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双溪醉隐集 卷二
作者:耶律铸
卷三
耶律铸著。另请参见原文版本

  列圣尤宋食言弃好,皇帝命将出师问罪,奏捷献凯,乃作南征捷等曲云。昔我太祖皇帝出师问罪西域,辛已岁夏,驻跸鐡门闗。宋主宁宗遣国信使苟梦玉通好乞和,太祖皇帝许之,敕宣差噶哈䕶送苟梦玉还其国。辛卯冬,我太祖皇帝南征女真,诏睿宗皇帝遣信使绰布干等使宋,宋人杀之。睿宗皇帝谓诸王大臣曰:彼自食言弃好,辄害我使今日之事曲直有归可下令诸军分攻城堡闗隘由是长驱入汉中此其伐宋之端也宁宗实录第四百六十一都干苟梦玉衔命使彼宋四朝国史列传第七十七贾陟传苟梦玉使北还宋阆州谯庆茂所编蜀边事略绍定元年戊子制置使郑损与所代官四川制置使桂如渊㑹于顺庆使以时相所喻和议宻指告之且畀以朝廷所授苟梦玉使北录二册理宗实录第八十三绍定四年辛卯北使苏巴尔罕来以假道合兵为辞青野原沔州统制张宣诱苏巴尔罕杀之理宗日历第三百九十五十月二十一日沔州统制张宣诱苏巴尔罕使曹万户剿杀理宗日历第百五十一宝庆三年丁亥正月十一日辛酉姚翀朝辞进对次奏通好北朝事上曰以我朝与北朝本旡纎隙不必言和只去通好足矣寻食其言敢杀信使孰曲孰直明矣故详而䟽之

食言自是是诬天,游鼎鱼疑戏洞渊。
争信有从天北极,目无江表已多年。拾遗录瀛洲有洞渊广千里有鱼身长千丈鼓舞戏其中

设奇包敌纵蒙𧘂,绝似飘风卷断蓬。
填得大江流不得,先声已不见江东。

舳舻千里蔽江湖,擿挑楼船为骚音扫除。
先直前锋三十万,一通严鼓尽为鱼。

举国全兵失要冲,可无一策抗元戎。
细推馀百年来事,合册江神拜上公。

奋威骁骑下三呉,神将飞驰一丈乌。
视彼众虽百千万,黍民逰动跨𤣥驹。

拟歌陌上行人去,犹自传歌陌上花。
花解语时应也问,即今春色媚谁家。坡仙有陌上花其序云逰九仙山闻里中儿歌陌上花父老云呉越王妃每岁春必归临安王以书遗妃曰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呉人用其语为歌含思宛转听之凄然而词鄙野为易之云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是昔人非遗民几度垂垂老逰女还歌缓缓归陌上山花无数开路人争㸔翠軿来若为留得堂堂去且更从教缓缓回

横野万艘金趐舰,总戎一册玉铃篇。
长江岂限天南北,万劫坤灵戴一天。横野大将军位次与诸将绝席

𬊤音阐耀威灵结阵锋,信争敌忾献殊功。
全师保胜清时策,元在天声震荡中。

幸值圣明临御日,更逢文轨混同时。
声熏天地神功颂,润色光天统业辞。

一旅奇兵出禁宸,略时弹压定惊尘。
萧条万里无遗冦,信道天家又得人。

金节煌煌下玉京,鱼丽三十六屯兵。
一军电激穿沙幕,万燧云繁战野营。时大将北讨偏师云繁敌于大漠

张良传诸将,皆与上定天下枭将也。汉髙纪燕人来致枭骑助汉,应劭曰枭健也。张勇曰:“枭,勇也,若六博之枭也。”愚意六博得枭者胜,故以枭将命篇。

枭骑云腾自北征,领军枭将最驰声。
横穿外壁风前阵,直捣中坚月下营。

蜂屯蚕簇乱山𡹬,蚁动鹑居乱草坡。
露体露形千万指,恳祈天语许降和。

畔敌休矜战骑多,纷罗区落遍山坡。
那知未鼓投戈地,待阅前徒竞倒戈。我军与敌阵于崲峹。未鼓,敌溃投降者什五六。冯奉世传将军有叛敌之名,注曰:“不敢当敌攻战为畔敌也。”崲峹,地名,在和林西南。

控黄龙戍争雄地,登白龙堆抟战场。
奇正相生神算在,粪除勍敌献降王。

初若疾雷威似虎,复如脱兔速于神。
想当持节为飞将,秪是如今着翅人。我军轻骑取敌輺重于科尔结,盖河南地也。后周韩果北征敌人,惮其劲勇趫捷,号为著翅人。

露布突驰争逐日,雷鞭搀逓闘追风。
只自向时龙尾道,竞来云集万宁宫。

封略谁容限烛龙,终将天地入牢笼。
云兴飙起威名将,也好先收第一功。遗敌出奔西北大荒。唐烛龙,军之边地也

周礼大司乐曰:“王师大献,则令奏凯乐。”大司马曰:“师有功,则凯乐献于社。”司马法曰:“得意,则凯乐凯歌,以示喜也。”崔豹古今注引周礼:“王大捷,则令凯乐;军大捷,则令凯歌。”与其所引不同,周礼旡凯乐凯歌之别,然则豹之辩君臣尊卑之说于理,为得不旡所据。郭茂倩编次乐府诗集有晋凯歌二首、隋凯乐歌辞三首、唐凯乐歌辞四首、凯歌六首,咏其君臣殊勲异绩,圣上恭行天讨,北服不庭,命将问罪,南举江表,国家盛事,不可不述。拟唐凯歌体,敢作凯乐凯歌云。

天下英雄入彀中,得旡威震折遐冲。
㑹须六幕氛霾了,化日长明照九重。

龙飞天府玉滦春,徳水清流复旧痕。大安元年河清上下数百里次年。庚午我太祖皇帝经略中原易干凿度曰圣人受命瑞应先见于河河水清坤灵圗曰圣人受命瑞必先于河河清之徴太祖皇帝受命之符也徳水见史记唐凯乐歌辞千年徳水清
自非电㫁光前烈,谁得重霑雨露恩。和林城苾伽可汗之故地也岁乙未圣朝太宗皇帝城此起万安宫城西北七十里有苾伽可汗宫城遗址城东北七十里有唐明皇开元壬申御制御书阙特勤碑按唐史突厥传阙特勒骨咄禄可汗之子苾伽可汗之弟也名阙可汗之子弟谓之特勒开元十九年阙特勒卒诏金吾将军张去逸都官郎中吕向赍玺书使北吊祭并为立碑上自为文别立祠庙刻石为像其像迄今存焉其碑额及碑文特勤皆是殷勤之勤字唐新旧史几书特勤皆作衔勒之勒字误也诸突厥部之遗俗犹呼其可汗之子弟为特勤勤谨字也则与碑文符矣碑云特勤苾伽可汗之令弟也可汗犹朕之子也唐新旧史并作毗伽可汗勤毖二字当以碑文为正

