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帝名溥,册府元龟作“浦”,今从五代史。太祖第四子也。五国故事又云第十七。武义元年,封丹阳郡公。五国故事作丹阳王,非。二年,宣帝既薨,六月戊申,溥即吴王位,尊母王氏日太妃。秋七月,改升州大都督府为金陵府,拜徐温金陵尹。冬十二月,金陵城成,建紫极官于冶城故址。

顺义元年春正月,王遣使劝晋王称帝。

二月,改元,赦境内。

三月,归钱镒于吴越,吴越亦遣李涛来归。是月,以涛为右雄武统军。

夏五月丙戌朔,梁改元龙德。

六月乙卯朔,日有食之。

冬十月,除院劝王南郊,或言:“礼乐未备,且唐祀南郊,其费巨万,今未能办。”温曰:“安有王者而不事天乎,吾闻事天贵诚,多费何为,唐每郊祀,启南门,灌其枢,用脂百斛,此乃季世奢泰之弊,又安足法!”甲子,王祀天于南郊,配以太祖。乙丑,御天兴楼,大赦。拜徐温太师,严可求右仆射;加徐知诰同平章事,领江州观察使。寻以江州为奉化军,以知诰领节度使。征寿州团练使崔太初为右雄武大将军。

顺义二年□月,命官兴版簿,定租税,厥田上上者每顷税钱二贯一百文,中田一顷税钱一贯八百文,下田一顷税钱一贯五百文,皆输足陌见钱,若见钱不足,许依市价折以金银,并计丁口课调,亦科钱以为率守。员外郎宋齐丘上策曰:“江、淮之地,自唐季以来,为战争之所。今兵革乍息,甿黎始安,而必率以见钱,折以金银,斯非民耕桑可得也,将兴贩以求之,是教民弃本而逐末耳。乞虚升时价,悉收谷帛本色为便。”

是时绢每匹市价五百文,䌷六百文,绵每两十五文;请匹绢升为一贯七百文,䌷为二贯四百文,绵为四十文,皆足钱。又请蠲丁口钱。朝议喧然沮之,以为如此则县官岁失钱亿万计。齐丘曰:“安有民富而国家贫者邪?”乃致书于徐知诰,谓:“明公总百官,理大国,督民见钱与金银,求国富庶,所谓拥彗救火,挠水求清,欲火灭水清,可得乎?”知诰得书曰:“此劝农上策也。”即行之。自是不十年问,野无闲田,桑无隙地。按通鉴:天祐十五年,知诰以宋齐丘为谋主。先是,吴有丁口钱,又计亩输钱,致钱重物轻,民甚苦之。齐丘以为钱非耕桑所得,使民输钱,是教之弃本逐末也,请蠲丁口钱,自馀税悉输谷帛,铀绢匹直千钱者当税三千。知诰从之。由是江、淮间旷土肃辟,桑拓满野,国以富强。今从许载吴唐拾遗录,采入顺义年中。

是岁,以同泰寺之半置台城千福院,改瓦官寺为升元寺,一作吴兴寺。阁为升元阁。大封王躬乂为海军统帅王建所弑,建自立为王,复称高丽。

顺义三年夏四月己巳,晋王即皇帝位,国号唐,改元同光。

冬十月辛未朔,日有食之。己卯,梁亡。戊戌,唐以灭梁来告,始称韶,我国不受;唐主随易书,用敌国礼,曰“大唐皇帝致书于吴国主。”按来聘者为引进副使杨彦询。王遣司农卿卢𬞟献金器二百两、银器三千两、罗锦一千二百疋、龙脑香五斤、龙凤丝鞍一百事于唐。又遗使张景报聘,称“大吴国主上书大唐皇帝”,辞礼如笺表。徐知诰以王命遣滁州刺史下稔巡霍丘,因代锺泰章为寿州团练使,左迁泰章饶州刺史。时有告泰章侵市官马,故有是命。已而徐温言:“吾非泰章,死张颢久矣,今日富贵,安可负之?”命知诰为子景通娶其女以解之。

