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汇编 神异典 第一百三十三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博物汇编 第一百三十四卷
博物汇编 神异典 第一百三十五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神异典

 第一百三十四卷目录

 僧部列传十

  梁二

  僧护               法悦

  僧盛附法欣 智敞 法冏 僧护 僧韶

  慧简               道融

  僧韶附法朗 法亮       智欣

  法护附智远 僧达       慧超

  慧约               僧密

  昙准附智深          道超附慧安

  僧乔附僧整 宝渊 慧济 慧绍 慧开附昙GJfont

  明彻               法开

  道宗附法敞          宝渊附法文 法度 法护 道兴

  僧询附道遂 道标       慧超

  僧迁               僧副

  慧胜附慧初          道珍附法归 慧景

  法聪               法常

  法京               法懔

神异典第一百三十四卷

按《高僧传》:僧护,本会稽剡人也。少出家,便克意苦节, 戒行严净。后居石城山,隐岳寺。寺北有青壁,直上数 十馀丈。当中央有如佛焰光之形。上有丛树,曲干垂 阴护。每经行至,壁所辄见光焕炳,闻弦管歌。赞之声, 于是擎炉发誓,愿博山鑴。造十丈石佛,以敬拟弥勒 千尺之容。使凡厥有缘同睹三会。以齐建武中,招结 道俗,初就雕剪疏,凿移年仅成面朴。顷之,护遘疾而 亡,临终誓曰:吾之所造,本不期一。生成办,第二身中, 其愿克果。后有沙门僧淑纂袭遗,功而资力。莫由未 获成。遂至梁天监六年,有始丰令,吴郡陆咸罢邑。还 国夜宿,剡溪值风雨。晦冥咸危,惧假寐。忽梦见三道 人来,告云:君识信坚正,自然安隐,有建安殿下感。患 未瘳若能治剡县僧护所造石像,得成就者,必获平 豫冥理,非虚宜相开发也。咸还都经年,稍忘前梦,后 出门乃见一僧。云:听讲寄宿,因言去岁。剡溪所属,建 安王事犹,忆此不咸。当时瞿然。答云:不忆道人。笑曰: 宜更思之,仍即辞去。咸悟其非凡,乃倒屣咨访,追及 百步,忽然不见。咸豁尔意,解具忆前梦乃剡溪所见。 第三僧也,咸即驰启建安王,王即以上闻,敕遣僧祐 律师,专任像事王。乃深信,益加喜踊。充遍抽舍,金贝 誓取成毕。初僧祐未至一日,寺僧慧逞梦见黑衣大 神,翼从甚壮,立于龛所商。略分数,至明旦而祐律师, 至其神应。若此初僧护所创,凿龛过浅。乃铲入五丈 更施顶髻。及身相克成蓥,磨将毕。夜中忽当万字处 色,赤而隆起。今像胸万字,处犹不施。金薄而赤色,在 焉。像以天监十二年,春就功至十五年春,竟坐躯高 五丈,立形十丈,龛前架三层台。又造门阁殿堂,并立 众基业,以充供养。其四远士,庶并提挟,香华万里来 集供。施往还轨迹填委自像成之。后建安王所苦,稍 瘳今年已康复王。后改封今之南平王,是也。

按《高僧传》:法悦者,戒素沙门也。齐末敕为僧,主止京 师正觉寺,敦修福业四部所归。悦尝闻彭城宋王寺。 有丈八金像,乃宋王车骑徐州刺史王仲德所造。光 相之奇,江右称最州境,或应有灾祟及僧尼横延舋 戾像,则流汗。汗之多少,则祸患之浓淡也。宋泰始初, 彭城北属群虏共欲迁像,遂至万夫,竟不能致。齐初 兖州,数郡欲起义。南附亦驱逼众僧,助守营GJfont时。虏 帅兰陵公攻陷此营,获诸沙门,于是尽。执二州道人 幽系圉里,遣表伪台。诬以助乱像。时流汗,举殿皆湿。 时伪梁王谅镇在彭城,亦多少信,向亲往像。所使人 拭之,随拭随出终,莫能止。王乃烧香礼拜,至心誓曰: 众僧无罪。弟子自当营护不使罹祸。若幽诚有感愿 拭汗,即止。于是自手拭之,随拭即燥王具表,其事诸 僧,皆见原免悦。既欣睹灵异誓愿瞻,礼而关禁阻隔。 莫由克,遂又昔宋明皇帝,经造丈八金像,四铸不成。 于是改为丈四。悦乃与白马寺,沙门智靖率合同缘 欲造丈八,无量寿像,以伸厥志始鸠集金铜属。齐末 世道,凌迟复致摧斥。至梁方以事启,闻降敕听许,并 助造光趺材官工巧。随用资给以梁。天监八年五月三日,于小庄严寺。营铸匠本量佛身四万斤铜,融泻 已竭尚。未至胸。百姓送铜不可称,计投诸炉冶随铸 而模内不满。犹自如先。又驰启闻敕给功德铜三千 斤,台内始就量送而像,处已见羊车传。诏载铜炉侧。 于是飞GJfont消融一铸,便满甫尔之间。人车俱失,比台 内铜出。方知向之所,送信实灵感工匠,喜踊道俗。称 赞及至开模,量度乃踊成丈九,而光相不差。又有大 钱二枚,犹见在衣绦,竟不销铄,并莫测。其然寻,昔量 铜四万准用有馀。后益三千计阙未满,而祥瑞冥密 出自心图。故知神理幽通,殆非人事。初像素既成,比 丘道招常,夜中礼忏。忽见素所晃然,洞明详视。久之, 乃知神光之异铸。后三日未及开模,有禅师道度梁 高僧也。舍其七条袈裟,助费开顶。俄而,遥见二僧跪 开像,髻逼就观之。倏然不见,时悦靖二僧。相次迁化 敕,以像事委定。林僧祐其年九月二十六日,移像光 宅寺。是月不雨,颇有埃尘。及明将迁像,夜有轻云,遍 上微雨,沾泽僧祐经行像。所系念天气,遥见像边有 光,焰上下如灯,如烛,并闻楗椎礼拜之声,入户详视 揜然。俱灭防寺,蒋孝孙,亦所同见。是夜,淮中贾客,并 闻大航舶下,催督治桥,有如数百人声。将知灵器之, 重岂人致焉。其后更铸光趺,并有华香之瑞,自葱河 以,左金像之最,惟此一耳。

按《高僧传》:僧盛,本姓何,建业人。少而神,性聪敏,加又 志学翘勤。遂大明数论兼善众经讲说,为当时元匠。 又特精外典,为群儒所惮。故学馆,诸生常以盛公,相 胁天监中卒于灵曜寺,春秋五十馀。时有宋熙寺法 欣延贤寺,智敞法冏建元寺。僧护僧韶,皆比德同誉 欣,敞并善经论法冏,兼精律部。韶护以毗昙著名。

