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祖名渥,字承天,太祖长子也。初为牙内诸军使,素无令誉,军府轻之。及太祖病,出渥为宣州观察使。右牙指挥使徐温私谓渥曰:“王寝疾,而嫡嗣出藩,此必奸臣之谋。他日相召,非温使者及王令书,慎无应命。”渥泣谢而去。

天祐二年冬十月,太祖病甚,命判官周隐作符召渥。隐虑渥幼弱不任事,荐大将刘威代主军政,太祖未许。会温与严可求问疾,太祖以谋告之,温等大惊,遂诣隐所,见隐作召符在案,亟取遣之。渥见温使者,乃行。既至广陵,拜淮南留后。及太祖薨,将佐共请宣谕使李俨承制授渥淮南节度使、束道诸道行营都统、兼侍中、弘农郡王。

是岁十二月,河东以帛书潜约攻汴。睦州刺史陈询为浙兵所逼,弃州来奔,招讨使陶雅入据其城取之。湖南兵人寇,牙内指挥使杨彪击却之。王命马步都指挥使李简等袭王茂章于宣州。

天祐三年春正月,宣州观察使王茂章出奔杭州。是时,李简兵奄至城下,茂章度不能守,帅众南行。亲兵刁彦能辞以母老不从,豋陴谕众日:“王府命我招谕汝曹,大兵行至矣。”众由是定。陶雅畏茂章断归路,遽引兵还歙,复失睦州。庚辰,越王胶至睦州。陈璋闻雅已还,自婺州退保衢州。两浙将方永珍等取我婺州,进攻衢州。是月,遣先锋指挥使陈知新攻湖南。

三月乙丑,知新拔岳州,逐其刺史许德勋,王以知新为岳州刺史。

夏四月癸未朔,日有食之。镇南节度使、颖川郡王锺传卒,军中立其子匡时为留后。传养子江州刺史延规恨不得立,遣使来降于我。王以升州刺史秦裴为西南行营都招讨使,将兵击匡时。按昭宣帝实录云:锺传养上蓝院僧为子,曰延圭,补江州刺史;传卒,遂召淮师陷其城。又新唐书锺传传云:天祐三年,传卒,子匡时自立为节度观察留后。次子匡范为江州刺史,怨兄立,挈州附淮南,因言兄结汴人图扬州,杨渥使秦裴攻匡时。今从十国纪年作“延规”。

秋七月,裴执江西将刘楚,遂围洪州,饶州刺史唐宝请降。

八月,两浙兵围衢州,衢州刺史陈璋来告急,王遣左厢马步都虞候周本将兵迎璋。兵还,浙人蹑我师,本设伏,大破之。

九月,秦裴拔洪州,大掠三日,卤匡时及其司马陈象等五千人以归。王切责匡时,匡时请死,哀赦之,斩象于市。先是,谣言云:“杨老抽嫩鬓,堪作打钟捶。”至是应焉。五国故事又有“捶折”之谶。温、颢害渥而立其弟渭,盖冥符也。王自兼镇南军节度使,以裴为洪州制置使。

天祐四年春正月,王既得江西,骄侈益甚,以旧憾杀其节度判官周隐。

是月,黑云都指挥使吕师周将兵屯上高,遂出奔于湖南,副指挥使綦章纵其孥,使逸去。按九国志师周自言“三世将家,不可保富贵”,每恣为杯酌,醉必起舞,或击节狂歌,慷慨泣下。行密闻而疑之,密使人侦其动静。师周不自安,乃谋于綦章而奔湖南。今从通鉴,载出奔于丁卯年下。

王居丧作乐,然十围之烛以击球,一烛费钱辄数万。或单骑出游,从者奔走道路,不知所之。左、右牙指挥使张颢、徐温泣谏,王怒曰:“汝谓我不才,何不杀我自为之!”二人惧,潜谋作乱。初,内营有亲军数千屯于牙城之内,王悉迁出于外,以其地为射场,颢、温由是无所惮。已而王选壮士号东院马军,广署亲信,以为将吏。所署者恃势骄横,往往多陵蔑勋旧。未几,王又召宣州指挥使朱思勍、范思从一作“范遇”、陈翻将故时所隶亲兵三千归广陵。颢、温忌思勍等侵其权,阳令三将从秦裴击江西,因戍洪州,诬以谋叛,遣别将陈祐往诛之。祐问道兼行,六日至洪州,微服怀短兵径人裴帐中。裴大惊,祐告之故,遂召思勍等饮酒,数以罪,执斩之。王闻三将死,益不平于颢、温,欲诛之。丙戌,王晨视事,颢、温帅牙兵二百人,露刃直人庭中,王曰:“尔果欲杀我邪?” 对曰:“非敢然也,欲去王左右乱政者耳!”因曳下王亲信十馀人,数其罪,以铁挝击杀之,号曰“兵谏”,王不能止。欧阳史云:初渥之入广陆也,留帐下兵三千于宣州,以其腹心陈翻、范遇将之。既入立,恶除徐温典牙兵,召翻等为东院马军以自卫,而温与左衙都指挥使张颢皆行密时旧将,又有立渥之功,共恶翻等侵其权。天祐四年正月,渥视事,翻等侍侧,温、颢拥牙兵入,拽翻等下,斩之。按翻等自死于洪州,今从十国纪年及通鉴。自是诸将不与同者,颢、温稍稍以法除之,军政悉归二人矣。

