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纪史氏,家世齐鲁,或云雁门史建瑭族姑也。唐僖宗时,太祖纳之,生烈祖、高祖,己而封武昌郡君。烈祖嗣王位,尊为太夫人。及纪祥之变,严可求假太夫人教,令诸将宜无负杨氏,高祖遂得立。未几,徐温暴张颢弑君罪,诣西官白其事,太夫人恐惧泣曰:“吾儿幼冲,祸难如此,愿保百口归庐州,公之惠也。”温曰:“颢弑逆,不可不诛,太夫人宜自安。”武义元年,尊为太妃;无何,薨。按九国志:渥母史氏封武昌郡君,渥嗣位后尊为太夫人。通鉴又云:隆演尊母为太妃。一云让皇尊为皇太后者,非也。

夫人朱氏,本国节度使延寿姊。少以黠慧侍太祖,会延寿被诛,并夫人出之。朱氏,唐封燕国夫人,制曰:全燕列壤,大国疏封,式示宠荣,以旌贤淑。

太后王氏,睿帝其所出也。武义二年六月,睿帝即王位,尊为太妃;未几称帝,尊为皇太后。乾贞二年八月殂。

让皇后王氏,初事睿帝为德妃,太和五年九月册立为后。及南唐受禅,睿帝殂于丹杨官,后不知所终。

临川王濛,太祖第三子。五国故事云第十六。九国志曰:濛字志龙,常持节册徐温大丞相,温见曰:“此子瞻顾特异,恐难其下。”武义元年,封庐江郡公。时徐温秉政,濛内不能平,居恒抚膺叹曰:“我国家竟为它人所有乎!”温闻而恶之。是冬,出为楚州团练使;明年,徙舒州。及高祖即世,濛以次当立,而温不欲长君,且忌濛,乃奉睿帝嗣吴王位。未几,睿帝称尊号,进濛席山王。明年,改封临川,累加阳武军节度使,兼中书令。

已而齐王知诰将谋受禅,遣人告濛藏匿亡命,擅造兵器,以构其罪,降为历阳鄘历,令守卫军使王宏帅兵二百,幽之和洲。居二年,濛知国将亡,遂破壁杀宏,温子勒兵攻濛,濛射杀之,引二骑诣庐州隐胜节度使周章画策,为沐子弘祚所执,已见杀于采石,追废为悖逆庶人。濛妻子在和州,悉为侍卫军使郭悰所杀。南唐升元元年,追封临开王,谥曰灵,以礼改葬。

新安公浔,太祖第五子也。高祖开吴国,封郡公,寻卒。

德化王澈,太祖第六子也。武义元年,封鄱阳郡公。睿帝即皇帝位,封平原王,已又徙封德化。 不知所终。又按实宾录云:杨行密有一子,病瘠,乡里号为“不语杨家”。未知为太祖第几子,附记于此。

论曰:语云“芳兰当户,不得不锄”,其濛之谓乎,一奋而死,邦家沦丧,所由过于江夏诸王贪生者远矣。

席阳生盼,广阻子也。初名继明,武义时封庐陵郡公,已而改今名。乾贞元年,封南阳王。南唐禅代,降为公。

太子涟,睿帝长子也。乾贞二年,封江都王。太和初,立为皇太子。天祚中,纳齐王知诰女为妃。及南唐受禅,降封弘农郡公,领平卢章节度使,兼中书令。已又改康化军节度使。升元四年,涟谒平陵还,至竹筱口,维舟大醉,一夕暴薨。或曰左右承唐主指,实置之死也。追封弘农王,谥曰靖。

江夏王璘,睿帝第二子也。乾贞初,与宜春、南阳诸王同封,累加太尉。禅代时,奉玺绶于齐,南唐主迁官增邑,降封为郡公。

宜春王璆,睿帝第三子。乾贞初,封王宜春。不知所终。

建安王珙,睿帝兄子也。初封南昌郡公,乾贞元年,进封为王。南唐受禅,降珙等十二人为公,或作“十一人”。珙领康化军节度使,兼中书令。居无何,称疾罢官,归永宁吉终焉。

宜阳王璪,亦睿帝从子。天祚元年,璪资册宝册徐知诰为齐王,及南唐禅代,降封郡公。

太子妃李氏,齐王知诰第四女也。贤明温淑,容仪绝世。天祚中,册立为皇太子涟妃。及南唐受禅,宋齐丘请离其昏,唐先主不许,封永兴公主。妃自以为吴家冢妇,而国亡,中怀愤绝,闻人呼公主,辄悲伤流涕,左右为之惨戚。诸兄多恶之。唐先主曰:“内夫家而外父家,妇人之德也,何罪之有!”已而从太子涟至池州。涟既薨,妃还居金陵官,终身镐素,斥去容饰,不茹荤血。自称未亡人,焚香对佛誓曰:“愿儿生生世世莫作有情之物!”年二十四岁,无疾坐亡,有光如剪,长丈馀,自口而出,凡五夕始灭。至敛,温软如生。唐先主悼痛,诏李建勋勒碑宫中,纪其异云。

论曰:妇人内夫家,义之正也。史言妃闻呼公主,必流涕而辞,其志操亦何异黄皇室主邪,良可哀矣!

睿帝女上饶公主

土饶公臣者,睿帝爱女也。太和末,下嫁左仆射徐景迁,会景迁死,公主亦继亡。南唐禅代,追封景迁为高平郡王,公主为燕国君,谥曰贞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