按《续高僧传》:慧简,不知何许人。梁初在道戒业,弘峻 殊奇胆勇。荆州厅事东,先有三间,别斋由来。屡多鬼 怪。时王建武临治犹无有能住者,惟简是王君门师 专任居之。自住一间馀安经像,俄见一人,黑衣无目, 从壁中出。便倚简门上。时简目开心了,但口不得语。 意念观世音,良久。鬼曰:承君精进,故来相试。今神色 不动,岂复逼耶。欻然还入壁中,简徐起,澡漱礼诵讫。 还如常眠,寐梦向人曰:仆以汉末居此数百年,为性 刚直多,所不堪君。诚净行好人,特相容耳。于此遂绝 简住积载安隐如初,若经他行犹,无有人能住之者。

按《续高僧传》:道融,梁初人,住九江东林寺。笃志沉博, 游化己任。曾于江陵劝一家,受戒奉佛为业,先有神 庙不复,宗事悉用给施,融便撤取送寺。因留设福至 七日,后主人母见一鬼,持赤索欲缚之。母甚惶惧,乃 更请僧读经行道,鬼怪遂息。融晚还庐山独宿,逆旅 时天雨雪中。夜始眠,见有鬼兵,其类甚众。中有鬼将, 带甲挟刃,形奇壮伟。有持胡床者,乃对融前踞之。便 厉色扬声曰:君何谓鬼神,无灵耶。速曳下地,诸鬼将 欲加手,融默称观世音。声未,绝即见所住床后有一 天将可长丈馀著黄皮裤褶,手捉金刚杵,拟之鬼便 惊。散甲胄之属碎为尘粉,融尝于江陵。劝夫妻二人, 俱受五戒,后为劫引夫,遂逃走执妻。系狱遇融于路, 求哀请救融曰:惟至心念观世音,更无信馀。道妇入 狱后称念,不辍,因梦沙门立其前足蹴,令去忽觉身 贯三木,自然解脱,见门犹闭阍,司数重守之。计无出 理,还更眠。梦见向僧曰:何不早出门,自开也。既闻即 起重门,洞开便越席而出。东南数里,将值民村天,夜 暗冥其夫,先逃夜行昼伏二忽。相遇皆大惊骇,草间 审问乃其夫也。遂共投商者,远避竟得免难。

按《续高僧传》:僧韶,姓王,齐国高安人。幼愿拔俗,弱年 从志,敛服道俗,恭敬师宗,美姿质善。举止情性温和, 韵调清雅,好弘经教,名显州壤,专以毗昙擅业。元徽 之初,始来皇邑住。建元寺。宽厚闲澹不妄交游,宋季 浇薄体裁无准物,竞目前荣枯。俄顷,韶闲房自守。状 若无人,及齐氏开泰,礼教夙被白黑钻仰讲说频,仍 后学知宗。前修改观,毗昙一部。化流海内,咨听之徒。 常有百数齐文慧,及竟陵王萧子。良雅相钦礼清河 崔慧亲,从北面咨承馀诲。以天监三年卒于住寺,春 秋五十有八。时建元,又有法朗兼以慧学知名,本姓 沈氏,吴兴武康人。家遭世祸,因住建业。大明七年,与 兄法亮被敕绍,继慧益出家。初住药王寺,亮履行高 洁,经数修明,朗禀性疏,率不事威仪。声转有闻义,解 传誉集注涅槃,勒成部。GJfont而言谑,调笑不择。交游高 人胜己,少见齿录并卒,于天监中。

按《续高僧传》:智欣,姓潘,丹阳建康人也。稚而聪警,禀 怀变躁率,尔形仪过。无修整。年七八岁,世间近事经 耳不忘,曾入栖静寺,正值上讲,闻十二因缘义,云生 死轮转,无有穷已,便慨然,有离俗之志。他日即就栖静。僧审禅师求出家焉,笃好博学,多习近事,师训之 曰:观汝神明,人非率尔,所可习学,皆非奥远,何耶。答 曰:欲广其节目耳。及具足后,从东安寺,道猛听成实 论,四遍。虽周未,曾注记结帙而反。亭然独悟,莫与为 群不交。当世无有因得参其门者也,及至讲说文义, 精悉四众,推服听者,八百馀人。陈心序事,贵在可解, 不务才华,有异流俗客,问未申酬答已罢,皆美其丰 赡,名重四海。齐永明末太子数幸东田携诸,内侍亟 经进寺。欣因谢病锺山居。宋熙寺礭然,自得不与。富 贵。游往行不苟合,交不妄亲GJfont,施之物构改住寺。以 天监五年卒,春秋六十一,葬于山墓。

按《续高僧传》:法护,姓张,东平人。初以廉直居,性不耐, 贪叨。年始十三,而善于草隶,其师道邕,亦有清风。抚 其首曰:观汝意气,必能振发。遗法及至,受戒仍遭父 忧。居丧房内,经涉四载,不预法事。礼毕羸瘠,不堪随 众。宋孝建中,来都游观,住建元寺,雅好博古。多讲经 论。常以毗昙命家,弗尚流俗。言去浮华,不求适。会趣 通文理,从其学者,百有馀人。齐竟陵王总校元,释定 其虚实,仍于法云寺。建竖义斋,以护为标领,解释胶 结每。无遗滞物益怀之,远有旷度,不交荣。俗凡所游, 往必皆名,辈齐侍中。陈留阮韬,光禄阮晦中,书侍郎。 汝南周颙,并虚心礼待。未尝废也,自从天子,至于侯 伯,不与一人。游狎皎然,独坐勖励门。徒无营苟利,惟 以经数仁义。存怀。以天监六年卒于住所,春秋六十 有九。时新安寺,智远天保寺,僧达并以勤学有功,远 幼怀清净守志,不竞讲说大乘好修福,务达平和开 拓,颇自矜尚。

