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双溪醉隐集 卷六
作者:耶律铸
耶律铸著。另请参见原文版本

莫疑庄喜知为梦,且恐韩凭有化身。
音情取一生花里活,未宜随定卖花人。

一生、随定,今人名也。邵氏曰“姓书无一氏。”今江南彭泽有之,当是姓“乚”讹为“一”也。

大火西流暑气回,青蝇心绪已徘徊。
人言明日新消息,天外秋风刮地来。

《乐府集》曰:“铙吹,鼓吹也。”《古今注》曰:“横吹,通谓之鼓吹。”余清泠泉闻蛙,因以蛙吹名之。

两部难分曲调名,莫疑喧聒是蛙鸣。
谁能碧草清泉上,受用仪同鼓吹声。

齐张狗儿拜仪,同日口自作鼔吹声。

月让清光日让圆,翠鸾伏背浸琼筵。
明为富贵自来逼,谁不更教长少年。

一溪流水漱成冰,六马嘘天四座倾。
未是幽情堪动处,试听徽外两三声。

惊沙摵摵叶纷纷,不觉清霜满鬓根。
寒雁似啼还似说,试临穷髪望乌孙。


冷风搜雨雁呼群,㸃㸃鸣鸦入暮云。
何事荒寒千万劫,野人甘忍怨昭君。

寸钩钓鳌良可叹,片网图龙直绝痴。
往来江上人无限,鼓掌笑君君不知。

“图”一作“屠”。

阅大行皇帝所御玉床,时阿王僣仪已著,窃有感为赋。

万国趋观上国光,先皇临是御明堂。
鼎湖龙去无回日,更好教人惜此床。

营表交驰突骑过,射声云布已星罗。
诏官㸃检貔貅数,奏比年前百万多。

大驾将校猎,必同日发使,一右一左,交周营表而还,然后就猎。


网络周阹万里疆,幅𢄙都是禁围场。
传言羽猎争来道,有诏唯教静虎狼。

禁地围场,自和林南越沙沱,皆浚以堑,上罗以绳,名曰“扎什实古”之虎落也。比岁大猎,特诏先殄除虎狼。

往在宜都,客有请述行帐八珍之说,则此行厨八珍也。一曰醍醐,二曰麆沆,三曰驼蹄羮,四曰驼鹿唇,五曰驼乳麋,六曰天鹅炙,七曰紫玉浆,八曰元玉浆。

众珍弹压倒淳之纯切熬,甘分教人号老饕。
饕大名非痴醉事,待持杯酒更持螯。

《周礼》“八珍第一曰淳熬”,注曰“煎醢加于陆稻上,沃之以膏,曰‘淳熬’。”时予号“四痴子”,寻又号“独醉道者”。

麆沆,马酮也。汉有挏马。注曰“以韦革为夹兜,盛马乳,挏治之,味酢可饮,因以为官。”又《礼乐志》“大官挏马酒”,注曰“以马乳为酒。言挏之味酢,则不然,愈挏治则味愈甘。挏逾万杵,香味醇浓甘美,谓之‘麆沆’。”麆沆,奄蔡语也,国朝因之。奄蔡,《西汉·西域传》,无音;《大宛传》“宛王昧蔡”。师古曰:“蔡,千葛切。”《书》“二百里蔡。”毛晃《韵》“蔡,桑葛切。”《广韵》亦然。奄蔡,蔡,千葛切为是。今有其种,率皆从事挏马。