冬十二月甲申,复遣卢𬞟献方物于唐,上唐太后金花、银器、衣段。是时严可求预料唐主之言,教𬞟应对;既至,皆如可求所料。唐主历问我国大臣,尤多周本,以为忠勇。江表志云:严球为相,王慎辞奉使北朝。球在病请告,烈祖授以论答,凡数百事,皆中机务,更就球宅访之,球览毕称美,请更添数事,“北朝问黑云长剑多少,来时及五十指挥皆在都下,柴再用不曾赴镇”。既而果首问黑云长剑并柴再用,所云,慎辞依前致对。按志所载,即此事之讹也,误以严可求为球,卢𬞟为王慎辞。

顺义四年春三月,王遣右卫上将军许确进贺郊天银二千两、锦绮罗一千二百疋、细茶五百斤、象牙四株、犀角十株于唐。

夏四月丙寅,遣使献唐方物。

秋八月,遣右威卫将军雷岘献新茶于唐。

九月壬寅,以唐太妃丧,献慰礼银绢二千。

冬十月,王如油沙观楼船,太学博士王谷上书请改白沙为迎銮,略曰:“日月所经,星辰尽为黄道;銮舆所止,井邑皆为赤县。”王命更其名曰迎銮镇。徐温自金陵来朝。

十二月,遣贺正使王权进唐金花、银器、绵丝千段,洎太后礼物。

是岁,徐温建兴教寺于石头城。

顺义五年夏四月癸亥朔,日有食之。

六月,镇海节度判官、楚州团练使陈彦谦卒。

冬十二月,吴越王镠遗使者沈瑫以受唐玉册、封吴越国王来告,王以其国名相同,与之绝。

闺月乙卯,遣雷岘献贺正礼币于唐。

是岁,唐遣谏议大夫薜昭文使福州,假道王西,镇南节度使刘信宴于郊次,信宿而去。是时,唐遣通事舍人薜仁谦,凡三聘于我。

顺义六年春二月辛亥,遣右骁卫将军苏虔献金花、银器、锦绮于唐。

三月,以左仆射、同平章事徐知诰为侍中,右仆射严可求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

夏四月丙午,唐主砠,李嗣源即皇帝位。甲寅,改元天成。是月,王遗使献新茶于唐。

五月丁卯,诏为同光王辍朝七日。

秋七月,北海前进士韩熙载来归。熙载上行止状云:“熙载本贯齐州,隐居嵩岳,虽叨科第,且晦姓名。今则慕义来朝,假身为贾,既及强境,合贡行藏。愚闻钓巨鳖者不投取鱼之饵,断长鲸者非用割鸡之刀,是故有经邦治乱之才,可以践股肱辅弼之位。得之则佐时成绩,救万姓之焦熬,失之则遁世藏名,卧一山之苍翠。某妄思幼稚,便异诸童,竹马蒿弓,固罔亲于好弄;杏坛槐里,宁不倦于修身。但励志以为文,每栖身而学武。得麟经于泗水,宁怪异图;授豹略于邳圯,方酣勇战。占惟奇骨,梦以生松。敢期坠印之文,上娩担簦之路。于是樱龙颌,编虎须,缮献捷之师徒;筑受降之城垒。争雄笔阵,决胜词锋。运陈平之六奇,飞鲁连之一箭。场中勃敌,不攻而自立降旗;天下鸿儒,遥望而尽摧坚垒。横行四海,高步出群。姓名遽列于姻霄,行止遂离于尘俗。且口有舌而手有笔,腰有剑而袖有锤。时方乱离,迹犹飘廷。徒以卫精韬喜,气激云霓,箕口张而阴电摇,怒吻发而暑雷动。神骗鬼殿,天盖地车。阅霹雳于云中,未为𫏋捷;喝摴蒲于筵上,不是口豪。蕴机权而自有英雄,仗劲节而岂甘贫贱。但攘袂叱咤,拔剑长嗟,不偶良时,孰能言志,既逢昭代,合展壮图。伏闻大吴肇基,聿修文教,联显懿于中土,走明恩于外方。万邦咸贞,四海如砥。燮和天地,岩廊有禹、穓、皋、陶;洒扫姻尘,藩翰有韩、彭、卫、霍。岂独汉称三杰,周举十人。凝王气于神都,吐祥光于丹阙。急贤共理,侔汉氏之悬科;待旦旁求,类周人之设学。