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尚未校对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宮闈典

 第一百二卷目錄

 外戚部總論二

  大學衍義外家謙謹之福 外家驕恣之禍

宮闈典第一百二卷

漢文帝竇后兄長君弟廣國,字少君,聞后立,上書自 陳后言。帝召見問之,具言其故,於是竇后持之而泣, 厚賜之,家於長安。絳侯灌將軍等曰:「吾屬不死,命乃 且縣。此兩人微,不可不為擇師傅,又復放呂氏大事 也。」於是乃選長者之有節行者與居,長君、少君由此 為退讓君子,不敢以富貴驕人。後景帝立皇后為皇 太后,乃封廣國為章武侯。長君先死,封其子彭祖為 南皮侯。

臣按:竇長君、少君故貧賤也,一旦以椒房故驟居富貴,常人之情鮮有不驕且侈者,而當時大臣如絳、灌者乃能為擇師傅,使長者之有節行者與居,於是二人卒為退遜君子豈非教之力哉?史稱景帝立,乃封廣國等為侯,則在文帝時蓋未嘗封也。文帝之不私后戚如此,豈不足為後世法哉?

史。丹以父任為中庶子,侍從十餘年。元帝即位,為駙 馬都尉,侍中,出常驂乘,甚有寵。上以丹舊臣,皇考外 屬,親信之,詔丹護太子家。是時傅昭儀子定陶共王 有材藝,子母俱愛幸,而太子頗有失母,王皇后無寵。 建、昭之間,元帝被疾,不親政事,留好音樂。或置鼙殿 下,天子自臨軒楹上隤銅丸以擿鼓,聲中嚴鼓之節, 後宮及左右知音者莫能為,而定陶王亦能之。上數 稱其材。丹進曰:「凡所謂材者,敏而好學,溫故知新,皇 太子是也。若乃器人於絲竹鼓鼙之間,則是陳惠、李 微高於匡衡,可相國也。」於是上嘿然而笑。其後中山 哀王薨,太子前弔。哀王者,帝之少弟,與太子遊,學相 長大。上望見太子,感念哀王,悲不能自止。太子既至 前,不哀。上大恨曰:「安有人不慈仁,而可奉宗廟為民 父母者乎?」上以責誚丹,丹免冠謝上曰:「臣誠見陛下 哀痛中山王,至以感損。向者太子當進見,臣竊戒屬 毋涕泣感傷陛下,罪迺在,臣當死。」上以為然,意迺解。 丹之輔相,皆此類也。竟寧元年,上寢疾,傅昭儀及定 陶王常在左右,而皇后、太子希得進見。上疾稍侵,意 忽忽不平,數問《尚書》,以景帝時立膠東王故事。丹以 親密臣,得侍視疾,候上間獨寢。時,丹直入臥內,頓首 伏青蒲上,涕泣言曰:「皇太子以適長立,積十餘年,名 號繫於百姓,天下莫不歸心。臣子見定陶王,雅素愛 幸,今者道路流言,以為太子有動搖之議。審若此,公 卿以下必以死爭,不奉詔,臣願先賜死以示群臣。」天 子素仁,不忍見丹涕泣,言又切至。上意大感,喟然太 息曰:「吾日困劣,而太子、兩王幼少,意中戀戀,亦何不 念乎!然無有此議!且皇后謹慎,先帝又愛太子,吾豈 可違指!駙馬都尉安所受此語!」丹即卻頓首曰:「愚臣 妄聞,罪當死!」上因納,謂丹曰:「吾病寖加,恐不能自還, 善輔道太子,毋違我意。」丹噓唏而起,太子由是遂為 嗣矣。丹為人足知愷悌愛人,貌若儻蕩不備,然心甚 謹密,故尤得於上。

傅喜哀帝祖母定陶傅太后從父弟少好學問有志 行哀帝即位以喜為衛尉遷右將軍傅太后始與政 事喜數諫之由是傅太后不欲令喜輔政賜黃金百 斤上將軍印綬以光祿大夫養病大司空何武尚書 令唐林皆上書言「喜行義修潔忠誠愛國內輔之臣 也。今以寢病一旦遣歸眾庶失望皆曰:『傅氏賢子以 論議不合於定陶太后,故退百僚,莫不為國恨之。忠 臣。社稷之衛,魯以季友治亂,楚以子玉輕重,魏以無 忌折衝。百萬之眾,不如一賢喜立於朝,陛下之光輝, 傅氏之廢興也』。」上亦自重之。明年,拜喜為大司馬,封 高武侯。丁、傅驕奢,皆嫉喜之恭儉。又傅太后欲求稱 尊號,喜與丞相孔光、大司空師丹共執正議,傅太后 大怒,先免師丹以感動喜,喜終不順。後數月,遂策免 喜。傅太后又自詔丞相御史,遣喜就國。後欲免喜侯, 上不聽。平帝即位,王莽用事,免傅氏官爵,歸故郡。下 詔曰:「高武侯喜姿性端慤,議論忠直,雖與故定陶太 后有屬,終不順指從邪,介然守節,以故斥逐就國。《傳》 不云乎?『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彫也』。」其還,喜長安,位 特進,奉朝請。後遣就國,以壽終。

《班固贊》曰:「史丹父子相繼,高以重厚,位至三公。丹之輔導副主,掩惡揚善,傅會善意,雖宿儒達士無以加焉。及其歷房闥,入臥內,推至誠,犯顏色,動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