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伦汇编 氏族典 第一百五十九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明伦汇编 第一百六十卷
明伦汇编 氏族典 第一百六十一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

 第一百六十卷目录

 韩姓部列传二

  晋

  韩邦       韩洪

  韩寿       韩杨

  韩友       韩绩

  韩阶       韩恒

  韩伯       韩宰

  南齐

  韩系伯      韩灵敏

  梁

  韩怀明

  陈

  韩延庆      韩子高

  北魏

  韩耆       韩茂

  韩延之      韩秀

  韩备       韩均

  韩天生      韩麒麟

  韩务       韩兴宗

  韩显宗      韩子熙

  韩武华

  北齐

  韩轨       韩贤

  韩凤       韩晋明

  韩宝业

  北周

  韩果       韩褒

  韩雄

  隋

  韩擒虎      韩僧寿

  韩洪       韩世谔

  韩子诞

  唐

  韩仲良      韩伦

  韩瑗       韩思复

  韩思彦      韩大敏

  韩休       韩朝宗

  韩琬       韩澄

  韩干       韩浩

  韩洽       韩洪

  韩汯       韩滉

  韩浑       韩游GJfont

  韩注       韩群

  韩皋       韩翃

  韩GJfont       韩泰

  韩全义      韩弘

  韩充       韩会

  韩愈       韩佽

  韩公武      韩察

  韩昶       韩湘

  韩约       韩全诲

  韩仪       韩偓

  韩必

氏族典第一百六十卷

按《楚国先贤传》:邦字长林,少有才学。晋武帝时,为野 王令,有称绩,为新城太守。坐举野王故吏,为新城计 吏,武帝大怒,遂杀邦。

按《楚国先贤传》:洪,侍御史。

按《楚国先贤传》:洪子寿,字德贞。敦尚家风,性尤忠厚。 早历清职,惠帝践阼,为散骑常侍,迁守河南尹。病卒, 赠骠骑将军。

按《挚虞明堂议奏》:前太医令韩杨,上书言宜如旧祀 五帝。太康十年,诏已施用今定新礼,明堂及郊祀五 帝应如旧议。

===韩友===按《晋书·韩友传》:友,字景先,庐江舒人也。为书生,受易 于会稽伍振,善占卜,能图宅相冢,亦行京费厌胜之 术。卜占神效甚多,而消殃转祸,无不皆验。干宝问其 故,友曰:筮卦用五行相生杀,如按方投药治病,以冷 热相救。其差与不差,不可必也。友以元康六年举贤 良,元帝渡江,以为广武将军,永嘉末卒。

按《晋书·韩绩传》:绩,字兴齐,广陵人也。其先避乱,居于 吴之嘉兴。父建,仕吴至大鸿胪。绩少好文学,以潜退 为操,布衣蔬食,不交当世,由是东土并宗敬焉。司徒 王导闻其名,辟以为掾,不就。咸康末,会稽内史孔愉 上疏荐之,诏以安车束帛征之。尚书令诸葛恢奏绩 名望犹轻,未宜备礼,于是召拜博士。称老病不起,卒 于家。

按《晋书·韩阶传》:阶,长沙人也。性廉谨笃慎,为闾里所 敬爱。刺史谯王承辟为议曹祭酒,转西曹书佐。及承 为魏乂所执,送武昌,阶与武延等同心随从,在承左 右。桓雄被害之后,二人执志愈固。及承遇祸,阶、延亲 营殡敛,送柩还都,朝夕哭奠,俱葬毕乃还。

按《晋书·慕容GJfont载记》:韩恒,字景山,灌津人也。父默,以 学行显名。恒少能属文。身长八尺一寸,博览经籍,无 所不通。永嘉之乱,避地辽东。廆既逐崔毖,复徙昌黎, 召见,嘉之,拜参军事。咸和中,宋该等建议以廆立功 一隅,勤诚王室,宜表请大将军、燕王之号。廆纳之,命 群僚博议,咸以为宜。恒驳之。廆不平,出为新昌令。皝 为镇军,复参军事。迁营丘太守,政化大行。GJfont为大将 军,征拜咨议参军,加扬烈将军。GJfont僭位。与李产俱傅 东宫,从太子入朝,GJfont顾谓左右曰:此二傅一代伟人, 未易继也。其见重如此。

按《晋书·韩伯传》:伯,字康伯,颍川长社人,清和有思理, 留心文艺。举秀才,征佐著作郎,并不就。简文帝居藩, 引为谈客,自司徒左西属转抚军掾、中书郎、散骑常 侍、豫章太守,入为侍中。陈郡周勰为谢安主簿,居丧 废礼,崇尚庄老,脱落名教。伯领中正,不通勰,议曰:拜 下之敬,犹违众从礼。情理之极,不宜以多比为通。时 人惮焉。转丹阳尹、吏部尚书、领军将军。既疾病,占候 者云:不宜此官。朝廷改授太常,未拜,卒,时年四十九。 赠太常。子㻅,官至衡阳太守。

按《前燕录》:宰,昌GJfont人也。仕GJfont为谒者仆射、扬威将军, 子昺降于魏。

按《南齐书·韩系伯传》:系伯,襄阳人也。事父母谨孝。襄 阳土俗,邻居种桑树于界上为志,系伯以桑枝荫妨 他地,迁界上开数尺,邻畔随复侵之,系伯辄更改种。 久之,邻人惭愧,还所侵地,躬往谢之。建元三年,蠲租 税,表门闾。以寿终。

按《南齐书·韩灵敏传》:灵敏,会稽剡人也。早孤,与兄灵 珍并有孝性。母寻又亡,家贫无以营凶,兄弟共种瓜 半亩,朝采瓜子,暮已复生,以此遂办葬事。灵珍亡,无 子,妻卓氏守节不嫁,虑家人夺其志,未尝告归,敏事 之如母。

按《梁书·韩怀明传》:怀明,上党人也,客居荆州。年十岁, 母患尸疰,每发辄危殆。怀明夜于星下稽颡祈祷,忽 闻香气,空中有人语曰:童子母须臾永差,无劳自苦。 未晓,而母豁然平复。十五丧父,几至灭性,负土成坟, 赠助无所受。免丧,师事南阳刘虬。虬尝一日废讲,独 居涕泣。怀明窃问其故,虬家人答云:是外祖亡日。时 虬母亦亡矣。怀明闻之,即日罢学,还家就养。家贫,常 肆力以供甘脆,嬉怡膝下,朝夕不离母侧。母年九十 一,以寿终,怀明水浆不入口一旬,号哭不绝声。既除 丧,蔬食终身,衣衾无改。天监初,刺史始兴王憺表言 之。州累辟不就,卒于家。

