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尚未校对


参去,属其后相曰:“以齐狱市为寄,慎勿扰也。”后相曰: “治无大于此者乎?”参曰:不然。夫狱市者,所以并容也。 今君扰之,奸人安所容乎?吾是以先之。

《史记日者传》:“司马季主卜于长安东市,宋忠为中大 夫,贾谊为博士,同日俱出,洗沐即同舆而之市,游于 卜肆中。”

《汉书汲黯传》:匈奴浑邪王率众来降,贾人与市者坐 当死五百馀人。黯入请间曰:“夫匈奴攻当路塞,绝和 亲,中国举兵诛之,死伤不可胜计。臣愚以为陛下得 其人,皆以赐从军死者家,以谢天下,塞百姓之心。今 纵不能,愚民安知市买长安中,而文吏绳以为阑出 财物,如边关以微文杀无知者,臣窃为陛下不取也。” 上勿许。

《司马相如传》:“相如归成都,家徒四壁立,文君久之不 乐,相如与俱之临卭,尽卖车骑,买酒舍,乃令文君当 卢。相如身自著犊鼻裈,与庸保杂作涤器于市中。” 郭璞曰:“卢,酒卢。”师古曰:“卖酒之处,累土为卢,以居酒 瓮,四边隆起,其一面高,形如锻卢,故名卢。”俗谓当卢 为对“温酒火卢”,失其义矣。

《三辅黄图》:“元始四年,长安城南北为会市,但列槐数 百行,而无墙屋。诸生朔望会此市,各持其郡所出货 物及经书传记笙磬器物相与买卖,雍容揖让,或议 论槐树下。”

《后汉书第五伦传》:“京兆尹阎兴召伦为主簿,时长安 铸钱多奸巧,乃署伦为督铸钱掾,领长安市。伦平铨 衡,正斗斛,市无阿枉,百姓悦服。每读诏书,常叹息曰: ‘此圣主也,一见决矣’!等辈笑之曰:‘尔说将尚不下,安 能动万乘乎’?伦曰:‘未遇知己,道不同故耳’。”

《张楷传》:“楷字公超,通《严氏春秋》《古文尚书》,门徒常数 百人,宾客慕之,自父党夙儒偕造门焉,车马填街,徒 从无所止。黄门及贵戚之家,起舍巷次,以候过客往 来之利。楷疾其如此,辄徙避之。家贫无以为业,常乘 驴车至县卖药,足给食者辄还乡里。司隶举茂才,除 长陵令,不之官,隐居弘农山中,学者随之,所居成市。” 后华阴山南有《公超市》。

《王充传》:“充好博览而不好章句。常游洛阳市肆,阅所 卖书,一见辄能诵忆。”

《韩康传》:“康常采药名山,卖于长安市,口不二价,三十 馀年。”

《三国魏志卫臻传》:“臻父玆。”《先贤行状》曰:兹字子许。 《郭林宗传》曰:“玆弱冠,与同郡周文生俱称盛德。林宗 与二人共至市,子许买物,随价仇值,文生訾诃,减价 乃取。林宗曰:‘子许少欲,文生多情。此二人非徒兄弟, 乃父子也’。”

《梁习传》注《魏略》曰:“鲜卑大人育延,常为州所畏,将其 部落五千馀骑诣习求互市。习念不听,则恐其怨,若 听到州下,又恐为所略。”于是乃许之,往与会空城中 交市。遂敕郡县自将治中以下军往就之。市易未毕, 市吏收缚一骑,延骑皆惊,上马弯弓,围习数重。吏民 惶怖,不知所施。习乃徐呼市吏,问缚骑意,而骑实侵 犯人,习乃使译呼延延到,习责曰:“汝骑自犯法,吏不 侵汝,汝何为使诸骑惊骇邪?”遂斩之,馀骑破胆不敢 动。

《搜神后记》:“太兴中,衡阳区纯作鼠市,四方丈馀,开四 门,门有一木人,纵四五鼠于中,欲出门,木人辄以手 推之。”

《晋书祖逖传》:“逖镇雍丘,石勒与逖书,求通使交市。逖 不报书而听互市,收利十倍。于是公私丰赡,士马日 滋。”

《南齐书东昏侯本纪》:“东昏侯于苑中立市,太官每旦 进酒肉杂肴,使宫人屠酤。贵妃潘氏为市令,帝为市 魁,执罚争者就潘氏判决。”

《隋书裴矩传》:“大业三年冬,帝至东都。矩以蛮夷朝贡 者多,讽帝,令都下大戏,征四方奇技异艺,陈于端门, 衣锦绮珥金翠者以十数万。又勒百官及民间士女, 列坐栅阁而纵观焉,皆被服鲜丽,终月乃罢。又令三 市店肆皆设帷帐,盛列酒食,遣掌蕃率蛮夷与民贸 易,所至之处,悉令邀延就坐,醉饱而散。蛮夷嗟叹,谓 中国为神仙。”

《唐书太宗本纪》,“贞观二年,禁五品以上过市。”

《后妃传》:中宗庶人韦氏,初帝幽废,与后约,一朝见天 日,不相制。至是乃以正月望夜,帝与后微服过市,徜 徉观览。

《广东通志》:“王方庆拜广州都督。南海岁有昆仑乘舶 以珍货与中国交市,旧都督路元睿冒取其货,昆仑 怀刃杀之。方庆至,秋毫无所索,诸蛮悦服。”

《山堂肆考》:唐杜佑为司徒,尝言“致仕之后,必买小驷 跨之,著粗布襕衫入市,看盘铃傀儡足矣。”

《唐书韩愈传》:“愈迁监察御史,上疏极论宫市,德宗怒, 贬阳山令。”

《酉阳杂俎》:贞元中,苏州有义师,状如风狂。有百姓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