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稔,庐州人也。中和三年,太祖为庐州刺史,闻州人王勖贤,召欲用之,固辞;问其子弟,曰:“子僭好学慎密,可任以事;弟子稔,有气节,可为将。”太祖因召僭置门下,而以稔为骑将,后积功累官滁州刺史。

  顺廉三年,有言锺泰章在寿州侵市官马者,睿帝命稔巡霍匠,代泰章为寿州团练使,俄迁节度使。未几,自寿州罢归扬都,为统军。一日,坐听事,与客语,忽有小赤蛇自屋坠地,向稔而蟠。稔令以器覆之,良久发视,惟一蝙蝠飞去。是年稔加同平章事,咸以为其应也。

  骨言,唐骨仪之后也。高祖用兵江西,以言为行营都虞候。言骁勇果毅,雅善治兵。时危仔昌举信州请降,高祖以张景思代之,命言率兵五十人送景思入境。仔昌闻言兵至,弃州奔吴越。言偕景思入信州,从容经画,人服其有定乱才。

  陈祐,少有勇力,高祖署为黑云部将。天祐十年,钱传瓘等帅吴越兵入寇常州,徐温将兵拒之,至无钖,祐白于温曰:“彼谓我远来罢倦,未能决战。今乘其无备,请以部下兵击之,传瓘可禽也。”乃引兵绕它道出吴越兵之后,温由是以大军薄其前,内外夹攻,吴越兵大败,斩获无算。已而擢为大将,镇润州。会牙将周郊作乱,祐帅众讨平之,有功,累官□□□□卒。

  陈绍,宛丘人。骁果善战,勇而多谋。历官至左骁卫大将军。梁将王景仁入犯,绍从徐温将兵御之。温遇景仁于赵步,战小却,景仁拥师乘之,将及于隘,诸吏士皆失色,绍忽援枪大呼曰:“诱敌太深,可以进矣!”跃马还鬬,左右冲突,众兵随之,摧锋陷陈,当者辟易,梁兵乃退。温拊其背曰:“非子之智勇,吾几困矣。”赐金帛加等,绍悉以分麾下。又战霍丘,梁兵大败,遂聚梁尸为京观,是役为高祖时战功第一。未几,叛走吴越。武义元年,陈璋败吴越兵于香湾,徐温爱其勇,募生获绍者赏钱百万。指挥使崔彦章应募卤归,温复使之典兵。

  方从训,父虔为太祖守将,总兵戍宁国以备两浙,已而为吴越所禽,从训遂代虔守宁国,颇以杆御著功。子孙世为宁国人。

  蒋延徽者,太祖婿也,与临川王濛素相善,中书令徐知诰颇畏忌之。太和时官信州刺史。会建州土豪吴光为闽臣薛文杰所逼,帅众万人来奔,且请兵。延徽幸其功,不俟朝命,辙引兵会攻建州,已而败闽兵于浦城,遂围建州。城垂克矣,知诰恐得城后延徽奉濛以图兴复,遣使趣之归。闽人乘势追之,师败,延徽左迁右威卫大将军。

  王坛,故孙儒队将也。儒败,率其党三千人奔睦州陈晟,晟颇疑之,处于外城。未几,坛同三河镇将陈严攻婺州,婺州刺史蒋环奔会稽,坛遂有其地。已而与东阳镇将王永相攻,吴越武肃王时为镇海镇东节度使,谕其罢兵,不从,兴师讨之。光化三年,师败,奔宜州,田𫖳用为亲将。𫖳败,坛降于太祖,除淮南节度副使。天祐九年,出为宣州制置使,数李遇不朝之罪。居数年,卒。

  张崇,慎厅人也。官至庐州观察使。天祐十三年,光州将王言作乱,崇不俟命引兵讨定,高祖奖赉有加。久之,擢德胜军节度使;武羲改元,加安西大将军。崇居官好为不法,士庶苦之。常入觐广隆,庐人意其改任,皆相幸曰:“渠伊不复来矣!”崇归闻之,计口征“渠伊钱”。明年,再入觐,人多钳口不敢言,惟捋髭相庆。归,又征“持髭钱”。其贪纵多此类。会庐江民讼县令受赇,侍御史知杂事杨廷式欲并崇按之,徐知诰谢之而止。未几,领武宁军节度使,已又仍镇庐洲。太和三年,赐爵清河王。崇在庐州,厚以货结权要,由是常得还镇,为民患者二十馀年。