按《陈书·韩子高传》:子高父延庆,因子高之宠,官至给 事中、山阴令。

按《陈书·韩子高传》:子高,会稽山阴人也。家本微贱。侯 景之乱,寓在京都。景平,文帝出守吴兴,子高年十六, 为总角,容貌美丽,状似妇人,于淮渚附部伍寄载欲 还乡。文帝见而问之,曰能事我乎。子高许诺。子高本 名蛮子,文帝改名之。性恭谨,勤于侍奉,恒执备身刀 及传酒炙。文帝性急,子高恒会意旨。及长,稍习骑射,颇有胆决,愿为将帅,及平杜龛,配以士卒。文帝甚宠 爱之,子高轻财礼士,归之者甚众。文帝嗣位,除右军 将军。天嘉元年,封文招县子。二年,迁员外散骑常侍、 壮武将军、成州刺史。及征留异。异平,除假节、贞毅将 军、东阳太守。五年,章昭达等自临川征晋安,子高自 安泉岭会于建安,诸将中人马最为强盛。晋安平,以 功迁通直散骑常侍,进爵为伯。六年,征为右卫将军, 至都,镇领军府。文帝不豫,入侍医药。废帝即位,迁散 骑常侍,移顿于新安寺。高宗入辅,子高兵权过重,深 不自安,好参访台阁,又求出为衡、广诸镇。光大元年 八月,前上虞县令陆昉及子高军主告其谋反,高宗 在尚书省,因召文武在位议立皇太子,子高预焉,平 旦入省,执之,送廷尉,其夕赐死,时年三十。

按《魏书·韩茂传》:茂父耆,字黄老;永兴中自赫连屈丐 来降,拜绥远将军,迁龙骧将军、常山太守,假安武侯。 仍居常山之九门。卒,赠泾州刺史,谥曰成侯。

按《魏书·韩茂传》:茂,字元兴,安定武安人也。年十七,膂 力过人,尤善骑射。太宗曾亲征丁零翟猛,茂为中军 执幢。时有风,诸军旌旗皆偃仆,茂于马上持幢,初不 倾倒。征诣行在所,试以骑射,太宗深奇之,以茂为虎 贲中郎将。后从世祖讨赫连昌,大破之。以军功赐爵 蒲阴子,加强弩将军,迁侍辇郎,拜内侍长,进爵九门 侯,加冠军将军。后从征蠕蠕,频战大捷。从平凉州,茂 为前锋都将,战功居多。迁司卫监。录前后功,拜散骑 常侍、殿中尚书,进爵安定公,加平南将军。转都官尚 书。车驾南征,分为六道,茂与高凉王那出青州。诸军 渡淮,降者相继,拜茂徐州刺史以抚之。车驾还,以茂 为侍中、尚书左仆射,加征南将军。世祖崩,刘义隆遣 将檀和之寇济州,南安王余令茂讨之。至济州,和之 遁走。高宗践祚,拜尚书令,加侍中、征南大将军。茂沉 毅笃实,虽无文学,每论议合理。为将善于抚众,勇冠 当世,为朝廷所称。太安二年夏,领太子少师。冬卒,赠 泾州刺史、安定王,谥曰桓王。

按《魏书·韩延之传》:延之,字显宗,南阳赭阳人,魏司徒 暨之后也。司马德宗平西府录事参军。刘裕率伐司 马休之,未至江陵,密使与延之书招之。延之报曰:伐 人之君,啖人以利,真可谓处怀期物,自有由来者矣。 以平西之至德,宁无授命之臣乎。假令天长丧乱,九 流浑浊,当与臧洪游于地下,不复多言。裕得书叹息, 以示诸佐。刘裕父名翘,字显宗,于是延之字显宗,名 子为翘,盖示不臣刘氏也。后奔姚兴。太常二年,入国, 以延之为虎牢镇将,爵鲁阳侯。延之前妻罗氏生子 措,措随父入国。又以淮南王女妻延之,生道仁。措推 道仁为嫡,袭父爵,位至殿中尚书。进爵西平公。

按《魏书·韩秀传》:秀,字白虎,昌黎人也。祖宰,慕容GJfont谒 者仆射。父昺,皇始初归国,拜宣威将军、骑都尉。秀历 吏任,稍迁尚书郎,赐爵遂昌子,拜广武将军。高宗称 秀聪敏清辩,才任喉舌,遂命出纳王言,并掌机密。显 祖践阼,转给事中,参征南慕容白曜军事。太和初,迁 内侍长。后为平东将军、青州刺史、假渔阳公。在州数 年,卒。子务袭爵。

按《魏书·韩茂传》:茂子备,字延德。初为中散,赐爵江阳 男,加扬烈将军。又进爵行唐侯,拜冠军将军、太子庶 子。迁宁西将军,典游猎曹,加散骑常侍。袭爵安定公、 征南大将军。卒,赠雍州刺史,谥曰简公。

按《魏书·韩茂传》:茂子均,字天德。少而善射,有将略。初 为中散,赐爵范阳子,加宁朔将军。迁金部尚书,加散 骑常侍。兄备卒,无子,均袭爵安定公、征南大将军。出 为使持节、散骑常侍、本将军、定州刺史,转青冀二州 刺史。恤民廉谨,甚有治称,除广阿镇大将,加都督三 州诸军事。复授定州刺史,轻徭宽赋,百姓安之。延兴 五年卒,谥曰康公。子宝石袭爵。

按《魏书·韩茂传》:茂子天生,为内厩令,后典龙牧曹。出 为持节、平北将军、沃野镇将。

按《魏书·韩麒麟传》:麒麟,昌黎棘城人也。自云汉大司 马增之后。父瑚,秀容、平原二郡太守。麒麟幼而好学, 美姿容,善骑射。恭宗监国,为东曹主书。高宗即位,赐 爵鲁阳男,加伏波将军。父亡,在丧有礼,邦族称之。后 参征南慕容白曜军事。白曜表为冠军将军,与房法 寿对为冀州刺史。及白曜被诛,麒麟亦征还,停滞多 年。高祖时,拜给事黄门侍郎,乘传招慰徐兖叛民,归 顺者四千馀家。寻除冠军将军、齐州刺史,假魏昌侯。麒麟在官,寡于刑罚。太和十二年,卒于官,年五十六。 麒麟立性恭慎,恒置律令于坐傍。临终之日,唯有俸 绢数十匹,其清贫如此。赠散骑常侍、安东将军、燕郡 公,谥曰康。