而又邻邦接畛,敌境连封,一条鸡犬相闻,两岸马牛相望。彼则待之以力,数年而频见倾亡;此则礼之以贤,一坐而更无骚动。由是见盛衰之势,审吉凶之机,得不上顺天心,次量人事。且向阳背暗,舍短从长,圣贤所图,古今一致。然而出青山而裹足,渡长江而弃糯,派遥终赴于天池,星远须环于帝座。是携长策,来诣大朝。伏惟司空,楚剑倚天,秦松发地,言雄武则平窥绛灌,语兵机则高掩孙吴。经受素王,书传玄女,莫不鞭挞宇宙,驱役风雷。劳愁积而䏶肉生,愤气激而臂蛮起,一怒而豺狼窜摄,再呼而神鬼愁惊。锤蛮鼓而簸朱旗,雷奔电走;掉燕锤而挥白刃,斗落星飞。命将拉龙,使兵合虎,可以力平鲸海,可以拳击鳖山。破坚每自于先登,敌无不克;策马常时于后殿,功乃非矜。国家赖如股肱,边境用为堡璋。勋藏盟府,名镂景钟。今则化举六条,地方千里,示之以宽猛,化之以温恭。缮甲兵而耀武成,绥户口而恤农事。漫洒随车之雨;洗活嘉田;轻摇逐扇之风,吹消殄气。可谓仁而有断,谦而逾光,贤豪向义以归心,奸宄望风而屏迹。伫见秉施仗鈛,列土分茅。修我贡以勤王,控临四海;率诸侯而定霸,弹压八方。遐迩具瞻,威名洽著。况复设庭燎以待士,开雪宫以礼贤,前席请论共韬铃,危坐愿闻于兴废。古今英杰,孰可比方,某才越通泄,已观至化,及陈上谒,罔弃读才。是敢辄迷行藏,铺尽毫幅。况闻乌有凤,鱼有龙,草有芝,泉有醴,斯皆嘉瑞,出应昌期。某处士伦,谬知人理,是以副明君之奖善,恢圣代之乐贤。昔娄敬布衣,上言于汉祖;曹翙草泽,陈谋于鲁公。失范增而项氏不兴,得吕望而周朝遂霸。使远人之来格,实至德之克昭。谨具行止如前,伏请淮式。顺义六年七月归口进士韩熙载状。”

八月乙酉朔,日食。

是岁,追爵大丞相徐温四代祖考,立庙于金陵。

乾贞元年春正月,马军都指挥使柴再用戎服入朝,为御史所弹,再用恃功不服。徐知诰阳于便殿通起居,退而自劾,王优诏不许,知诰固请夺俸一月,以肃朝纲。

三月,唐刘训、楚许德勋会兵侵荆南,南平王季兴乞师于我,王遣水军援之。

夏四月,遗雷岘进白金、罗绮于唐,修重午之礼。

五月,南平王季兴请举镇来附,徐温曰:“洛阳去江陵不远,唐人袭之甚易,我拆流救之甚难。夫臣人而勿之救,能无槐乎!”乃受其贡物,听其称藩于唐。

秋八月己卯朔,日有食之。

九月,遣使如唐献应圣节,金器百两,金花银器千两,杂色绫锦千疋。

冬十月丁亥,唐主至荣阳,民问讹言唐主自将入寇。唐宣武节度判官孙晟来奔,江南录作孙忌,今从周世宗实录及通鉴。徐知诰客之。

辛丑,大丞相、都督中外诸军事、诸道都统、镇海宁国节度使、兼中书令、东海王徐温卒。先是,温子行军司马、忠义节度使、同平章事知询数欲代知诰执政,严可求、徐玠亦以为请,温以知诰孝谨不忍,谓知询曰:“汝曹不如也。”陈夫人亦曰:“知诰乃贫贱时养之,奈何富贵弃之!”五国故事云:徐温常入觐于王,至知诰之第,侍奉弥谨。初更,温睡觉,见有侍于状前者,问之,曰知诰,温因遗其休息,知诰不退,及再寤,又见之,乃曰:“汝自有政事,不当如此以废公家务。”知诰乃退。及温中夕而兴,见一女子侍立,问之,日知诰新妇,亦劳而遣之。它日,谓诸子曰:“事在二哥矣,当善事之。”可求等言之不已。会温欲帅诸藩镇入朝,劝王称帝,将行,有疾,乃遣知询奉表劝进,因留代知诰执政。知诰草表,欲求洪州节度使,俟旦上之,是夕温凶问至,乃止。知询亟归令陵。王赠温齐王,谥曰忠武。

