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尚未校对


按《春秋魯桓公元年》「秋大水。」 按《左傳》,「凡平原出水 為大水。」 按《公羊傳》「何以書?記災也。」 按《穀梁傳》,「高 下有水災曰大水。」

按《漢書五行志》:「桓公元年秋,大水。」董仲舒、劉向以為 「桓弒兄隱公,民臣痛隱而賤桓。後宋督弒其君,諸侯 會,將討之,桓受宋賂而歸,又背宋,諸侯由是伐魯,仍 交兵結讎,伏尸流血,百姓愈怨,故十三年夏復大水。」 一曰,夫人驕淫,將弒君,陰氣盛,桓不寤,卒弒死。劉歆 以為桓易許田,不祀周公,廢祭祀之罰也。

二十一年夏,魯「大水。」

按《春秋》,「魯桓公十三年夏,大水。」

大全王氏曰:「《經》書水災者九,而桓居其二,莊居其三,是大水之災,二公居三之二矣。豈桓公積惡不悛,莊公釋讎不復,怨氣蘊結有以致之歟?」

按《春秋》魯莊公七年「秋,大水,無麥苗。」 按《左傳》,「秋無 麥苗,不害嘉穀也。」杜氏曰:「周之秋,今五月,平地出 水,漂熟麥及五稼之苗。」 按《公羊傳》無苗,則曷為先 言無麥而後言無苗?一災不書,待無麥然後書無苗。 何以書?記異也。 按《穀梁傳》「高下有水災曰大水」,無 麥,苗同時也。

按:《漢書五行志》:嚴公七年「秋,大水,亡麥、苗。」董仲舒、劉 向以為嚴母文姜與兄齊襄公淫,共殺桓公。嚴釋父 讎復取齊女,未入先與之淫,一年再出,會於道,逆亂 臣下賤之之應也。

十四年秋,宋大水。

按《春秋魯莊公十一年》「秋,宋大水。」 按《公羊傳》,何以 書?記災也。外災不書,此何以書?及我也。 按《穀梁傳》, 外災不書,此何以書?王者之後也。高下有水災曰大 水。

按《漢書五行志》:十一年「秋,宋大水。」董仲舒、劉向以為 時魯、宋比年為乘丘鄑之戰,百姓愁怨,陰氣盛,故二 國俱水。劉向以為時宋愍公驕慢,睹災不改,明年與 其臣宋萬博戲,婦人在側,矜而罵萬,萬殺公之應。

按《春秋》,「魯壯公二十四年秋,大水。」

大全汪氏曰:「莊公娶仇女,又奢僣以誇示之,故有陰沴之應。唐高宗立太宗才人武氏為昭儀,而萬年宮夜大雨水,幾溺其身。天人相感之際,焉可誣也!」

按《漢書五行志》,莊公二十四年,大水。董仲舒以為夫 人哀姜淫亂不婦,陰氣盛世。劉向以為哀姜初入,公 使大夫宗婦見,用幣,又淫于二叔,公弗能禁,臣下賤 之,故是歲、明年仍大水。劉歆以為先是嚴飾宗廟,刻 桷丹楹,以夸夫人,簡宗廟之罰也。

八年秋,魯「大水。」

按《春秋》魯莊公二十五年:秋,大水,鼓用牲于社于門。 按《左傳》亦非常也,凡天災,有幣無牲,非日用之眚不 鼓。 按《公羊傳》,其言于社于門何?于社,禮也;于門,非 禮也。 按《穀梁傳》,「高下有水災曰大水既戒,鼓而駭 眾,用牲可以已矣。救日以鼓兵,救水以鼓眾。」

按《春秋》不書。 按桓譚《新論》「王平仲之《周譜》言定王 五年,河徙故道。」

八年秋,魯「大水。」

按《春秋》,「魯宣公十年秋,大水。」

按《漢書五行志》:宣公十年「秋,大水,饑。」董仲舒以為時 比伐邾取邑,亦見報復,兵讎連結,百姓愁怨。劉向以 為宣公殺子赤而立子赤,齊出也,故懼,以濟西田賂 齊邾子貜且亦齊出也,而宣比與邾交兵,臣下懼齊 之威,創邾之禍,皆賤公行而非其正也。

二十一年秋,魯「大水。」

按《春秋》,「魯成公五年秋,大水。」

按:《漢書五行志》:成公五年「秋,大水。」董仲舒、劉向以為 時成幼弱,政在大夫前,此一年再行師,明年復城鄆, 以彊私家。仲孫蔑、叔孫僑如顓會宋、晉陰勝陽。

按《春秋》,「魯襄公二十四年秋,大水。」

按《漢書·五行志》,襄公二十四年「秋,大水。」董仲舒以為, 先是一年齊伐晉,襄使大夫帥師救晉,後又侵齊,國 小兵弱,數敵強大,百姓愁怨,陰氣盛。劉向以為,先是 襄慢鄰國,是以邾伐其南,齊伐其北,莒伐其東,百姓 騷動,後又仍犯彊、齊也。大水饑,穀不成,其災甚也。

按《史記周本紀》。不載。 按《竹書紀年》云云。

按《漢書高后本紀》:「三年夏,江水、漢水溢,流民四千餘 家。」

四年,大水。

按《漢書高后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