玉汁温醇体自然,宛然灵液漱甘泉。
要知天乳流膏露,天也分甘与酒仙。

天乳星,主降甘露。一作“要知天驷流膏乳,天许分甘与酒仙”。

康居南鄙伊丽,迤西沙碛、斥卤地,往往产野驼,与今双峰家驼无异,肉极美。蹄为羮,有自然绝味。

独擅千金济美名,夤縁遗味更腾声。
不应也许教人道,众口难调傅说羮。

驼鹿,北中有之,肉味非常,唇殊绝美,上方珍膳之一也。

麟脯推教冠八珍,不甘滕口说猩唇。
终将此意须通问,曽是和调玉鼎人。

世号“猩唇”冠八珍之首。《吕氏春秋》伊尹说曰“肉之美者,猩猩之唇”。

软玉膏,柳蒸羔也,好事者名之。往寓六盘,羊多来自熙河,用梁吴均“枹罕赤髓羊”之说,尝有此作;顷阅旧槁,见之,因录之于此。

赤髓薰蒸软玉膏,不消割切与煎熬。
是须更可教人笑,负鼎徘徊困鼓刀。

已去取温金鳖酒,还来请煮玉蝉羮。
未妨门外令三老,长是帘前报五更。

玉液应期养圣胎,万花仙供为人开。
祇从六甲行厨里,径就行窝醉去来

嫩香新汲井华调,簪脚浮花碗面髙。
饮罢酒醒江月上,依稀瀛海一游遨。

到底总输开口笑,未妨教效捧心颦。
壶中日月杯中酒,只属莺花旧主人。


握月担风留后日,吞花卧酒莫过时。
请君但就溪堂上,更试沈吟味此辞。

练杀声歌不练兵,霸图应自恃长城。
水流花落将春去,三十六宫空月明。


香生罗绮粉生光,天上人间白日长。
流水浮云春梦断,夕阳空满旧缭墙。

天下纷纷经几秦,六朝风物问无因。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宫墙不见人。

风定清烟冷自消,月明秋水浸兰桡。
归心不与逰尘息,空混沧波影动摇。

马嵬别后若为容,犹带宫妆醉晕红。
把恨付春春不管,将馀恨托西风。

玉瓯盈溢仙人掌,云脚浮花雪面堆。
两腋清风归不去,为谁吹上句楼来。

《史记》有“句强”。《续姓苑》云“勾芒氏之后”。又《蜀志》“左将军宕渠侯句扶,音垢。”今燕俗直呼为章句之“句”。

诗篇足继晋名流,几度思君倚寺楼。
十载龙庭归不得,玉泉何日更同游。

十分着意送春来,远近人家花尽开。
多谢东君无彼此,笙歌休放紫霞杯。


忠臣四海年来少,谗佞满朝日更多。
洒泪问天天不语,不知天意果如何。

绿杨飞尽山城雪,花影满帘春日迟。
事异世殊春是旧,化工着意几曽私。


从来造物闲相弄,自在翻腾梦里身。
人事不知天意思,欲回天地一时春。

惜春弥月醉髙楼,不放闲人到上头。
桃李乱随流水去,满城风雨替莺愁。

严风猎猎雪成堆,一夜桃花满院开。
春自不知谁着力,九重天上挽回来。

读书学剑两无成,牢落无由话此情。
闻道太平公事了,蓬窗闲杀老书生。


寄语幽都君子儒,年来活计道人居。
而今扰扰封侯辈,大剑长枪不读书。


玉泉泉下有鱼龙,风起波涛沧海同。
自是鱼龙无意出,月明愁杀钓鱼翁。

绿回芳草春长在,梦与浮云一段空。
休向玉泉悲故国,咸阳无处问秦宫。


路僻山荒碧草迷,行人惆怅马频嘶。
当时楼观寻无处,落日疏林鸦乱啼。

玉泉佳景昔人传,近筑幽居碧水前。
他日卜邻无我弃,竹篱茅舍好相连。


玉泉清浅野梅苏,驿路尘空未得书。
独坐穹庐情味恶,漫吟新句寄双鱼。


客梦时时绕玉泉,碧山无数锁苍烟。
君恩未报归难得,且向龙沙待数年。


广文寥落客幽都,我在天涯亦隠居。
料得因循浑忘却,数年不寄一封书。

诗成怨立小楼西,晚日春怀伤鸟啼。
离别书情多寄恨,远山髙处暮云低。


楼上独来心上愁,泪垂难道不肠柔。
秋深夜雨风回梦,烛剪空窗暗焰浮。

従㬰新交与旧游,编排酒令与诗筹。
但言误及功名事,便索荒忙改话头。

容斋三笔·衡山王传》“日夜纵臾”,如淳曰:“‘臾’读曰‘勇’。纵臾,犹言勉强也。”颜师古曰:“‘纵’音‘子勇’。纵臾,谓奖劝也。”扬雄《方言》“食阎怂恿”,音与上同,劝也。荆人凡“已不欲喜而旁人说之、不欲怒而旁人怒之”谓之食阎,亦谓之怂恿。今礼部《韵略》收入,汉注皆不别用。

客有调予者曰:“阅君《独醉园赋》,君自谓‘莲社上逰’,又为‘独醉痴仙’。仙佛殊教,君之所谓,必有说矣。”因以是答。

是佛尽居安乐国,无仙不住没愁乡。
听教共献天花供,更管清名分外香。

日日浮沈卖酒家,不知寒力战风沙。
又谁知道新春色,开到南枝第几花。

沈谓沈齐《尔雅》云“浮,罚也。”

功名江海一浮沤,赚得英雄雪白头。
日月如飞留不住,雁行山色又横秋。

四海嗷嗷属望声,绣衣直指下天庭。
好将罗隐秋虫赋,自此书为座右铭。

爱仙无药可登云,爱酒无钱可计春。
只说南山有佳处,如何犹自是闲人。

垂白穷居野水濵,祇疑秋水是龙津。
神⻱已死三千岁,何事持竿不顾人?