十一月庚戌,王御文明殿即皇帝位,追尊孝武王曰武皇帝,景王日景皇帝,宣王日宣皇帝,庙号高祖。甲子,大赦,改元。丙子,尊太妃王氏日皇太后,以徐知询为诸道副都统、镇海宁国节度使兼侍中,加徐知诰都督中外诸军事,封浔阳公。陆游涨涎瀚游以知诰领江州时封浔阳侯,今从马令南唐书。未几,改豫章公。

是月,唐臣安重诲议乘徐温之死来入寇,且问举大号之罪,唐主不从。

十二月,帝立兄庐江公濛为常山王,弟鄱阳公澈为平原王,兄子南昌公珙为建安王。

乾贞二年春正月丁巳,帝立皇子琏为江都王,磷为江夏王,璆为宜春王,宣帝子庐陵公玢为南阳王,封东海为广德王,江渎广源王,淮渎长源王,马当上水府宁江王,釆石中水府定江王,金山下水府镇江王。

二月丁丑朔,日食。庚辰,遣通事舍人刘传忠使于唐,唐臣安重诲以我国抗礼,遣使窥觇,拒不受,遂与之绝。

夏四月,遣右雄武军使苗璘、静江统军王彦章攻楚岳州。丙戌,平君山,进军荆江口。丁亥,与楚人战于道人矶,我师大败,璘、彦章皆被执。戊戌,徙封常山王濛为临川王。

五月,遣使求和于楚,楚以苗璘、王彦章来归。

六月辛巳,南平王季兴复请称藩,帝进季兴爵秦王。

秋八月乙未,大赦。

闰月,皇太后殂。先是,润州有气如虹,五彩夺目,有首如驴,长数十丈,环听事而立,行三周而灭。占曰:“厅中将有哭声,然非州府之咎也。”至是以国哀发丧于此堂,遂应之。

九月辛巳,荆南败楚兵于白田,获其岳州刺史李廷规等三十四人来献俘。

冬十二月丙辰,秦王季兴薨。帝以其子从诲为荆南节度使兼侍中。

太和元年秋八月,武昌节度使兼侍中李简以疾求还江都;癸丑,卒于采石。徐知询表荐简子彦德继任,徐知诰以龙武统军柴再用代之。

冬十月,知询与知诰争权,召知诰诣金陵除父温丧,知诰称帝命不许。是时知询握兵据上流,行多骄恣,吴越王璆遗知询金玉鞍勒、器皿,皆饰以龙凤;知询不复为嫌,竟乘用之。路振九国志以为钱弘佐所遗,非也。由是意轻知诰,内相猜忌。知询典客周庭望说知询曰:“公诚能捐宝货以结朝中勋旧,使皆归心于公,则彼谁与处!”知询从其言,使庭望如江都谕意。庭望与知诰亲吏周原善,密输款于知诰,亦以知诰阴谋告知询。宗常语庭望:“人言侍中有七事,宜亟来朝谢。”至是廷望归。

十一月,知询入朝,知诰诬其有反状,留之不遗,迁统军,领镇海军节度使,禽廷望斩之,遣右雄武都指挥使柯厚征金陵兵还江都泻,知诰始专国政。以徐知锷为金陵尹。壬辰,帝加尊号日睿圣文明光孝皇帝,大赦,改元。

