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尚未校对


鄕使聽客之言不費牛酒終亡火患今論功而請賔曲

突徙薪無恩澤燋頭爛額爲上客邪主人乃寤而請之

今茂陵徐福數上書言霍氏且有變宜防絶之鄕使福

說得行則國無裂土出爵之費臣無逆亂誅滅之敗往

事旣已而福獨不蒙其功唯陛下察之貴徙薪曲突之

䇿使居焦髪灼爛之右上乃賜福帛十匹後以爲郎帝

初立謁見髙廟大將軍光驂乗上内嚴憚之若有芒刺

在背後車𮪍將軍張安丗代光驂乗天子從容肆體甚

安近焉及光身死而宗族竟誅故俗傳霍氏之禍萌於

驂乗後十二歳霍后復徙雲林館乃自殺  班固賛

曰霍光受襁褓之託任漢室之𭔃匡國家安社稷擁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