夏四月,梁代唐,改元开平。王仍称天祐,与蜀王移檄诸道,将会兵复唐。

五月,以鄂岳观察使刘存为西南面都招讨使,岳州刺史陈知新为岳州团练使,庐州观察使刘威为应援使,别将许元应为监军,将水军三万以伐随。楚王殷命在城都指挥使秦彦晖将水军三万浮江而下,水军副指挥使黄璠帅战舰三百屯浏阳江口。

六月,存、知新遇雨退兵于越堤北,彦晖乘势来追,存数与之战,不利。彦晖夹水为陈,顷之,鼓噪而进,存等走,璠乃向浏阳绝江,与彦辉合击我兵。我兵大败,存、知新被禽,不屈而死,遂失岳州。是役也,裨将死者百馀人,士卒死者以万计,亡战舰八百馀艘,他物称是。威引馀众遁归。按敬翔梁遗录云:天祐四年四月,湖南军陈邵告捷。淮南、朗州水陆合势,奔冲其境,马殷出舟师于浏阳口,大破贼党,生擒伪鄂州节度使刘存。十国纪年言刘存攻随在五月,败在六月。旧五代史梁纪亦云马殷奏破淮寇在六月,今从之。监军许元应,王腹心也,常预政事,显、温因其败,收斩之。

是月,楚王殷遣兵会吉州刺史彭玕攻我洪州,不克。

秋九月,武贞节度使雷彦恭来附。

冬十月,荆南将倪可福会楚兵攻朗州,彦恭遣使乞降,且告急。王遣将泠业帅水师屯昌江,李饶将步骑屯浏阳以救之,楚将许德勋迎拒我师。业进屯朗口,德勋遣兵夜袭业营,军中惊扰,楚人以大军继之,师败。业奔鹿⻆镇,被执;楚人已又破浏阳寨,禽饶, 二人皆死焉。

十一月,遣右都押牙米志诚等将兵度淮袭梁颖州,破其外郭。刺史张实据子城守之,不能克。

十二月甲子,梁发步骑五千救颖州,志诚等引兵还。丁卯,遣兵攻信州,刺史危仔倡乞师于吴越。

是岁,命洪州制置使秦裴署鄂州知州,以庐州观察使刘威为镇南军节度使。

天祐五年春正月,吴越兵寇甘露镇,以救信州。

夏四月,遣兵攻石首,与梁襄开兵战于瀺港,我师败绩。又遣将李厚帅水军万五千侵荆南,我师败于马头。

五月乙亥,楚兵寇鄂州,知州秦裴击破之。戊寅,张颢、徐温遣其党纪祥、陈晖、黎璠、孙殷等弑王于寝室,欧阳史云执王缢杀之。诈云暴薨,时年二十三,谥日威。自颢、温存制军政,王心积不平,欲去之而未能。二人益不自安,因谋弑王,约分其地,以臣于梁。时群盗入寝中,王说盗,能反杀温等,皆为刺史,群盗皆诺,惟祥不从。徐铉吴录云颢使纪祥等执渥于寝室,弑之,不言徐温。薜氏旧五代史因之。而江南别录有独用左衙兵之说。欧阳史亦言温、颢兵遣盗杀渥。五国故事云:温与颢同谋害渥,议既定,其夕将暝,颢已先入,而温使告颢日:“今非番直,不欲俱入。”虑其谋漏泄,请颢独讫其事,然后见报。颢诺之。按温、颢分掌牙兵,非协谋安能弑主。吴录不言温者,特铉为之讳耳,不足信也。五国故事又言渥死在戊辰岁夏六月,与诸书小异。今从通鉴月日。

武义初,改谥景王,庙号烈祖。乾贞元年,追尊为景皇帝,陵曰绍陵。稽神录曰:军吏徐彦成恒主市木,丁卯岁往信州汭口场,无木可市。一日,遇少年云:“吾有木在山中,明当令出也。”居一二日,果有杉木大至,良而价廉,复出大杉板四枚,日:“君至俟,当获善价。”彦成回,始至秦淮,会吴帅砠,纳杉版为棺以求材之尤异者,获钱数十万。彦成市珍玩,复往汭口以酬少年。更三返,获其厚利。问一岁以往,但见村落如故,了无所见,询其里中,竟无能知之者。吴帅,谓烈祖也。