玉检素书鱼附去,锦笺瑶句鳯䘖来。
桃花流水长春洞,也望群仙许再开。

道本无名莫强名,在人呈露自然情。
楼头山色门前水,不是天公彩画成。

一曲春风沓沓歌,月光明似镜新磨。
谁逰碧落骑鸾鳯,记姓蓝人是采和。

不知何事伤游子,谩折闲花尽日吟。
转觉无机是啼鸟,静依芳草说春心。

万事人生前已定,须知祸福不由人。
谁怜四海生灵望,浪着闲钱问鬼神。

临岐促我送行诗,信笔成诗送子归。
望断碧云天不尽,西风残日雁南飞。

积雪痴云失远岑,西风千里暗惊心。
送君归去寒山外,寂寞归来独怅吟。

执手溪边酒一杯,羡君归路过金台。
因风寄语能诗客,囊里新诗早寄来。

世间无物可劳神,风外浮云陌上尘。
还笑鳯凰城下柳,长条不解挽行人。

云压荒原塞树低,倚楼停酒望君归。
一天风雪晚来定,冻合乾坤鸟不飞。

半岭斜阳天淡淡,一川衰草角悠悠。
云山望断中州远,衰草斜阳满目愁。

塞鸿不度暮声哀,况复分襟把一杯。
望断野云人不见,满天风雪下髙台。

归斾翩翩挽不留,别离诗思若为求。
西风落日重回首,何处青山是宿头。

就花便买金钗涧,纵酒休颓玉斗山。
须信人生行乐耳,此行莫问几时还。

十年鞍马往来程,学剑读书两不成。
故国英雄应笑我,苦吟佳句送行人。


经过离亭知几度,从前端的一千场。
只疑折尽无情柳,不意东风吹又长。

从住三山相见稀,又驰云驾几时归。
杨花不领东风管,到处将春自在飞。

枚卜云山醉隠居,可能无地置屠苏。
驾飞鸿去翔寥廓,羡杀髙人李士都。

“便从今留眼送飞鸿、翔寥廓”,此《东轩留别》,余之乐府中语也。“山谷何如卢郎、驾飞鸿?”注云:“卢徴君驾飞鸿归隠也。”

只须剰剪鸳鸯锦,更与重围翡翠楼。
不信西风将白雪,便教吹上远人头。

万里闗山人去后,一江风雨雁来时。
悠悠自别无消息,漫草新诗寄所思。

旧欢新梦两悠悠,只引相思上驿楼。
尺素不应无寄处,玉滦江抱鳯城流。

不堪人世若风蓬,别后俄惊一岁终。
寥落天边倦游客,酒杯何日与君同。

世态人情但见时,未尝子细不寻思。
伤心吾道难开口,何处青山约后期。

连日轻阴䕶好花,几场春梦绕天涯。
寻思不记相逢处,又入街西卖酒家。

风流玩世酒中仙,独醉仙名盖世传。
诗价一如声价重,且将锦绣裹山川。

碧云天外寄相思,叠纸封愁鬓欲丝。
一枕晓窗春梦好,东风烂醉小桃枝。

瑶草祇须尘外种,鳯箫当就月中闻。
应怜汉女临溪水,闲洗榴花染白云。

酣觞始得离骚味,恨杀灵均说独醒。
待与解嘲还自笑,黙然翻守太𤣥经。

深掩兰闺定自珍,千金一笑万金身。
笔头无舌倾心事,不著流莺说不真。


几凭青鸟报芳尘,终是将心寄不真。
一纸短书分付与,蕊珠宫里弄珠人。

囊括乾坤计未踈,不知胠箧竟何如。
如何万里惊尘下,未奉平安一纸书。

长记寻春信马蹄,画桥流水乱莺啼。
别来往事浑如梦,明月满庭芳草齐。

北来见得鸿音少,南去徒来蝶梦多。
一曲髙歌人万里,几回无语上髙坡。

流水迢迢芳草匀,相思吟杀倚楼人。
万里闗山一壶酒,与谁重醉鳯楼春。

玉箫抛曲锦停梭,却倚妆楼怨梦多。
心在故园身在客,一声秋雁过滹沱。

素娥檀板象牙床,低按秦筝荐寿觞。
翰林风月三千首,一岁从头上一章。

漫漫寒雪望来迷,喜见孤松渐出堤。
一岁只能生一寸,与君相约碧云齐。

未入非熊惜壮图,却簪黄髪掩仙居。
空花不挂真人眼,一夜春风撼太虚。

一同由蜀道登天,回首斯须十二年。
老我风神今不似,剑门闗内阵场前。

故国江山梦里行,不期今日果长征。
剑华休遣尘生涩,万事人间总未平。

唯有乐天真道者余尝自号“独醉道者”,祇欣欢伯意安哉安哉,酒器名也
殷勤且莫相回避,著去相将醉去来。


为慕公和爱啸台双溪北山有孙登啸台,结茅特就北山莱。
须非树挂风瓢处,莫厌歌呼醉去来。


启事许谁当首肯?谋生休自谩牙欸牙欸见《杨子》
系风捕影非吾事,问柳寻花醉去来


日日名花次第开,㸔长春色映楼台。
司花可要司春子,凖备西园醉去来。


可爱风流赵素台,与香风引到蓬莱。
诚知宦海风波恶,离了风波醉去来

嗺与𤗯同音,苏回切。李涪刋误言𤗯酒。二十拍促曲名三台,𤗯𤗯合作“啐啐”,驰送酒声,后讹为平声。李正文所说亦然。然则余以字书验之,为平声于义为得“啐”一字,凡九音:一音苏内切,曰送酒声。“嗺”一字,凡四音:一音苏回切,曰促饮也。又嗺,送歌也。程林曰:𤗯与嗺同。则嗺酒也,以侑酒为义,唐人熟语也。