  张宣字阪陶。少从太祖为军校,隶大将柴斐。斐爱人戢下,诸将化焉,惟宣颇肆暴戾,部下苦之。刘信围虔州,虔人乞师于楚,信遣宣及高审思分兵御之,大败楚师。累迁诸军都虞候,徙左街使,皆以严酷为理。最后领武昌军节度使,置地室以鞠罪人,罪无问大小,入之则无全活。久之境内大治,道不拾遗。会雪中炭肆有鬬者,录问之,言市炭一秤,而轻不及数。宣使秤之,信然,乃斩帮炭者,枭首鬻炭于市,由是炭率以十五斤为秤,而售者无敢轻重。南唐升元中卒。

  崔太初,雄西人。事太祖父子,官至寿州团练使,在官颇以诛求苛刻为事。顺义元年,罢为右雄武大将军。先是,徐温闻太初失民心,欲征至庐陆,徐知诰曰:“寿州边隅大镇,恐为变。”温怒曰:“崔太初不能制,如它人何!”卒征之。

  曹筠,仕高祖为马军指挥使。衣锦军之役,筠叛奔吴越,徐温厚遇其妻子,且招之曰:“吾使汝不得志而去,汝无以妻子为念。”武义元年,吴越兵败于香湾,筠防乘势复归,温自数昔日不用筠防言者三,而不问筠去来之罪,归其田宅,复其军职。未几,筠内愧卒。

  李戴,唐平章事蔚从孙也。唐末,举进士第。为人简略,无威仪。唐亡来奔,授起居郎,因家于广陵。子贻业,见《南唐春秋》。

  卢择,醴泉人。仕烈祖为中书舍人。高祖时,进吏部尚书。是时政在徐氏,择充位而已,无所短长。后以病卒。

  杨迢,唐茂孝敬之之孙也。仕烈祖、高祖,至驾部员外郎。武义元年,迁给事中,终于其职。

  徐善,洪州人也。秦裴拔洪州,善有女弟檀殊色,为军校所得,强纳币焉,已竟挟之去。善诣广陵,白其事。是时烈祖府庭甚严,布衣游士经岁不得一见,而善始至白沙,烈祖夜梦神告曰:“江西秀才徐善见公,今在白沙逆旅矣。其人良士也,且有情事未申,宜厚遇之。”烈祖旦即遣骑迎善,既至,礼遇优渥,因具述女弟被掠状,烈祖命购赎归善。歙州刺史陶雅闻而异之,辟善为从事。高祖时,官中书舍人。

  卢𬞟,洛阳人。博学,善应对。历官至司农卿。顺义三年,唐以灭梁来告,睿帝命𬞟使于唐。严可求预度唐朝所问,密书数事,授之以行,最后复增黑云都长剑多少及五十指挥使在都下诸条。𬞟平唐,悉依可求疏记次第以应。唐庄宗大喜,馈赉加等,遣𬞟归。𬞟还,言唐主荒于游畋,啬财拒谏,内外皆怨,不数年亡矣。已而果如𬞟所说。

  杨彦伯,新淦人也。唐时童子科及第。已而从昭宗至凤翔,走还乡里。吉洲刺史彭𤣳厚遇之,累摄县邑。天祐中,江西平,彦柏仕于高祖,累官户部侍郎。睿帝时,临轩策命齐王知诰,诏彦伯摄门下侍郎行事。

  初,彦伯谒选长安,一夕,抵华阴旅舍,有店妪能知方来休咎。彦伯将行,忽失所著履,诘责童仆甚喧。妪曰:“将行而失鞋,事不谐矣。京国有乱,尔当备历百艰。君爵禄皆在江淮,官至门下侍郎。”彦伯未之信也。至是思其言,忽忽不乐,数月卒。

  贾潭为人有器度,不与物竞。高祖时历官至兵部尚书。潭常见岭南节度使获一橘,大如升,破之得小赤蛇,长数寸,亦异事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