按《续高僧传》:慧超,姓廉氏,赵郡阳平人。中原丧乱,避 难于锺离之朝歌县焉。初生之夕,神光照室,幼而简 静,寡欲已有。成人之符也,八岁出家,从临菑县。建安 寺,沙门惠通,通素无业,术立行专朴超直,心祗顺奉。 敬无怠而外听诸讲,内精学业。时遇风雨,艰辛泥路 拥塞不以为辞尝,寓坐有梵僧,盖不测之人也。一见 嗟,异曰:斯人若不为五众之杰,则为八州刺史。兼叙 神光之瑞如符契焉,遂广采经部,兼明数论,并尽其 深义朗。若贯珠名僧,胜集稠人,广座纷纶飞伏。雍容 模楷,故早为皂白,挹其高轨。后南游江左,住南涧寺。 僧宗见而善之,受涅槃等经开拓,条绪略通幽。致历 阅众师多所,参涉偏以无量,寿命家吏部,谢龠。每称 之曰:君子哉,若人也。又善用俳谐,尢能草隶兼习。朱 许又工占相自,齐历告终梁,祚伊始,超现病新林情 存拯溺。信次之,间声驰。日下寻有别敕,乃授僧正戒 德内。修威仪外洁。凡在缁侣咸禀成训,天子给传诏, 羊车局足,健步衣服。等供自声教所被五部宪章。咸 禀风,则帝以般若之义。真谛所宗遍,令化导。故咨质 锋起悬,辨若流,又经聚徒。都治讲菩提,心义论谈之。 暇夜分未,寝忽见大力善,神形甚都丽,既而言曰:当 率集问缘共来餐,受不言姓字于此,告辞。及就讲之 辰,倏然满座,容貌GJfont异,莫有识者。竟席便散,其感迹 征异,为若此也。加以性好山水,亟异幽寻而翼从之, 声闻于数里。山人怪视,惟见超身麛猎之。徒莫不自 息。天监年中,帝请为家僧,礼问殊积。初戒典东流,人 各传受所见。偏执妙法,犹漏皇明御GJfont掇采群经圆 坛,更造文义。斯构事类,因果于此。载明有诏令超受 菩萨,戒恭。惟顶礼如法,勤修上复,斋居空室。梦其劝 行,戒品面申赞悦时,共延美而超鸣。谦蹈礼好静笃。 学从之游处,未觌愠喜之仪。加以形过八尺,腰带十 围,雍容高步。当时誉显帝,又请于慧轮,殿讲净名经 上临。听览未启,庄严寺。园接连南涧。因构起重房,若 鳞相及。飞阁穹隆高,笼云雾通,碧池。以养鱼莲构,青 山以栖羽族,列植竹果,四面成阴。木禽石兽,交横入 出。又罗列童侍,雅胜王侯。剖决众,情一时高望。在位 二十馀年,晚以陵谷,互迁世相难。恃因自解,免闭房 养。素以普通七年五月十六日,迁神于寺房。行路陨 涕,学徒奔赴。凡厥丧事出,皆天府门人追思德泽,乃 为立碑。湘东王绎陈郡,谢几卿,各为制文。俱鑴墓所。

按《续高僧传》:慧约,字德素,姓娄,东阳乌伤人也。祖世 蝉联东南冠族,有占其茔墓者。云后世当有苦行得 道者,为帝王师焉。母留氏,梦长人擎金像,令吞之。又 见紫光绕身,因而有孕。便觉精神爽,发思理明。悟及 诞载之日,光香充满,身白如雪。时俗因名为灵粲,故 风鉴贞简,神志凝静。抚尘之岁,有异凡童。惟聚沙为 佛塔垒石,为高座七岁,便求入学即诵。孝经论语,乃 至史传披文见意。宅南有果园,邻童竞采常,以为患。 乃舍己所得,空拳而返。乡土以蚕桑为业,常怀悲恻。 由是不服缣纩,季父喜畋猎,化终不改。常叹曰:飞走 之类,去人甚远。好生恶死,此情何别。乃绝膻腥叔,父 遂避于他里。恣行剿戮梦,赤衣使者,手持矛GJfont。谓曰:汝终日杀生,菩萨教化又不能止,捉来就死。惊觉汗 流,旦便毁诸猎。具深改前咎,约复至常,所猎处见麋 鹿数十头,腾倚随船。若有愧谢者,所居僻左。不尝见 寺。世崇黄老,未闻佛法。而宿习冥感,心存离俗。忽值 一僧访,以至教彼。乃举手东指,云剡中,佛事甚盛。因 仍不见,方悟神人。至年十二,始游于剡遍礼,塔庙肆 意,山川远会,素心多究,经典。宋泰始四年,于上虞东 山寺,辞亲翦落。时年十七事,南林寺,沙门慧静。静于 宋代僧,望之首律行,总持为特进,颜延年。司空何尚 之所重,又随静住剡之梵居寺。服勤就养,年逾一纪。 及静之云,亡尽心丧之礼,服阕之后,却粒岩栖饵。以 松术蠲疾,延华深有成益。齐竟陵王,作镇禹穴。闻约 风德雅相叹,属时有释智,秀昙纤慧。次等并名重当 锋,同集王坐约。既后至年夏未,隆王便敛躬尽敬众, 咸怀不悦之色。王曰:此上人方为释门领袖。岂今日 而相待耶。故其少为贵胜所崇也。如此齐中书,郎汝 南周颙为剡令钦服。道素侧席加礼,于锺山雷。次宗 旧馆造草堂寺,亦号,山茨屈知寺。任此寺结宇山椒, 疏壤幽岫。虽邑居非,远而萧条物。外既冥赏素诚便 有终焉之。托颙叹曰:山茨约至清虚满世。齐太宰文 简公褚渊,太尉文宪。公王俭佐命一朝,功高百代。钦 风味道,共弘法教。渊尝请,讲净名。胜鬘俭,亦请开法 华大品,渊遇疾昼。寝见梵僧云,菩萨当至。寻有道人 来者是也。俄而,约造焉,遂豁然,病愈。即请受五戒,齐 给事中娄。幼瑜少有学,术约之族,祖也。每见辄起,为 礼,或问:此乃君族,下班何乃恭耶。瑜曰:菩萨出世,方 师于天下。岂老夫致,敬而已。时人未喻此旨,惟王文 宪深以为然。且约孝通冥感思,归遄返而二亲丧亡, 并及临诀孺慕婴,号不交人。世积时停乡,以开慈道。 后还都又住草堂。少傅沈约隆昌中外,任携与同行。 在郡惟以静漠自娱。禅诵为乐,异香入室,猛兽驯阶 常入金华山采拮,或停赤松涧游,止时逢宿火。乍属 神光程异不思。故略其事有道士,丁德静于馆暴亡。 传云山精所毙。乃要大治祭,酒居之妖。犹充斥长山, 令徐伯超立议。请约移居,曾未浃旬而神魅弭息。后 昼卧见二青衣女子,从涧水出,礼悔云夙,障深重堕。 此水精昼,夜烦恼。即授以归戒自尔灾怪,永绝及沈 侯。罢郡相携出都还住本寺,恭事勤肃礼。敬弥隆文 章,往复相继。晷漏以沈词藻之盛,秀出。当时临官,莅 职必同居府。舍率意往来尝,以朱门蓬户为隔。齐建 武中,谓沈曰:贫道昔为王,褚二公供养。遂居令仆之, 省檀越为之,当复入地矣。天监元年,沈为尚书仆射 启敕请入省,住十年。临丹阳尹,无何而叹。有忧生之 嗟,报曰:檀越福报已尽,贫道未得灭度。词旨凄然。俄 而,沈殒,故其预契未然,皆此类也。天监十一年,始敕 引见事,协心期道存目击。自尔去来,禁省礼。供优洽 至十八年己亥四月八日,天子发弘誓心,受菩萨戒。 乃幸等觉殿,降雕玉舆屈万乘之尊,申在三之敬。暂 屏衮服恭受,田衣宣度净。仪曲尽诚肃于。时日月,贞 华天地,融朗大赦天下。率土同庆,自是入见别施。漆 榻上先作礼。然后就坐,皇储已下爰。至王姬道俗士 庶,咸希度脱弟子著箓者,凡四万八千人,尝授戒。时 有一乾鹊历阶而升,状若餐受至说。戒毕然后,飞腾。 又尝述戒有二孔雀,驱斥不去。敕乃听上,徐行至坛 俛,颈听法上。曰:此鸟必欲灭度,别受馀果。矜其至诚, 更为说法,后数日,二鸟无何同化,又初授戒。夜梦从 草堂寺。以绵罽席路直至台门,自坐禅床,去地数丈, 天人围绕为众说法。以事而详等黄帝之梦,往华胥 同,目连之神,登兜率。至人行止,孰能议之而爱。悦闲 静祥萃虚室寺,侧依栖。咸生慈道,故使麇麚群于兕 虎凫鹜狎,于鹰鹯飞走。腾伏自相驯扰非,夫仁泽潜 化,孰能如此者乎。后静居闲室,忽有野媪赍书数卷, 置经案上,无言而出。并持异树,自檀于庭云。青庭树 也。约曰:此书美也,不俟。看之如其恶也,亦不劳视经。 七日又见一叟,请书而退。此树叶绿华红,扶疏尚在。 又感异鸟身,赤尾长形如翡翠。相随栖息出入树间, 中大通四年,梦见旧宅白壁朱门,赫然壮丽。仍发愿 造寺。诏乃号为本生焉。大同二年,又敕改所居竹山, 里为智者,里缙云旧壤传。芳图谍山川灵异,擅奇函。 夏福地仙乡此焉。攸立而约,饭饵松术,三十馀年。布 艾为衣过七十载鸣,谦立操标望当。时乃以大同元 年八月,使人伐门外树枝。曰:舆驾当来,勿令妨路人。 未之测至九月六日,现疾北首。右胁而卧,神识恬愉。 了无痛恼,谓弟子曰:我梦四部大众,幡花罗列。空中 迎我凌云而去。福报当讫至十六日,敕遣舍人。徐俨 参疾,答云:今夜当去。至五更,二唱异香满室。左右肃 然,乃曰:夫生有死,自然恒数。勤修念慧。勿起乱想言 毕。合掌,便入涅槃。春秋八十有四。六十三,夏天子临 诀悲恸,僚宰辍听览者。二旬有一。其月二十九日,于 独龙山宝志墓。左殡之,初约卧。疾见一老公执锡来 入。及迁化,日诸僧咸卜寺之东岩。帝乃改葬独龙抑其前见之叟,则志公相迎者乎。又临终夜所乘青牛。 忽然鸣吼泪下,交流。至葬日,敕使牵从部伍发寺。至 山吼泪不息,又建塔之。始白鹤一双,绕坟鸣唳,声甚 哀婉。葬后三日,欻然永逝下,敕竖碑墓左,诏王筠为 文。