玉花团结就冰桃,玉蕊凝香袭冻醪。
时自唱歌嗺痛饮,踏歌白雪代离骚。

是日园丁献冻桃。冻桃,犹枭桃也。


情知白玉莲花酌,岂抵天然自暖杯。
玉友也须期白雪,缓歌唯命雪儿嗺。


谁长更得非中圣,自爱唯知是上尊。
只许飞琼歌白雪,缓歌催卷玉昆仑。


风流天上玉华君,应为花间种玉人。
延命阳春将白雪,立生春色入壶春。

生春,酒名。壶春,园名。


浮云碗里斟云液西园有浮云碗,明月杯中酌月波姮娥遗刘刚明月杯。月波和龙王家,酒名
白雪调髙谁可和?散花天女与韩娥。

许云封说笛有《落梅》、《折柳》二曲,今逸其辞。因次韵野梅、官柳以代其二曲,为《横笛引》云。

雪梅清瘦怕春知,待结同心与阿谁。
谁许云封将怨笛,引吟龙去陇头吹

崔道融《咏梅》“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良可人意。《西京杂记》有同心梅。


为谁折柳雪长丝,横笛知谁引所思。
春水绿波芳草路,枉教愁杀路傍儿。

杜工部“佳人雪藕丝”。樊晃曰“雪袖蕝”也。


落梅流韵逰金谷,折柳传情寄玉闗。
蕴结长思无计解,只应心曲是连环。

“落梅流韵,感金谷之游人;折柳传情,悲玉闗之戍客”,云封《笛说》中语也。


野梅官柳得长生,写入龙吟与鳯鸣。
已许云封封怨笛,不教人世有愁声

细腰宫里芳菲处,唯有金衣公子知。
尝笑何郎暮春怨,绍兰只寄一聨诗。


莺穿杨柳金梭织,蝶落宫花玉钱坠。
采花蜂去未回来,一双乳燕梁间睡。


晓枕啼莺睡起慵,日髙墙外趁逰蜂。
桃花零落聨蝴蝶,燕子来时春意浓。


倚柳穿花自在形,报衙朝夕太劳生。
还家漫结庄周梦,直到西风别玉京。

燕燕莺莺满鳯城,好花时节更闗情。
自从双鲤消沈后,惆怅春流越浅清。

将扶醉玉登华榻,更吐歌珠上绮筵。
两袖春风花下路,得无争指是神仙。

要知今日扶头酒,犹是前时软脚樽。
且恐莺花经冷落,为延风月与温存。

借问卢沟桥下水,甚时离了湿头山。
自从流入桑干后,几度穷兵战不还。

五家队仗丹青里,三辅楼台锦绣中。
不待海棠春睡足,竞随春梦五更风。

降得诗魔不抗衡,多情欢伯下愁城。
判花视草风骚将,倚断芸窗阅墨兵。

琼枝秀出迷春洞,璧月光生媚玉楼。
倾国佳人足倾国,无愁天子得无愁。

髙齐后主时号“无愁天子”。


轩辕事业与唐虞,搃是规模后世书。
玩兵除德让,不知终古更何如?

一举全齐纵二城,风云惨淡五年兵。
奈何不世兴王业,事在垂成间已行。

多欲危言已动心,积薪馀论更骎骎。
足令不得中郎位,枉被人讥泪染襟。

随波逐浪顺东流,幸得成名下石头。
勾当江南公事了,五湖须更有扁舟。

钱神足恶鲁元道,崇让莫推刘子真。
由此尽知当世事,得教怀愍不蒙尘。

二百世犹嫌短促,三千年已是寻常。
神州祇在天西北,天下如何号李唐?

黄阁星繁千炬烛,紫宸花烂百枝灯。
温汤不沃权门火,岂觉渔阳已沸腾。

《唐逸史》“罗公远多秘术,尝与𤣥宗至月宫得《霓裳羽衣曲》。”一说开元二十九年中秋夜,帝与术士叶法善游月宫,得《霓裳羽衣曲》。更有数说,皆不同。《开元传信记》“𤣥宗梦逰月宫,得紫云回曲。”

紫云回曲韵游空,只伴霓裳在月宫。
未到海棠花睡起,岂知愁雨复愁风。

《明皇别录》曰“帝幸蜀南入斜谷,属霖雨弥旬。于栈道雨中闻铃声,与山相应,帝既悼念贵妃,因采其声为《雨霖铃》曲,以寄恨焉。”

未必求全便自全,事须元自贵天然。
堂堂圣相裴中立,晚节浮沉亦可怜。

仙桃满观似红霞,横去声得人人处处夸。
前度刘郎应有问,兔葵燕麦又一本作“是”谁家?

