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祖姓刘名旻,高祖之母弟也。同为章懿皇后所出。

初名崇。为人美须髯,目重瞳子。少无赖,嗜洒好博,常黥为卒。

高祖事晋,为河东节度使,署崇马步都指挥使。高祖即帝位,除太原尹,未几,迁北京留守,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隐帝时,改河东节度使,累加兼书书令。隐帝年少,政在大臣,郭威为枢密使,有大功,而与崇素不相能。崇与属吏郑珙谋,乃罢上供征赋,籍民为兵以自固。

乾祐三年,隐帝遇弑,崇业谋举兵。会枢密使威反状已白,而隐帝诸大臣不即推尊之故,未敢即立。谬请立崇子赟为嗣。是时,人皆知威非实意,而崇独私心喜曰:“吾儿为帝,吾又何求?”乃罢兵。

威少贱,黥其颈上为飞雀,世谓之郭雀儿。至是见崇使者具道所以立赟之意,因自指其颈以示使者,曰:“自古岂有雕青天子,幸公无以我为疑。”崇益喜,信以为然。

太原少尹李骧劝其以兵下太行,控孟津俟变。崇大骂骧离间父子,命牵出斩之,并杀其妻。以其事白于太后,以明无他。已而,威果代汉,是为周太祖。降封赟湘阴公。

崇遣牙将李䛒奉书于周,求赟归太原。周主报以湘阴比在宋州,今方取归,京师必令得所,公勿忧。但能同力相辅,当加王爵,永镇河东。崇知赟不得归,始有自立意。

乾祐四年春,正月戊寅,帝即位于晋阳,仍用乾祐年号。所有者,并汾、忻、代、岚、宪、隆、沁、辽、麟、石诸州之地。以节度判官郑珙为中书侍郎,观察判官赵华为讯问侍郎,并同平章事,以次子承钧为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太原尹以节度副使李存瑰为代州防御使,裨将张元徽为马步军都指挥使,陈光裕为宣徽使。

是日,周杀湘阴公赟于宋州。帝以地狭民贫,祭祀祖祢,略如家人礼,不建宗庙。月奉,宰相百缗,节度使三十缗,其馀簿有资给。

是时,辽将潘耀尼称君,命遗书皇子承钧。帝令承钧复书,言本朝沦亡,绍袭帝位,愿循晋室故事求援北朝,许之。

丙戍,发兵屯阴地,黄泽、团柏。丁亥,以承钧为招讨使,与副招讨使白从晖、都监李存瑰将兵万人侵周。晋州帝闻湘公死,大恸哭,为李骧立嗣,岁时祭之。

二月戊戍,我兵五道攻晋州。周节度使王晏闭城不出。承钧令将士蚁附登城,晏伏兵奋击,我师败绩。副兵马使安元宝隆周。

癸卯,移军攻隰州。周湿州刺史许迁遣步军都指挥使孙继业迎击于长寿村,执我牙将程筠,杀之。未几,我兵簿州城,攻数日不克,遂引还。

丁巳,遣通事舍人李䛒至于辽,辽主乌云与帝约为父子之国,使伊喇摩哩来报聘。

己卯,周遣败卒二百六十馀人还太原,各赐衫袴巾履。

夏四月,辽遣使来告,周使田敏约,岁输钱十万缗。帝命宰相郑珙以厚赂谢辽,自称侄皇帝致书于叔天授皇帝。

五月辛未,珙卒于辽。

甲戍,定难节度使李彛殷称番于我。

六月,辽主遣燕王苏页、政事令高勋册命帝为大汉神武皇帝,妃为皇后。又以黄骝九龙、十二稻玉带报聘,帝更名旻。

秋七月,翰林学士卫融等诣辽谢册礼,且请兵。

九月,招讨使李存瑰自团柏击周,辽欲引兵来会,与诸将议于九十九泉。诸将皆不欲南行,辽主强之。

癸亥,行次新州之西,火神淀燕王苏页及伟王之子太宁主乌孙作乱,杀其君乌云。

丁卯,齐王苏页代立,上尊号曰天顺皇帝,改元应历。自火神淀入幽州,遣刘承训来告哀。帝命枢密直学士王得中如辽,贺即位,复以叔父事之,请兵以击晋州。随遣使如辽行吊礼。

冬十月辛卯,周潞州巡检使陈思让败我兵于虒亭。

甲辰,辽遣彰国节度使萧禹厥,率兵五万来会,帝帅兵二万出阴地关攻晋州。

丁未,军于城北,三面置寨。周巡检使王万敢、龙捷,都指挥使彦超、虎捷,指挥使何徽共拒之。

十二月乙巳,王峻引兵救晋州。晋州南有蒙坑,最险峻,忧我兵据之。是日,闻前锋已度蒙坑,喜曰:“吾事济矣!”

帝攻晋州久不克,会大雪,我军乏食,契丹兵思归。闻峻至,烧营宵遁。峻入晋州,乃遣行营都指挥使仇弘超等将兵追于霍邑,纵兵奋击,我兵大败,坠崖谷死者无算。

周将药元楅曰:“刘旻悉发其众,挟契丹而来,志吞晋绛。今气衰力惫,狼狈而遁,不乘此剪扑,必为后患!”王峻遣使止之,遂解去。

http://ctext.org/library.pl?if=gb&file=96110&by_title=%E5%8D%81%E5%9C%8B%E6%98%A5%E7%A7%8B&page=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