按《金华府志》:惠,约入都,居草堂寺。沈约一见,以为道 安,惠远无以尚也。约守东阳,同归葬亲墓成,游金华 住赤松涧饵。药断谷所进麻枣而已。梁天监十八年, 武帝延约于等觉殿,受菩萨戒顶,礼而请,曰:弟子顶 礼,勿使外人知之约。遂合掌入澡瓶,中结GJfont趺坐。见 五色云从顶出,谓帝曰:贫道化身入瓶中,陛下亦无 令外人知之。帝遂北面受戒,亲执弟子之礼。称曰智 者,国师普通七年奏,以金华。故庵建智者寺。

按《续高僧传》:僧密,未详氏,族乐安人。曾未胜衣便,从 剪落幼而颖悟。年至十六,学友如林更,相开导有闻 乡。党将欲广闻,视听师弗之许也。因尔潜遁出寺,从 道明沙门受业。一二年中声华负海,泰始初济江住 庄严寺。器望凝练风仪,峻雅深沈详正不以利害婴。 心虽复同居众内,未有测其量者。时人以方法汰累, 居南面徒众甚盛无。经不讲负,气高论少所推下。下 才在事,未能赏重潜相谗构,于竟陵王密不叙浊清。 任其尽罪,乃启摈淮南学士,随者三十馀人。相仍讲 化。天监四年卒于江北,春秋七十三矣。

按《续高僧传》:昙准,姓弘,魏郡汤阴人。住昌乐王寺,出 家从智,诞法师受业。钻研之,勤众有弗及,处静味道, 无风尘之志,善涅槃法。华闻诸,伊洛闲居游思不交。 世务承,齐竟陵王广延胜,道盛兴讲说。遂南渡,止湘 宫寺。处处采听,随席谈论。虽逢涂阻,未曾告劳。次公 叹曰:此北道人,非直美容止,善言笑。烈亮恢廓,雅有 器度。至于言论,深有情致。齐临川,王萧映长沙王萧 晃。厚相钦礼庐江。何默彭城刘绘,并到房接足申。其 戒诰讲扬相继成。其业者,二百馀人。以天监十四年 卒,春秋七十有七。时寺复有智深比丘,聪慧博识经 论有功。天子王侯,多所宾接,性好直言,无所推屑。每 商略猃狁物,有不平。由是坎𡒄弘宣阻少。

按《续高僧传》:道超,姓陆,吴郡吴人。丞相敬风之,六世 孙也。祖昭尚书,金部父遵,散骑侍郎超。少以勤笃知 名,与同县慧安早,投莫逆。俱游上京,共契请业。时旻 法师住灵基寺。值旻东,讲因共听沙门法。珍成论,至 灭谛初闻三心灭,无先后超曰:斯之言误,非吾师也。 见旻解冠一方,海内咨仰辍寝忘味,以夜系昼。但性 褊躁,锐不顾功。少愿望已多,每打髀叹曰:为尔漠漠, 生肇笑人。又闻龙光寺僧,整始就讲说弥复勇锐,叹 曰:乃可无,七尺何。事在于人。后惆怅疚心,累日废。业 因自忏悔,求诸佛菩萨乞加威神。令其慧悟如僧,旻 也。事在旻传,遂勤劬苦,至有顷洞彻,终日熙怡,独语 独笑。每言无价宝珠,我今已得雍容高步,负气陵俗, 白黑改观,名驾当。时及至讲说解,析疑伏。每无遗隐 若复为宾雅,服意气。求相击抗,若遇机临敌,无不应 蹑。同寺僧道贲,年齿稍大,亦微向学。方而性多,怠惰 不能克己。横相陵驾超,亦盱衡啸傲未之较也。他日, 贲曰我之与卿,谁相优劣。超曰:若论年腊,请以相寄 胸臆之量。未论先后。时为直言自超处,独房屏绝宾 伴内外。坟典常拥膝前,而手不释卷。加以尘埃满屋, 蟋蟀鸣壁中。书郎吴郡张率谓曰:虫鸣聒耳,尘土埋 膝,安能对此而无忤耶。答曰:时闻此声,是代箫管。尘 随风来,我未暇。扫致忤名宾为愧多矣。时人高其放 达,年三十六。以天监初卒。有慧安道人住湘宫寺,探 元析奥,甚有精理。年三十二卒于住寺。