月摇沧海鱼龙泣,风荡荒烟草木号。
自是清名埋不得,巍巍千古泰山髙。

独醉亭中独醉仙,唯知仙遁办逃禅。
等闲嚼蜡横陈际,却味冲虚立命篇。

丹青得许近天真,日表龙姿肖所闻。
功德兼隆古无几,可怜不赎盖都君。

偃月堂成已乱基,徒令千古罪环儿。
中原战血生荆棘,可惜三郎见事迟。

云卧霓裳冷画屏,梦魂应绕旧旗亭。
如今醉着谁家酒,犹自颓然醉不醒。

梦中了了乆忘言,戏写方瞳亦偶然。
万古有形皆幻影,此身初不异丁仙。

终日蹮蹮舞绿袍,百钱绳串戏儿曹。
争如收脚床头坐,满眼春风醉碧桃。

为嫌脂粉污颜色,故着寻常淡薄衣。
借问赤乌縁底事,惊鱼深入鸟髙飞。

倾危花界总花神,谁计还丹与反真。
难说玉皇惆怅事,分明羞杀月中人。


衣剪湘云裳剪霞,出门羞落树头花。
东君也雪司花耻,却纵春风乱鬓鸦。

花不知伊蝶不知,粉香旦旦拂花枝。
玉纎不放轻盈去,怕引君王顾盼谁。

玉骨冰肌瘗雪宫,寿阳残梦卷春空。
不知吹入髙楼笛,却挽长条问晓风。

窃处得非韩御史,淡来知是薛瑶英。
只除哲匠生花笔,得把南华梦写成。

组工得许近天真,一段幽芳照瑞云。
应是深闺孤恨切,双禽托意学回文。

大秦热海为封略,大汉炎人附庸。
想鞭笞天下日,此图应自是云龙。

烟涵老柏苍龙瘦,云尽髙峰冷翠横。
野渡无人渡秋水,一江秋影浸寒晴。

卧抱春风醉未醒,几时飞得到崑陵。
料来恐泄天机事,也待教人问不譍。

瘦荻枯荷野水深,画工多意作轻阴。
雨声惊破归飞梦,一片潇湘万里心。

碧纱洞里桃花陌,只许刘郎擅好春。
一片兰台风外月,不知元属避秦人。

孤奉提携避暑宫,见延明月引清风。
纵然秋气为移夺,终感殊恩在箧中。

莫求天上长生药,已得人间不老方。
㸔破古今如一日,年年春色似寻常。

长笑花各妆,竞呈春色占时芳。
孤标冰雪年年伴,只作人间独自香。

好将元亮林泉兴,澹写王维水墨图。
心远地偏人不到,闭门读尽五车书。

万壑云烟増壮观,一壶天地入雄歌。
公侯何物堪人老,自是儿童揣摩。

一梦黄梁不待炊,若为流泪满征衣。
目前西塞北界地名身南渡,肠断东风心北飞。

神咏人歌不忍闻,若为天地净妖氛。
重封一纸匡时䇿,哀乞兰台款奏君。


搔首踌蹰泪满衣,东风浑不管相思。
相思一树梨花发,立到黄昏月上时。

泪满云笺未怆神,髙楼望不见飞尘。
重重门户无人到,深桃花一院春。

仙佩飘飘驾彩鸾,白云深锁瓮山寒。
自从好梦风吹断,谁念孤儿泪不干。


彩鸾飞去几时回,望断青天望不来。
二十二年恩与爱,若为心地不成灰。


醮台霜冷纸钱灰,醮罢秋风独自回。
满面尘埃人不识,缓驱灰马吾家良马也入城来。

一上居庸万里心,居庸闗上望和林。
和林城远望不见,日落云明山水深。


欲回兰棹更夷犹,事出沉思得自求。
霜雁不来书断绝,水寒烟淡倚髙楼。

一声长笛野云秋,忍上髙台最上头。
红叶暮烟人北望,青山落日水东流。


一度思量一様愁,一回伤极一低头。
踌躇搔首无人㑹,待下楼来却上楼。

尊大人领省茔域在燕都西北一舍,西至玉泉五里,寔曰瓮山。寝园居在昊天罔极禅寺之右,正寝去隧东北百馀歩。昔尊大人居台辅,竟为伴食所沮,曽不得行其道之万一,屹然特立,如底柱之在横溃,天下人之所共闻知者也。悠悠之徒,喥喥之口,务欲中伤。闻其横议,则必笑谓左右曰:“不足介意,吾固知不免为任尚辈谓‘班超无奇䇿,其言平平耳’。若辈后必自知。宁无舆论自定,是非自别矣。”曽不数年,一如所喻。