高祖名隆演,字鸿源,太祖第二子也。一云第三子。初名瀛,又名渭。薜史及九国志、五国故事皆以“隆演”为“渭”。先是张颢、徐温之弑烈祖也,谋分地送款于梁,及烈祖遇害,颢欲自立。十国纪年云:张颢欲称淮南留后,送款于梁,以淮南易蔡州节制。徐温曰:“扬州距汴州,往返约三千里,军府逾月无主必乱,不若有所立,然后图之。”温患之,问其客严可求,可求曰:“颢虽刚愎,而暗于成事,此易为也。”

夏五月己卯,颢集将吏于府庭,夹道列剑戟白刃,自大将朱瑾而下,令悉去卫从然后入。颢厉声问诸将:“谁当立者?”诸将莫敢对。颢三问,气色益怒。可求前陈密语,大约言:“军府至大,非公主之不可。然在今日,刘威、陶雅、李遇、李简,皆先王一等人也,公虽自立,此辈能降心以事公否?不若立幼主辅之为便。”颢不能答。可求亟趣出书一纸,乃太夫人史氏教也,率诸将跪读之,辞气慨慷,中言嗣王不幸,隆演以次当立,告诸将无负杨氏而善事之,闻者感动。颢气色皆沮,卒无能为,遂奉隆演称淮南留后、东面诸道行营都统。

初,温常夜梦入宫,见白龙绕殿柱,诘旦见隆演衣白衣拥柱而立,心异之,至是得嗣立,故温授指于可求也。既罢,副都统瑾诣可求居,曰:“瑾年十六七即横戈跃马,冲犯大敌,未常畏慑,今日对颢,不觉流汗。公面折之如无人,乃知瑾匹夫之勇,不及公远矣。”因以兄事之。颢自此与温不相能,讽隆演出温为浙西观察使,镇润州。可求复以计留温。行军副使李承嗣与颢善,觉可求有附温意, 讽颢使盗夜刺杀之。已而盗掠财以报命,曰:“捕之不获。”颢怒曰:“吾欲得可求首,何用财为!”可求遂诣温谋先杀颢,阴遣左监门卫将军锺泰章选壮士三十人图之。

丁亥旦,直入斩愿于牙堂,并亲近数人,始暴其弑君之罪,辑纪祥等于市。先是,颢、温谋逆时,温曰:“参用左、右牙兵,心必不一,不若独用吾兵。”颢不可。温曰:“然则独用公兵。”颢从之。至是,穷治乱党,皆出于左牙,人皆以温为实不知谋也。按五国故事云:温请颢独讫其事,然后见报。其夕,颢既杀渥,遂召温,温乃诣城门大哭,曰:“张颢弑逆,杀害老令公郎君矣!”军众皆为之哭。其夕,遂杀颢,立杨渭。其事未确,今不从。

隆演以温为左、右牙都指挥使,军府事咸取决焉。以可求为扬州司马。当颢用事,刑狱酷滥,纵亲兵剽掠市里。温谓可求曰:“今大事已定,吾与公辈当力行善政。”乃立法度,禁强暴,政举大纲,军民安之。

是月,楚兵陷朗州,武贞节度使雷彦恭舟来奔。中和元年,雷满据朗州,至彦隐而亡。按梁太祖 实录:丁酉,朗州军前奏捷,彦恭役溺于江。十国纪年又云:彦恭轻舟奔愤陆。今从之。隆演以彦恭为淮南节度副使。

秋七月壬申,将吏请于李俨,承制授隆演淮南节度使、东面诸道行营都统、同平章事、弘农王。

八月,遣步军都指挥使周本、南面统军使吕师造击吴越。

九月,围苏州。是月,吴越将张仁保入寇,取常州之东洲,我兵死者万馀人。命池州团练使陈璋充水陆行营都招讨使,帅裨将柴再用等救之,大破仁保于鱼荡,复取东洲。

冬十月,梁从吴越之请,八月,吴越王镠献攻淮南之策,见吴越春秋。以亳州团练使寇彦卿为东面行营都指挥使,入寇。

十一月,彦鲫帅众二千袭霍丘,土豪朱景击败之,又攻庐、寿二州,皆不克。王遣滁州刺史史俨拒之,彦卿引去。

是岁,遣军将万全感齍书问道诣晋及岐,告以嗣位。

天祐六年春二月丁酉朔,日有食之。

三月,徐温以金陵形胜,战舰所聚,乃自以惟南行军副使,领升州刺史,留广陵,遣假子元从指挥使知诰为升州防遏使兼楼船军使一作“副使”往治之。

夏四月,周本等攻苏州,为吴越将孙琰所拒,不能克。已而吴越牙内指挥使钱镖、行军副使杜建徽等将兵来援。辛亥,苏州兵内外合击,我师大败,军将何朗等三十馀人被执,失战舰二百艘。本夜遁,追兵及之,复败于皇天荡。锺泰章将精兵二百为殿,多树旗帜于菰蒋中,吴越兵不敢追而还。是月,初置选举,以骆知祥掌之。

