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仆射济州遗爱碑
作者:王维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326

夫为政以德,必世而后仁;齐人以刑,苟免而无耻。则刑禁者难久,百年安可胜残;德化者效迟,三载如何考绩。刑以助德,猛以济宽,期月政成,成而不朽者,惟公能之。公名耀卿,字涣之,河东闻喜人也。益为帝虞,实相帝舜,非子其胄,而邑诸裴。在汉者为水衡,在魏者守代郡。十三代祖徽,魏益、豫、雍、衮、徐五州刺史、兰陵武公,源于大贤,派以俊德,世济其美,不陨其名矣。曾祖正,隋散骑常侍、长平郡赞理。祖昚,皇朝洛南、南郑二县令。著族斯茂,衣冠未敢争雄;继世皆贤,英彦无出其右。故有常侍县君,递辉迭英。父守真,太常博士、判驾部夏官员外、今上楚王府咨议参军、邠、宁二州刺史,赠晋、衮、沂三州刺史。文儒之宗伯,礼乐之本源。藉业虽曰承家,复始由乎种德。再典大郡,二为仙郎,举十大夫,是则是𢽾。且年不及寿,而位未称德。朝多其能,殁而独赠。公则晋州之第三子也,语而能文,有识便知。为儿则量过黄发,未仕而心在在苍生。伯达试经,子炎应诏,古之人也,我不后之。八岁神童举,试《毛诗》、《尚书》、《论语》及第。解褐补秘书省校书郎,历睿宗安国相王府曲签。东观载笔,班固名香;西园赋咏,刘桢气逸。转国子主簿、检校詹事府丞。学识宜在儒林,风度雅膺储采。河南府士曹参军、考功员外郎。公府屈廊庙之才,曹无留事;仙郎明黜陟之法,野无遗贤。右司、兵部二郎中、长安县令。其在含香,一台推妙,以之制锦,四海是仪。公之断狱也,必原情以定罪,不阿意以侮法,是以小失天旨。出为此州刺史,公推善于国,不称无罪,思利于人,志其屈己。戮豪右以惩恶,一至无刑;旌孝弟以劝善,洪惟见德。然后务材训农,通商惠工,敬教劝学,授方任能。行之一年,郡乃大理。襁负而至,何忧乎荡析之人?路不拾遗,何畏乎穿窬之盗?既富之矣,汲黯奚取于开仓?使无讼乎,仲由何施其折狱?居无何,诏封东岳,关东列郡,颇当驰道。至于牺牲玉帛,资粮扉屡,其或不供,为有司所劾,敛,非天子之意。丰省之度,多不得中,故二千石有不能受事于宰旅者矣。季孙请鲁视邾、滕,涛涂恐师出陈、郑,抑为是也。公尽事君之心,且曰从人之欲。万斯箱之粟,兹乃如京;百执事之人,于我乎馆。四封之境,二为帝庭;一郡之赋,再粒天下。士卒林会,马牛谷量,皆投足获安,端拱取给,无虞燥湿,不畏寇盗。草莽之中,用能便其体;羁绁之外,无所劳其力。天朝中贵,持权用事。厚为之礼,则生我羽毛;小不如意,则成是贝锦。公享有常牢,觌无私币。冒货贿者,我以为仇;淫刍荛者,吾所能御。至于急宣中旨,暴征庶物,或命嘉蔬,先春当荐,锡贡珍果,非土所生。举是一隅,其从千计,皆曾不旋踵,若取诸怀,又不知其备预之所以然也。谓饩牢竭矣,而家用馀粮;谓疲劳甚矣,而人有馀力。岂非积年之储,用之有度;终身之逸,使之有时?不然,班责艺事,轻重以列,我视子男之国,而倍公侯之征。今日之事,我为上也。大驾还都,分遣中丞蒋钦绪,御史刘日政、宋珣等巡按,皆嘉公之能,奏课第一。公未受赏,朝而归藩。天灾流行,河水决溢。蝗虫避境,虽马棱之化能然;洪水滔天,固帝尧之时且尔。高岸萃以云断,平郊豁其地裂。喷薄雷吼,冲融天回。百姓巢居,主客有其家室;五稼波殄,沼毛荒于畎亩。公急人之虞,分帝之忧,御衣假寐,对案辍食,不候驾而星迈,不入门而雨行。议堤防也,至则平板干,具糇粮,揆形略趾,量功命日。而赤岸成谷,白涛亘山,虽有吕梁之人,尽下淇园之竹,无能为也。乃有坏防之馀,冲波且尽,仅在而危同累卵,将坠而间不容发。公暴露其上,为人请命,风伯屏气以迁迹,阳侯整波而退舍。又王尊至诚,未足加也。然后下密楗,褰长茭,土篑云积,金锤电散。公亲巡而抚之,慰而勉之。千夫毕饭,始就饮食;一人未息,不归蘧庐。惰者发愤,以跞勤,懦者自强以齐壮。成之不日,金堤峨峨。下截重泉,上可方轨,北河回其竹箭,东郡郁为桑田。先是朝廷除公宣州刺史,公惜九仞之垂成,恐众心之或怠,怀丝纶之诏,密金玉之音,率负薪而益勤,亲执扑而弥励。既成,乃发书示之。皆舍畚攀辕,废歌成泣,泪洏济袂,泽阴鲁郊。哀哀号呼,不崇朝而达四境。噫!公之视人也如子,人之去公也如父,宜其升闻于天,司我五教。公之富人也以简,简则不扰,而人得肄其业,非富欤?公之爱吏也以严,严则畏威,而吏不陷于罪,非爱欤?是其大旨也。至若沛郡谓为神明,淮阳谢其清净。尊经于学校,鲁风载儒;加信于儿童,齐人不诈。明闲视听,其察奸也无;,晓习文法,于决事乎何有。六义之制,文在于斯;五车之书,学半于我。其为身计,保乎忠贞;将为孙谋,贻以清白。熊轼之贵,子弟夷于平人;龙门则高,宾客不遗下士。非礼不动,出言有章。语曰: “恺悌君子,人之父母。”其是之谓乎?维也不才,尝备官属,公之行事,岂不然乎?维实知之,维能言之。况夫妇男女思我遗爱者,唫咏成风;耆艾人吏,愿颂清德者,道路如市。则王裦所讲,奚斯之颂,美政盛德,缀词之士,固未尝阙如也。维敢拒之哉?颂曰:

童子何知兮,公迈成人。
大不必佳兮,公德日新。
天生德于公兮,遗此下民。
天子命我兮,守兹东郡。
人调公以谪去兮,不能致训。
公曾不私己兮,政声益振。
惟岁十月兮,帝封岱宗;
千乘万骑兮,行幸山东。
小郡之赋兮,再粒万邦。
丰不盈俭不陋兮,公之举也得中。
河为不道兮,离常流以痡毒。
不用一牲兮,不沈一玉。
身当中流兮,冯夷感而避贤。
敕阳侯兮,使却走夫洪涟。
板筑既具兮,薪又属;
庶人欣以就役兮,高岸崛起于深谷。
人降邱宅土兮,桑田郁以载绿。
行无五马兮,食不载味。
惠恤鳏寡兮,威詟黠吏。
公之德兮,曾无与二。
人思遗爱兮,泪淫淫。
岁久不衰兮,至今。
性与天道吾不得闻兮,志其小者近者兮,已是过人之德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