按《续高僧传》:僧乔,姓华氏,吴兴东迁人。出家,住龙光 寺。闻僧旻说前修立义,有诸同异,则忘寝息。志欲禀 受,又听其语论转捷,则抚掌累叹思与偕也。隆昌之 世法,筵转少,仍与同寺。僧整宝渊慧,济慧绍等请旻 移住于是。终晨竟夜一心,咨求布被御冬,单蒋藉体, 𫗴粥糊口。茹菜充饥,而未曾以贫寒变节。但自勤励 维,日不足研精奥粹理,悟深明。三四年间,经论通达, 后旻还庄严龙,光慧生问曰:诸少相GJfont得成器,其 间胜负可得,闻耶。旻曰:乔公儒雅清虚履,今用古卷。 舒文义,优游教理,钩深致远,善能雠校,谦而未讲。莫 与争先此。乃遗法之所寄也。整公精勤经论,博综有 序。同其业者,重其情怀,渊公不无神明。而心性偏激。 亟违礼度,久从异集,无以测其多少。济公神识清审 经,素有功论文未。熟由其体,羸不堪辛苦。故耳且于 义理,足以明道志行,足以励俗绍公情,性知理笃。有 志行贫,而有累学不得。恒向无妨,碍不患不成美。器 自乔学之成也。不修世务,不附名闻,闭门静处,坐无 杂客,澄怀潜悟,独得而已。年三十六。天监初卒生本住湘州。学明经数频御法座。少秉高操慕安汰之,风 规而敝衣,蔬食终身不改,美风姿善草隶整,住襄阳 末游夏首道,化大行。济番禺人末,还岭表德被南越, 文义风宣有,广被焉。并天监中卒。

按《续高僧传》:慧开,姓袁氏,吴郡海盐人。初出家为宣 武寺宠公弟子,仍从学阿毗昙,及成。实论建武之中, 游学上京,住道林寺。历听藏旻二公经论,后移住彭 城。学无时习经耳,不忘。多从酒谑博奕,自娱而值造。 次之,机阙无对辩人间席上,讷其词也。后忽剖略前 习,专攻名教,处众演教,咸庆新闻。及至解名析理,应 变无穷,虽逢勍敌,巧谈。罕有折其角者,讲席基连学 人影赴,遂使名称,普闻众所知识。陈郡谢𬤝雅相钦 赏出守,豫章迎请。讲说厚加GJfont遗还,未达都分散,已 尽彭城,刘业出守。晋安知居处,屡空饷,钱一万,即赡 寒馁不终一日,开立性虚荡不畜,资财皆此之类也。 而情在疏,率不事形仪。衣裳尘滓,未曾举意,浣濯同 旅,有不耐者,皆代其解。浣寒,则披絮待成夏,则隐席 至燥。以天监六年卒,春秋三十有九。同寺有昙GJfont者, 以游学显,名通贯众,经兼勤礼诵。风素一概,寒暑弥 盛,侍中王慈昆,季司徒长史。江革友于并与之朋游 焉。

按《续高僧传》:明彻,姓夏,吴郡钱唐人。六岁丧父,仍愿 出家,住上虞王园寺。学无师友,从心自断。每见胜事, 未曾不留心,谛视遇客,读释道安传云。闻安,少孤为 外兄所养,便歔欷呜咽。良久,乃止。他日,借传究寻,见 安弘法之美,因抚膝。叹曰:人生居世,复那可不尔乎。 自是专务道学,功不弃日。尝与同学,数辈住师。后房 房本朽,故忽遭飘风吹,屋欹斜,欲倒。师行不在,无物 支持。众人皆走,彻习业如故。会稽孔广闻之,叹曰:孺 子风素殊佳,当成名器。时伦因是,推服驰名,东越。齐 永明十年,竟陵王请沙门僧祐三吴,讲律中涂相遇。 虽则年齿悬殊,情同莫逆,彻因从祐,受学十诵。随出 扬都,住建初寺。自谓律为绳墨,宪章仪体,仍遍研四 部,校其兴废。当时律辩莫有能折。建武之中,移业经 论历采众,师备尝,深义以旻法师,标正经论妙会。机 神覃思通微,易钩深奥。乃从其成业,齐太傅萧颖胄 深相钦属,及领荆州GJfont游七泽,请于内第开讲净名。 每日诸经文句,既是应机所说,或有委曲深微,或复 但拘名字,先来英旧人,各厝情谬。当今日望此,元宗 远无,仿佛深怀愧恻。时咸重其谦,退。及萧氏将薨赠 别麈尾,软几彻,以遗命所留。凭抚以尽其寿。天监之 初,始返都邑,又从旻受业。少长祈请常为覆,述究博 深,文洞明奥,旨盘根交结了无遗滞远树,名闻征屈 重叠,乍经乍论。四时不辍。听受之众,不远云集。武帝 钦待不次,长召进于内殿。家僧资给岁序,无爽。帝以 律明,万绪条章,富博欲。撮聚简要,以类相从。天监末 年,敕入华林园,于宝云僧省专功抄撰,辞不获免。每 侍御筵对扬,奥密皇储赏接特加恒礼。故使二宫周 供,寒暑优洽。当时名辈,并蒙殊。致未有恩渥,如此之 隆。以其鸠聚,将成。忽遘疾,沉积于寿光殿,移还本寺。 天子亲自怡色,温言躬临慰,喻知当不救,退而流涕。 中使参候,晨宵不绝。彻自惟将卒,奉启告辞。皇心载 轸于万寿殿。时内外枢揆一时恸绝,帝于寺为设三 百僧。会令彻忏悔,自运神笔制忏愿,文事竟遂卒。寺 房。即普通三年十二月七日也。窆于定林寺之旧墓, 敕给东园,秘器凶事所资。随由备办主者,监护有崇 敬焉。