夏六月,抚州刺史危全讽自称镇南节度使,帅抚、信、袁、吉之众,号十万,寇洪州。节度使刘威守兵财千人,置酒宴饮以疑敌。全讽不敢逼,屯兵象牙漳。是月,楚苑致等围高安,以为全讽声援。王命周本为西南面行营招讨应援使,将兵七千救高安。本谓全讽败,援兵必还,乃舍高安,疾趣象牙漳。过洪州,刘威欲犒军,本不肯留。或言:“敌兵甚强,君宜观形势然后进。”本曰:“贼众十倍于我,我军闻之必惧,不若乘其锐而用之。”

秋七月,全讽在象牙漳营栅临溪,亘数十里。庚辰,本隔溪布陈,先使赢兵尝敌;全讽兵涉溪来追,本乘其半济,纵兵击之,全讽兵大溃,自相蹂藉,溺水死者无算,本分兵断其归路, 禽全讽及将士五千人。按钓矶立谈云:叟常记危全讽以十万众据象牙漳,楚人为围高安以为之声援,朝廷旰食。严可求荐周本可以为将,本坚辞不肯起,徐自建白曰:“往年长洲之战,非不敌也,特以上将权轻,下皆专命,互相观望,以至军不克振。今必见委,倘不设偏裨,老臣愿出死力以报厚。”朝廷许之。本乃具选兵七千人,计食赍粮,晨夕兼驰。朝贵或有追送者,不肯少留,且曰:“兵事神速,停营信宿,众寡情见,则不可用也。吾欲及其锐而使之。”是时高安危急,人皆谓当先策援,本曰:“不然。楚人非有战心也,姑欲牵缀我师,使全讽得毕力尔。我必先擒此贼,彼自当解。”遂直铸象牙漳,突其垒,疾攻之。全讽少其众,且笑本率易,殊不愿答。休先遣劲卒穿出其后,乘高疾呼,抚人大崩,矢石未及接,争赴水以死。本建大将旗鼓,徐驱而薄之。全讽据床瞪视,不及指挥而就擒。我军大讙,楚人果宵遁矣。中问所载,与通鉴小有异同,今悉从通鉴。乘胜克袁州,卤其刺史彭彦章,进攻吉州。

是月,歙州刺史陶雅遣其子敬绍及都指挥使徐章将兵袭饶、唁二州,信州刺史危仔倡请降,饶州刺史唐宝弃城走。行营都指挥使米志诚、都尉吕师造等败苑玫于上高。吉州刺史彭玕帅众数千人奔楚。未几,王命左先锋指挥使张景思知信州,遣兵送之。仔倡闻兵至,遂奔于吴越。全讽至广陵,诸将议曰:“昔先王攻赵锽,全讽屡饷给吾军。”王命释之,资给甚厚。 通鉴云:王以其常有德于武忠王,释之。

八月,虔州刺史卢光稠以州来附,时光稠亦遣使附于梁。我于是始尽有江西之地。

九月,王遣使修好于福建,闽主审知杀我使者张知远,遂与之绝。

冬十月戊辰,吴越高澧以湖州来附。

是岁,擢锺泰章为滁州刺史。

天祐七年春二月,万全感自岐归,岐王承制加王兼中书令、嗣吴王。王大赦境内。高澧乞师于我,常州刺史李简等将兵应之,湖州将盛师友、沈行思闭城不内,澧帅麾下五千人来奔。

夏五月,徐温母周氏卒,将吏致祭,为偶人高数尺,衣以罗锦。温曰:“此皆出民力,奈何施于此而焚之,宜解以衣贫者。”是月,温免官治丧,未几,起复为内外马步军都军使,领润州观察使,以徐知诰为升州副使。

六月,水军指挥使敖骈围彭瑊于赤石。瑊为吉州刺史彭阡弟。楚兵救瑊,卤骈去。

冬十二月,虔州刺史庐光稠有疾,以位传谭全播,全播不受。光稠卒,其子韶州刺史延昌来奔丧,全播立而事之。王遣使拜延昌虔州刺史,延昌受之,已而复因楚通梁,曰:“我受淮南官,以缓其谋耳,终当为朝廷经略阵西。”丙寅,梁以延昌为镇南留后。延昌表其将廖爽为韶州刺史,梁许之。