翠华一动下龙庭,生意还从一气生。
乐国得非为寿域,圣人须自有金城。东汉书燕然铭凌髙阙下鸡鹿经碛卤绝大汉逾涿邪跨安候乘燕然至龙庭以前后诸传事迹考之又以出塞三千馀里校之龙庭和林西北地也

金莲川上水云间,营卫清沈探骑闲。
镇西虎旅临青海,追北龙骧过黒山。子史所载黒山不一北中黒山又多皆非子史中所见者

辟易天威与胜风,一场摧折尽奇锋。
西北龙荒三万里,并随驱策入提封。上亲击败西北弄兵藩王于上都之北地折木䑓之西

辕门鼓角扬边雪,营幕旌旗掣朔风。
相与河山雄帝宅,威棱尤壮受降宫。

睿算筹边势万全,益屯貔虎在雄边。
东连王塞西通海,南接金山北到天。

一新汗俗浴恩波,天地间人感慨多。
我泽如春民似草,圣元天子布阳和。

四海承风著国华,更旡龙虎龙虎二阵名也漫纷拏。
际天所覆人问地,今日都须是一家。

神策霆声振九区,纵兵雷合战卢朐。
竞将蔽野冲云阵,只片时间扫地旡。

云屯区脱㑹天兵,雷动龙趍从北平。
驰驱日逐飞龙阵,夜薄花门偃月营。国朝以出征逰猎帐幕之无轻重者皆谓之区脱。凡军一甲一灶,亦皆谓之区脱。史传所载区脱,即此史记中间弃地、各居其邉为瓯脱。韦昭曰:“界上屯守处。”《索隠》曰:“纂文云:‘瓯脱,土穴也。’又云是地名。”前汉书汉得瓯脱王发人民屯瓯脱以备汉晋灼曰瓯脱王因边境以为官苏武传区脱捕得生口服虔曰区脱土室北人所作以候汉者也李奇曰北人边境罗落守卫官也师古曰区舆瓯同区脱本非官号北人边境为候望之室若今之伏宿舍也因其所解不同故备录之以各居其边及备汉捕生口之说明之是逻侦者之营幕也审矣

蚁扰蜂喧笈骑过,鼓儳争自落长河。
人人闘说空鞍马,不似今畨数最多。

骈驰追锐翼摧锋,枭獍窠巢一夜空。
光射鐡衣寒透彻,冷风如箭月如弓。我军掩遗敌于高阙塞境。《史记》:“赵武灵王筑长城,自代傍阴山下至髙阙。”青将六将军军出朔方。髙阙,《汉书》卫青、李息出云中至高阙。后汉祭彤出高阙塞,吴棠出朔方,高阙则其地也。《通典》:“高阙,唐属九原郡,九原县西北,到受降城八十里。”唐书今之西城,即汉之髙阙塞也,北去碛石三百里。追锐、摧录,皆军名也。

羽檄交驰召虎贲,期门受战已黄昏。
信剪鲸鲵知有处,山川争震荡乾坤。焉支山,在张掖右军。殄敌二大憝于此。霍去病涉SKchar奴,转战过燕支山,即此也。

鼓噪讙山撼涿邪,飞龙㢋音侈翼掩螣蛇。
露营罢缭神锋弩,云阵犹轰霹雳车。我军败敌于涿邪。余尝有处月说稡载其略于此云云南邻处月之郊和林城唐碑文也未晓处月之为言有问及余者因为之说云云处月之言碛卤地也史记汉复使因杅将军公孙敖出西河与强弩都尉路博德㑹涿涂山注音邪前书因杅将军出西河与强弩都尉㑹涿邪山后书祭彤传出高阙塞九百馀里得小山妄言以为涿邪山窦宪传邓鸿与后诸军会涿邪山皋林温禺犊王于涿邪山闻汉兵来悉度漠去。班固燕然山铭》:“经碛卤,绝大漠,逾涿邪。”涿邪山者,其山在涿邪中也。涿邪后声转为朱邪,又声转为处月。按唐史,沙陀,处月种也。庄宗纪其先本号朱邪,后自号沙陀,而以朱邪为姓者是也。《南部新书》:北人三十軰于大山中见一小儿,遂收而递飬之。长,求姓,众云:“人共育得大,遂以诸耶为姓。”朱邪者,讹也。此说可笑。朱邪,即涿邪也,诸耶二字,俱是华言。遐荒殊俗、隔绝中华,焉如华言?以为族望处月,部居金娑山之阳、蒲类海之东,皆沙漠碛卤地也。西汉书注薛瓉曰沙土曰汉其说得之即今华夏犹呼沙汉为沙陀突厥诸部遗俗至今亦呼其碛卤为朱邪岂可谓以诸人为父耶?朱邪,初曰涿邪,后声转为朱邪,又声转为处月,今又语讹声转为川如。天竺,初曰身毒,后转为捐 --捐毒,又转为天笃。笃省,文作竺,竺又转为竹音。蠕蠕,初曰柔然,后曰蠕蠕,又曰芮芮。狄历,讹为敕勒,又讹鐡革。步摇,讹为慕容。秃髪,讹为吐蕃。若此之类,不可胜记。是皆从其鞮译及所书之人,乡音轻重缓急而致然尔。且诸夏方言,尚不能同况中国事记外国语。元无本字,但取其音声之近,似不可取其训诂训者,释所言之理祐者,通其指义所记之语。既无本字,岂有所言之理、所通指义者哉云云。曹孟徳攻袁绍,为发石车,绍众号曰霹雳。车螣蛇,阵名,见后魏书。飞龙,亦阵名。

元取北庭都䕶府,府境都鄙有城,曰金满城。《后汉书》云:“金满城,此其西域之门户也。”
寄重旌分阃外忧,顺时驱率万貔貅。
回临金满城边日,奄夺蒲昌海气秋。

旁张虎翼搀风阵,直突龙城袭雪山。
逴夜可侦金水道,防秋岂在玉门闗?