太平与乱俱无象,先觉分明尽有闲。
间气欲常游帝所,旱霖终不沃人寰。

曙色将分梦欲残,一天星斗冷阑干。
揽衣推枕出门去,杨子江豪怒晓寒。

忆昔相逢各少年,几临风月醉华筵。
悠悠别后空回首,风起杨花雪满天。

谁曽煎得胶黏日,谁解拽将䋲系风。
岂道花枝与人面,大都都得几时红。

自从得践老成域,曽不更登年少场。
空赋栖乌夜啼曲,可怜谁是贺知章。

屈尽人间薄宦情,千锺从此一毫轻。
人心直要平如水,水面风来更不平。

望外青山断复连,望中明月缺还圆。
碧云暮合横长笛,目送归鸿不尽天。

忍竭声华足笑林,也须当问若为心。
可怜一自施行马,更说重门似海深。

已将身世付醺酣,拟买青山老翠岚。
可笑欲闲闲不得,又驱锋镝下江南。

独醉仙居独醉亭,只縁耽味洗心经。
可能却使谈天口,唯诵金人背上铭。

予号酒为“洗心经”。

青山不伴青春老,万古千秋色自新。
休去西园醉桃李,晚来风起易愁人。

白石先生何日老,青莲居士几时醒。
若须要得留灵景,索与除忧旧福庭。

莫劳邹律唤春回,雪尽北山空自来。
还笑独醒成底事,壮怀须对酒杯开。

日日楼头独自来,别离情绪苦为裁。
东风倚遍栏干曲,人在天涯回未回。

晓兰香露泣愁红,睡起沉吟绕露丛。
荡子不来花落去,教人争不怨春风。


空限勒花春事晚,及开零落却生嫌。
春风若不曽相识,何事频来揭画帘。

催花白雨炫芳春,香湿霓裳入梦云。
曽是长安少年客,天津桥上月中闻。

蔷薇露渍霓裳润,桂子风飘月殿香。
犹自鸣蛙聋醉梦,欲教人说是归昌。

百花气色虽千变,万劫光阴只一般。
金乐既和行乐在,我将天地结心欢。

汉使却廽凭寄语,汉家三十六将军。
劝君莫话封侯事,触拨伤心不愿闻。

右百家衣


散花天上散花人,唯说香名更未闻。
薄命换遗仙寿在,不须青塜有愁云。

锦织回文织过秋,千丝万缕织成愁。
停梭心口私相问,谁在凌烟阁上头。

皇都门外、𤣥都观里,露井树傍歌意。
先生凭甚作生涯?只嘲柳嘲桃嘲李。

酒龙歌鳯,莫相回避,就取逢场戏。
且听人劝要推移,更宜笑宜狂宜醉。

古歌词“桃生露井上,李生桃树傍。虫来啮桃根,李树代桃僵。”

扣声寂寞播阳春,㸔流水、混行云。
大雅拟扶轮,忍欲继、齐梁后尘。

清风眀月,四时长在,光景自长新。
不见谪仙人,更何处、乘槎问津?

隔江谁唱后庭花?烟淡月笼沙。
水云凝恨、锦帆何事?也到天涯。

寄声衰柳将烟草,且莫怨年华。
东君也是,世间行客,知过谁家?

花枝临太液,解语入、温柔炫。
桂窟低迷,天香飘荡,倒影迟留。
湏知画图难足,更青山环抱帝王州,
幻出三千花界。
春风吹上木兰舟,凤吹绕瀛洲。

记水浅蓬莱,尘扬沧海,一醉都休。
华胥梦虽无迹,甚鼎湖龙去水空流。
青鸟不来难问,玉妃㡬度仙逰?