是冬,淮南节度判官俨可求请置制置使于新淦县,遣兵戍之,以图虔州。每更番,辄潜益其兵,虔人不之觉也。

天祐八年春正月丙戌朔,日有食之。

夏五月甲申朔,梁改元乾化。

冬十月辛亥朔,吴越湖州刺史钱镖杀都监潘长、推官锺安德,来奔。

十二月,百胜军指挥使黎球一作“求”杀庐延昌而代之。丙辰,梁以球为虔州防御使。未几,球卒,牙将李彦图代知州事,谭全播称病笃获免。是时,洪州霣石于越王山下昭□观前,长七八尺,围三丈馀。节度使刘威命舁入观中,七日内渐缩小如数尺状,已又长尺许,后止七寸,识者以为活石也。

天祐九年春三月,宣州观察使李遇与镇南节度使刘威、歙州观察使陶雅、常州刺史李简常愤徐温用事,而遇尤不平,温怒,拜淮南节度副使王坛为宣州制置使,数遇不朝之罪;遣都指挥使柴再开帅升、润、池、歙兵,纳坛于宣州;又命升州副使徐知诰副之。遇不受代,再用攻宣州,逾月不克。

夏五月,温执遇少子至城下示之,复使与客何荛入城说遇,遇不忍战,乃开门请降。温讽再用伺其出斩之,族其家。

是月,徐知诰以功迁升州刺史,辟洪州进士宋齐丘为推官,与判官王令谋、参军王翃专主谋议,以牙吏马仁裕、周宗、曹悰为腹心。时诸州长吏多武夫,存以军旅为务,不恤民事,知诰在升州,独选用廉吏,修明政教,招延贤才,倾家赀无所爱,四方士大夫多归之。

六月,梁郢王友圭弑其主晃而自立。

秋七月,刘威、陶雅诣广陵,徐温待之甚恭,威等悦服,由是人皆重温。未几,温与威、雅率将吏请于李俨,承制加王太师、吴王,以温领镇海军节度使、同平章事,淮南行军司马如故。随遣威、雅还镇。

冬十一月,淮南节度副使陈璋袭楚岳州,执其刺史苑玫,进攻荆南。王遣抚州刺史刘信将江、抚、袁、吉、信五州兵屯吉州,为璋声援。

是岁,虔州防御使李彦图卒,州人奉全播代之,附于梁。

天祐十年春正月,陈璋攻荆南不克,引还。荆南与楚兵会江口以邀我,璋闻之,骈舟二百艘为列,夜过荆江,追者不能及。

二月,梁均王友贞起兵讨贼,友圭伏诛,友贞自立于大梁。友贞更名锽,已又名瑱。

三月,行营招讨使李涛帅众二万出千秋岭,攻吴越衣锦军。

夏四月,我军为钱传权所败,涛被执,卤我士卒三千馀人。

五月,遣宣州副指挥使花虔将兵会广德镇遏使涡信屯广德,以攻衣锦军。

六月,钱传权陷广德,虔、信复为所卤。

秋八月,楚廖远节度使眺彦章寇鄂州,王命汇关州练使倡饰汇充水陆行军应援使,未至,楚兵解去。

九月,吴越王镠遣其子传权等寇常州,营于潘葑。徐温曰:“浙人轻而怯,易破也。”率诸将倍道赴之。至无钖,裨将陈祐请以所部兵自它道出敌后。祐既去,温以大军夹击之,大破吴越军,斩获甚众。

冬十一月,梁以宁国节度使王景仁为淮南西北行营招讨应援使,将兵万馀寇庐、寿。

十二月,徐温与平卢节度朱瑾率诸将拒之,遇景仁于赵步。时征兵犹未集,温以四千馀人与之战,不胜而却。景仁直前薄温,左骁卫大将军陈绍击退之。已而兵既集,大败梁兵于霍丘,景仁以数骑殿后,我师遂不敢逼。初,梁人之渡淮也,先表其可涉之津,会我霍丘守将朱景浮表于木,徙置深渊以误之,至是梁兵败还,望表而涉,溺死者过半。温命聚其尸于霍丘之上,筑为京观。

天祐十一年夏四月,袁州刺史州刘崇景叛附于楚。楚将许直将万人来援,王遣都指挥使柴再用、米志诚帅诸将讨之。是月,楚岳州将王环夜袭黄州,执我刺史马邺。

五月,柴再用等大破刘崇景、许贞于万胜冈,崇景、直弃城遁去,复取袁州。

秋八月,梁以福王友璋为武宁军节度使。前节度使王殷不受代,以徐州来附于我,殷故友圭所置也。按五代春秋作乾化三年九月, 徐州蒋殷叛附于吴,姓与年月小异。

九月,梁命淮南西北面招讨应接使牛存节、开封尹刘𬩽将兵讨殷。

冬十月,遣平卢节度使朱瑾等救徐州,败归。

天佑十二年春二月,梁牛存节等陷彭城,王殷举族自燔死。按庄宗列传,殷死在上年十一月,今从旧五代史及五代通录。

夏四月,徐温以其子牙内都指挥使知训为淮南行军副使、内外马步诸军副使。

秋八月庚戌,王以镇海节度使徐温为管内水陆马步诸军都指挥使、两浙都招讨使、守侍中、齐国公,镇润州,以升、润、常、宣、歙、池六州为巡属,留其子知训居广陵秉政,而军国大事温遥决之如故。