横车组练似春花,来自天涯与海涯。
说道扫除祲氛了,凯还歌奏到京华。

揖让跻龙历,讴歌适鳯符。凿空十万里,攘地几千都。

神断光宏业,天威震八区。控弦三百万,自号感恩都。

大夏王庭前纳款,大秦归义继来降。
舞鸾歌鳯音相和,未许天山数帝江。大夏国、大秦国,皆见《汉书》。王庭、归义州,见《唐书》羁縻州府。

燕巢飞幕负恩私,逺近嚣然共一辞。
列圣玉音明在耳,敢忘龙道请降时。

前骑传声掩白霞,后军犹未过乌沙。
势须贵合为猿臂,相制尤当似犬牙。白霞,在和林西。

毳幕云罗寒露野,羽旄星属昡靁乡。
悔将岘望风尘眼,不为长观日月光。

逻骑纷纷与冠军,逓相窥隙伺搀昏。
倚曽延敌临高阙,示敛疑兵突塞门。

望风降附祈为地,披露精城示所天。
若非上将龙旗下,会是中军虎帐前。自高阙之捷,敌稍稍来附我军,遂屯古受降城山下。其土俗曰:拂云堆者此也,由是知其非。汉公孙敖所筑受降城是唐张仁愿所筑。三受降城中之受降城也。因以受降名其山,即述其事云。

祇须尽敌巡乌水,未可移屯过鳯林。
切索更虞蜂虿毒,恐还争縦虎狼心。

留犁可要教挠酒,径路何为更契金。
事岂出人明算外,慕容虚羙漫熏心。北中诸国风俗,凡大盟约,必以金屑和饮。其所从来逺矣。汉车骑都尉韩昌、光禄大夫张猛与呼韩邪单于为盟约,呼韩邪单于径路契金留犁挠酒。应劭曰:径路,北人宝刀也。留犁,饭匕也。挠,和也。契金著酒中挠搅饮之。颜师古曰:“契刻,挠搅也。挠,呼高反。”

虽许侯王复正封,飬威尤可耀军容。
渔阳马厌银山草,鸡鹿屯营鐡堠峰。银山,在北都䕶府境。土人今尚有此称。银山外有大碛,曰银山碛。世俗所谓鐡堠者,在金山下。

交锋接矢无虚月,按甲休兵定㡬时。
计日必须闻吉语,敢先期献凯歌辞。

黄花堆上冷云闲,彍骑雷奔去又还。
说敌自相争粉溃,回戈霆闘过金山。

曜我皇威下帝䑓,灵旗真傃北庭开。
定应六出奇寒雪,瀚海阴风结阵来。

陈兵阔里黄芦淀,转战斜车尺遮切白草𡹬。
飞骑星驰穿处月,追亡逐北入沙陀。我军败敌右部于处月阔里岭名临处月黄芦淀斜车山名在阔里南大漠又去斜车西南数百里

贝胄星离争射日,蜂旗云合迥生风。
雷驰霆击相纷薄,独乐河边水草中。唐史:独乐河,又曰独逻河。

熊罴此去从无定,枭獍当来自不周。
清一八纮天意在,已教克复了神州。

长驱席卷尽连营,震摄黔雷撼北溟。
虎豹骑从云骑队,几临西极到殊庭。

磨崖金字崐崘颂,勒石银书逻逤铭。
且述要知方略在,圣人不战屈人兵。

柔服禺强总四溟,神开宝历见时情。
夜陪万国升平望,蹈咏清风播颂声。后汉书崔骃传咏太平之清风

结阵背南河,指顾望城北。
冠军申号令,谓彼是勍敌。
今朝一战在,有国与无国。
但得社稷存,此命不足惜。
风云为动色,士卒为感激。
奇正遽雷合,横冲奋霆击。
雌雄势未决,忽忽日将匿。
以劔指羲和,挥戈呼上声天日。
天地有情时,敢乞饶一掷。
貔虎张空拳,搏战到昏黒。
忽焉如海泄,声震裂区域。
对面不辨人,何许可追袭。
平明按战所,涧壑尽平积。
毕贺雪前耻,有力于王室。
拜诏未央宫,哀恳辞封邑。
五湖旧烟景,先师有遗迹。

自来古战场,多在长城南,少在长城北。茫茫白骨甸,如何直接黄龙碛。
或云是从汉武开西域,耗折十万众,博得善马数十匹。
奋军势务鏖击往来谁,洗兵赤河水犹赤。终弃轮䑓地,其地于中国。
失之且何损,得之本无益。历计其所得,皆不偿所失。
虽下哀痛诏,追悔将何及。此是万万古,华夏覆车辙。
底事夤縁其𮜿迄李唐,竞喜边功好大矜英哲。
明皇不虑渔阳厄,万里孤军征碎叶。通鉴天宝十年安禄山兼领三镇是岁高仙芝及大食战于怛罗斯城败绩
只轮曽不返,得无五情热。暴殄生灵涂草莾,忍徇虗名为盛烈。
君不见世间人心固结,是谓帝王真统业。
君不闻四海内有羙谈,至元天子平江南,何曾漂杵与溺骖。
圣人有金城,贵谋贱战,不战屈人兵。白骨甸在唐烛龙军地有西僧智全者该通汉字云古老相传白骨甸从汉时有此名

  帝王世纪曰:文王伐崇侯虎,至五鳯墟袜系解。顾左右无可使者,乃俯而结之。武王至商郊牧野誓众,左仗黄钺,右秉白旄,王袜解,莫肯与王结。王乃释旄钺,俯而结之。汉书王生袜解,张释之跪而结之。唐李白结袜子辞,大抵言感恩之重,而以命相许也。郭茂倩编次乐府诗集所序如此燕南壮士吴门豪筑中置铅鱼隠刀感君恩重许君命泰山一掷轻鸿毛太白结袜子辞也,可谓绝唱。然则高渐离专诸之任君子不取详味题意䌷绎史氏感恩许命则太公其人也太公八十孔丛子太公八十而遇文王诸书所载皆不同而遇文王武王十三年史记作十一年牧野之战太公年近九十时诸侯兵㑹者车四千乘纣之兵七十万太公与百夫致师武王驰之纣众崩畔是其感恩许命之效也故作前结袜子壬子岁夏圣上在潜仆受再生之恩自上即真西北诸藩弄兵不已。因作后结袜子以写愚恳,非敢传诸作者,庶可示之子侄而已。

五鳯声腾白日光,牧野昏荒惨无色。
精诚一作风云感激致师人,叱咤雷霆觉天窄。

未应一吐一作只明月珠,便欲延光万千一作千万载。
请吞枭獍剪鲸鲵,直蹴昆仑过西海。

𩥮骑生马射雕儿,恰似征西小月氐。
笑说汉家将野战,得非是我受降时。

雁门闗北分降地,马邑山南已拜一作拜战旗。
尽道汉家无顾籍,锦帆终不有回期。

阵云寒压渭桥低,四野惊雷殷鼓𥀷。
约定引还云骑去,一时争喷北风嘶突厥凡征战,恶马喷、马嘶,以为将败之徴。

貔虎杨威指顾间,先声已碎玉门闗。
向来香火情何在,已说元戎逼鐡山。

有索赋婆罗门辞者。时西北诸王弄边,余方阅西域传,因为赋,此“回乐峰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唐婆罗门辞也。乐苑曰:婆罗门,商调曲。开元中,西凉府节度杨敬述进㑹要曰。天宝十三载,改婆罗门为霓裳羽衣。

