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尚未校对


齒,末帝獨不悟,以至於亡。初,友珪弒太祖自立,以末 帝為東都留守。巖如東都,末帝與之飲酒,從容以誠」 款告之。巖為末帝謀,遣人召楊師厚兵起事。巖還西 都,卒與袁象先以禁兵誅友珪,取傳國寶以授末帝。 末帝立,巖自以有功於梁,又尚公主。聞「唐駙馬杜悰 位至將相,自奉甚豐,恥其不及,乃占天下良田大宅, 裒刻商旅,其門如市,租庸之物,半入其私,巖一飲食, 必費萬錢。」故時魏州牙兵驕,數為亂,羅紹威盡誅之。 太祖崩,楊師厚逐羅氏,據魏州,復置牙兵二千人,末 帝患之。師厚死,巖與租庸判官邵贊議曰:「魏為唐患, 百有餘年,自先帝時,嘗切齒紹威,以其前恭而後倨。 今先帝新棄天下,師厚復為陛下憂,所以然者,以魏 地大而兵多也。陛下不以此時制之,寧知後人不為 師厚邪?不若分相、魏為兩鎮,則無北顧之憂矣。」末帝 以為然,乃分相、澶、衛為昭德軍。牙兵亂,以魏博降晉, 梁由是盡失河北。是時,梁將劉鄩等與莊宗相拒,澶、 魏之間,兵數敗。巖曰:「古之王者必郊祀天地。陛下即 位,猶未郊天,議者以為朝廷無異藩鎮,如此何以威 重天下?今河北雖失,天下幸安,願陛下力行之。」敬翔 以為不可,曰:「今府庫虛竭,箕斂供軍,若行郊禋,則必 賞賚,是取虛名而授實弊也。」末帝不聽,乃備法駕幸 西京,而莊宗取楊、劉。或傳晉兵入東都矣,或曰扼氾 水矣,或曰下鄆、濮矣。京師大風拔木,末帝大懼,從官 相顧而泣,末帝乃還東都,遂不果郊。鎮州張文禮殺 王鎔,使人告梁曰:「臣已北召契丹,願梁以兵萬人出 德、棣州,則晉兵憊矣。」敬翔以為然,巖與漢傑皆以為 不可,乃止。其後黜王彥章,用段凝,皆巖之力也。莊宗 兵將至汴,末帝惶惑不知所為,登建國樓以問群臣, 群臣或曰:「晉以孤軍遠來,勢難持久,雖使入汴,不能 守也。宜幸洛陽,保險以召天下兵,徐圖之,勝負未可 知也。」末帝猶豫,巖曰:「勢已如此,一下此樓,何人可保!」 末帝卒死於樓上。當巖用事時,許州溫韜尤曲事巖, 巖因顧其左右曰:「吾常待韜厚,今以急投之,必不幸 吾為利。」乃走投韜,韜斬其首以獻。莊宗已滅梁,巖素 所善段凝奏請誅巖家屬,乃族滅之。

按《五代史·王鎔傳》:「梁太祖議與鎔和,鎔以子昭祚為 質,梁太祖以女妻之。」

按《文獻通考》:「太祖女真寧公主。」按史不詳

按《五代史羅紹威傳》:紹威病,表言:「魏故大鎮,多外兵, 願得梁一有功重臣臨之,請以骸骨就第。」太祖亟命 其子周翰監府事,尚冀卿復愈耳。紹威卒,周翰襲父 位。乾化二年八月,為楊師厚所逐,徙為宣義軍節度 使,卒於官,年十四。周翰娶末帝女,曰壽春公主。

按《五代史羅紹威傳》:「周翰卒,周敬代為宣義軍節度 使。年十歲,徙鎮忠武。明年為祕書監、駙馬都尉、光祿 卿。唐莊宗時為金吾大將軍,明宗以為匡國軍節度 使,罷為上將軍。晉天福二年卒,年三十二。周敬亦娶 末帝女,曰晉安公主。」

按《五代史孟知祥傳》:「知祥字保引,邢州龍岡人也。莊 宗為晉王,以知祥為中門使,遷馬步軍都虞候。莊宗 建號,以知祥為太原尹。已而唐兵破蜀,莊宗遂以知 祥為成都尹、劍南西川節度副大使。莊宗崩,明宗入 立,知祥乃訓練兵甲,陰有王蜀之志。明宗欲以恩信 懷之,乃遣客省使李仁矩慰諭知祥,并送瓊華公主」 歸之。長興元年,加拜知祥中書令。是歲九月,知祥遂 舉兵反。是秋,明宗改封瓊華公主為福慶長公主。有 司言:「前世公主受封,皆未出降,無遣使就蕃冊命之 儀。」詔有司草具新儀,乃遣祕書監劉岳為冊使。岳行 至鳳翔,聞知祥反,乃旋。明宗下詔削奪官爵。昭武軍 留後趙季良等請知祥稱王,以墨制行事。知祥表請 封蜀王,且言福慶公主已死,明宗為之發哀,遣閤門 使劉政恩為宣諭使。政恩復命,知祥始遣其將朱濕 來朝。四年二月,制以知祥檢校太尉,兼中書令、行成 都尹、劍南東西兩川節度、管內觀察處置、統押近界 諸蠻、兼西山八國雲南安撫制置等使。遣工部尚書 盧文杞冊封知祥為蜀王。十一月,明宗崩。明年二月, 即皇帝位,國號蜀。六月,知祥卒,諡為《文武聖德英烈 明孝皇帝》,廟號高祖。

按《文獻通考》:「武帝次女瑤英長公主,適張延釗。」按史無考

按《宋史宋偓傳》:「偓父廷浩,尚後唐莊宗女義寧公主, 生偓。廷浩歷石、原、房三州刺史,晉初為汜水關使,張 從賓之叛,力戰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