冬十一月乙丑,梁改元贞明。是冬,浚东塘杨林江,水中出火,可以然物。九国志作武义二年冬十月。

天祐十三年春二月,辛丑夜,宿卫将马谦、李球作乱,劫王登楼,发库兵讨徐知训。知训将出走,严可求止之。壬寅,谦等陈于天兴门外,诸道副都统朱瑾自润州至,视之,曰:“不足畏也。”返顾外众,举手大呼,乱兵皆溃,禽谦、球,斩之。

秋七月甲子,润州牙将周郊一作“周交”作乱,入府,杀大将秦师权等,一作“秦进忠”。大将陈祐等讨斩之。稽神录曰:天祐丙子岁,浙西军士周交作乱,杀大将秦进忠、张胤,凡十馀人。进忠少时常怒一小奴,刃贯心,杀而埋之。末年恒见此奴捧心而立。其日将出,乃在马前左右皆见之。入府遇乱兵,伤胸而卒。张胤前月馀每闻呼其姓名者,声甚清越,其日若在对面,入府而毙。

九月,光州将王言杀刺史戴肇,王遣楚州团练使李厚讨之。庐州观察使张崇不俟命,引兵趣光州,言弃城走。以厚权知州事。

冬十月,晋王存勖遣使来约,会兵伐梁。

十一月,以行军副使徐知训充淮比行营都招讨使,及朱瑾等将兵趣宋、毫,与晋相应。既渡淮,移檄州县,进围颖州。

天祐十四年春正月,梁命宣武节度使袁象先救颖州,我军引还。

三月,楚马存寇上高。

夏四月,升州刺史徐知诰治城市府舍甚盛。

五月,徐温行部至升州,爱其繁富,润州司马陈彦谦劝温移镇海军治所于升州,温从之。徙知诰为润州团练使。知诰因求宣洲,不许,意殊不乐。宋齐丘密言于知诰曰:“三郎骄纵,三郎谓知训也。败在朝夕。润州去广陵,隔一水耳,此天授也。”知诰悦,即之官。钓矶立谈曰:初,烈祖雅不欲京口之行,丐为宣城,而义祖不之许,尚迟徊若有所待。客有宋齐丘者,私劝烈祖曰:“昔项羽叛约,王沛公以汉中之地,时皆谓失职左迁,惟萧何赞之,以为语有天汉,其称甚美。今明使君中有大志,而忽得京口,其名殆不可失也。且西朝拱己,知训童昏,老臣宿将,不甘诟辱,度其势乱在旦暮。蒜山之律,曾不一昔而可以定事。更舍此利而求入宣城山中,卒卒度岁月,其亡聊奈何?”烈祖惊起,执其手曰:“善哉子嵩,非吾子无所闻之。”中夕促驾而之官。

冬十月,越王岩遣客省使刘琯来聘,告即位,且劝王称帝。是岁,王遣使遗猛火油于契丹,且曰:“攻城用油然火,焚其楼橹,敌人以水沃之,火愈炽。”契丹主大喜。

天祐十五年春正月,以右都押牙王阴为行营都指挥使,将洪、抚、袁、吉之兵击谭全播于虔州。严可求以厚利募贛石水工,我兵奄至城下,虔人始知之。

夏六月,内外马步都军使、昌化节度使、同平章事徐知训为副都统朱瑾所杀。初,徐氏专权,王幼懦不能自持,而知训尤陵侮之,无君臣礼。常与王为优,自为参军,使王为苍鹘以从。又泛舟浊河,王先起,知训以弹弹之。又赏花禅智寺,知训使酒骂坐,语侵王,王惧而泣。知训常召徐知诰饮,知诰不时至,知训怒曰:“乞子不欲酒,欲剑乎”一口,与知诰宴会,谋伏甲诛之,弟知谏蹑知诰足,遂遁去。至是瑾与知训有隙,积不能平,既已杀知训,提首入府门,王障面入内,瑾为府兵所攻,遂自刭死。

是日,知诰闻变,即引兵济江,抚定军府。按十国纪年:六月乙卯,瑾杀知训,逾城自杀。戊午,知诰入扬州代知训执政。己未,诛瑾党。又广本:戊午,知诰亲吏马仁裕闻知训死,自蒜山渡,白知诰。知诰即日帅兵入扬州,抚定吏民。徐铉江南录无日,但云:先主闻乱,即日以州兵渡至广陵,会瑾自杀,因抚定其众。扬、润相去至近,岂得越四日方尔闻变,今从江南录。