热海气蒸为喜雨,冻城寒结就愁阴。
中心甚欲期真宰,教使人知造物心。安西都䕶境内有热海去热海四十里有冻城唐新史同

青岭亘如頺碧落,赤河长似浸红霞。
是天柱折天倾处,龙战重渊尚攫拿。安西都䕶境内有青岭与赤河唐新史同

雪海迤延穷地界,雪山迢逓际天涯。
但为日月光临处,终一曾偏照一家。雪海在安西都䕶境唐新史同雪山在其东鄙

黄草泊围青草甸,白杨河绕绿杨堤。
依然名是叅天道,谁使唯闻战马嘶。北庭都䕶境内有白杨及黄草泊唐新史同国朝所设驿传东临三韩西抵濛汜黄草泊白杨河皆正驿路也

弓月山风长似箭,烛龙军火乱如星。
秪除尽挽天河水,可洗兵尘战地腥。北庭都䕶府有瀚海军本烛龙军也府境有弓月城弓月山是谓弓月道出兵路也唐梁建方尝为弓月道总管

黒水且谁为翠水,白山原自是冰山。
得非烟客乘龙火,为煽洪炉到世间。天山军在西州交河郡夏绝无雨其热甚于炎方唐旧史北庭都䕶府自永嶶至天宝管瀚海天山伊吾三军天山一名白山以其四时冰雪不消因以名之唐新史北庭都䕶府境内有黒水及黒水守捉

金天老文康,平居隘神州。金丹清真仙,相将汗漫游。
同流六合栖迟七邱,涉历八表盘桓十洲。鹏其化,龙其变。
地轴为之回其运,天轮为之平其转。日城为其上阳宫,月窟为其清凉殿。
鸾𬸦是家鸡,狻猊是家犬。真乐万春为局促,待把三光更舒展。
非圣不足知,天长将地逺。扶桑有时枯,濛汜有时竭,南山有时摧,钧天有时阕。
殊度仙曲拟进帝阙,九成𤣥云六变绛雪。
五色成文而不乱庶,可播振芳声腾浩劫。上天下地㣲康老,毕竟孰能知岁月。
𤣥都仙伯,太山老叟,延致异鸟,名曰希有。一翼左覆东王公,一翼右覆西王母。
得人备羽驾,故能出入逰造化,逍遥巡宇宙。感麟鳯,在郊薮,至道之国常为称首。
骤来辄敢恋明,时表其老耄知去就。拥仙仗,携仙友。
褒拜圣君奉神贶,鳯箫在前、鼍鼓在后。玉笙在左、锦瑟在右。
作天乐、献天授。天授,乐名。若鸾自歌鳯自舞,焚返魂香顶玉斗。
健舞起自补天手,浩歌发自谈天口。仍倚鳯台曲,鳯凰和九奏。
南极老人称觞北斗挹酌天酒,愿与九州四海同上千万岁寿。古今乐录上云乐,有鳯凰曲,又有鳯凰台曲。和云真乐万春太山老叟见容斋五笔载五方老人祝圣寿文

乌鹊绕屋鸣,有客停征𬴂。
问客何自来,君家寄家书。
摄衣起迎客,开书多苦辞。
蕣花不长好,玉颜亦易衰。
水行有却流,人行无反期。
置书拜谢客,岂不心懐归。
事君有明义,不得顾所私。
作书附客返,路逺幸勿遗。
上言重自爱,下言长相思。
相思勿相怨,自古多别离。

是处声歌席,一一凝尘埃。
羞掩合欢帐,独烛夜明苔。
徙倚立中庭,候虫一何哀。
满天秋色里,雁过黄金台。
所愿随清风,明月入君怀。
中心有劳结,期以向时开。
颓想就珍簟,远出绕兰階。
美人来几时,知人起夜来。

汎舟方湖见其荷盘布濩露珠凌乱有歌蔡萧闲翡翠盘高走夜光咏莲乐府催酒遂以荷杯相属偶忆江从简采荷调,拟赋此乐府。广题曰:梁太尉从事中郎江从简,为采荷调曰:“欲持荷作柱,荷弱不胜梁。欲持荷作镜,荷暗本无光。”以刺何敬容,敬容时为宰相,覧之不觉嗟赏,爱其巧丽。

荷盘承露珠,何时成夜光。
荷盖承日华,何地得清凉。
虽曰是荷衣,且难作霓裳。
虽曰是荷杯,长难酌酒浆。
欲以荷为钿,不可饰时妆。
欲以荷为钱,不可博明珰。
拟荷如宝镜,不能照胆知肝肠。
拟荷如纨扇,不能鲜洁如雪霜。
其茎有轻丝,难织锦流黄。
其气有微馨,难剂水沉香。
有名无实不足取,似是而非良可伤。
流萤将拟流火乌,亦与姬发呈休祥。

春风吹绣陌,花满帝乡树。
丝柳袅芳烟,细用黄金缕。
分明湏尽是,引荡人心处。
车马往来尘,尽结成红雾。
楼上琵琶声,倚歌临大路。
郑重且一作只休教,放得春回去。

乐府杂记载隋薛道衡昔昔盐一首又曰折折盐唐赵嘏广昔昔盐为二十章乐苑以为羽调曲乐府诗集又有无名氏昔昔盐一首朝野佥载龙朔已来人唱歌名突厥盐容斋载元怪录籧筱三娘工唱阿鹊盐又黄帝盐白鸽盐神雀盐满座盐归国盐唐诗媚赖呉娘唱是盐更奏新声刮骨盐然则歌诗谓之盐者如吟行曲引之类也因独醉园对雪作玉华盐三曲云

玉华仙咏玉华盐,爱玉华盐分外甜。
但是梨花春在处,不消重设却寒帘。梨花春见吉甫诗长恒沽此酒乐天诗青旗沽酒趁梨花时俗号为梨花春吉甫诗中所载非乐天所咏梨花春也

玉妃隠映水精帘,相与天花舞画檐。
玉洁冰清诚可爱,不因仍更有人嫌。韩昌黎雪诗白帝盛羽卫从以万玉妃

瑞雪香融注玉蟾,羡谁家醉卷珠帘。
风流柳絮因风起,只谢娘宜唱是盐。白霫有雪香酒玉蟾盏名见逢原记

濯缨与濯足,应欲任其真。
沐芳及浴兰,应务洁其身。
难洗耳中事,易洗心上尘。
世间原自有,常是洗心人。一作秪当怜洗耳不似洗心人

一行杵后一行锥,只是嫌虗恨役迟。
谁谓筑城坚不得,坚城岂在隠去声金椎。

黄鹄一作鸿鹄巢高林,鼋鼍穴深渊。
且各得栖宿,人独胡不然。
释耕于垅上,妻子耘其前。
人笑苦畎亩,何以遗子孙。
聊以一二答,不可求备论。
人皆遗以危,我独遗以安。
春风吹布䄂,云满鹿门山。

