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尚未校对


李益受代還。十二年七月,黑的還朝。十一月,遣使諭 愖改官職名號。愖遣其帶方侯王澂率衣冠子弟二 十人入侍,以石抹天衢充副達魯花赤。十三年七月, 愖遣其僉議中贊金方慶奉表賀平宋。十一月,愖遣 其判祕書寺事朱悅奉表奏,改名睶。十四年正月,金 方慶等為亂,命愖治之,仍命忻都洪茶丘飭兵禦備。 十五年正月,睶以達魯花赤石抹天衢秩滿未代,請 復留三年,從之。東征,元《帥府》上言。「以高麗侍中《金方 慶》與其子」「愃恂婿趙卞等陰養死士四百,匿鎧仗 器械,造戰艦,積糧餉,欲謀作亂。捕方慶等按驗得實, 已流諸海島。然高麗初附,民心未安。可發征日本還 卒二千七百人,置長吏,屯忠清、全羅諸處,鎮撫外夷, 以安其民。復令士卒備牛畜耒耜,為來歲屯田之計。」 七月改鑄駙馬高麗王印,賜睶。十六年正月敕其國 置大灰艾州、東京、柳石、孛落四驛。十七年五月,睶以 民饑,乞貸糧萬石,從之。七月,以其國初置驛站,民乏 食,命給糧一歲,仍禁使臣往來,勿求索飲食。十月,直 睶開府儀同三司、中書左丞相、行中書省事。十八年 二月,《睶》言:「本國必闍赤不諳行移文字,請除郎中、員 外各一員,以為參佐。」睶又請易宣命職銜,增「駙馬」字, 從之。六月,睶言:本國置驛四十,民畜凋弊。敕併為二 十站,仍給馬價八百錠。八月,陞其僉議府為從三品。 十一月,金州等處置鎮邊萬戶府,以控制日本。十九 年正月,睶以日本寇其邊海郡邑,燒居室,掠子女而 去,請「發闍里帖木兒麾下蒙古軍五百人戍金州。」又 從之。二十年五月,立征東行中書省,以高麗國王與 阿塔海共事。二十八年五月,以睶子謜為世子,授特 進、上柱國,賜銀印。十月,以其國饑,給以米二十萬斛。 三十年二月,睶遣使入奏,復更名昛,及乞功臣號。制 曰:「特進、上柱國、開府儀同三司、征東行中書省左丞 相、駙馬、高麗王昛,世守王爵,選尚我家。載旌藩屏之 功,宜示褒嘉之寵,可賜號推忠宣力定遠功臣,餘如 故。益懋厥勳,對揚休命。」十一月,昛入朝。成宗元貞二 年七月,陞其僉議司為二品。大德元年十一月,封昛 為逸壽王,以世子謜為高麗王,從所請也。二年七月, 中書省臣奏謜有罪當廢,復以其父昛為王。三年正 月,昛遣使入貢。丞相完澤等言:「世子時,或言高麗僭 設」省、院、臺,有旨罷之,其國遂改立僉議府、密直司、監 察司。今謜加其臣趙仁規司徒、司空、侍中之職,又昛 給仁規《赦九死》獎諭文書。又擅寫《皇朝帝系》及自造 曆,加其女為令妃。又立資政院,以崔沖紹為興祿大 夫。又嘗奉太后旨,公主與謜兩位下怯薛䚟合併為 一,謜不奉旨。謜又擅殺千戶《金呂》,而以「其金符給宦 者朮合兒。又,仁規進女侍,謜有巫蠱事,今乞將仁規、 沖紹發付京兆、鞏昌兩路安置,不得他適。昛行事不 法,謜年少,妄殺無辜,乞降詔戒飭。」帝命杖仁規、沖紹 而遣之。二月,詔諭昛并闔境臣民:「自今以始,勉遵守 國之規,益謹畏天之戒。凡在官者,各勤乃事,協力匡 贊,毋蹈前非,自干刑憲。」緇黃士庶,各安其業。五月,哈 散使高麗還,言昛不能服其眾,朝廷宜遣官共理之。 遂復立征東行省,命闊里吉思為高麗行省平章政 事。九月,昛遣使入貢,以朝廷增置行省,上表陳情,其 略言:「累世有勤王之功,凡八十餘年,歲修職貢。嘗以 世子入侍,得聯婚帝室,遂為甥舅,實感至恩。使小國 不替祖風,永修侯職,是所望也。」四年二月,征東行省 平章闊里吉思言:「高麗國王自署官府三百五十八 所,官四千五十五員,衣食皆取之民,復苛征之。又其 大會王曲蓋龍扆警蹕諸臣,舞蹈山呼,一如朝儀,僭 擬過甚。」遣山東宣慰使塔察兒、刑部尚書王泰亨賫 詔諭之,使釐正以聞。三月,闊里吉思復上言:「僉議司 官不肯供報民戶版籍、州縣疆界。本國橫科暴斂,民 少官多,刑罰不一,若止依本俗行事,實難撫治。」五年 二月,為昛罷行省官,有詔諭昛。秋,七月,昛上表言:「昔 居海島時,嘗用山呼,後改呼千秋。今既奉明詔,一切 皆罷。又革官府九十餘所,汰官吏二百七十餘員,他 如雜徭病民、驛騎煩擾驛傳」者亦皆省之。詔曰:「卿其 諭朕意,所言當始終行之。或有不然,寧不羞懼。」昛自 大德二年復位,八年而薨。

吉思

按《元史公主表》:「趙國大長公主忽荅迭迷失,裕宗女, 適君不花子趙忠獻王闊里吉思繼室,以趙國大長 公主愛牙迷失,成宗女也。」按《闊里吉思傳》:「闊里吉 思性勇毅,習武事,尤篤於儒術。築萬卷堂於私第,日 與諸儒討論經史性理,陰陽術數,靡不該貫。尚忽荅 的迷失公主,繼尚愛牙失里公主。宗王也不干叛,率 精」騎千餘,晝夜兼行,旬日追及之。時方暑,將戰,北風 大起,左右請待之,闊里吉思曰:「當暑得風,天贊我也。」 策馬赴戰,騎士隨之,大殺其眾,也不干以數騎遁去。 闊里吉思身中三矢,斷其髮。凱還,詔賜黃金三斤,白 金千五百斤。成宗即位,封高唐王。西北不安,請於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