十二月,加徐知诰兼中书令,领宁国军节度使。

太和二年春正月,徙封平原王澈为德化王。

二月乙卯,唐改元长兴。

三月癸酉,立王子江都王琏为皇太子。荆南高从诲遣使告绝,表言坟墓在陕州,恐唐人致讨,我兵援之不及。帝遣兵击荆南,不能克。

夏六月癸巳朔,日有食之。

秋八月己亥,海州都指挥使王传拯叛降唐,团练使陈宣死之。按五代史明宗纪:长兴元年八月戊申,海州将王传拯杀其刺史陈宣,叛于吴来降。与通鉴小异,今悉从通鉴。先是传拯有威名,得士心,会宣罢归,徐知诰许以传拯代之;既而复遣宣还海州,征传拯还江都。传拯怒,以为宣实毁之,遂帅麾下入辞,因斩宣,焚掠城郭,帅其众五千出奔。知诰曰:“是吾过也。”免其妻子。唐涟水制置使王岩将兵入海州,遂以威卫大将军知海州事。传拯季父舆为光州刺史,传拯遣间使至舆所,舆执之以闻,因乞罢归;知诰以舆为控鹤都虞候。时政在徐氏,典兵宿卫者尤难其人,知诰以舆重厚慎密,故用之。

冬十月丙辰,左仆射、同平章事严可求卒。按江表志以可求讹为球,言球常宿楚山上,有诗云:“淮船分皑点,江市聚蝇声。”南唐烈祖性严忌,宋齐丘因而兴谐,以竹笼盛之沉江口。此言不足信也。

是月,徐知诰以其长子大将军景通为兵部尚书、参政事。知诰将出镇金陵故也。以徐延休为江都少尹。 九国志云:李升辅政,庶事详悉,因谓延休曰:“府中白事,见少尹署事,更不复省也。” 太和三年春二月,徐知诰欲以中书侍郎、内枢使宋齐丘为相,齐丘自以资望浅薄,阳退让为高,谒归洪州葬父,因入九华山,止于应天寺,启求隐居。帝下韶征之,知诰亦以书招之,皆不至。知诰复遣子景通敦谕,始还朝,除右仆射致仕,更命应天寺曰征贤寺。

秋九月,镇海节度使徐知询命句容令黄鸾重建灵宝院于茅山。赐紫道士王栖霞灵宝院记曰:灵宝院者,梁天监岁贞白陶先生宏景所创也。始本昭真其号焉。紫阳观即长史宅界于东, 小茅岭雷平山列于南, 锺山西朝焉,良常北卫焉,其馀圣概群阜,若众星之环拱,不可殚论。先是迥台层汉,悠阁匝云,秘三洞璚文,集丹丘羽客,门人周仙君子良勤修。于是崇习玄风,炼金石身,腾烟霞辙,时移代敻,瓦木之功寝泯。及唐大和中,太尉赞皇李公,每瞻遗躅,屡构遐缘。门师道士孙智清复讨前址,再建是院,寻诸旧号,须曰灵宝。尔后既偶兵焰,尽致煨烬,荆棘相森,凡材围长,狐兔往焉,刍荛往焉,弗芟弗薙,历五十载矣。栖霞胄叨素业,幼专不息,虽童丱获名,而屡厄兵难,迹不遑处,遗弃殆空,断梗杳伯。自北徂南,幸托玄化,遐钦玆境,聿谐所适。乃励畚锸,忘暂劳,砌坛植松,结茆庇拙,纫兰饵木,愿言终遁。俄奉先齐王旨,再琯再龠,是埏是镕。泊我公移镇是邦,自以风痹,厥躬告从。谷隐公遂舍俸钱一百万,俾于旧基,别崇利有。禀命之际,亹亹勉励,夙夜匪懈,思竭克勤,冀荷恩教。噫!事难谋始,智寡周防。且虎视非一雀之图,而雀终噪;蟾盈非片云可同,而云或掩。时哉理非□也非。台曜览幽,几止终废。由是度揆经营,月期日就,博邀执断,量材取制,墙茨必襄,图蔓必薙。平瓦砾以等阜,升豺狼而断群。力工约万,绵岁靡期。削劂督奇,丹□妙。造正殿三问,中塑灵宝天尊,景崇砌坛三级,三门三问,环统廊应一十六问,并茸坏整颓,降真堂续连于内,重新沼池,再筑垣墙。东北隅即忠义太保公之季弟,先于旧阁落建瑞像殿三问两厦,中塑羊角山应现老君,西南隅向日三官堂三问,塑像岌岌其状,亭亭其势,金碧其饰,轮奂其映。瓦叠鸳翠,甍差凤翘。眸容礼而若眄,侍卫瞻而乍愕。旌帜翻翻,云鹤耕耕。对佯崛起,异疑飞来。非我公愿力斯应,象教斯感,即荒蔮之域,安教诸壮丽乎?是使真风永布,灵致值芬,配天地而齐寿,总山川而介福。噩噩烈烈,可久可大。栖霞智惭绝妙,才非迷作,盖受恩于始,受命于此,竭诚竭虑,迨玆成功,聊实纪于质文,呈台览而刊于将来也。时太和三年重光单阏岁九月乙酉朔九日癸巳谨记。