绛节拥红云,鳯吹随鸾扇。
游历万华宫,转宴诸仙殿。
金母愿接欢,玊真求识面。
为我问一作谢时人,谁曽是媒援。
高蹈歩天衢,真游不知倦。
又遇西王母,屡㑹瑶池宴。仙传王母瑶池宴宴蟠桃也
前后三千年,蟠桃开一遍。
为我问群仙,㡬见春风面。

真游挟飞仙,悬居何缥缈。
琪树不知秋,玊庭长似晓。
碧落无纎翳,天衢净如扫。
底许吟真声,仙韶动云表。
容与太素域,时复随青鸟。
朝游阆风苑,夕宴蓬莱岛。
昌城玊蕊花,崑墟玊红草。
可醉亦可玩,堪期后天老。

九色夜明珠,岂不有光彩。
终惜暗投人,含情欲谁待。
不惜珊瑚鞭,为君策驽骀。
此意竟何如,将何问真宰。

虹光迥回绕,似令殊有待。
延留五色节,俄轸九华葢。
泰山是𨚑垤,黄河细于带。
且昔欲谁知,游心在天外。

青山护村落,暗水通沟渠。
人行禾黍间,漫漫迷所之。
里社压新醪,击鲜赛丛祠。
田父相劳苦,雨旸无失时。
龙骨挂屋敖,秋熟可预期。
行行度岗涧,泉石多幽奇。
微风发清籁,好鸟吟高枝。
此中有佳趣,岂无幽人知。
去住两不可,空吟招隠诗。

日月㑹龙𧱓,三农能事休。
犁杖倚空室,霜林卧羸牛。
十二三年间,不如今岁秋。
田翁复何事,终不信眉头。
云以县官令,税租俱见收。
赤穷固有命,白著非自由。
又云有飞诏,少壮不一留。
半凿通济渠,半构迷藏楼。
言罢长叹息,涕泪交横流。
出门竟无语,回首漫夷犹。

云山千万里,驰驲来帝阙。
君自到和林,寓居四逾月。
客中太寂寞,韲盐事孤洁。
锦衣归故里,薄官试盐鐡。
匹马送君归,闗山正黄叶。
征雁声凄凄,悲笳鸣咽咽。
回首南州道,行人愁欲绝。
龙庭八月初,西风吹寒雪。
之子到甘棠,黄菊重阳节。
信笔作此诗,赠子以为别。

拊节遏行云,浩歌山色里。
落絮积晴雪,东风吹不起。
逺道趋鹏程,相思若为已。
揽辔入长烟,孤吟送春水。

去年来帝阙,篱落正黄菊。
今年还燕然,春光明逺目。
再三挽不留,归心何太速。
回首落花多,满川红蔌蔌。
驰驱万里程,阿谁慰幽独。
寂寂寒山行,寂寂寒山宿。
啼鸟㡬声迟,淡烟芳草绿。
东风千里人,明月半轩竹。
汉苑穴狐兔,姑苏走麋鹿。
功名半纸薄,兴亡等棋局。
可笑百年身,黄粱犹未熟。
不发离别叹,不唱阳闗曲。
桃李醉逢场,夕阳倒船玉。

劲节凌云汉,沈沈翠如束。
春静琐窗深,惊风碎寒玊。
聫声金鳯凰,双飞夜双宿。
寂寞野桐花,年年老空谷。云汉一作云霄沈沈一作森森

莫持金剪刀,决绝剪流水。
莫将尺素书,殷勤托双鲤。
水岂似人情,鱼岂知人意。
鱼水自相亲,肯与人为计。

湖中已种藕,湖边还种柳。
柳丝与藕丝,同在佳人手。
除是结同心,同心最长久。

日月双飞翼,天地一遗卵。
无天地不卑,无日月不满。
时序相代谢,曾不偏寒暖。
昼夜互乘除,曾不有长短。
因究万物情,凝神舒顿缓。
断知春自来,何须候灰管。西天诸国历议亦云天地之形如卵

溇者溇,音缕沈杯杓,醇醨同一味。
狂风偃秋草,兰艾同一悴。
贤愚不同调,贤愚酒见醉乡日月薰莸不同气。
如何昧去就,欲令为一致。
安得使贤愚,各分于一器。
安得使薰莸,各生于一地。
我志诚如斯,未审化工意。

金庭不死乡,真境延闲燕。
璨璨琼瑶树,朝映朝元殿。
灵景一何清,寂然闻鳯啭。
但见玊阶前,游蜂弄花片。

猎人设网罗,不挂月中兔。
岂无烹兔意,难求登月路。
月殿兔长生,人间㡬今古。
抱杵影徘徊,天狼空自苦。
樵者劳斧斤,不斫月中桂。
岂无薪桂思,难筹攀月计。
月殿桂长荣,人间㡬兴废。
倚镜影婆娑,天风摇不碎。
倾影听人歌,扬辉伴人舞。
何事在华筵,分明作賔主。
踪踪各无聊,乾坤两栖旅。
举酒寿姮娥,向人终不语。

霓裳羽衣曲,玉树后庭花。
不知相与迷春梦,绵历人间第㡬家。

六月亢旱田苗枯,自嗟自叹耕田夫。
差官咫尺徴秋税,今岁田家一粒无。
饥民日日望霖雨,雨意欲成云散去。
天公胡不用老龙,年年祇被蛟螭误。

竺干大士哀群灵,出示大教㧞幽沈。
汉明梦兆颇神异,具书𣑽译来千岑。
翕然风誉耸华夏,宝方精像辉云林。
传闻遗骨未灰朽,流散诸国磨古今。
朅来偶得见一齿,照坐粲烂如璆琳。
当时左右广长舌,咀嚼风雷兴潮音。
炯如珠珞吐光SKchar,洗我旷劫尘埃襟。
目瞻顶礼固其事,岂必窣堵埋千寻。
慿君韫椟善持护,为绝阴怪窥窬心。