双溪主人因移接牡丹,尝作《天香台》、《天香亭》、《天香园》三赋;后分种芍药,有《芍药花选辞》三十三首。由是继编《花史》。客有讥者曰:“先生平昔以意气自许,而肆情花草,其负初乎?”主人曰:“子不见夫前代明君名臣、髙人隠士,吟咏情性、体状花卉、而游戏翰墨场者,不可胜纪。唐内相陆敬舆,后不著书祇为《今古集验方》五十篇示乡人?吾修《花史》,亦将传诸同好,有何过乎?”客曰:“然则君以牡丹为‘花王’,唯芍药为‘近侍’,理宜尽乎?”主人曰:“不然。吾以若使灵均阅吾众芳,宁无起予之叹。试为吾子缕析之——牡丹,姿艳万状皆绝,故以牡丹为花王;梅,有和羮之任,故曰梅为上公;槐,为三公之位,故曰槐为三公;松,有大夫之封,故为大夫;竹,有刚毅之资,故曰竹为毅士;芍药,有近侍之称,故曰芍药为近侍;紫薇,本署以中书,故曰紫薇为中书开元中改中书省曰紫薇省;文冠,䇿名于翰苑,故曰文冠备翰林《唐㑹要》云“文冠花,学士院有之”;木笔,有可书之状,故曰木笔备太史木笔似木兰,见《洛阳花木记》;拒霜,有捍拒之义,故曰拒霜备致师拒霜,即芙蓉也;屈轶,指佞,故曰屈轶维御史;平露,旌政之得失,故曰平露维省政;甘枣,令人不惑,故曰甘枣驱惑束晢《发蒙记》曰“甘枣令人不惑”;迷谷,佩之不迷,故曰迷谷指南;萐莆,驱杀虫蝇,故曰萐莆驱虫蠹;蓂荚,依历开落,故曰蓂荚知晦朔屈轶、平露、萐莆、蓂荚,已上并见《天香台赋》。注:箑莆,即倚扇也;照天,有相日之光,故曰照天直昼;合昏,有知时之性,故曰合昏戒夜合昏见《天香台赋》注;李冠,诸果之首,故曰仙李司春《述异记》云“仙李缥色”。李肇《国史补》云“李直方尝第果实名,以绿李为首”。;榴,有夏景之宜,故曰榴花司夏;木犀,专九秋之香,故曰木犀司秋;山茶,有冬日之爱,故曰山茶司冬;苍官,有四时不粹之色,故曰苍官总四时;玫瑰、蔷薇,寒芒健刺,卒不可犯,故曰玫瑰维藩、蔷薇维垣;台,有凌霄,故曰凌霄维台《古今宫阁记》云有凌霄台;宫,有望仙,故曰望仙维宫望仙花见《青州花品》;汉有望仙宫;殿,有长生,故曰长生维殿华清宫有长生殿,在金沙洞口;洞,有金沙,故曰金沙维洞金沙见《王文公集》及《梅圣俞集》。金沙、大金沙、黄金沙、川金沙,见《花木后记》;祠,有王母,故曰王母维祠王母祠在玉蕊峰上。《酉阳杂爼》云“洛阳城华林园有王母桃”;峰,有玉蕊,故曰玉蕊维峰玉蕊峰见《刘賔客集》云“唐昌观有之”;龙香芬馥,故曰龙香郁烈龙香出海南;春鳯婆娑,故曰春鳯毰毸;玉女散花,备见仙经,故曰玉女散花玉女花即玉珑𤧚花也;仙人承露,肇自汉武,故曰仙人承露仙人,杏名也;葵,心倾日,故曰葵尸朝日之位;桂,自月降,故曰桂即夕月之次;盖,有鳯盖,故曰碧凤维盖;辇,有鳯辇,故曰金鳯维辇;金莲维宝,炬取金莲花之制也金莲花炬见《令狐绹传》;瑞莲维薰,炷取瑞莲薰炉之比也瑞莲香炉,前朝内府有之;幌,有珠幌,故曰珍珠维幌;绣,带若緌,故曰绣带维緌;障,有锦障,故曰锦被维障;裀,有锦裀,故曰地锦维裀地锦花见《洛阳花木记》;仙树,可以疗饥也,故曰仙树维庖;帝屋之若帷也,故曰帝屋维幄;梨花,巫娥之名也,故曰梨花荐枕席梨花,巫山神女名也。王昌龄诗云“落落冥冥路不分,梦中唤起梨花云”,盖咏此也;樱桃,郑后之讳也,故曰樱桃主中闱樱桃,石赵郑后之名也。见崔鸿《十六国春秋》;萱草宜男,犹萱草花之宜男也;女贞抱节,犹女贞陵冬而不凋也;花事之盛在春,故曰长春司花;酴醾,以酒得名,故曰酴醾司酒酴醾本酒名,而新开花颜色似之,故以为名。见《山谷集》;礼尚师古,故曰古度典礼《吴录·地理志》曰“广州有木名古度,不华而寔”;乐者,乐也,故曰长乐典乐唐苏颋有《长乐花赋》;八仙,有文昌八座之相,故曰八仙侍坐八仙花见《洛阳花木记》;万年,有天子万年之称,故曰万年称觞;而长寿仙,有寿仙嘉名,故曰长寿仙为嘉賔;莲,有君子之风,故曰莲为髙士;菊,有隠逸之说,故曰菊为逸民;蕙,有佳人蕙心蕙质之喻,故曰蕙为佳人;兰,有穆若金兰友之语,故曰兰为胜友;薝卜花,著释典故,曰薝卜为禅客;海棠,为花中神仙,故曰海棠为仙侣贾耽《花谱》以海棠为花中神仙;椰子有灵浆,饮之得醉见《交州记》,故曰椰子为醉圣见李谪仙;青田,核如瓠,渍水成酒,故曰青田为醉乡青田见崔豹《古今注》曰“核大如五六升瓠”;酒树花,汁自成仙醖,故曰酒树为黄垆;无患子,有传,故曰无患子述其传李屏山有《无患子传》;榆,有榆钱、有榆荚钱,鲁元道有《钱神论》,故曰榆兄有钱神之论;橘中二老,后称橘隐,左太冲有《招隐诗》,故曰橘弟有招隐之诗《乐府解题》云“小山之徒作招隠之赋以章其志”。后左太冲有《招隠诗》。余尝蓄坡仙墨迹“橘隠”二字。“榆兄、橘弟”见《淮南子》;水仙,迹著琴曲,故曰水仙弦歌水仙操见琴书。水仙花见《山谷集》,又见《张文潜集》云“叶如金灯,而加柔泽,花浅黄,其干如萱草,秋深开,至来春方已,虽霜雪不衰。”;海仙袅弱,故曰海仙低回海仙,即锦带也,见《王元之集》;踯躅,行不进也,故曰踯躅徙倚踯躅花见元微之《长庆集》,又有红踯躅;虞美人,可使呈舞,故曰虞美人呈冶舞之态虞美人草,闻吴音则舞,见沈内翰《笔谈;长命女,可得侑樽,故曰长命女为侑樽之容长命女,又曰三春花,见《洛阳花木记》;金钱,有金钱之号,故曰金钱买笑;含笑,有含笑之名,故曰含笑承欢;自碧莲而下、至乎君子,皆草木花也,故曰碧莲花拥紫阳宫女;玉簪、锦髻、四季承鲜;万叶、迎春迎春花见《洛阳花木记》,延嘉賔、连都念,时好交让,如何君子在焉;枭桃,厌伏邪气,主杀百鬼,故曰枭桃辟邪《本草》云“枭桃,一曰桃枭”;荔枝,益气理内,故曰荔枝理内张曲江《荔枝赋》云“有终食于累百,愈益气而理内”。邪不能神,内即平理,可谓无虞矣,故曰能事毕矣。