按《续高僧传》:法开,姓俞,吴兴馀杭人。稚年出家,住北 仓寺,为昙贞弟子。贞清素澄,严殊有解行。开少聪敏, 家业贫窭,身服不充,食啖粗涩。同学僧流昙诞,家有 盈财,服玩奢丽,并从贞受业。屡有年,劳及钩深造,微 未有逮开者也。而流诞恃自优饶,甚相轻,忽开怀快 然。遂负GJfont西游,住禅冈寺。仍从柔次,二公学成,实论 衣不蔽形,食趣支命,而不避寒风暑雨。以昼系夜,历 业既优,精解无碍。终日,游谈未尝,暂息心性,躁锐无 闷勍敌。揖而不攻,有时窃发,潜登以掩不备,当其锋 者,罕不结舌。由是,显名吏部,尚书琅琊王峻。永嘉太 守,吴兴丘墀。皆揖敬推赏,愿求勖诫。后还馀杭,止于 西寺。先相陵驾之者,望风饮气。永相隐避,以至于死。 开因尔讲筵相,接道俗,叹服沙门智藏。后游禹穴讲 化成论,开往观之。鲠难累日,宾僚餐悦。藏曰:开法师 语论已多,自可去矣。吾欲入文。开曰:释迦说法多宝, 涌现法师。指南命众而遣客何耶。藏有惭色,开以普 通四年卒,春秋六十有五矣。

按《续高僧传》:道宗,未知氏族,荆州江陵人。早年离俗, 住瓦官寺。情性真直,不务驰竞耳,不妄属口,不诳言, 修身洁己,动静有度。历学经论了无常。师终日寝,处卷轴而已,清谈高论听者,忘疲衣裳。粗敝饮食,疏俭 遭。值年饥入里,不给南游。岭表其道大行,以死自誓, 诱化不息。年五十馀卒于彼土,复有法敞住延贤寺。 少研经数长,多讲说。齐末岁,俭固穷守操,清贫驰务。 不竞贪。积天监初,西游陆海,东归令楚。弘宣有功焉。

按《续高僧传》:宝渊,姓陈,巴西阆中人也。年二十三于 成都出家,居罗天宫寺。欲学成实论,为弘通之主。州 乡术浅不惬凭怀。齐建武元年,下都住龙光寺。从僧 旻法师,禀受五聚,经涉数载。义颇染神,旻曰:此君任 性GJfont警,智虑过人。但恨回忽,不伦动静。险躁若值通 人,优接当成一世名士。若不遇时,不得其死。必当损 辱大法矣。渊酷好蒲博,使酒挟气,终日狼忙,无所推 下。旻累谏晓喻,反以为仇。因尔改涂,复从智藏采茹 先业。自建讲筵货财周赡笃,励辛勤有倍。恒日,每言 大丈夫,当使人事我,何能久侍人。乃广写义,疏贵市 王,征南书缄,封一簏有意。西归同寺,慧济谑之曰:昔 谢氏青箱不至,不得作文章。今卿白簏未来,判无讲 理。渊曰:殊不然,此乃打狗杖耳。因带帙西,返还住旧 寺。标定义府道,俗怀钦。于是论筵频,建听众。数百自 重名行,少宾知己,沙门智训游学京华,数论通敏同 还本壤,投分与交渊弗许也。后寺库犯官渊,自恃名 高一州为物所让,以身代当,强悍不弭。至于事成,知 当必败。因尔出郭于路,以刃自刎。时年六十一矣,即 普通七年也。彭门尔前复有法文法度法护道兴等, 并以广学达名。文贞廉好,尚雅有风。彩度通解,大乘 方严有,则护刚。直敦信不交世,务兴秉素怀,正好仁 奉义,并下都住寺。不坠学宗为诸雄辨所见推仰。

按《续高僧传》:僧询,姓明,太子中庶山宾之兄子也。年 始入礼,尝听山宾,共客谈论。追领往复了无漏,失宾 抚其首。曰:今使吾门不坠者,其在尔乎。父奉伯笃信 大,法知其聪GJfont,可期神幽冥长堪。济爱海年十二,敕 令出家为奉诚寺僧。辩律师弟子,辩性廉直戒品,冰 严好仁。履信精进,勇励常讲十诵询后,住冶城寺。持 操高尚,勤辛好学从光宅寺。法云咨禀经论,散带伽 蓝不营杂事,当时名德,皆称善焉。历耳不忘,经目必 忆。常能覆述有如瓶泻,时人嘉其清辩白黑,重其无 倦。凡所听闻悉为注记,虽无大才,而弥纶深极同学 门友,莫不传写。以天监十六年卒,春秋三十有五。时 复有道遂道标同海陵人,并从法云,受业经论洽,闻 博综有序。

按《续高僧传》:慧超,姓王,太原人。永嘉之乱寓,居襄阳。 七岁出家,住檀溪寺,为慧景弟子,景清坦平。简雅有 器局,普通之初,总州僧正以节,俭闻之超。幼而清悟 容,止详美进,趋合度事。景一年,以众大喧杂乞移禅 房,依止僧崇禅师。习学定业,年十二。又从同寺,僧授 学通三元。齐永明中,竟陵王请智秀,法师与诸学士。 随方讲授西,至樊邓超。因凭受学同,时合席皆共服, 其领会随秀还都,住灵根寺。仍从法常乞受具足,诵 戒不盈。二日听律未周,两遍皆识文知义。镜其纤密 禀,承师训无相忝也。及师亡,后又从智藏采习经论。 藏曰:此子秀发,当成美器。藏之出处,多与同游备,通 诸部名动,京邑后从慧,集餐听毗尼,才得数遍。集乃 叹曰:不谓始学,已冰寒于水矣。后还乡定省,合境怀 之。武帝敕还为寿光学士,又敕与正观寺僧,伽婆罗 传译阿育王经使超笔,受以为十卷。而晦德进人不 专,矜伐故有要请多推,旧德藏。后使其代,讲让不肯 当,或逢群贤博论,未曾不预辩通。塞及至抗击前,敌 知理将穷而必下,或遇机隙便,亦应蹑而默然斯。亦 禀识同所不安,而超能谦降若此。衣食趣济,荣贵未 邀,幞无资,蓄安成康王,萧雅秀钦敬,戒德出藩要。请 相GJfont于镇讲,发风被远,近服叹康王薨。后吴平侯萧 昺游夏,口复屈俱行法。筵又铺学者,称咏还都,续讲 听侣相趣二百馀僧,四时习业,于普通七年卒,时年 五十有二。

