以 不愿生,故不许耳。流光照于侃禅师户,侃怪光盛田 户,见二人向布房中,不知是圣也。旦往述之,恰然符 合言已,端坐而化。有见鬼者,望见幡花满寺,光明腾 焰,不测其故。入山视之,乃布公去世。

按《续高僧传》:慧荣,姓顾氏,会稽山阴人也。梁高大通 年,辞亲出听。时建初彭城盛弘成实,素未陈略。即尽 清辩一众同嗟,便开令望而禀,性虚廓不指世务。惟 以法事馀,全无叙乡邑。二亲哀其弱,丧数因行李。寄 以书信,荣得而焚之。顾诸友曰:余岂不怀乎,废余业 也。书中但二字耳,复何开乎。人问是何。答:吉凶也。如 此积功三十馀载,不号义龙誓,无返。迹自是专业勇 铠,声称弥远即而讲悟学者,归之年至五十门人。亦 尔乃大弘法席,广延缁素。时梁储在座,素不识之。令 问讲者何名,乃抗声曰:禹穴慧荣江东,独步太子。不 识何谓储君,一座掩耳。以为憉之太甚也,荣从容 如旧,傍若无人。后与诸徒还归,故邑其母。尚在馀并 物故乃喟然,叹曰:十五辞邻,故五十还故邻。少年不 识,我长老。无一人,本邑道俗。欲光其价而忌,其言令 也。大集诸,众令其竖义。荣曰:余学广矣,辄竖恐致馀 词,任众举其义门。然后标据众,以其博达矜。尚乃令 竖八十种,好谓必不能诵持荣曰:举众无人也。斯乃 文繁义,可知耳。即部分上下,以法绳持。须臾,牒数列 名出体佥,虽难激盖,无成济晚,又出都相。仍讲授至 德末年卒,于扬都。

===慧明===按《续高僧传》:慧明,不知何许人。仪貌像胡,故世以胡 明为目。然其利,口奇辩锋涌难,加摛体风云铭。目时 事吐言惊,世闻皆讽之后。乃听采经论傍寻书史,捃 拾大旨,不存文句。陈文御世,多营斋福民。百风从其 例,遂广众以明。骋炫唇,吻机变不思。诸有唱导,莫不 推指明,亦自顾才力。有馀随闻即举牵,引古今。包括 大致能使听者,欣欣恐其休也。宣帝在位。太建五年 将事北征观,兵河上已遣,大都督程文季。等领军淮 浦与,齐对阵雄气,相倾帝甚忧。及乃于太极殿中,命 龟卜之,试拄腹文然。长裂君臣失色,为不祥也。即 请百僧斋。时一会临中仓卒,未测所由。及行香讫,乃 陈卜意明,抗声叙致又述缘。曰:卜征龟破,可谓千里 路通,既其文季,前锋岂不一期。利捷,时以为浮饰也。 至四月中,次大小岘与。齐大战俘虏,援兵二十馀万。 军次樵合吕,梁彭越前无横阵。故下敕云,今岁出师, 薄伐边服所获。梁土则,江淮二百许。城东西五千馀 里,然龟腹长文号千里也。远验明言,宛同符契。故明 承此势,为业复隆偏意。宗猷达悟,登白者。其量弘矣, 莫测其终。

按《续高僧传》:智远,姓王族,本太原寓居,陕服。幼而聪 颖,早悟非常,居荆州长沙寺。禅房为法京,沙门之弟 子也。卓然独立,靖记元心。至于戒年,清洁愈厉,而慧 业未深遥。想扬辇遂负GJfont沿波达,于建业龙光僧绰 一代英雄。乃肆心仰旨,专门受教,学逾一纪解通三 藏。梁建安侯萧正立,务兼内外。备弘孔释造,普明寺。 请远居之,以伸供养之志也。有慧湛禅师,定品惟深 晚学宗领。遂具受秘法咨。质元观定,水既澄慧门。宜 敞及,研习大乘洞其根叶。又历名山养志。弘道与沙 门,道会同集龙盘夙。昔素心一期开决,因住开善毕 志山泉城。阙不窥世华,无涉守静自怡。年老无舍,以 陈太建三年十二月一日旦终于此寺,禅房时年七 十有七,遗旨不令哭。奄如入定,乃窆于独龙之山新 安寺。沙门慧皓曰:吾与伊人,早同法门久禀。戒道叹 法桥之,忽坏痛宝舟之已沉。乃率庸才仰传,宝德五 兵。尚书萧济鸿才硕学,行洁名高为之,铭颂。

按《宋高僧传》:元光者,海东熊州人也。少而颖悟,顿厌 俗尘决求名师,专修梵行。迨夫成长,愿越沧溟。求中 土禅法,于是观光陈国。利往衡山,见思大和尚。开物 成化,神解相参思师。察其所由,密授法华。安乐行门 光利若神锥,无坚不犯有。投即悟有染,皆鲜禀而奉 行。勤而罔忒,俄证法华三昧请。求印可思为证之。汝 之所证,真实不虚,善护念之。令法增长,汝还本土施。 设善权好负。螟蛉皆成蜾,蠃光礼而垂泣。自尔返锡 江南,属本国舟舰附载,离岸时则彩云。乱目雅乐沸 空,绛节霓旌传呼而至空中。声云天帝,召海东元光 禅师光,拱手避让。惟见青衣,前导少选入,宫城且非 人间官府。羽卫之设也,无非鳞介。参杂鬼神,或曰:今 日天帝降龙王宫,请师说亲证法门。吾曹水府蒙师 利益既登,宝殿次陟高台。如问而谈,略经七日。然后 王躬送别,其船泛洋不进。光复登船,船人谓经。半日 而已,光归熊州翁山卓锡结茅,乃成梵刹同声相应。 得法者,蛰户爰开乐小回心。慕膻者,蚁连倏至其如 升堂受GJfont者一人,入火光三昧一人,入水光三昧二 人,互得其二种法门。从发者,彰三昧名耳,其诸门生。 譬如众鸟附须弥山,皆同一色也。光末之灭罔知,攸 往南岳祖构影堂内,图二十八人。光居一焉,天台国 清寺,祖堂亦然。

按《苏州府志》:智聚,住虎丘东寺。至德二年,奉敕太极 殿进,讲金光明。经天子嘉礼归卧旧山,开皇间玺书 劳问卒窆山南虞,世南为文弟子法恭,亦有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