按《魏书·韩秀传》:秀子务,字道世,性端谨,有治干。初为 中散,稍迁太子翊军校尉。时高祖南征,行梁州刺史 杨灵珍谋叛。以务为统军,讨灵珍。有战功,授后军长 史,征赴行在所。还,迁长水校尉。景明初,假节行肆州 事,转左中郎将、宁朔将军、试守常山郡。又为征蛮都 督李崇司马。崇揃荡群蛮,务有力焉。后除镇北府司 马。初试守常山,府解,复为平北长史。务颇有受纳,为 御史中尉李平所劾,付廷尉,会赦免。后除龙骧将军、 郢州刺史。边人李旻、马道进等诈杀萧衍黄GJfont戍主, 率户来降。务信之,遣兵千馀人迎接。户既不至,而诈 表破贼,坐以免官。久之,拜冠军将军、太中大夫,进号 左将军。神龟初卒。

按《魏书·韩麒麟传》:麒麟子兴宗,字茂先。好学有文才。 年十五,受道太学。后司空高允奏为秘书郎,参著作 事。迁秘书中散。太和十四年冬,卒。赠宁远将军、渔阳 太守。

按《魏书·韩麒麟传》:麒麟子显宗,字茂亲。性刚直,能面 折廷诤,亦有才学。太和初,举秀才,对策甲科,除著作 佐郎。车驾南讨,兼中书侍郎。后为本州中正。二十一 年,车驾南伐,显宗为右军府长史、征卤将军、统军。军 次赭阳,萧鸾戍主成公期遣其军主胡松、高法援等 并引蛮贼来击军营,显宗亲率拒战,遂斩法援首。新 野平,以显宗为镇南、广阳王嘉咨议参军。显宗后上 表,颇自矜伐,诉前征勋。诏付尚书,推列以闻。兼尚书 张彝奏免显宗官。诏以白衣守咨议。二十三年卒。景 明初,追赭阳勋,赐爵章武男。

按《魏书·韩麒麟传》:麒麟子兴宗,兴宗子子熙,字元雍。 少自修整,颇有学识。弱冠,未能自通,侍中崔光举子 熙为清河王怿常侍,迁郎中令。初,子熙父以爵让弟 显宗,不受。子熙缘父素怀,卒亦不袭。及显宗卒,子熙 别蒙赐爵,乃以其先爵让弟仲穆。兄弟友爱,居丧有 礼。子熙为怿所眷遇,遂阙位,待其毕丧后复用。及元 乂害怿,久不得葬。子熙为之忧悴,屏处田野,每言王 若不得复封,以礼迁葬,誓以终身不仕。后灵太后返 政。子熙伏阙上书,灵太后义之,乃引子熙为中书舍 人,后遂赐又死。寻修国史,加宁朔将军。未几,除著作 郎,又兼司州别驾。转辅国将军、鸿胪少卿。建义初,兼 黄门,寻正。子熙清白自守,不交人事。又少孤,为叔显 宗所抚养。及显宗卒,显宗子伯华又幼,子熙友爱,等 于同生。上书求析阶与伯华,于是除伯华东太原太 守。及伯华在郡,为刺史元弼所辱;子熙乃泣诉朝廷, 肃宗诏遣按捡,弼遂大见诘让。及部杲之起逆,诏子 熙慰劳。杲诈降,而子熙信之。还至乐陵,杲复反,子熙 遂还。坐付廷尉,论以大辟,恕死免官。未几,兼尚书吏 部郎。普泰初,除通直散骑常侍、抚军将军、光禄大夫, 寻正吏部郎。出帝初,还领着作郎。以奉册之故,封历 城县开国子,加卫将军、右光禄大夫。天平初,为侍读, 又除国子祭酒。子熙俭素安贫,常好退静。寻除骠骑 将军。元象中,加卫大将军。兴和中,孝静欲行释奠,敕 子熙为侍讲。寻卒。武定初,赠骠骑将军、仪同三司、幽 州刺史。

按《魏书·韩麒麟传》:麒麟子显宗,显宗子武华。除讨寇 将军、奉朝请、太原太守。

按《北齐书·韩轨传》:轨,字伯年,太安狄那人也。少有志 操,性深沉,喜怒不形于色。神武镇晋州,引为镇城都 督。及起兵于信都,轨赞成大策。从破尔朱兆于广阿, 又从韩陵阵,封平昌县侯。仍督中军。再迁秦州刺史。 甚得边和。频以军功,进封安德郡公。迁瀛州刺史,在 州聚敛,为御史纠劾,削除官爵。未几,复其安德郡公。 历位中书令、司徒。齐受禅,封安德郡王。轨妺为神武 所纳,生上党王涣,复以勋庸,历登台铉。常以谦恭自 处,不以富贵骄人。后拜大司马,从文宣征蠕蠕,在军 暴疾薨。赠假黄钺,太宰、太师,谥曰肃武。皇建初,配飨 文襄庙庭。子晋明嗣。

按《北齐书·韩贤传》:贤,字普贤,广宁石门人也。壮健有 武用。初随葛荣作逆,荣破,随例至并州,参朱荣擢充 左右。荣妻子北走,世隆等立魏长广王为主,除贤镇 远将军、屯骑校尉。参朱度律用为帐内都督,封汾阳 县伯。普泰初,除前将军、广州刺史。属高祖起义。贤遣使通诚于高祖。高祖入洛,参朱官爵例皆削除,以贤 远送诚款,令其复旧。太昌初,累迁中军将军、光禄大 夫,出为建州刺史。武帝西入,转行荆州事。天平初,为 洛州刺史。民韩木兰等率土民作逆,贤击破之,亲自 按检。有一贼窘迫,藏于死尸之间,见贤将至,忽起斫 之,断其胫而卒。贤虽武将,性和直,不甚贪暴,所历虽 无善政,不为吏民所苦。赠侍中、持节、定营安平四州 军事、大将军、尚书令、司空公、定州刺史。子裔嗣。