按《续高僧传》:僧迁,姓严,吴郡吴人。孝敬夙彰侍中王 锡见而异焉一面定交。师事锺山,灵曜道,则法,师则 亦权行外彰,深相推重。后游谈讲,肆纵辩天,垂曾难 招,提慧琰禅品。义精思间出中,座嗟。扬招提因改旧 致,更新章句,梁高有敕兴善殿义。集登即锐辩如流。 帝有嘉之,仍降家僧之礼,帝制胜鬘义,疏班寿光殿。 诸僧咸怀自恧,迁深穷理。窟特诏敷述皇储尚书,令 何敬容。以并请论击道俗,欣洽时论韪之中。兴荆邺 正位,僧端职任期,月道风GJfont,举恂恂七众不肃而成。 昔晋氏始,置僧司迄,兹四代求之。备业罕有斯焉,自 后探索幽冥,经诰盘结,皆针肓起废,怡然从正。以天 保十二年四月十七日,移神大宝精舍,春秋七十有 九二十日葬于江陵之中。华北山初,年少孝禀,自然家贫,亲老珍,养或阙。后名德,既立供嚫腴旨,时进益 陈。及处艰忧毁几,致灭年方,弱冠便诵法华,数溢六 千。坐而若寐,亲见普贤香,光照烛,仍降摩顶书,而不 传大渐。惟几方陈同志,凡讲涅槃大品十八部,经各 数十遍。皆制义疏流,于后学等观。即梁明帝之法,名 也。自云北面归,依时移三纪,拥经问道,十有三年。终 识若空功,由善道况乎。福田五世师,资两叶仁,既厚 矣。义实深焉,遂刊碑坟垄述,德如左。

按《续高僧传》:僧副,姓王氏,太原祁县人也。弱而不弄 鉴,彻绝群。年过小,学识成大量。乡党称奇不仁者,远 矣。而性爱之静,游无远近,裹粮寻师,访所不逮,有达 磨禅师。善明观行,循扰岩GJfont言,问深博遂。从而出家, 义无再问。一贯怀抱寻端,极绪为定学宗焉。后乃周 历讲座,备尝经论。并知学惟为己,圣人无言。齐建武 年,南游杨辇,止于锺山定林下寺。副美其林,薮得栖 心之胜壤也。行逾冰霜,言而有信。三衣六物,外无盈 长。应时入里道俗式,瞻加以王侯请道,颓然不怍。咫 尺宫闱,未尝谒觐,既行为物,览道俗攸属,梁高素仰。 清风雅为嗟,赏乃命匠人葺其室宇于开,善寺以待 之。恐有山林之思故也。副每逍遥于门,负杖而叹曰: 环堵之室,蓬户瓮牖匡,坐其间,尚足为乐。宁贵广厦, 而贱茅茨乎。且安而能迁古人所尚,何必滞此用。赏 耳目之好耶。乃有心岷岭观彼,峨眉会西昌,侯萧渊 藻出镇蜀部于即拂衣附之,爰至井络,虽途经九折, 无忘三念,又以少好经籍,执卷缄默,动移晨晷,遂使 庸蜀禅法,自此大行久之。还返金陵,复住开善先。是 胡翼之山有神人,现以慧印三昧授与野人,何规曰: 可以此经,与南平王。观为病行,斋三七日也。若不晓 此法,问之于副,时以访之果,是其曾所行法,南平遂 行斋祀,疾便康复。岂非内因外构,更相起。予不久卒 于开善寺,春秋六十有一,即普通五年也。窆于下定 林之都门,外天子哀焉。下敕流赠,初疾亟之。时有劝 修福者,副力疾而起。厉声曰:货财延命,去道远矣。房 中什物,并施招提僧。身死之,后但弃山谷,饱于鸟兽。 不亦善乎。勿营棺垄,以乖我意。门徒涕泪,不忍从之。 将为勒碑,旌德而永兴。公主素有归信,进启东宫。请 著其文,有令遣湘东王绎为之,树碑寺所。

按《续高僧传》:慧胜,交趾人。住仙洲山寺,栖遁林泽闲 放物,表诵法华。日计一遍,亟淹年序,衣食节约,随身 游。任从外国禅师达磨提婆,学诸观行一入,寂定周 晨。乃起彭城刘绩出守,南海闻风,遣请GJfont与同。归因 住幽栖寺,韬明秘彩。常示如愚久处者,重之禅学者, 敬美幽栖寺。中绝无食调,惟资分卫大遵清俭。永明 五年,移憩锺山,延贤精舍。自少及老,心贞正焉。以天 监年中卒,春秋七十。时净名寺有慧,初禅师者,魏天 水人在孕,七月而生,才有所识好习。禅念尝闲居,空 宇不觉。霆击大震,斯固住心,深寂未可量也。而志高 清远,淡然人外,晚游梁国。住兴皇寺,闲房摄静圭璋, 外映白黑,咨访有声。皇邑武帝,为立禅房于净名寺。 以处之四,时资给禅学,道俗云趋请法,素怀恢廓守。 志淳重贵胜王公,曾不迎候。普通五年卒,春秋六十 八。葬锺山之阴,弟子智颙树碑墓,侧御史中。丞吴郡 陆倕制文。

按《续高僧传》:道珍,未详何人。梁初住庐山中,恒作弥 陀业观梦,有人乘船,处大海中,云向阿弥陀国珍,欲 随去。船人云:未作净土业,谓须经营浴室,并诵阿弥 陀经。既觉,即如梦所作。年岁绵远,乃于房中山池,降 白银台。时人不知,独记其事,安经函底,及命过。时当 夕半山已,上如列数千炬,火近村人。见谓是诸王觐 礼,旦就山寻,乃云珍卒方委,冥祥外应也。后因搜检 经中,方知往生本事,遂封记焉。用示后学时,此山峰 顶寺,有法归禅师者,本住襄阳汉阴出家,味静为务 感梦有神,来请。遂往庐山游,历诸处。忽然惊觉,乃寻 梦而往。但庐山者,生来不到。及至彼处树石寺塔,宛 如前梦。方知为庐山神之所请也。依而结宇,晨夕继 业,遂终山舍。时又有慧景禅师者,清卓出类不偶,道 俗孤行,林阜禅慧。在宗及其终后,乃返握两指人有 捋者,虽伸还屈获二果矣。当景卒旦山峰松树,并雨 甘露今,名甘露峰是也。生常感二乌,依时乞食,及其 殁后绝迹。此山斯之三德,道扇梁朝树铭山,阿各题 芳绩矣。