是月,镇南节度使、同平章事徐知谏卒,以其兄知询代之,赐爵东海郡王。

冬十一月甲申朔,日食。是月,太尉、中书令徐知诰表称辅政岁久,请归老金陵;帝乃以知诰为镇海、宁国诸军节度使,镇金陵,馀官如故,总录朝政如徐温故事。加其子兵部尚书、参政事景通为司徒、向平章事,知中外左右诸军事,留江都辅政!以内枢使、同平章事王令谋为左仆射兼门下侍郎,以宋齐丘为右仆射兼中书侍郎,并同平章事兼内枢使,以佐景通。赐德胜节度使张崇爵清河王。

十二月癸亥,知诰至金陵。

太和四年春二月,徐知诰作礼贤院于府舍,聚图书以延士大夫,孙晟、陈觉多与密议。秋八月,知诰广金陵城周围二十里。

冬十一月,拜知诰大丞相、太师,加领德胜军节度使,诸道都统如故;知诰辞丞相、太师。

是岁,锺山之阳积飞蝗尺馀厚,有数千僧白昼聚首,啖之尽。

太和五年夏五月,宋齐丘劝除斤鳍徙帝都金陵,知诰乃营宫城于金陵。

秋七月,闽建州土豪吴光帅众来奔,且请兵。

九月甲戌朔,立德妃王氏为皇后。

是月,唐吏部侍郎张文宝使杭州,舟坏,泊于天长,帝厚礼之,资以从者仪服钱币数万。文宝辞曰:“本朝与吴久不通问,既非宾客,又非君臣,今拜嘉命,何辞以谢!”乃独受饮食,馀悉返之。帝嘉其有体,命移文吴越,俾得境上迎候。文宝竟达命杭州而还。辛丑,徐知诰以国中水火屡灾,兵民困苦,安可独乐,悉纵遗侍妓,取乐器焚之。

冬十一月,信州刺史蒋延徽擅引兵会吴光攻建州。

是岁,进封徐知诰为东海王。按知询既赐爵东海,知诰又封此地,不应一时有两东海王,今姑从欧阳史吴世家。封东岳三郎为雄武将军,建庙金陵。或云南唐升元中事,今从薜史。

太和六年春正月,徐知诰治私第于金陵。乙未,迁居之,虚府舍以待车驾。

是月,蒋延徽击闽兵于浦城,败之,进围建州,会知诰召延徽归,延徽闻福州及吴越兵将至,随引兵还。闽人追击之,我师大败,死亡无算,遂归罪于都虞候张重进,斩之。知诰贬延徽为右威卫将军,遣使求好于闽。

闰月,唐安州王任全等谋杀安远节度使符彦超以降于我,事败,为副使李端所杀。

二月,都押牙周宗以迁都为未便,语放知诰曰:“主上西迁,公复须东行,不惟劳费甚大,且违众心。”时国人多不欲迁都者。丙子,帝使宋齐丘如金陵,论知诰罢迁都之议。

是月,周宗讽帝禅位于知诰,齐丘请斩除以谢,帝命黜宗为池州团练副使。已而,镇海节度副使李建勋、行军司马徐玠复陈知诰功业,宜早从民望,知诰召宗复为押牙,齐丘由是作意。己卯,诏知诰还居府舍。甲申,金陵大火;乙西,又火。知诰疑有变,勒兵自卫。

夏四月甲戌,唐潞王称皇帝;乙酉,改元清泰。

五月,镇南节度使、守中书令、东海王徐知询卒。是时江西馆驿巡官黄极子妇生男子,一首两身相背,四手四足。连昌县民家生牛,每一足更附一足,投之江中,翼日浮水上。南昌新义里地陷,长数十步,广者数丈,狭者七八尺。人以为知询实应之。