时徐温诸子皆弱,温乃以知诰代知训执政,命沈瑾尸于雷塘而灭其族。复疑唐宣谕使李俨及泰宁节度使米志诚通谋,先后杀之。

秋七月,温入朝于广陵,欲大行诛戮。知诰、严可求具陈知训过恶,温怒稍解。马令南唐书云:温意润州顶谋,就知训廨,有土室绘画温像身被五木,诸弟皆执缚受刑,而画知训衮冕正座,皆署其名。温见之,唾曰:“狗死迟矣!”知诰因得疏其罪恶。责知训将佐不能匡救,皆抵罪,以刁彦能屡有谏书,赏之。又知训与僧修睦亲狎,至是得伪谶数纸,皆其手书,乃求修睦杀之。葬瑾于雷塘之侧。先是,李德诚有客能言天文,一日谓德诚:“昨夕天象大异,扬州当流血无限,朝贵多陷首穴骨。”后考其日,正瑾杀知训之夕也。

戊戌,以知诰为准南节度行军副使、内外马步都军副使、通判府事、兼江州团练使。以徐知谏权润州团练事,代知诰也。温还镇金陵,总军国大纲,自馀庶政,皆决于知诰。知诰悉反知训所为,事王尽恭,接士大夫以谦,御众以宽,约身以俭。以王命尽蠲天佑十三年以前逋税,馀俟丰年乃输之。谓天祐十四年逋税。求贤才,纳规谏,除奸猾,杜请托。于是士民翕然归心,虽宿将悍夫无不悦服。知诰欲进用宋齐丘,徐温心恶之,以齐丘为殿直军判官。

是月,攻虔州之兵军中大疫,王祺病,虔州险周不可下,以镇南节度使刘信为虔州行营招讨使。未几,祺卒。谭全播乞师于邻境,吴越、闽、楚皆出师救之,楚将张可求将万人屯古亭,闽兵屯鄠都,吴越钱传球帅兵二万围信州。信州兵财数百,逆战,不利,刺史周本开门宴饮,飞矢雨集,安来不动。吴越疑有伏兵,解围去。王命前舒州刺史陈璋充东南面应援招讨使,将兵侵苏、湖,以牵制吴越之兵。传球自信州南屯汀州。晋王存勖遣问使持帛会会兵伐梁,王辞以虔州之难。

八月,刘信遗其将张宣夜袭楚兵,与张可求战于古亭,大破之;又遣梁诠等击吴越及闽兵,二国闻楚兵败,随引去。

九月,信攻虔州不克,取质而归。徐温怒,益兵使更攻之。

冬十一月,信还击虔州,先锋始至,虔兵皆溃,遂拔虔州,追执谭全播于雩都。王以全播为右威卫将军,领百胜军节度使。梁开平初,卢光稠以虔、韶二州请命于梁,梁太祖为置百胜军。初,徐温自以权重位卑,说王曰:“今大王与诸将皆为节度使,虽有都统之名,不足相临制。请建吴国,称帝而治。”王不许。至是严可求诣金陵说温,当先建吴国以自立,温深然之,留可求参总庶政,兼草礼仪。

武义元年春三月,吴越钱传瓘自东洲入寇,王遣百胜军使彭彦章及裨将陈汾拒之。徐温帅将吏藩镇请王即天子位,不许。

夏四月戊戌朔,温奉玉册、宝绶尊王即吴国王位,改天祐十六年为武义元年,大赦境内,建宗庙社稷,设百官,官殿之物皆用天子礼。以金继土,腊用丑。改谥武忠王曰孝武王,庙号太祖,威王日景王,庙号烈祖,尊母太夫人史氏为太妃。以徐温为大丞相、都督中外诸军事、诸道都统、镇海宁国节度使、守太尉兼中书令、东海郡王,以徐知诰为左仆射、参政事兼知内外诸军事,仍领江州团练使,以扬府左司马王令谋为内枢使,营田副使严可求为门下侍郎,盐铁判官骆知祥为中书侍郎,前中书舍人卢择为吏部尚书兼太常卿,掌书记殷文圭、沈颜为翰林学士,馆驿巡官游恭为知制诰,前驾部员外郎杨迢为给事中,李宗、陈璋为左、右雄武统军,柴再用、钱镖为左、右龙武统军,拜江西刘信、鄂州李简、抚州李德诚、庐州张崇、海州王绾五人为征南、镇西、平南、安西、镇东大将军。文武以次进位,改文散诸大夫为大卿,御史大夫为御史大宪,避祖讳也。按鄱阳浮州开福院有吴武义二年铜钟,安国寺有顺义三年钟,皆刺史吕师造题,官称曰光禄大卿、检校大保、兼御史大卿,是大宪亦或称大卿。容斋三笔云:鄂州城北凤凰山之阴有佛刹兴唐寺,其小阁有鉴,题志云“大唐天祐二年三月十五日新铸”,勒官阶姓名者两人,一日金紫光禄大检校尚书左仆射兼御史大陈知新,一曰银青光禄大检校尚书右仆射兼御史大杨淙,“大”字之下皆当有“夫”字,而悉削去,观者莫能晓。五代新、旧史、九国志并无其说,惟刘道原十国纪年载杨行密之父名怤,怤与夫同音,是时行密据淮南,方破杜洪于鄂,而有其地,故将佐为讳之。