漆城光荡荡,寇来不得上。
一朝变起望夷宫,不及思旃曽技痒。

修征蜀实录,每以二鼓为期方息。中夜闻笛,既觉。缅想实录事迹,亦如梦寐,怆然。无以为怀,述此写之。

承天圣祖开天业,四海为家尽臣妾。
规模宏逺古无比,太祖封诸亲王封域束尽东海西尽西海自古未有如此规模之宏逺也统绪岂唯垂万叶。
朅来海水不扬波,向见灵河已清澈。大安元年河清上下数百里次年庚午我太祖皇帝经略中原易干凿度曰圣人受命瑞应先见于河水清河清之徴太祖皇帝受命之符也
际天所覆乐心戴,愈见人情皆感切。
折冲猛锐竞陈力,骨鲠贞良咸就列。
龚行天罚攘搀枪,著处鲸鲵殊前截。
列圣未出无名师,历世弥光光圣烈。
推亡固存非一国,迷不知时非俊杰。
世评青野食前言,辛已年宋主宁宗遣国信使苟梦玉通好乞和太祖皇帝许之敕宣差噶哈护送还其国辛卯冬太祖皇帝南征女真遣信使绰布干等使宋青野原宋沔州统制张宣诱苏巴尔罕杀之此其伐宋之端也不若犬偷及鼠窃。
诬天复敢拘行人,后戊戌年七月哩宻什等百人使宋竟拘留不遣妄专狙诈夸明哲。
国犹摄生贵处顺,水背流时源易竭。
即今日削尽疆场,其势得无忧迫胁。
若然仍不畏天威,曷异螳螂怒当辙。
未知其可将蛮触,相与区区较优劣。
武皇问罪挥天戈,徴发诸军自崑碣。
翠华遥下五云来,辄报锦城氛祲灭。方入蜀使告云顶之捷
扈跸貔貅三十万,争欲先驱扫妖孽。
抟熊攫豹捷飞猱,诸将縁蜀道抟熊豹捷狨猱轮之和林赴险蹈虚矜胆决。
纷驰传檄启途使,英簜辅之龙虎节。
悬崖万仭入云端,前马不行应气摄。
虹梁缥缈架层霄,兴利州至三泉县桥阁共一万九千三百十八间护险偏栏共四万七千一百三十四间高兴动人殊可悦。
若非由蜀道登天,岂与飞仙得相接。飞仙岭相传徐佐卿化鹤跧泊之地故名飞仙上有阁道百馀间即入蜀路
腾倾湍瀑翻惊涛,怒震横流还逆折。
千岩万壑殷晴雷,卷起千堆万堆雪。
飞阁尤非地上行,剑门呀似天中裂。剑州剑门县在州东北五十里郦元水经注曰大剑戌至小剑戌三十里飞阁相通谓之阁道
壁立千寻冷翠屏,碧霞城拥清都阙。
振衣直上玊女台,下视烟尘望吴越。
五丁碎徙青黛山,万簇蠺丛一作簇乱堆叠。
金城虽包裹全蜀,胜负莫非由勇怯。
孰云无所骋骁骑,闭口势何劳捕舌。时得宋蜡丸书云云虽骁骑万群安所用之
天𠂻应未诱蚩萌,堪叹颛䝉与天绝。剑门苦竹隘招之不降遂抜之
宁知皇化如时雨,与济迷津作舟楫。
㑹闻蓬阆朝真仙,蓬阆等州皆纳土降簟食壶浆尽迎谒。
纷纶诸将无虚日,争奏归期争献捷。
旌门敕树受降旌,时旌门外敕树受降旌凡降者于其下待诏优恤冀致穷民遂安帖。
莫知天欲将如何,英猷一旦为虚设。
无雷东陊孤山峰,御营东山无雷倾圮惊风西卷旗竿折。御营西军风折旗竿
龙桥忽焉悉中圮,攻钓鱼山上下浮桥遽中圯䕫鼓⿱音贴然寻亦歇。大驾战鼓初闻数十里之外后虽三数里不闻
忍令飞驾鼎湖龙,持㧞龙髯堕尘劫。列仙传丁约曰儒谓之世释谓之劫
笛声唤得梦回来,梅梢犹印西窗月。

金崇庆间,添寿荣禄领骁果驻京畿为声援,闻圣朝太祖皇帝围守西京东海,遂命添寿将诸路兵八十馀万,号称百万,援之。仍赐手诏曰:今悉国力,当清北方,次宻谷口。时太祖皇帝亲率大军,先以前骑三千尝之,大军继至。未鼓,敌溃,全军覆没。

命骁锐,为声援,选歩骑,发畿甸。
号称一百万,一一皆精练。
旌旗虹乱渡桑干,绚野如花陈组练。
移围布阵宻谷口,吞敌出奇将伺便。
前拒避贾勇,中坚已受战。
天兵震天威,不异弄雷电。
先驱游击队,势若风云变。兵有风阵云阵
雕鹗横秋空,奋翼鸷鸡犬。
斯须跆音台籍尽八九,终了不曾还一箭。
永安宫,大安殿,方待凯旋回赐宴。
惟有孤臣鬓成雪,缘底眉头殊不展。
智谋士见未然事,窃叹众皆非所辩。参政孟铸数上书言北方必称兵胡沙虎必变
堪怜当日金源氏,谁编良将忠臣传?金源氏实录孟参政铸无传添寿荣禄有传

李白作蜀道难,以罪严武。后陆畅感韦皋之遇,作蜀道易,云蜀道易,易于践平地。戊午秋,余入蜀,漫天岭阻雨。次秋回至此岭带雨。因二公之作,为赋蜀道有难易云。
有言蜀道难,有说蜀道易。
难于上青天,易于践平地。
说易有所媚,说难有所激。
君曾不见与前修,折𠂻谁秉江山笔。
我来髙蹈仙人踪,控御遗风纵游历。
连云气象霸图中,世俗总号蜀道为连云栈道险阻形胜限疆域。
黒龙冲断万层山,骇浪轰雷恣奔击。
攅峰叠嶂冷云间,绵亘倚天骈翠壁。
飞梁架云栈,势欲跨南北。
虹桥络河汉,鸟道挂空碧。
历其天险,临其峻极。望舒按节,阳乌敛一作侧翼。
拟循云路趋鹏程,仰天直上青云梯。
蹑虚且何异登仙,但觉日月行寖低。
终逾绝险得驰骤,骤歩娲皇补天石。
微茫一迳通烟霄,攀缘更上苍龙脊。
弥旬霖雨秋,行潦迷原隰。
岂不虑蹉跌,路岐多垫溺。
一闻漫天名,心寒已如失。
况复壅大道,与道为通塞。
无虑千筹将万计,智推力引方行得。
请设漫天前后论,蜀道一言或可毕。
未应难于上青天,飞阁𨔛连通利走,去声名趋日夜往来何络绎
不应易于践平地,栈蹬缺寻引天荒,地老萧条断绝人声迹。
致令振古豺狼心,会不祈天赌一掷。
自蚕丛且稽代谢,几人一作家恃险会终吉。
适足笑王公,设险以守国。
在徳不在险,昭然如白日。
上青天,践平地,始可与之言其道难与易。
行路之难,难于上青天;蜀道之难,若比行路是平地。
出处虽然全在人,世路不能无险易。
长途岂可比青天,誓铲漫天作平地。

鞭催瘦马出龙庭,白酒一杯送子行。
山头积雪寒皎洁,风物凄凄伤别情。
穷庐冰凘结吟砚,行人欲去愁展转。
功名入手头未白,世态浮云几千变。
何如有酒且髙歌,百岁风光如过电。
如过电,人生几度春风面?

