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尚未校对


考證.svg

「《大呂》之月」,數將幾終,歲且更起,而農民無有所使。

大呂,十二月。幾近。終,盡也。使,役也。

東至牽牛:牽牛者,言陽氣牽引萬物出之也。牛者,冒 也,言地雖凍,能冒而生也。牛者,耕植種萬物也。東至 於建星。建星者,建諸生也。十二月,律中大呂。大呂者, 其於十二子為丑。丑者,紐也,言陽氣在上未降,萬物 厄紐未敢出。

《大呂》:呂,旅也。言陰大旅助黃鍾宣氣而牙物也。位於 丑,在十二月。

《冬至》加十五日,斗指癸,則小寒,音比應鍾。加十五日 斗指丑,則大寒,音比《無射》。

大呂之數七十六,主十二月,下生《夷則》。

太陰在卯歲,名曰「單閼。」歲星舍須女、虛、危,以十二月 與之晨出東方柳、七星、張為對。

「季冬之月,招搖指丑,昏婁中,旦氐中。其位北方,其日 壬癸,其蟲介,其音羽,律中大呂,其數六,其味鹹,其臭 腐,其祀井,祭先腎」,鴈北鄉,鵲加巢,雉雊,雞呼卵。天子 衣黑衣,乘鐵驪,服元玉,建元旗,食麥與彘,服八風水, 爨松燧火。北宮御女黑色,衣黑釆,擊石磬,其兵鎩,其 畜彘,朝於元堂右個。命有司大儺,旁磔,出土牛。命漁 師始漁,天子親往射魚,先薦寢廟。令民出五種。令農 計耦耕事,修耒耜,具田器。命樂師大合吹而罷。乃命 四監收秩薪,以供寢廟及百祀之薪燎。是月也,日窮 于次,月窮于紀,星周于天,歲將更始。令靜農民,無有 所使。天子乃與公卿大夫飾國典,論時令,以待嗣歲 之宜。乃命太史次諸侯之列,賦之犧牲,以供皇天上 帝社稷之芻享。乃命同姓之國,供寢廟之芻豢,卿士 大夫至於庶民,供山林名川之祀。季冬行秋令,則白 露早降,介蟲為祅,四鄙失保。行春令,則胎夭傷,國多 痼疾。命之曰「逆。」行夏令,則水潦敗國,時雪不降,冰凍 消釋。十二月官獄其樹櫟。

《季夏》與季冬為合,「季夏德畢,季冬刑畢,故十二月失 政,六月五穀疾狂。」

十有二月,「鳴弋。」弋也者,禽也。先言「鳴」而後言弋者,何 也?鳴而後知其弋也。《元駒賁》。元駒也者,螘也。賁者何 也?走於地中也。《納卵䔉》。卵䔉也者,本如卵者也。納者 何也?納之君也。虞人入梁。虞人,官也。梁者,主設罔罟 者也。隕麋角葢,陽氣旦曙也,故記之也。

季冬之月,星迴歲終。陰陽以交,勞農大享臘。

高堂隆曰:「帝王各以其行之盛而祖,以其終而臘。火生於寅,盛於午,終於戌,故火家以午祖,以戌臘。」秦靜曰:「古禮出行有祖祭,歲終有蜡臘,無正月必祖之祀。漢氏以午祖,以戌臘。午南方,故以祖。冬者歲之終,物畢成,故以戌臘。而小數之,學者因為之說,非典文也。」

先臘一日大儺,謂之逐疫。其儀:選中黃門子弟年十 歲以上,十二以下百二十人為侲子,皆赤幘皁製,執 大鞀。方相氏黃金四目,蒙熊皮,元衣朱裳,執戈揚盾, 十二獸有衣,毛角。中黃門行之穴從僕射將之,以逐 惡鬼。於禁中。夜漏上水,朝臣會侍中、尚書、御史、謁者、 虎賁、羽林郎將執事,皆赤幘陛衛,乘輿御前殿。黃門 令奏曰:「侲子備請逐疫。」於是中黃門倡《侲子和》曰:「甲 作食𣧑,胇胃食虎,雄伯食魅,騰簡食不祥,攬諸食咎, 伯奇食夢,強梁,祖明共食磔,死寄生,委隨食觀,錯斷 食巨,窮奇、騰根共食蠱。凡使十二神追惡凶,赫女軀, 拉女幹節,解女肉,抽女肺腸,女不急去,後者為糧。」因 作方相,與十二獸儛嚾呼周遍,前後省三過,持炬火 送疫出端門門外,騶騎傳炬出宮司馬闕門。門外五 營騎士傳火棄雒水中。百官官府各以木面獸能為 儺人師訖,設桃梗鬱儡葦茭畢,執事陛者罷葦戟桃 杖,以賜公卿將軍、特侯、諸侯云。

《漢舊儀》曰:「顓頊氏有三子,生而亡去,為疫鬼。一居江水,是為虎;一居若水,是為罔兩蜮鬼;一居人宮室區隅漚庾,善驚人小兒。」《月令章句》曰:「日行北方之宿,北方太陰,恐為所抑,故命有司大儺,所以扶陽抑陰也。」盧植《禮記注》曰:「所以逐衰而迎新。」方相帥百隸及童女,以桃弧棘矢土鼓,鼓且射之,以赤丸,五穀播灑之。譙周《論語注》曰:「以葦矢射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