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尚未校对


國也。」於是上嘿然而笑。其後中山哀王薨,太子前弔。 哀王者,帝之少弟,與太子游,學相長大。上望見太子, 感念哀王,悲不能自止。太子既至前,不哀。上大恨曰: 「安有人不慈仁,而可奉宗廟為民父母者乎?」上以責 謂丹。丹免冠謝上曰:「臣誠見陛下哀痛中山王,至以 感損。向者太子當進見,臣竊戒屬毋涕泣感傷陛下, 罪迺在,臣當死。」上以為然,意迺解。丹之輔相,皆此類 也。竟寧元年,上寢疾,傅昭儀及定陶王常在左右,而 皇后、太子希得進見。上疾稍侵,意忽忽不平,數問《尚 書》,以景帝時立膠東王故事。是時,太子長舅陽平侯 王鳳為衛尉、侍中,與皇后、太子皆憂不知所出。丹以 親密臣,得侍視疾,候上間獨寢。時丹直入臥內,頓首 伏青蒲上,涕泣言曰:「皇太子以適長立,積十餘年,名 號繫於百姓,天下莫不歸心。臣子見定陶王,雅素愛 幸,今者道路流言,為國生意,以為太子有動搖之議。 審若此,公卿以下必以死爭,不奉詔,臣願先賜死,以 示群臣。」天子素仁,不忍見丹涕泣,言又切至。上意大 感,喟然太息曰:「吾日困劣,而太子、兩王幼少,意中戀 戀,亦何不念乎!然無有此議。且皇后謹慎,先帝又愛 太子,吾豈可違指?駙馬都尉安所受此語?」丹即卻頓 首曰:「愚臣妄聞,罪當死。」上因納,謂丹曰:「吾病寖加,恐 不能自還,善輔導太子,毋違我意!」丹噓唏而起,太子 由是遂為嗣矣。元帝竟崩,成帝初即位,擢丹為長樂 衛尉。

按《史記》建元以來侯者年表,將陵史子回,名曾,以宣 帝大母家封為侯,二千六百戶,與平臺侯昆弟行也。 子回妻宜君故成王孫,嫉妬,絞殺侍婢四十餘人,盜 斷婦人初產子臂膝,以為媚道,為人所上書,言論,棄 巿。子回以外家故,不失侯。

按《史記》建元以來侯者年表,「平臺史子叔,名元,以宣 帝大母家封為侯,二千五百戶。」衛太子時,史氏內一 女於太子,嫁一女魯王。今見魯王亦史氏外孫也,外 家有親,以故貴,數得賞賜。

按《史記建元以來侯者年表》:「樂陵史子長,名高,以宣 帝大母家貴,侍中,重厚忠信,以發覺霍氏謀反事,封 三千五百戶。」

按《冊府元龜史》,「高,孝宣父悼皇考之舅子,封樂陵侯。 宣帝疾病,拜高為大司馬車騎將軍,領尚書事。元帝 襲尊號,高輔政五年。」

按《史記建元以來侯者年表》,「平昌王長君,名無故,家 在趙國常山廣望邑人也。衛太子時,嫁太子家為太 子男,史皇孫為配。生子男絕不聞聲問,行且四十餘 歲。至今元康元年中,詔徵立以為侯,封五千戶,宣帝 舅父也。」

按《史記建元以來侯者年表》,「樂昌王稚君,名武,家在 趙國,常山廣望邑人也。以宣帝舅父外家封為侯,邑 五千戶。平昌侯王長,君弟也。」

按《史記建元以來侯者年表》,「邛成王奉光家在房陵, 以女立為宣帝皇后,故封千五百戶。」言奉光初生時, 夜見光其上,傳聞者以為當貴云,後果以女故為侯。

按《漢書外戚傳》:「孝宣許皇后父廣漢,昌邑人。少時為 昌邑王郎。從武帝上甘泉,誤取它郎鞍以被其馬。發 覺,吏劾從行而盜當死,有詔募下蠶室。後為宦者丞。 上官桀謀反時,廣漢部索其殿中廬,有索長數尺,可 以縛人者數千枚,滿一篋緘封。廣漢索不得,它吏往 得之,廣漢坐論為鬼,薪輸掖庭。後為暴室嗇夫。時宣」 帝養於掖庭,號皇曾孫,與廣漢同寺居。時掖庭令張 賀本衛太子家吏,及太子敗,賀坐下刑。以舊恩養視 皇曾孫甚厚,及曾孫壯大,賀欲以女孫妻之。是時昭 帝始冠,長八尺二寸。賀弟安世為右將軍,與霍將軍 同心輔政,聞賀稱譽皇曾孫,欲妻以女。安世怒曰:「曾 孫迺衛太子後也,幸得以庶人衣食縣官足矣,勿復 言子女事。」於是賀止。時許廣漢有女平君,年十四五, 當為內者令歐侯氏子婦。臨當入,歐侯氏子死,其母 將行卜相,言當大貴,母獨喜賀。聞許嗇夫有女,迺置 酒請之。酒酣,為言:「曾孫體近下人,乃關內侯,可妻也。」 廣漢許諾。明日,嫗聞之,怒,廣漢重令為介,遂與曾孫 一歲生元帝。數月,曾孫立為帝,平君為倢伃。是時,霍 將軍有小女,與皇太后有親,公卿議更立皇后,皆心 儀霍將軍女,亦未有言。上乃詔求微時故劍,大臣知 指,白立許倢伃為皇后。既立霍光,以后父廣漢刑人, 不宜君國,歲餘,乃封為昌成君。許后立三年而崩。後 五年,立皇太子,迺封太子外祖父昌成君廣漢為平 恩侯,位特進。後四年,復封廣漢兩弟舜為博望侯,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