六月丙子,降封昭武节度使、兼中书令、临川王濛为历阳公,徐知诰命控鹤军使王宏将兵二百幽之和州。

秋七月,知诰召宋齐丘还金陵,以为诸道都统判官,加司空,给南园居之,不令预国事。

冬十月,加知诰大丞相、尚父、嗣齐王、九锡,辞不受。

十一月,知诰召其子司徒、同平章事景通还金陵,为镇梅廖国节度副大使、诸道都统、判中外诸军事,以次子牙内马步都指挥使、海州团练使景迁为左右军都军使、左仆射、参政事,留江都辅政。是月,加王令谋司徒。

是岁,故东海王徐温诸孙景运建报先院于金陵。

天祚元年春三月,加徐景迁太保、同平章事、知左右军事,徐知诰令尚书郎陈觉辅之。

夏六月,德胜节度使兼中书令柴再开卒。

秋八月,润州团练使徐知谔荒纵无度,徐知诰怒之,或曰:“忠武王最爱知谔,而以后事传公。借使知谔有能名,于公何利?”知诰待之加厚。

九月,帝加尊号曰睿圣文明光孝应天宏道广德皇帝。丙申,大赦,改太和七年为天祚元年。

冬十月,加中书令徐知诰尚父、太师、大丞相、天下兵马大元帅,进封齐王,备殊礼,以升、润、宜、池、歙、常、江、饶、信、海十州为齐国;知诰辞尚父、丞相,殊礼不受。

天祚二年春正月,徐知诰始建大元帅府,以幕职分判吏、户、礼、兵、刑、工部及盐铁。

三月,知诰以其子景通为大尉、副元帅,宋齐丘、徐玠为元帅府左、右司马。

夏四月,荆南高从诲奉笺劝知诰即帝位。

六月辛酉,太保、同平章事徐景迁以疾罢,命其弟景遂代为门下侍郎、参政事。

冬十一月癸巳,诏齐王知诰置百官,以金陵府为西都。按欧阳史吴世家:天祚二年,以金陵为西都,广陵为东都。五国故事云:徐氏将移杨氏之祚,以升州为大吴西都,扬为东都。非也,盖西都改于天祚二年,而东都则知诰受弹后改云。丁酉,契丹立石敬塘为天子于柳林,国号晋,改元天福。

十二月辛丑,唐安远节度使卢文进弃镇来奔。

是月,徐知诰以镇南节度使太尉兼中书令李德诚、德胜节度使兼中书令周本位望隆重,欲使帅众推戴,本曰:“我受先王大恩,恨不能救杨氏危,忍为此乎!”其少子弘祚强之,不得已,与德诚率诸将入江都,陈知诰功德,又诣金陵劝进。宋齐丘谓德诚子建勋曰:“尊公,太祖元勋,今日扫地矣!”十国纪年云宋齐丘遗宗信书,令宗信讽止德诚劝进。于是江都官多妖,帝曰:“吴祚其终乎!”左右曰:“此天意,非人事也。”

是岁,立韩将军庙金陵城西,报功也。失其名。高丽与新罗、百济战,大败之。

天祚三年春正月乙卯,日食,初出三分,至卯复。太子琏纳齐王知诰女为妃。

是月,闽、吴越皆遣使劝进知诰,知诰始建齐国,立宗庙、社稷,改金陵为江宁府,牙城曰宫城,厅堂日殿,以左、右司马宋齐丘、徐玠为左右丞相,马步判官周宗为内枢判官,周廷玉为内枢使,自馀百官皆如天子之制。置骑兵八军,步兵九军。

二月,以卢文进为宣武军节度使兼侍中。戊子,帝使宜阳王璪如西都,册命齐王知诰,知诰受册,赦境内。册王妃曰王后。

三月,齐王知诰立其子景通为王太子,固辞不受。尊考忠武王温曰太祖武王,妣明德太妃李氏日王太后。壬申,更名诰。

夏五月,齐王储欲取中原,遣使汎海通好于吃阳,以美女、珍玩结之,契丹主亦遗使来报聘。

六月,诸道副都统徐景迁卒。

秋七月,晋右卫大将军尹晖谋叛,事泄将奔于我,为人所杀。厝安州威和指挥使王晖大掠本州来奔,部将胡进邀杀之。是月,同平章事王令谋如金陵劝齐王诰受禅,诰让不受。

八月甲子,历阳公濛杀守卫军使王宏,亡抵庐州周本,本子弘祚执送江都,齐王诰遗使迎杀于釆石,称诏废为悖逆庶人,绝属籍。侍卫军使郭悰杀濛妻子于和州,诰诿罪于悰,坐贬池州。是月,帝下诏禅位于齐,李德诚复诣金陵劝进,宋齐丘不署表。