按《北齐书·韩凤传》:凤,字长鸾,昌GJfont人也。父永兴,青州 刺史。凤少而聪察,有膂力,善骑射。稍迁都督。后主居 东宫,年幼稚,世祖简都督二十人送令侍卫,凤在其 数。后主即位,累迁侍中、领军,总知内省机密。封昌黎 郡王。男宝仁尚公主。其弟万岁,及二子宝行、宝信并 开府仪同。宝信尚公主。凤母鲜于,段孝言之从母子 姊也,为此偏相参附,奏遣监造晋阳宫。陈德信驰驿 检行,见孝言役官夫匠自营宅,德信还具奏闻。及幸 晋阳,又以官马与他人乘骑。上因此发忿,除名。仍毁 其宅。公主离婚。复被遣向邺吏部门参。及后主晋阳 走还,被敕入内,寻诏复爵。从后主走度河,到青州,并 为周军所获。凤于权要之中,尤嫉人士,崔季舒等冤 酷,皆凤所为。每朝士咨事,莫敢仰视,动致呵叱。仕隋, 位终于陇州刺史。

按《北齐书·韩轨传》:轨子晋明。天统中,改封东莱王。晋 明有侠气,留心学问。好酒诞纵,招引宾客,一席之费, 动至万钱,犹恨俭率。武平末,除尚书左仆射,百馀日 便谢病解官。

按《北齐书·韩宝业传》:宝业,高祖旧左右,唯门阉驱使, 不被恩遇。历天保、皇建之朝,亦不至宠幸,但渐有职 任。至长秋卿。后封王,侵暴。于后主之朝。

按《周书·韩果传》:果,字阿六拔,代武川人也。少骁雄,善 骑射。贺拔岳西征,引为帐内。击万俟丑奴,破之。以功 授宣武将军、子都督。从太祖讨平侯莫陈悦,迁都督, 赐爵邯郸县男。魏孝武入关,进封石县伯。大统初,进 爵为公,加通直散骑常侍。果性强记,兼有权略。所行 之处,山川形势,备能记忆。兼善伺敌虚实,揣知情状。 太祖由是以果为虞候都督。每从征,太祖依其规画, 授征卤将军。又从复弘农,攻拔河南。破沙苑,战河桥, 并有功,授抚军将军、银青光禄大夫。迁朔州刺史,转 安州刺史,加帅都督。九年,从战邙山,军还,除河东郡 守。累迁大都督、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 开府仪同三司,出为宜州刺史。录前后功,进爵褒中 郡公。魏恭帝元年,授大将军。从贺兰祥讨吐谷浑,以 功别封一子县公。武成二年,除宁州刺史。保定三年, 拜少师,进位柱国。天和初,授华州刺史,为政宽简,吏 民称之。建德初,薨。子明嗣。大象末,位至上大将军、黎 州刺史。与尉迟迥同谋,被诛。

按《周书·韩褒传》:褒,字弘业,其先颍川颍阳人也。徙居 昌黎。祖GJfont,魏镇西将军、平凉郡守,安定郡公。父演,中 散大夫、恒州刺史。褒少有志尚,好学而不守章句。及 长,涉猎经史,深沉有远略。魏建明中,起家奉朝请。加 强弩将军,迁大中大夫。属魏室丧乱,褒避地于夏州。 时太祖为刺史,素闻其名,待以客礼。太祖为丞相,引 褒为录事参军,赐姓侯吕陵氏。大统初,迁行台左丞, 赐爵三水县伯。寻转丞相府属,加中军将军、银青光 禄大夫。二年,以褒为镇南将军、丞相府从事中郎,出 镇浙、郦。居二年,征拜丞相府司马,进爵为侯。出为北 雍州刺史,加卫大将军。入为给事黄门侍郎。九年,迁 侍中。十二年,除都督、西凉州刺史。十六年,加大都督、 凉州诸军事。魏废帝元年,转会州刺史。二年,进位车 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寻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 司,进爵为公。武成三年,征拜御伯中大夫。保定二年, 转司会。三年,出为汾州刺史。四年,迁河洮封三州诸 军事、河州总管。天和三年,转凤州刺史。以年老致仕。 五年,拜少保。褒历事三帝,以忠厚见知。高祖深相敬 重,常以师道处之。每入朝见,必有诏令坐,然后与论 政事。七年,卒。赠、泾、岐燕三州刺史。谥曰贞。子继伯嗣。

按《周书·韩雄传》:雄,字木兰,河南东垣人也。祖景,魏孝 文时为赭阳郡守。雄少敢勇,膂力绝人,工骑射,有将 率材略。及魏孝武西迁,雄便慷慨有立功之志。大统 初,遂举兵。抄掠东魏,所向克获。徒众日盛,州县不能 御之。东魏洛州刺史韩贤以状闻,邺乃遣其军司慕 容绍宗率兵与贤合势讨雄。战数十合,雄兵略尽,兄 及妻子皆为贤所获,将以为戮。乃遣人告雄曰:若雄 至,皆免之。雄于是,遂诣贤军,即随贤还洛。乃潜引贤党,谋欲袭之。事泄,遁免。时太祖在弘农,雄至上谒。太 祖嘉之,封武阳县侯。遣雄还乡里,更图进取。雄乃招 集义众,进逼洛州。刺史元湛委州奔河阳,其长史孟 彦举城款附。俄而领军独孤信大军继至,雄遂从信 入洛阳。从太祖战于河桥。军还,仍镇洛西。拜假平东 将军、东郡守,迁北中郎将。邙山之役,太祖命雄率众 邀齐神武于隘道。神武怒,命三军并力取雄。雄突围 得免。除东徐州刺史。东魏东雍州刺史郭叔略与雄 接境,颇为边患,雄乃轻将十骑,夜入其境,斩略首。除 河南尹,进爵为公,加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大都督、 散骑常侍。寻进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侍中、河 南邑中正。孝闵帝践阼,进爵新义郡公,赐姓宇文氏。 世宗二年,除使持节、都督、中徐虞洛四州诸军事、中 州刺史。雄久在边,具知敌人虚实。每率众深入,不避 艰难。前后经四十五战,虽时有胜负,而雄志气益壮。 东魏深惮之。天和三年,卒于镇。赠大将军、中华宜义 和五州诸军事、中州刺史。谥曰威。子禽嗣。

按《隋书·韩擒虎传》:擒虎,字子通,河南东垣人也,后家 新安。擒虎少慷慨,以胆略见称,容貌魁伟,有雄杰之 表。性又好书,经史百家皆略知大旨。周太祖见而异 之,令与诸子游集。后以军功,拜都督、新安太守,稍迁 仪同三司,袭爵新义郡公。武帝伐齐,齐将独孤永业 守金墉城,擒虎说下之。进平范阳,加上仪同,拜永州 刺史。陈人逼光州,擒虎以行军总管击破之。高祖作 相,迁利州刺史。开皇初,高祖潜有吞并江南之志,以 擒虎有文武才用,夙著声名,于是拜为庐州总管,委 以平陈之任,甚为敌人所惮。及大举伐陈,以擒虎为 先锋。平金陵,执陈主叔宝。进位上柱国。别封寿光县 公。以行军总管屯金城,御寇,即拜凉州总管。俄征还 京,上宴之内殿,恩礼殊厚。无何。寝疾,数日竟卒,时年 五十五。子世谔嗣。

