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尚未校对


官,地宅僕馬畢為之置。其子他日及門致謝,嚴曰:「聊 以報尊府君平昔之遇耳。一見後,終身謝絕焉。」 陸游《南唐書盧絳傳》:金陵城陷,絳獨不降,謀南據閩 中。過歙州,怒刺史龔慎儀不出迎,殺之而行。已而卒, 降授冀州團練使。遇龔慎儀兄子贊善大夫穎於朝, 詬絳曰:「是殺我叔父者。」執至殿陛訴冤,詔屬吏。樞密 使曹彬言其才略可用,願宥其死,使自效。太祖曰:「是 貌類侯霸榮,何可留也?」斬於西市。

《申屠令堅傳》:「劉茂忠為袁州刺史。金陵破,後主歸京 師,茂忠遂降入朝。舟次淮口,謁關吏,稱袁州刺史。吏 擲刺於地曰:『此亡國之俘,何刺史也』!叱令執杖庭參, 至京師,授登州刺史。關吏抵罪,適編管登州,茂忠見 之曰:『乃汝耶』!」即日責拜謁兩衙,必令植立庭下,吏慚 憤死。

《十國春秋?南漢薛用丕傳》:「用丕,大寶初為禮部尚書, 與左丞鍾允章有舊好。許彥真之告變也,後主命宦 者與用丕雜治允章。用丕揣宦者意,告以必不免。允 章執用丕手泣曰:『天乎冤哉!老夫今日猶杌上肉耳。 分為讎人所烹,但恨邕昌幼,不知我冤。俟其長,公可 為我告之』。」「邕昌者,允章二子名也。彥真聞之,罵曰:『反 賊欲使兒子報讎耶』!」復入白後主:「允章實與二子共 登壇,潛有所禱,并捕二子繫獄,族誅之。」 《楚彭玕傳》:玕世為廬陵人。當唐末時,天下阻兵,以門 籍為胥吏,有大志,常怏怏不樂於吏事,同曹多心厭 之。一日同曹吏李氏者,私集儕屬燕飲,而玕不之召, 自往赴之,見十數輩已畢會,而李不具饌,玕知其忌 己也,陽遺席帽去。行數里,復來取帽,見同曹吏飲啗 自如,遂含笑走嘆曰:「大丈夫當取富貴,列鼎俎食,何 必狎此鼠輩而聚飲啜乎!」玕婦聞之曰:「請以箱奩資 易酒饌以致報,何如?」玕從之。於是治供具,盡召李氏 坐中主客,酒酣,謂眾客曰:「玕不才,不能從事諸君,請 自此決退耕壟畝矣。」既歸鄉里,有山名「王嶺」,益破家 鬻產,冶鐵為兵,宰牛練楮為甲胄。與兄弟倡率義師, 以自衛鄉黨為名,得勇力無賴者五百餘人。玕乃立 偏裨,設號令,雄於一鄉。會群盜數千掠撫州,時鎮南 節度使鍾傳統江西八郡,不能制,而南城人危,全諷 兄弟亦起義師,連玕併力攻之,斬其賊帥眾,盜遂奔 潰。《傳》聞之,表全諷撫州刺史,玕吉州刺史。玕歸本州, 益廣城池,務農訓兵。尢禁博錢,玕常切齒李氏。至是 陰令人博於其家,盡誅其妻子數十人。有裨將袁大 蟲等私語曰:「使君今位重,皆吾輩力也,而諸將竟無 分祿之地,奈何?」玕聞之,因大雪,伏甲幕下,夜會諸將 飲酒醉,盡殺之。其急睚眥類如此。

《何景山傳》:「景山故唐進士,少有文名,入湖南為王逵 掌書記,居恆輕周行逢為人,行逢恨之,未有以發。及 據有潭州,署景山益陽縣令。俄因事縛而投之江,曰: 『汝常佐王逵,今逵死,且為我告龍君,勿復還也。

相关作品

陆氏南唐书/卷06

周柴何王张马游刁列传第六 周本,舒州宿松人,汉南郡太守瑜之后。 瑜葬宿松,即墓为祠,子孙居其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