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尚未校对


用事者,一忤意,立見斥逐。掖廷御幸「有身,飲藥傷墮 者無數。孝宗之生,頂寸許無髮者,藥所中也。」孝宗母 紀淑妃之死,實妃為之。佞倖錢能、單勤、汪直、梁芳、韋 興輩,皆假貢獻,科斂民財,傾竭府庫,邀結貴妃歡,戕 害善良,弄兵搆禍,民無寧日。奇技淫巧,禱祠宮觀,靡 費無算。居久之,芳等懼他日太子立,將治己罪,說貴 妃勸帝易太子而立興王,貴妃然之,因要帝易儲。會 泰山震,群臣奏應在東宮。帝心懼,事乃寢。二十三年 春,貴妃薨。帝輟朝七日,諡曰恭肅端慎榮靖。葬天壽 山。弘治初,御史曹璘請削貴妃諡號,魚臺縣丞徐頊 請逮治診視紀太后。諸醫捕萬氏家屬,究問當時暴 薨狀。孝宗仁厚,重違先帝意,已之。

《皇貴妃鄭氏傳》:「妃大興人,父憲成妃,狡媚多智。初封 貴妃,生皇三子,進皇貴妃。帝寵之顓房。然外廷頗疑 妃有奪嫡謀矣。」萬曆二十九年春,皇長子移迎禧宮, 十月,立為皇太子。同日封妃子為福王,皇五子為瑞 王,皇六子為惠王,皇七子為桂王。當皇太子之未立 也,大內北上西門之西,有大高元殿。妃要帝謁神殿, 設密誓,立其子為太子,因御書一紙,緘玉合中,賜妃 為符契。後廷臣爭之強,慈聖皇太后復堅持立長,而 妃又忽失懽,于是遂立皇長子為太子。帝遣人取玉 合,封識宛然,發合蟲蝕書盡矣。帝𢙀然異之,因助妃 廣建祠廟以祈福。

《夏氏傳》:夏氏,黔國公沐天波侍女也。沙定洲之亂,天 波出走,母陳、妻焦亦避外舍,懼賊迫。焦謂姑曰:「吾輩 皆命婦,可陷賊手乎?」舉火自焚死。夏歸其母家,獲免。 後天波自永昌還,夏復歸府,則已薙為尼矣。天波感 其義,俾佐內政。及天波從亡緬甸,夏遂自經。時城中 大亂,死者載道,屍為烏犬所食,血肉狼籍。夏屍棄十 餘日,獨無犯者。

《代簡王桂傳》:代簡王桂,太祖第十三子王妃,中山王 徐達女,仁宗文皇后妹也。驕而妒,漆、桂二侍女為癩 逐之。事聞,帝以中山王故不罪。桂不悅妃,移怒世子 遜,煓出其母子居外舍。

《世宗孝潔皇后陳氏傳》:「后元城人。帝性嚴厲。一日,張、 方二妃進茗,帝循視其手,后恚,投杯起。帝大怒,后悸 墮妊崩。」

《孝烈皇后方氏傳》:「后,世宗第三后也。二十一年,曹妃 宮婢楊金英等謀弒逆,賴后救得免,磔金英等并及 妃。帝久之,始知曹妃冤死。初,曹妃有色,帝愛之,冊為 端妃。當金英等伺帝熟寢,以組縊帝項,誤為『死』,結氣 得不絕。同事張金蓮等知事不就,走告后。后馳至解 組。帝蘇,后命內監張佐等捕宮人雜治,言金英等弒 逆,王寧嬪首謀。」又曰:「曹端妃雖不與,亦知謀。」時帝病 悸,不能言。后傳帝命,收曹妃、金英等,悉磔於市,并收 斬其族屬十餘人,然妃實不知也,以寵故及于難。帝 遂銜后。二十六年十一月乙未,宮中火。中官請救后, 帝不應,后遂崩。

《夏言傳》:「言始無子,有賤妾娠身,妻輒嫁之。言死,始迎 妾生子歸。未幾病死,言後竟絕。」

《竇妙善傳》:「妙善,京師崇文坊人。年十五,為工部主事 餘姚姜榮妾。正德中,榮以瑞州通判攝府事。華林賊 起寇瑞,榮出走,賊入城,執其妻及婢數人,問榮所在。 時妙善居別室,急取府印,開後窗,投荷池,衣鮮衣,前 曰:『太守統援兵數千,出東城捕爾等,旦夕授首,安得 執吾婢』?賊意其夫人也,解前所執數人,獨輿妙善出」 城。適所驅隸中有盛豹者,父子被掠,其子叩頭乞縱 父,賊許之。妙善曰:「是有力,當以舁我,何得遽縱?」賊從 之。行數里,妙善視前後無賊,低語豹曰:「我所以留汝 者,以太守不知印處,欲藉汝告之。今當令汝歸,幸語 太守,自此前行,遇井,即畢命矣。」語畢,呼賊曰:「是人不 善舁,可仍縱之,易善舁者。」賊又從之。行至花塢,遇井, 妙善曰:「吾渴不可忍,可汲水置井傍,吾將飲。」賊如其 言,妙善至井傍,跳身以入,賊驚救,不得而去。豹入城 告榮,取印引至花塢覓井,果得妙善屍。越七年,郡縣 上其事,詔建特祠,賜額「貞烈。」

《張一桂妻邵氏傳》:邵氏,鄒縣人,同妾李遇賊,欲迫李 行。卲罵曰:「『亡夫以妾託我,豈令受賊辱』?賊怒殺之。李 知不免,紿曰:『我有簪珥,埋後園井旁。賊隨李發之,至 則曰:『主母為我死,我豈獨生』?即投井。賊下井扶之,李 披髮破面罵不已,扭其衣,欲令併死。井底叫聲若雷, 賊知不可強,乃刃之』。」

《吳復傳》:「復,字伯起,在普定買妾楊氏。年十七復死,視 殮畢,沭浴更衣,自經死。」

《練子寧傳》:子寧名安,以字行。成祖即位,族其家。子寧 死時,侍媵抱一歲兒匿民間,得免。萬曆間,有練綺者, 即兒六世孫也。或曰:「妾秦氏有娠,生子戍所,名善慶 云。」

子寧從子大亨,官嘉定知縣。聞變,同妻沉劉家河死。 會妾將免,身匿縣民家,生子易姓侯,遂為嘉定人。 《張寧傳》:寧字靖之,無子,有二妾。寧沒,剪髮誓死樓居

相关作品

明史/卷120

◎诸王五○世宗诸子 哀冲太子载基庄敬太子载景王载圳颍王载戚王载沴蓟王载匮均王载夙○穆宗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