九月癸且,王令谋卒。丙寅,命江夏王璘奉玺绶于齐。

冬十月乙酉,齐主遣右丞相徐玠奉册诣帝,称受禅老臣诰谨拜稽首上皇帝尊号曰高尚思玄弘古让皇帝。按欧杨氏五代史、冯令陆游南唐书、陈霆唐馀纪皆作高尚思玄弘古让皇帝,惟通鉴作让皇,无“帝”字,今从诸书之称。又五国故事作高尚思玄崇古让皇帝,以“弘”为“崇”,疑宋人因庙讳而改也。官室、乘舆、服御皆如故,宗庙、正朔、徽章、服色悉从吴制。己丑,齐主表请改江都官殿名,皆于仙经内取之。帝常服羽衣,习辟谷术。丙申,帝以齐主上表,致书辞之,齐主谢而不改。

升元二年,帝屡请徙官。五月,齐生改润州牙城为丹杨宫,以李建勋充迎奉让皇使,徙帝居丹杨宫;一作“丹阳”。命马思谦为丹杨宫使,以严兵守卫之。五国故事载杨溥渡江赋诗,略曰:“姻凝楚岫愁千点,雨滳吴江泪万行。兄弟四人三百口,不堪端坐细思量。”又江表志言让皇常赋诗:“江南江北旧家乡,三十年来梦一场。吴苑官闱今冷落,广陵台榭亦荒凉,”云云。按南唐书,此李后主诗也,后人误以为吴睿帝作。

冬十一月辛丑,帝砠,年三十八岁。是日,有使命来徙所,帝方诵佛书于楼上,使者趋前,帝以香炉掷之,俄而报晏驾矣。按九国志云:溥能委运受终,不罹篡弑之祸,深于机者也。江表志云:让皇既迁,数年未卒,每有枯杨生枝叶,及五岁,有中使赐衫笏,加官,即日而终。薜史、唐馀书皆云溥禅位逾年而幽卒,欧阳史但云卒。十国纪年曰:辛丑,唐人弑让皇。五国故事云:营室于茆山,迁溥居之;及将过弑,使者前趋,俄而见害。今取十国纪年诸家之说。齐主废朝二十七日,追谥曰睿皇帝,葬平陵。

六年,唐迁其宗族于泰州,号永宁宫,令刺史褚仁规严兵防护,绝不通人。十国纪年云:唐人迁让皇之族于泰州,号永宁宫,守卫甚严,不敢与国人通昏姻,久而男女自为匹偶。欧阳五代史云:李升迁溥子孙于海陵,久而男女自为匹偶,国人多哀怜之。通鉴考异云:让皇子及五岁,遗中使拜官赐服,即日而卒。

显隐三年,周世宗征淮南,下诏抚安杨氏子孙,唐元宗闻之,遣园苑使尹廷范江南野乘作延范。迎置京口。时道路己乱,廷范虑有变,执其二弟、六十馀人杀之,以其妇女渡江。元宗大怒,腰斩廷范,骂曰:“小人以不义之名累我”杨氏遂绝。周先锋都部署刘重进得其玉砚、马脑碗、翡翠瓶以献。

太祖以唐景福元年再入扬州,至天祚三年为南唐所篡,盖晋天福二年也。历传四主,凡四十六年。 旧唐书、旧五代史皆云大顺二年入扬州,至被篡,四十七年。今据徐铉吴录、龚颖运历图所纪。铉与颖故仕江南,稽考宜得实也。

论曰:杨氏自纪祥等之乱,祭则弘农,政由东海,大权久为它人窃矣。逮平陵越次以立,号为共主,若赘疣然,改元称尊,徒拥虚器,卒假禅让之名,致移鼎祚之实。迹其由来,良非一日,势使然也,要岂睿帝之罪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