按《隋书·韩擒虎传》:僧寿,字元庆,擒虎母弟也,亦以勇 烈知名。周武帝时,为侍伯中旅下大夫。高祖得政,从 韦孝宽平尉迥,每战有功,授大将军,封昌乐公。开皇 初,拜安州刺史,转为熊州刺史。后转蔚州刺史,进爵 广陵郡公。寻以行军总管击突厥于鸡头山,破之。后 坐事免。数岁,复拜蔚州刺史。突厥甚惮之,辽东之役, 领行军总管,还,检校灵州总管事。从杨素击突厥,破 之,进位上柱国,改封江都郡公。炀帝即位,又改封新 蔡郡公。大业五年,从幸太原。有京兆人达奚通妾王 氏,能清歌,朝臣多相会观之,僧寿亦预焉,坐是除名。 寻令复位。八年,卒于京师,时年六十五。有子孝基。

按《隋书·韩擒虎传》:洪,字叔明,擒虎季弟也。少骁勇,善 射,膂力过人。仕周侍伯上士,后以军功拜大都督。高 祖为丞相,从韦孝宽破尉迥于相州,加上开府,甘棠 县侯。高祖受禅,进爵为公。寻授骠骑将军。开皇九年, 平陈之役,授行军总管。及陈平。以功加柱国,拜蒋州 刺史。数岁,转廉州刺史。时突厥屡为边患,朝廷以洪 骁勇,检校朔州总管事。寻拜代州总管。仁寿元年,突 厥达头可汗犯塞,洪率蔚州刺史刘隆、大将军李药 王拒之。遇敌于恒安,众寡不敌,洪四面搏战,身被重 疮,将士沮气。敌悉众围之,矢下如雨。洪伪与敌和,围 少解。洪率所领溃围而出,死者大半,杀掳亦倍。洪除 名为民。炀帝北巡,拜洪陇西太守。未几,朱崖民王万 昌作乱,诏洪击平之。以功加位金紫光禄大夫。俄而 万昌弟仲通复叛,又诏洪讨平之。师未旋,遇疾而卒, 时年五十三。

按《隋书·韩擒虎传》:擒虎子世谔,倜傥骁捷,有父风。杨 元感之作乱也,引世谔为将,每战先登。及元感败,为 吏所执。时帝在高阳,送诣行所。世谔日令守者市酒 殽以酣畅,扬言曰:吾死在朝夕,不醉何为。渐以酒进 守者,守者狎之,遂饮令致醉。世谔因得逃奔山贼,不 知所终。

按《万姓统谱》:子诞,文水人。亲殁,负土筑坟,居丧适礼, 闻者皆褒嘉之。及卒,视其脊骨皆毁。大业末,表其门 闾。唐贞观中,蠲其赋役。

按《唐书·韩瑗传》:瑗父仲良,武德初,与定律令,建言:依 古则繁,请崇宽简,以示惟新。于是采《开皇律》宜于时 者定之。终刑部尚书、秦州都督府长史、颍川县公。

按《唐书·韩思复传》:思复祖伦,贞观中历左卫率,封长 山县男。

===韩瑗===按《唐书·韩瑗传》:瑗,字伯玉,京兆三原人。父仲良。瑗少 负节行。博学,晓吏事。贞观中,以兵部侍郎袭爵。永徽 三年,迁黄门侍郎。俄同中书门下三品,监修国史。进 侍中,兼太子宾客。王后之废,瑗泣谏。帝大怒,诏引出。 褚遂良贬潭州都督,瑗上言:遂良受先帝顾托。愿宽 无辜,以顺众心。帝愈不听。瑗忧愤,自表归田里,不报。 显庆二年,许敬宗、李义府奏瑗以桂州授遂良,桂用 武地,倚之谋不轨。于是贬振州刺史,逾年,卒。长孙无 忌死,义府等复奏瑗与通谋,遣使即杀之;既至,瑗已 死,发棺验视。追削官爵,籍其家,子孙谪广州官奴。神 龙初,武后遗诏复官爵。

按《唐书·韩思复传》:思复,字绍出,京兆长安人。祖伦。思 复少孤,年十岁,母为语父亡状,感咽几绝。笃学,举秀 才高第,袭祖封。永淳中。调梁府仓曹参军。转汴州司 户。亲丧去官,鬻薪自给。姚崇为夏官侍郎,识之,擢司 礼博士。五迁礼部郎中。坐为王同皎所荐,贬始州长 史。迁滁州刺史。徙襄州。入拜给事中。迁中书舍人,数 指言得失,颇见纳用。开元初,为谏议大夫,出为德州 刺史。拜黄门侍郎。帝北巡,为行在巡问赈给大使。迁 御史大夫,性恬澹,不喜为绳察,徙太子宾客,进爵伯。 累迁吏部侍郎。复为襄州刺史,治行名天下,代还,仍 拜太子宾客。卒,谥曰文。

按《唐书·韩思彦传》:思彦,字英远,邓州南阳人。游太学, 事博土谷那律。律为匪人所辱,思彦欲杀之,律不可。 万年令李乾祐异其才,举下笔成章、志烈秋霜科,擢 第。授监察御史,昌言当世得失。高宗夜召,加二阶,待 诏弘文馆,仗内供奉。巡察剑南。中书令李义府与诸 武共谮思彦,出为山阳丞。至官阅月,自免去,放迹江、 淮间。久之,补建州司户参军。复召为御史。俄出为江 都主簿,又徙苏州录事参军。罢,客汴州。上元中,复召 见。思彦久去朝,仪矩梗野,拜忘蹈舞,又诋外戚擅权, 后恶之。中书令李敬元劾奏思彦,不可用。时已拜干 封丞,故徙朱鸢丞。迁贺州司马,卒。

按《唐书·韩休传》:休兄大敏,仕武后为凤阁舍人。梁州 都督李行褒为部人告变,诏大敏鞫治。或曰:行褒诸 李近属,后意欲去之,无列其冤,恐累公。大敏曰:岂顾 身枉人以死乎。至则验出之。后怒,杀行褒,而大敏赐 死于家。