按《续高僧传》:法聪,姓梅,南阳新野人。八岁出家,卓然 神秀,正性贞洁,身形如玉。蔬藿是甘,无求滋馔。及长 成立风操,逾厉净施厚。利相从归给,并回造经藏。三 千馀卷。备穷记论,有助弘赞者,无不缮集。年二十五, 东游嵩岳,西涉武当。所在通道,惟居宴默。因至襄阳, 伞盖山白马。泉筑室方丈,以为栖心之宅。入谷两所置兰若精舍,今巡山者,尚识故基焉。初梁晋安王来 都,襄雍承风,来问将。至禅室马,骑将从无故,却退王。 惭而返。夜感恶梦,后更再往马。退如故。王乃洁斋,躬 尽虔,敬方得进见。初至寺,侧但睹一谷,猛火洞然。良 久,伫望,忽变为水经停倾仰水,灭堂现。以事相询,乃 知尔时,入水火定也。堂内所坐,绳床两边,各有一虎。 王不敢进,聪乃以手按头著地,闭其两目,召王令前, 方得展礼。因告境内,多被虎灾请求救援。聪即入定, 须臾有十七大虎来至,便与受三归,戒敕勿犯。暴百 姓,又命弟子以布故衣系诸虎颈,满七日已。当来于 此,王至期日,设斋集众诸虎,亦至便与食解布,遂尔 无害其日。将王临白马,泉内有白龟,就聪手中取食。 谓王曰:此是雄龙,又临灵泉,有五色鲤,亦就手食云。 此雌龙王与群吏嗟,赏其事大施而旋,有凶党左右 数十人。夜来劫所,施之。物遇虎,哮吼遮遏其道,又见 大人,倚立禅室。傍有松树,止至其膝,执金刚杵,将有 守护,竟夜回遑日午。方返,王怪其来晚,方以事首遂 表奏。闻下敕为造禅居寺,聪不往。住度人安之,又敕 徐摛就所。住处造灵泉寺,周朝改为静林。隋又改为 景空,大唐仍于隋号。初聪住禅堂,每有白鹿白雀驯 伏栖,止行。往所及慈救为先,忽遇屠者,驱猪百馀头, 聪三告曰:解脱首,楞严猪遂绳解散去诸。屠大怒,将 事加手并仡然不动,便归过悔罪,因断杀业,又于汉 水渔人,牵网所如前。三告引网,不得方复。归心空网, 而返又荆州,苦旱长沙寺。遣僧至聪,所请雨使。还大 降陂池,皆满高祖。遣庐陵王重请下都,确乎不许。后 至庐阜骠骑,威王因从受戒。劝请还台聪志,存虚静 潜溯西上,遁隐荆部。神山湘东王承闻驰,驾山门伸 师。襄之礼,频请下都,固辞不许。乃遣亲故,陈旻必令 请得,如不允者,未足相见。旻以事请聪,不免意。暂赴 所期,又至青溪,江陵令江禄。至山为起,重阁三间,湘 东王以太清三年,高祖崩,舍宫造天宫寺。邀延,永住 不守本志入,之故里统御禅众,有扇清规禅。讲相参 无,亏晷漏所获檀舍,通造藏经。凡所至处,灵瑞难述。 初太常刘之大,具以闻高祖。遂每西礼,并送供养。武 陵上蜀,从受归戒巴峡守。晋鸿上湘东王,柏木为寝。 殿及感放光,旬日不歇。王于傍造浮图,僧房讲堂,并 王服玩作,露盘立为。宝光寺,请聪居之。王述般若义。 每明日,将竖义。殿则夜放光,明照数里。不假灯烛,议 者以般若大慧智光幽烛所致。及宣帝末,临亦同前 敬聪。每入道场,必涕泗翘仰,普贤授记天花。异香音 乐,冥发不可议也。以梁大定五年九月,无疾而化。端 坐如生,形柔顶暖。手屈二指,异香不歇。年九十二矣, 其灵泉周改为静林,隋改为景空,大唐因而不改,即 故地犹有所坐禅堂存焉。

按《续高僧传》:法常,高齐时人。领徒讲肄有声,漳邺后 讲涅槃,并授禅数。齐王崇为国,师以处众嚣杂,枯折 由生,无俱利功,捐而至楚。后闻追之,变形革服一举, 千里又达衡岳多处,林野布衣,乞食。又之荆峡,有僧 法隐者,久住覆船山,东岭诵法,华维摩思,益以为常 业。而未闲心观,后至松滋,见常异操,乃归而问津。遂 默而不对,乃经一夏,涕泗滂沱,方示心要,如说行者。 方知其趣,隐驻心。自久系念日,新深悟,寂定不思,议 也。与故人胡君,义别不值,题壁克某月日,当远行至 期,果卒。后当将终语诸僧曰:吾今日作一觉。长眠便 入室,右胁而卧。明日怪眠不觉,看之已终。方悟长眠 语矣。

按《续高僧传》:法京,姓孙,太原人。寓居江陵,母将怀孕, 梦入莲池,捧一童子,端正可喜,因而有娠。将诞,又梦 乘白狮子,游戏虚空京。七岁出家,十三与同学,智渊 咸升,高座说法。无滞寺。内长少俱梦,圣僧告云,京是 寺元,檀越愿力生,此方为栋梁。所以凡所投造,风从 水渐,财利山积,福门大弘,殿宇小大,千五百间。并京 修造僧众,凑集千有馀人,长沙大寺,圣像。所居天下 称,最东华,第一由是道力所致。幽明被之后,梁二主 闻便敬重奉为,僧正纲纪遗法,晚抱危疾,请僧像前。 七日行,道沙门法泰梦像,至于京房净人。远志亲睹, 像从京房,返于大殿。尔日即愈,是知育王瑞像,感降 在人,专注祈求。无往不应,不久卒寺,春秋七十六矣。

按《续高僧传》:法懔,姓严,枝江人。十五出家,玉泉山寺。 众侣清净,懔依味道,积有年载,禅念为本。依闲诵经, 法华维摩,及大论钞,普皆无昧,不著缯纩大布,为衣 不食,僧粮分卫一食,不卧常坐。勤励莫俦,荷锡远游。 言追胜友,庐峰台岭,衡罗恒岱,无远不届。气调清邈。 故山僧见者,莫不挹高节而仰其奇。趣也,榛林猛兽 之宅,幽深魑魅之岩,栖息无为,如在邑里。昔从岱岳 路出徐州,遇一县令,问以公验懔,常赍法华一函。乃 答云:此函中有行文检觅不见。令怒曰:本无行文,何言有耶。答曰:此经是诸佛所行之,迹贫道履而行之。 还源返本,即我之行文也。令瞋不歇,闭之七日,不食 诵经,声不辍。令感恶梦,便顶礼悔过。后栖默山,以禅 静为正业,遂坐卒,岩中年六十二。异香纷,纷旬日,乃 歇。时阳山僧,景者,不详何人。晦迹尘外,以道自处,阳 山中泉。石松竹秀,竦清旷领接,桃源古称,名地卜居。 寂照感通,鬼物有怀恶,念不得进前。或值虎蛇惊怖, 失道,若有问法安步,无他曾有人来欻起,恶念忽见 大。蛇绳床而出,将欲吐毒忏,谢得免。时枝江慧璀、禅 师南岳思公之,神足也。闻而造之,杜口不答。璀便雨 泪,启请通夕翘立,固请确然。乃经多日,方为披说,璀 出曰:予游名山,上德多矣。善友高尚者,十有八人。分 得其门,颇经趣入而墙,仞高远奇唱,难阶者,斯人在 斯至,于年纪人所不测。璀云曾问答云:吾年三百岁 矣,后不知所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