双溪狂直之状,北山逋客之迹,白莲居士之行,独醉道者之德。相与雍容,澹乎自持,恃其所长,多其所宜,或拒或违,或行或随,相忘尔汝,与夫妍媸,气其合也,道其同也。磅礴为一,探其赜也,索其隠也,析为四痴。

䨇溪独醉痴仙曰:“以兰臭之言,书铭于君之前。书之言曰‘夫以自然之间气为不羁之髦杰,彷徨乎尘垢之外、逍遥乎无为之业,三日月而腾光,一冰霜而抱洁。推斯志也,信斯心也,齐万劫于一瞬,甄万物于一写,蔑挹清风于箕颍,傲表天下于姑射者也。等章甫于泥涂,埒灵图于土苴者哉!’”

驼性蹇而骄;骡性乖而劣;牛性痴而顽;驴性钝而拙。
奔逸绝尘,骋出轨辙,非所望于斯列。虽皆可以代歩之劳,寔匪予心之所悦也。

客曰:“仆闻贤哲以道徳兼人,未闻以酣适为务。”醉隠于是怀樽抱爵、延圣引贤以为《酒赞》:

羲皇上世,康狄未作;醇徳为酒,飨道为酌。醉时以淳和,味人以淡泊。使耳目不营,形神恬漠。逮徳下衰,浇淳散朴,俶推妙理,庸延来乐。从事千锺,仁酬义酢;委质糟丘,流毒肆虐。值彼殊为尤物,遇此反为狂药。计吉凶之起造,实就人之善恶。无功华胥,伯伦天幕;纯潜粹隠,天民先觉。近君子之𬪩懿,远小人之孱薄。荣优容于神圣,审去就乎清浊。朝耽暮嗜,古人糟粕;冀变浇俗,返真抱悫。庶宣圣贤之至化,罔坠文武之斯道。永期美禄于天公,頥养天下之衰老。

酒德有颂,醉乡有记。酣觞自赞,四痴独醉。或设武备,或修文德。足启贤路,足跻圣阈。

爰有大人,髙蹈中区。
侨处无何,嘉遁仙居。
依圣附贤,味道之腴。
保其真筌,守其天符。
窃号醉圣,妄称潜夫。
笔耕舌织,镕经铸书。
箴斥戚施,规逐籧篨。
论削阘茸,议除闪揄。
廱廱优优,睢睢盱盱。
迭居递宿,仁义蘧庐。
以天为盖,以地为舆。
挥斥八极,纵意所如。
不为物炫,不为世拘。
雍容乐国,寄傲华胥。
荣如辱如,有机有枢。
乐天知命,独与道俱。

余有良马,曰“红叱拨”,取韦庄“紫陌乱嘶红叱拨”之语名之。诸突厥部遗俗,呼今之诸色桃花马为“叱拨”。唐天宝中得大宛汗血马曰“红叱拨”、“丁香叱拨”,后易其名曰“红玉辇”、“飞香辇”。

粤有龙子,桃花秀彻,鳯臆麟形,沫赭汗血。
竖整兰筋,双悬璧月,应䇿腾虚,希意超折。
九逸失其权奇,八骏惊其没灭。
𥬞飞云兮越绝电,朝金微兮暮玉阙。
庶质子渊之颂,人马相得之说也。

玉阙见《水经注》。


形笼天地,耳隔雷霆。
援笔辄书,吟醉斋铭。
诗坛将酒阵,相与出奇兵。
无何擅欢场,偶战拔愁城。

应物无私,不言善应。
黒白自证,妍媸自定。
肝胆可呈,衣冠可正。
亮圣人之存诚,其用心也如镜。

维主养生,擒奸奉公。
洋洋圣德,荡荡神功。
宛然金液,穆若春风。
是以被其泽者,必自化于醇𬪩。

鹤发孤臣,拜手稽首,长跪称觞,金液玉酒,窃比华封,祝圣人寿,天齐其长,地等其久。有以灵寿杖为皇子寿者,辄献颂曰:

时好古度,无患君迁。
灵寿君子,长生万年。

注:孙绰子曰:“北阜有木焉,名曰时好。”《吴录·地理志》曰:“广州有木,名古度,不华而实。”《纂文》曰:“无患,木名也。”崔豹《古今注》曰:“此木为众鬼所畏,取此木为器,以厌却邪魅,故无患。”刘欣期《交州记》曰:“君迁,树名也。”魏王《花木志》曰:“君迁,细如甘蕉,子如马乳。”《前汉》服䖍注曰:“灵寿,木名也。”《山海经》曰:“广都之野,灵寿实华。”晋宫阁名曰“君子”,树名也。《广志》曰:“君子树似柽松。”《洛阳记》云:“光眀殿前有长生树。”《邺中记》曰:“世谓西王母之长生树。”晋宫阁名曰“万年”,树名也。华林园有万年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