按《唐书·韩休传》:休,京兆长安人。父大智,洛州司功参 军。休工文辞,举贤良。元宗在东宫,令条对国政,与校 书郎赵冬曦并中乙科,擢左补阙,判主爵员外郎。进 至礼部侍郎,知制诰。出为虢州刺史。以母丧解,服除, 为工部侍郎,知制诰。迁尚书右丞。侍中裴光庭卒,帝 敕萧嵩举代者,嵩称休志行,遂拜黄门侍郎、同中书 门下平章事,休峭鲠,时政得失,言之未尝不尽。帝尝 猎苑中,或大张乐,少过差,必视左右曰:韩休知否。已 而疏辄至。尝引鉴,默不乐。左右曰:自韩休入朝,陛下 无一日欢。帝曰:吾虽瘠,天下肥矣。后以工部尚书罢。 迁太子少师,封宜阳县子。卒,赠扬州大都督,谥文忠。 宝应元年,赠太子太师。子浩、洽、洪、汯、滉、浑、洄,皆有学 尚。

按《唐书·韩思复》:传思复子朝宗初,历左拾遗。累迁荆 州长史。开元二十二年,初置十道采访使,朝宗以襄 州刺史兼山南东道。襄州南楚故城有昭王并,传言 汲者死,朝宗移书谕神,自是饮者亡恙,人更号韩公 井。坐所任吏擅赋役,贬洪州刺史。天宝初,召为京兆 尹。出为高平太守。始,开元末,海内无事,讹言兵当兴, 衣冠潜为避世计,朝宗庐终南山,为长安尉霍仙奇 所发,元宗怒。贬吴兴别驾,卒。

按《唐书·韩思彦传》:思彦子琬,字茂贞,喜交酒徒,落魄 少崖检。举茂才。擢第,又举文艺优长、贤良方正,连中。 拜监察御史。景云初,上言:国政,不报。出监河北军,兼 按察使。开元中,迁殿中侍御史,坐事贬官,卒。

按《广东通志》:澄字伯源,南海人。曾祖瑗,显庆中,为宰 相,李义府诬瑗不轨,贬海南卒,寻籍其家。澄生长南 海,励志读书,祈复世仇。义府死后,始以秀才得荐,官 至汲郡太守。郭英乂作变,澄有军功,自普州刺史进 尚书兵部郎中,尝巡历至义府墓,私发其尸,鞭而刑 之,以报不共戴天之恨,人皆义之。

按《万姓统谱》:干,善画马。

按《唐书·韩休传》:休子浩,万年主簿,坐籍王GJfont家资有 隐入,为尹鲜于仲通所劾,流循州。安禄山盗京师,陷贼,贼逼以官,浩出奔,复为贼擒杀之,肃宗诏赠吏部 郎中。

按《唐书·韩休传》:休子洽,终殿中侍御史。

按《唐书·韩休传》:休子洪,司库员外郎。后为华州长史。 安禄山盗京师,陷贼,贼逼以官,洪出奔,将走行在,及 四子复为贼擒杀之。洪善与人交,有节义,籍甚于时, 诏赠太常卿。

按《唐书·韩休传》:休子汯,上元中终谏议大夫。

按《唐书·韩休传》:休子滉,字太冲,以荫补左威卫骑曹 参军。至德初,避地山南,采访使李承昭表为通州郡 长史,改彭王府咨议参军,擢殿中侍御史,三迁吏部 员外郎。性强直,明吏事,莅南曹五年。再迁给事中,知 兵部选。迁右丞。知吏部选,以户部侍郎判度支。德宗 立,恶滉掊刻,徙太常卿。议者不厌,乃出为晋州刺史。 未几,迁浙江东、西观察使,寻检校礼部尚书为镇海 军节度使。帝在奉天,淮、汴震骚,滉分兵戍河南。既狩 梁州,又献缣十万匹,请以镇兵三万助讨贼,有诏嘉 劳,进检校尚书右仆射,封南阳郡公。滉握强兵,迁延 不赴难,而调发粮帛以济朝廷者,当时实赖之。贞元 元年,加检校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江淮转运 使,封郑国公。二年,更封晋。是岁入朝,诏加度支诸道 转运、盐铁等使。寻卒,赠太傅,谥忠肃。滉幼时已有美 名,所与游皆天下豪俊。晚节苛惨,故论者疑其饰情 希进,既得志,则强肆,盖自其性云。子群、皋。

按《唐书·韩休传》:休子浑,大理司直。安禄山盗京师,浑 为贼擒杀之,诏赠太常少卿。

按《唐书·韩游GJfont传》:游GJfont,灵州灵武人,始为郭子仪裨 将。累进邠宁节度留后。奉天之狩,兵未集,游GJfont与庆 州刺史论惟明以兵三千来赴,自乾陵北趋醴泉,未 至,有诏引军屯便桥。次泥泉,与泚兵值,游GJfont还奉天。 泚兵蹑攻之,战不利;泚兵夺门,游GJfont殊死战,乃解。泚 大治战棚、云桥,游GJfont火其棚,贼气沮。故诸将推游GJfont 赴难功第一。帝以卫军无职局,军置统军一员,以游 GJfont、惟明、贾隐林处之。李怀光叛,诱游GJfont为变,游GJfont白 发其书。帝曰:卿可谓忠义矣。会怀光诱复至,浑瑊得 书,稍严卒以警。游GJfont不知,发怒,嫚骂瑊。帝疑有变,即 日幸梁州,游GJfont使子从帝。怀光檄假游GJfont邠州刺史, 欲因张昕杀之,游GJfont驰入邠,斩昕首以闻。诏拜邠宁 节度使,遂会浑瑊于奉天,与瑊、戴休颜分扼京西要 险。李晟入长安,游GJfont破泚兵咸阳。泚走泾州,游GJfont使 谕泾将杨澄,澄拒不纳,泚遂败。京师平,迁检校尚书 左仆射。帝至自兴元,游GJfont及瑊、休颜从,而李晟、尚可 孤、李元谅奉迎,论功与瑊等皆第一。游GJfont还屯邠宁。 怀光寇同州,瑊、元谅败于干坑。诏游GJfont率兵并力,败 贼众五千于屯。遂会瑊、马燧围蒲城。师次焦篱堡,守 将尉圭降。怀光见势单蹙,乃缢死。贞元二年,吐蕃入 泾、陇、邠、宁,游GJfont追至安化,斩数百级。有诏李元谅、韩 全义率师一万,会游GJfont收盐州。吐蕃请修清水盟,以 归侵地,马燧为之请。诏问游GJfont,答曰:西戎弱则请盟, 强则入寇。今侵地益深而乞盟,诈我也。帝不从。会盟 平凉,诏游GJfont以军屯洛口。盟之日,游GJfont以劲骑五百 待非常,令曰:即有变,急趋柏泉以分敌势。瑊被劫,驰 以免,敌见兵出,即解去。后吐蕃寇大回原,游GJfont方壁 长武,即选骑八百迎击。战南原,败之,吐蕃夜遁。会子 钦绪以射生将卫京师,与妖人李广弘谋反,谋泄。游 GJfont惧,求归死京师,帝不许。未几,入朝,素服听命,有诏 复位,劳遇如故。游GJfont盛言城丰义以遏敌侵。帝悦,趣 还军。游GJfont遣兵筑丰义,才二板而溃,宁卒数百大掠, 游GJfont不能禁。诏用张献甫代之。游GJfont畏乱,委军轻出, 还京师,拜右龙武统军。卒,谥曰襄。