东风二月吹和林,绿杨庭院空深沉。
整襟危坐罢舜琴,时听百鸟自在吟。
冷冷流水漱寒玉,半天萧飒松风音。
呼童为我金波斟,悠然一笑忘古今。
书斋尽日无人到,门掩落花春自老。
裵𧙪杖履夕阳闲,回首春风又衰草。
长安逺客来紫宸,红尘满面初相亲。
挑灯风雨秋夜永,诗成落笔愁鬼神。
纵横议论小天下,当时谁谓秦无人。
一朝别我出祁连,黒山风雪十月天。
分襟执手小溪边,何时客床相对眠。
他年乘兴游京洛,诗酒无寒金谷约。

去年见君瀚海东,苍松郁郁山重重。
今日送君之镇阳,寒烟漠漠天苍苍。
休叹萧萧行路难,两袖春风衣锦还。
二年两度客天涯,离合都无咫尺间。
一樽白酒羡君侯,入手功名正黒头。
今年蝗旱民切痛,赋税须知有轻重。
一生富贵将几何,西风吹破邯郸夣。
自愧趋鳯池,空有别离诗。
红尘无处避,扰扰心如醉。
何时髙隠旧林泉,卧看人间等儿戏。

云黯惨,风浩荡,故里风光空想像。
寒馀三月索貂裘,冻崖冰雪三千丈。
天淡淡,路茫茫,送君万里还镇阳。
杨花㸃㸃山城雪,啼鸟一声春昼长。
多离别,少歌笑,功名摧促行人老。
玉箫吹断碧云寒,梨花寒食空过了。
君不见洛阳楼观今芜荒,梧桐叶落秋风凉,寒波寂寂山苍苍。

君不见毕毛召芮强宗周,亮天不朽言行功。
间平歆向汉人望,道宗孝恭唐治戎。
一时入相九才杰,白贺胸中五色茸。
圣朝举亲加东擢,封植教诱从元丰。
芜皋卑飞华岳隼,鼓车暂屈翔麟骢。
召还喻蜀监王国,三雍入对文清雄。
昨者临分勤造请,是时暑退火星中。
公瑾之交似醇酎,吉甫之颂如清风。
博山麝注玉镇席,翠壁雪乳金釡龙。
小人自分悠悠者,禆谌谋野渊明穷。
急觞髙咏鼓英气,飒然危冠髪上冲。
端敏髙明必贵逹,果信顽鄙根中庸。

西冈老子古郑客,洒落心胸如一作唐李白。
或歌或啸或吟卧,一作吟哦散髪披襟坐万壑清风松下座。
呼童取得古锦囊,月魄嚢中暗惊堕。
制度风流特奇绝,韵髙不许俗人别。
试问先生是何物,云是阿咸葬时物。
英雄无限俱为土,如何此物传今古。
寥寥千载阿咸志,凭谁写出阿咸意。
悠然抱此明月腹,林下溪边时一曲。
十三玉柱秋蟾净,指底松风四弦冷。
大弦呜呜纯且雅,小弦切切清且劲。
秋髙千丈寒泉瀑,露滴铜盘碎金玉。
千岩夜雨猿鹤悲,半夜西风鬼神哭。
物奇不肯人间住,变作孤鹤上天去。

戊午岁秋,有自长安特遗余名笛数管,短长大小不一。余素蓄玉笛,因戏作长笛续短笛引为赠。

长笛短笛有指的,清浊有气亦有质。
李谟吹笛动长安,㝢内竞推为第一。
笛声断绝续者谁,得许云封继其迹。
落梅宛转折柳声许云封说笛有落梅折柳二曲云封李谟之外孙也,不止飞砂将走石。
石裂云穿天亦惊,吟龙许云封怨笛。
云封烟锁不可开,直至如今吹不得。
有客手把昭华琯,未应旷代无人识。
什袭天然希世珍,尤当秪自私珍惜。
会须奇宝吐奇声宋玉笛赋芳林皓簳有奇宝,邪秽气随声荡涤。
静寻白雪引流风开元传信记云余虑遗忘上清之乐故懐玉笛以手指上下寻之马融长笛赋中取度于白雪绿水,拟写幽情𦕅自适。
遂据胡床弄秋月,萧条万籁沉凝寂。
凡奏一叠十二节,每发一声累九息。
流韵寥亮入太清,袅袅馀音游八极。
但闻天外鸾鳯鸣,岂知海底鱼龙泣。
髙迁亭化为灰烬,平阳坞久生荆棘。
揄扬天下之至音,非为俗聋矜结习。
伶伦嗟味愿从事,列和怅然寻屈膝。
武昌老人请易业,洞庭老人还自失。
欲俪清歌妙入神,惜无李白生花笔。
孰知时尚紫云回,屡变新声延化日。

魏创纪勲观,齐崇嘉徳楼。
忍名天祐旌功阁,图写朱三在上头。

我太祖皇帝未始轻出无名之师太祖皇帝伯父锡巴哈汗为女真之所害南伐中原此其辞也前战扼狐岭下敌之精锐尽于是役

龙旗天上来,神兵落天阙。
问罪下中原,先有扼狐捷。
勍敌四十万,一何争勇决。
冲锋竞突刅,奋不待成列。
矢雨注,鼓雷叠。长兵尽,短兵接。
势霆击,天柱折。声海振,地维绝。
烈日照雪霜,几何不殄灭。
若是数百阵,然后成帝业。
信道守元不易,圣统在垂千万叶。
敢忘开国缅良难,太祖新征战时节。说苑武王伐纣云云武王曰天落兵也

大麦熟簸箕漏麦饭熟即快活提葫芦沽美酒烧香拨火不如归去五禽也

我爱五禽言,味之殊有味。
不惟由此知物情,更是分明见天意。
大麦熟簸箕漏,伤时节,感农叟。
麦饭熟即快活,祛顑颔,略契阔。
提葫芦沽美酒,绕溪山,占花柳。
烧香拨火,愿言康且寿。
不如归去莫饶舌,只合吞声牢闭口。