乙巳,彭彦章与钱传瓘战于狼山江,裨将陈份按兵不救,彦章军败,死之。

五月,荆南为楚人所攻,乞援于我,王遣镇南节度使刘信等率洪、吉、抚、信步兵,自浏阳趣楚潭州,武昌节度使李简等统水军攻楚复洲。信等至潭州东境,楚兵释荆南引归。简等入复州,执其知州鲍唐。

六月,我师败吴越兵于沙山。

秋七月,吴越钱传瓘寇常州,徐温帅诸将拒之,右雄武统军陈璋以水军下海门出其后。壬申,战于无锡。时久旱草枯,我兵乘风纵火,大破吴越军,杀其将何逢、吴建,传瓘遁去,追平山南,复败之。璋败吴越兵于香弯,指挥使崔彦章获叛将陈绍以归。是日,叛将曹筠复归我军。徐知诰请率步卒二千,易吴越旗帜镗仗,蹑败卒而东,袭取苏州。温曰:“尔策固善,然吾且求息兵,未暇如妆言也。”诸将又谓:“吴越所恃者舟楫,今大旱,水道涸,此天亡之时也,宜尽步骑之势,一举灭之。”温叹曰:“天下离乱久矣,民困已甚,钱公亦未易可轻,若连兵不解,方为诸君之忧。不如战胜以惧之,戢兵以怀之,使两地百姓安业,君臣高枕,岂不乐哉,多杀何为!”遂引还。丙戌,王立其弟朦为庐江郡公,溥为丹阳郡公,浔为新安郡公,澈为鄱阳郡公,子继明为庐陵郡公。

是月,大封王躬乂遣佐良尉金立奇人贡。躬乂本高丽石窟寺眇僧,天祐初据开州称王,国号大封。 按新旧五代史、唐馀录皆云唐末高丽国自立王,前王姓高氏,后王王建。今从十国纪年。

八月,归无锡之俘于吴越,遣客省使欧阳江往聘修好,吴越亦遣使请和,自是三十馀州民乐业者二十馀年。王及徐温屡遗吴越王书,劝其自王国中,无受梁朝之命,吴越王不从。

冬十月,徐温出庐江公蒙为楚州团练使。

十一月,武宁节度使张崇侵梁安州。

十二月,团结民兵,从御史台主簿卢枢言也。是时有童谣云:“东海鲤鱼飞上天。”又有谣云:“江北杨花作雪飞,江南李树玉团枝,李花结子可磷在,不似杨花无了期。”徐知诰本姓李,后遂应此谣。

武义二年春正月,张崇攻安州,不克而还。

夏四月,王寝疾。

五月,大丞相徐温自升州入朝。是时徐知诰密闻于王曰:“温虽臣父,忠孝有素,而节镇入觐,无以兵仗自从之例,请以臣父为始。”为叩温悉去兵仗以入。议当为嗣者。或希温意,言曰:“蜀先主谓武侯:‘嗣子不才,君宜自取。’温正色曰:“吾果有意取之,当在诛张颢之初,岂不今日邪!使杨氏无男,有女亦当立之。敢妄言者斩!”按徐舷吴录、路振九国志之书载“有女当立”之语于诛张颢时,今从旧五代史。乃以下命迎丹阳公溥监国。 十国纪年云:王疾病,大丞相温来朝,议立嗣君。门下侍郎严可求言王诸子皆不才,引蜀先主顾命诸葛事,温以告知诰,知诰曰:“司求多知,言未必诚,不过顺大人意尔。”温曰:“吾若自取,非止今日。张颢之乱,嗣王幼弱,政在吾手,取之易于反掌。然思太祖大渐,欲传位刘威,吾独力争,太祖垂泣,以后事托我,安可忘也。”乃与内枢密使王令谋定策,称隆演命,迎丹阳公溥监国。今从薜史及司马氏通鉴。 徙溥兄濛为舒州团练使。

己丑,王薨,年二十四,谥曰宣。乾贞元年尊为高祖宣皇帝。通鉴目录称惠帝,不知何据。陵曰肃陵。王重厚恭恪,徐温父子专政,未常有不平之意形于言色,温以是安之。及建国称制,尤非所乐,常怏怏酣饮,希复进食,遂至疾革而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