按《万姓统谱》:注,仕唐为谏议。贞元间,以言事忤旨,贬 岳州,适意游君山,弃人间事。杜甫以诗寄之,有濯足 洞庭望八荒之句。

按《唐书·韩休传》:休子滉,滉子群,终国子司业。

按《唐书·韩休传》:群弟皋,字仲闻,资质厚重,有大臣器。 由云阳尉策贤良方正异等,拜右拾遗。迁考功员外 郎。父丧,德宗遣使吊问,俾论撰滉行事,号泣承命,立 草数千言以进,帝嘉之。服除,宰相拟考功郎中,帝为 加知制诰。迁中书舍人、御史中丞、兵部侍郎。拜京兆 尹,入拜尚书右丞,为户部尚书,历东都留守、忠武军 节度使。

===韩翃===按《万姓统谱》:翃,南阳人。仕为驾部郎中、知制诰,有能 诗名,号大历才子。时有两韩翃,其一为刺史,宰相请 掌诰,德宗曰:与韩翃又具二人,同进请孰与。御批曰: 与诗人韩翃。终中书舍人。

按《唐书·王叔文传》:韩GJfont者,滉族子,有俊才。以司封郎 中贬饶州司马。终永州刺史。

按《唐书·王叔文传》:韩泰,字安平,有筹画,王伾、叔文所 倚重,能决大事。以户部郎中、神策行营节度司马贬 虔州司马。终湖州刺史。

按《唐书·韩全义传》:全义,家素寒,史失其先世。兴卒伍, 以巧佞事宦者窦文场,擢累长武城使,进拜夏绥银 宥节度使,诏以长武兵赴之。全义素懦贪,无纪律,为 下靳狎。诏未下,军中遍知之,谋曰:夏州沙碛,无树艺 生业,不可往。是夜,噪而乱,全义缒以逸,虞候高崇文 诛乱首,众乃定,全义得赴屯。吴少诚以蔡拒命,诏合 十七镇兵讨之,诸镇兵皆属。全义无它方略,号令悉 禀监军。遇贼广利城,方暑,地沮洳,士皆病疠,全义未 尝存之。既战,师皆溃,退保五楼,贼移屯逼之,乃与监 军贾英秀等保GJfont水,不能固,又入屯陈州。宦人共掩 其败,帝不知。宪宗在藩,疾之,既嗣位,全义大惧,愿入 觐,不复用,以太子少保致仕卒。

按《唐书·韩弘传》:弘,滑州匡城人。少孤,依其舅刘元佐。 举明经不中,从外家学骑射。由诸曹试大理评事,为 宋州南城将。事刘全谅,署都知兵马使。贞元十五年, 全谅死,军中思元佐,以弘才武,共立为留后,请监军 表诸朝。诏检校工部尚书,充宣武节度副大使,知节 度事。累授检校司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宪宗方用 兵淮西,更授检校司徒,拜淮西诸军行营都统。使元 济平,以功加兼侍中,封许国公。李师道诛,弘大惧,因 请入朝,册拜司徒、中书令,因留京师。帝崩,摄冢宰。俄 出为河中节度使。以病请还,复拜司徒、中书令。卒,赠 太尉,谥曰隐。弘为人庄重寡言,沈谋勇断。诏使至,或 傲侮不为礼。齐、蔡平,势屈而后请觐,能以名位始终, 亦其天幸。

按《唐书·韩弘传》:弘弟充,本名瓘,少亦依舅家。李元为 河阳节度使,署牙将。未几,弘领宣武,召主亲兵。累授 御史大夫,念弘在镇久,不入见天子,身又得士,不自 安,固请入宿卫。后因猎,单骑走洛阳,朝廷亮其节,擢 右金吾卫将军,转大将军。历少府监、鄜坊等州节度 使。穆宗立,授充检校尚书左仆射,为义成军节度使。 会汴军逐李愿,以李GJfont主留事。帝谓充素为汴士悦 向,诏节度宣武,讨GJfont,破之。加检校司空。卒,赠司徒,谥 曰肃。

按《万姓统谱》:会,愈亲兄。妻郑氏,视愈如子,愈所谓鞠 于嫂氏者,会次子老成,即愈所祭十二郎者也。

按《唐书·韩愈传》:愈,字退之,邓州南阳人。七世祖茂,后 魏,封安定王。父仲卿。秘书郎。愈生三岁而孤。自知读 书,日记数千百言,比长,尽能通《六经》、百家学。擢进士 第。会董晋为宣武节度使,表署观察推官。晋卒,愈从 丧出,不四日,汴军乱,乃去。依武宁节度使张建封,建 封辟府推官。操行坚正,鲠言无所忌。调四门博士,迁 监察御史。上疏极论宫市,德宗怒,贬阳山令。有爱在 民,民生子多以其姓字之。改江陵法曹参军。元和初, 权知国子博士,分司东都,三岁为真。改都官员外郎, 即拜河南令。迁职方员外郎。华阴令柳涧有罪,前刺 史劾奏之,未报而刺史罢,后刺史按其狱,贬涧房州 司马。愈过华,以为刺史阴相党,上疏治之。既御史覆 问,得涧赃。愈坐是复为博士。既才高数黜,官又下迁, 乃作《进学解》以自谕。执政览之,奇其才,改比部郎中、 史馆修撰。转考功,知制诰,进中书舍人。初,宪宗将平 蔡,命御史中丞裴度使诸军按视。及还,且言贼可灭。 愈亦奏言之。执政不喜。会有人诋愈在江陵时为裴 均所厚,均子锷素无状,愈为文章,字命锷谤语嚣暴, 由是改太子右庶子。及度以宰相节度彰义军,宣慰 淮西,奏愈行军司马。愈请乘遽先入汴,说韩弘使叶 力。元济平,迁刑部侍郎。宪宗遣使者往凤翔迎佛骨 入禁中,愈上表谏争,贬潮州刺史。既至潮,以表哀谢。 帝得表,颇感悔。乃改袁州刺史。召拜国子祭酒,转兵 部侍郎。镇州乱,杀田弘正而立王廷凑,诏愈宣抚。归。 转吏部侍郎。时宰相李逢吉恶李绅,欲逐之,遂以愈 为京兆尹、兼御史大夫,特诏不台参,而除绅中丞。绅 果劾奏愈,愈以诏自解。其后文剌纷然,宰相以台、府 不协,遂罢愈为兵部侍郎,而出绅江西观察使。绅见 帝,得留,愈亦复为吏部侍郎。长庆四年卒,年五十七,赠礼部尚书,谥曰文。愈性明锐,不诡随。与人交,始终 不少变。成就后进士,往往知名。经愈指授,皆称韩门 弟子。