衔芦逺避驾鹅声,人间多避海东青。
冥飞休近双凫游,恐因误引到天明。
稻梁足,网罗轻,湖海多洲汀。
太虚无阂且何慕,鹦鹉玉笼笼下生。
与尔全六翮,好去恣腾腾
若期寥廓求希有,必欲翺翔从大鹏。
宜审遥弓鸣,勿为虚弦惊。
古来惟有一更嬴。司隼聆驾鹅声其目可击者即纵海青或失驾鹅必及他禽

锦云承露珠盘冷,玉女佩环鸣玉井。
凝歌声入天镜来,兰桡搅碎蓬壶影。
弄香浮叶一何繁,翠盖霞幢不齐整。
可是芳心空自苦,凌波无夣唯烟景。

燕子不来花著雨,莺声巧作烟花主。
满庭重叠绿苔斑,斜倚栏干臂鹦鹉。
清渭东流劔阁深,不知消息到如今。
相思前路几回首,一夜月明千里心。

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
共春长在一壶中,尽可浮㳺与一作取沈醉。

余因六盘之变,经西夏信都府。过干海子,是夏其地无雨,草萎水涸,北中凡陂泺皆谓之海子。

沙葱焦枯沙蓬干,海子干枯龙子殚。
顾非海变桑田日,如何一旦无涓滴。
琴髙控鲤游何许,好探麻姑问消息。龙子,马名也。

衰草淡烟迷故垒,情思迢迢似流水。
关山目断雁声沉,几曲栏干闷独倚。
倚栏还忆早春时,软软东风绽桃李。
青春如昨岁云暮,大抵人生如寄耳。
如何携酒对明月,一笑红尘等白蚁。
归来夣蝶恼庄周,蝶去悠悠几千里。
吟哦犹在月明下,诗就清欢未能已。
举手欲折桂枝去,行入青天广寒里。

淙淙,山重重,前溪后岭万苍松。
我来秋雨霁,夜宿深山中。
霜寒千里龙蛇怒,岩谷萧条啸貔虎。
波涛漾漾生秋寒,碧落无云自飞雨。
珑珑兀兀惊俗聋,馀韵飘翛散碧空。
悠然策杖出门去,方知万壑生清风。
清欢一夕无今古,勾引人风雅句。
那堪更被山头月,团圆挂在青松树。

魂黯马嵬西去路,当时生被春风误。
嫣然犹自带馀酲,贪睡那能慰迟暮。
难写花仙旧所思,褪香愁雪淡胭脂。
黄昏庭院潇潇雨,更是梧桐叶落时。

屯云墨色日将暮,晦明挥霍雨如注。
水声夜半摇匡床,平旦出门吁可畏。
盘涡溔瀁吞边旁,悍流汹涌行中央。
日中雨复绠縻下,沟塍水跃皆浑黄。
黒风拗怒雷击地,浪头起立三丈强。
权桠老木根株拔,崚嶒古屋椽桷裂。
快马万蹄迸突而凭陵,灵龟百面澒洞而砯砰。
锐兵鏖战城栅倒,猛虎嗥吼崖谷崩。
旁观气夺目力眩,濒流上下俱不宁。
升髙避害叫舟楫,篙工倚柂不敢行。
寂寥向晚颇衰落,断霞返照回新晴。
鸟飞不尽天界阔,苍烟淡淡山青青。
衔杯引满幸无恙,收召魂魄犹屏营。
往年秋水沈半壁,阁门九死得一生。
今日思之痛方定,一见洪波心震惊。
吾闻山挟河回冲底柱,东峡江束盘投灔滪。
鱼龙百怪家其中,风涛暴横无终穷。
小溪常时清且浅,漪涟不动平于板。
浅津可渉渉可梁,一旦沸腾能漭茫。
传闻溃渱山裂破,黒蛟夜出作奇祸。
抉崖走石势力粗,十家六七无空庐。
百年古塜尚漂泊,变生仓卒人为鱼。
君不见去年四月不雨至七月,涧谿一线皆断绝。
川居人昔死于暍,山居人今死于溺。
下田黄尘昔蓬勃,髙田白沙今障没。
呜呼灾变何其频,剿民之命谁肯任。
剿民之命谁肯任,苍天苍天实照临。

秋风滚地来,云卷河汉净。
遥观东海底,飞出黄金镜。
虽未十分圆,桂魄明且莹。
停杯对清辉,信笔成新咏。
殷勤举酒嘱姮娥,休阻南楼来夜兴。

斜阳楼阁西风里,暑气著人难睡起。
觉来厌暑登东楼,月明如昼天如水。
金波漾漾流无声,中秋月好常人情。
青天休使浮云蔽,不是中秋月也明。

驱驰半世谁能晓,一㸃丹衷天可表。
中原不忍万民疾,肯羡蜗蝇利名好。
桑田晚见白𬞟洲,天上人间无限秋。
笔头横扫千人军,词源倒卷银河流。
闲来髙卧烟霞里,笑看浮生等白蚁。
髙歌一笑回东风,春满漫山桃与李。
华堂寿筵张,再拜献寿觞。
试看南山松柏姿,岁寒依旧色苍苍。

帐前惊报天子来,临车下马无疑猜。
攀车引袂呼不起,𪖙𪖙酣寝声如雷。

风云千载际会秋,堂上严君正黒头。
君王一顾闻天下,春满中原四百州。

苍苍松柏贯四时,造物儿童元是私。
戏彩髙歌献寿卮,寿卮愿约乾坤期。

尊大人领省卧疾日,忽谓人曰:“天帝释新起宝轮,请吾为记,记已成,吾为汝辈诵之。”诵数过,左右无晓书者,即忘之。又云:“天上宝刹亦成,钟声甚佳。”谓侍疾者曰:“汝听此否乎?”后数日,有白云突出帐中,如虹霓然,上彻霄汉,终日不绝。人皆哭曰:“公行矣!”寻薨。

孤儿泪眼空血流,一夜不知浑白髪。
宝灯轮毕新记成,梦断疏钟吼残月。
白云隠隠入青冥,生死悠悠两长诀。
人间天上父子情,遗愤有身终尽雪。

赤子半入井,宁无恻隠心。
亟走掣其足,啼号嗄以喑。
其亲即偕来,翕然集四邻,将谓相谢不世恩。
忿呼恚诘渠何人,令我儿声哭酸辛。
中心自誓救颠坠,孰顾若辈怨且嗔,君子谋道不谋身。

最苦人生生别离,匆匆轻别几时归。
紫箫吹落燕南月,丽泽门开马似飞。
雨情不定云来去,老雁叫云云不住。
琵琶拨尽断肠声,断弦声断秋风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