按《唐书·韩思复传》:思复子朝宗,朝宗孙佽,字相之,性 清简。元和初第进士。自山南东道使府入为殿中侍 御史。累迁桂管观察使。时诏置五管监兵,尽境赋不 足充其费,佽处以俭约,遂为定制,众以为难。卒,赠工 部侍郎。

按《唐书·韩弘传》:弘子公武,字从偃。起家卫尉主簿,为 宣武行营兵马使,以讨蔡功检校左散骑常侍、鄜坊 等州节度使。弘入朝,为右金吾将军。弘出河中,弘弟 充徙宣武,乃曰:二父居重镇,我以孺子又当执金吾 职乎。因固辞,改右骁卫大将军。性恭逊,不以富贵自 处。卒,赠户部尚书,谥曰恭。

按《万姓统谱》:察,京兆人。丞相忠肃公滉之孙。长庆元 年刺史,易县治为州治,撒将城筑,州城功大,而民不 知役费广,而用不厉民。

按《万姓统谱》:昶小字符,退之子,幼读书城南。长庆中 第进士,为集贤校理。弟滂聪悟奇伟,从愈之、潮之、袁 而卒。

按《青琐高议》:湘字清夫,文公侄也。落魄不羁,公勉之 学,乃笑作诗,有能开顷刻花之句,公曰:汝能夺造化 开花乎。湘遂聚土覆盆,良久曰:花已发矣。举盆乃碧 花二朵,叶间有小金字,乃诗一联云:云横秦岭家何 在,雪拥蓝关马不前。公未晓其诗意,湘曰:事久可验。 公后贬潮阳,途有一人冒雪而来,乃湘也。湘曰:公忆 花上句乎,乃今日事也。

按《唐书·王璠传》:韩约,朗州武陵人,本名重华。志勇决, 略涉书,有吏干。历两池榷盐使、虔州刺史。交阯叛,领 安南都护。再迁太府卿。太和九年,代崔鄯为左金吾 卫大将军,居四日,起事。约繇钱谷进,更安南富饶地, 聚赀尤多。

按《唐书·韩全诲传》:全诲,监凤翔军。入为内枢密使。刘 季述之诛。为左神策中尉,拜骠骑大将军。全诲知崔 引必除己,乃交通谋乱,引为急诏,令朱全忠讨全诲, 全诲逼帝至凤翔,全忠进屯凤翔东偏,李茂贞惧,密 图诛中官以纾难,请遣使谕全忠军,以蒋元晖入卫。 于是全诲伏诛。

按《唐书·韩偓传》:偓兄仪,字羽光,以翰林学士为御史 中丞。偓贬之明年,贬棣州司马。

按《唐书·韩偓传》:偓,字致光,京兆万年人。擢进士第,佐 河中幕府。召拜左拾遗,以疾解。后迁累左谏议大夫。 宰相崔引判度支,表以自副。王溥荐为翰林学士,迁 中书舍人。偓尝与引定策诛刘季述,昭宗反正,为功 臣。帝疾宦人骄横,欲尽去之。曰:此一事终始属卿。中 书舍人令狐涣任机巧,帝尝欲以当国,俄又悔曰:涣 作宰相或误国,朕当先用卿。辞曰:涣再世宰相,练故 事,陛下业已许之。若许涣可改,许臣独不可移乎。因 荐御史大夫赵崇劲正雅重,可以准绳中外,帝叹其 能让。初,李继昭等以功皆进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时 谓三使相,后稍稍更附韩全诲、周敬容,皆忌引。引闻, 召凤翔李茂贞入朝,使留族子继筠宿卫。偓闻,以为 不可,引不纳。及引召朱全忠讨全诲,汴兵将至,偓劝 引督茂贞还卫卒。又劝表暴内臣罪,因诛全诲等;若 茂贞不如诏,即许全忠入朝。未及用,而全诲等已劫 帝西幸。偓夜追及鄠,见帝恸哭。至凤翔,迁兵部侍郎, 进承旨。宰相韦贻范母丧,诏还位,偓当草制,曰:腕可 断,麻不可草。茂贞疑帝间出依全忠,以兵卫行在。帝 行武德殿前,因至尚食局,会学士独在,宫人招偓,偓 至,再拜哭曰:崔引甚健,全忠军必济。帝喜,偓曰:愿陛 下还宫,无为人知。帝赐以GJfont豆而去。帝反正,励精政 事,偓处可机密,率与帝意合,欲相者三四,让不敢当。 苏检复引同辅政,遂固辞。全忠怒偓薄己。有谮偓喜 侵侮有位,引亦与偓贰。会逐王溥、陆扆,帝以王赞、赵 崇为相,引执赞、崇非宰相器,帝不得已而罢。赞、崇皆 偓所荐为相者。全忠见帝,斥偓罪,帝数顾引,引不为 解,乃贬濮州司马。帝执其手流泣曰:我左右无人。再 贬荣懿尉,徙邓州司马。天祐二年,复召为学士,还故 官。偓不敢入朝,挈其族南依王审知而卒。

按《十国春秋·吴越》:韩必者,唐末与吴嵩、吴珙、吴顼、皮 光业、林升、罗隐、何肃同居长城八座山,号曰八友,已而稍稍散去。武肃王时,与吴嵩偕隐于洛坞,日以炼 丹为事,遣罗隐招之,两人隐入石壁中,至今名为二 仙石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