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第九 李文饶文集 卷第十
唐 李德裕 撰 景常熟瞿氏藏明刊本
卷第十一

李文饶文集卷第十      会昌一品制集

 论朝廷大政等状

  请尊宪宗章武孝皇帝为不迁庙状

  宰臣等再议𣸸徽号状

  宣懿皇太后祔陵庙状第二状第三状附

  请立昭武庙状

  请立东都太㣲宫状

  请立东都太庙状

  奉宣今日以后百官不得于京城置庙状

  论侍讲奏孔子门徒状

  论朝廷事体状

   请尊宪宗章武孝皇帝为不迁庙状

右臣等伏闻开成中文宗尝顾问宰臣欲褒崇宪宗

功德其时宰臣莫能推顺美之心明尊祖之义臣等

至愚切𠩄叹息伏思国家受命二百二十五年矣列

圣之功德区宇之广大王化之盛兴礼乐之备具过

殷周逺矣而未有中兴不迁之庙臣等𠩄以夙夜彂

愤也礼祖有功宗有德夏之祖宗经传无闻殷则一

祖三宗成汤为始祖太甲为太宗太戊为中宗武丁

为髙宗刘歆曰天子七庙苟有功德则宗之𠩄以劝

帝者功德博矣故周公作无逸举殷之三宗以劝成

王汉景帝诏曰孝文皇帝德厚侔天地利泽施四海

庙乐不称朕甚惧焉其为孝文皇帝庙为昭德之舞

以朙休德然后祖宗之功德施于万代其与丞相列

侯中二千石礼官具礼仪奏丞相申屠嘉等奏曰功

莫大于髙皇帝德莫盛于文皇帝髙皇帝庙冝为帝

者太祖之庙孝文皇帝庙冝为帝者太宗之庙天子

冝代代献祖宗之庙又汉宣帝诏夙夜惟念孝武皇

帝躬履仁义选朙将讨不服功德茂盛不能尽宣而

庙乐未称其议奏有司奏请尊孝武为世宗庙奏盛

徳又始五行之舞天子代代献此则子孙褒崇祖宗

之朙㩀也自大宝以后兵宿中原强侯缔交髋髀甚

众贡赋不入刑政自出包荒含垢以至于贞元德宗

惩奉天之难厌征伐之事戎臣优以不朝终老于外

其卒则以幕吏将校代之故长武城在王畿之内斥

逐主将矣河中居股肱之郡坐邀符节韦皋因备邉

之𫝑自擅灵关李锜窃煮海之资专制泽国而两河

蕃镇或仓卒易师甚于奕棋或陆梁弄兵同于拒辙

宪宗感祖宗之宿愤举升平之典法始命将师顺天

行诛元年僇惠琳暨辟锜季年枭元济及师道其他

或折简而召或执圭请觐献其名城割其爱子不可

遍举岂有去天下之害不享其名致生人之安不受

其报臣伏见元和初议迁庙之礼而史官偁中宗不

得号中兴之君凡非我失之自我复之谓之中兴汉

光武𣈆元帝是也臣等切思此议实𠩄未尽中宗朝

自以政事多衅权移后妃𠩄以未得称为中兴恐议

者复以此为疑夫兴业之与隆道事实不同汉光武

再造邦家不失旧物𣈆元帝虽在江左亦能纂绪此

乃王业中兴可谓有功矣殷髙宗躬行大孝求贤俾

乂周宣王㣲而后兴衰而复盛此乃王道中兴可谓

有德矣故诗云车攻宣王复古也宣王能内修政事

外攘夷狄复文武之境土又烝民美宣王任贤使能

周室中兴焉又江汉美宣王能兴衰拨乱命召公平

淮夷又汉书宣帝赞曰功光祖宗业垂后嗣可谓中

兴侔德殷宗周宣之美若皆如汉光武𣈆元帝则殷

宗周宣并不得称中兴矣臣等伏思任贤使能内修

政事平淮夷之叛复祖宗之土皆宪宗有之𠩄谓隆

道中兴与殷髙宗周宣王汉宣帝侔德矣臣等敢遵

古典请尊宪宗章武孝皇帝为百代不迁之庙上以

昭陛下大孝之德广贻谟之训下以表臣等思古之

愤申欲报之诚如合圣心伏望令诸司清望官四品

以上尚书两省御史䑓与礼官叅议闻奏谨录奏闻

会昌元年三月十一日司空兼门下侍郎平章事

右仆射兼门下侍郎平章事右仆射兼中书侍郎

平章事中书侍郎平章事奉宣卿等𠩄论至好

待续施行其表留中不出

   宰相再议添徽号状

右奉批出已𮐃允许今欲颁下制命昭布万方伏以

轩屈崆峒尧期姑射未有不心游于至道而能功济

于生灵暨汉之文景尊奉黄老理致刑措时偁太康

开元中玄宗经始清宫追尊玄祖阐绎道要遂臻治

平六合晏然四十馀年今者陛下蹈轩后之灵踪修

开元之故事进道不遗于尺璧澄心巳得于玄珠圣

寿必过于殷宗景化方跻于汉代臣等𠩄上徽号义

虽尽美意有未周今谨上尊号为仁圣文武章天成

功神德明道大孝皇帝𠩄兾冠皇王之髙号尽臣子

之至诚伏希圣慈容鉴丹恳谨录奏闻伏候敕㫖枢

密使称中㫖欲得有道字所以奏攺

   宣懿皇后祔陵庙状第二第三状附

奉宣宣懿皇太后祔光陵同玄宫及不移福陵只祔

庙何者为便商量奏来右臣等伏以园𥨊已安神道

贵静光陵因山乆固仅二十年福陵近又修崇足彰

严奉今若再因合祔湏启二陵或虑圣灵不安未合

先㫖又以阴阳避忌亦有𠩄疑不移福陵实合礼意

伏以照临在天光灵未远合食清庙于礼无违足以

申陛下大孝之心表先后昭配之德既遵旧典尤惬

众情臣等商量祔太庙不移福陵实为允便臣等不

任感切之至

   第二状

奉宣宣懿皇太后祔庙事令更审商量奏来右臣等

伏以陛下孝极因心感深追逺敬慎礼典彂于至诚

臣等仰奉圣情旁询物议经旬思虑敢不精详并请

依前状只祔太庙不奉陵𥨊实为合礼谨再奏状以

闻谨奏

   第三状

宣懿皇太后祔庙事右臣等访求典礼敢不详慎伏

以太庙合食非臣子𠩄议苟不由礼必为后代𠩄讥

汉书云古人㩀正守顺不敢𥝠其君如此之难也臣

等若轻为献议不守礼经非惟上负圣德固亦自贻

物论𠩄以前者附钦义承庆口奏假以太皇太后之

意即于礼至顺人无异词制中云近因庆诞太皇太

后追感先帝乆旷配食之礼便及先太后母德慈仁

合配先圣陛下秪承圣㫖诏臣下行之于礼无违可

为后代之法若舍此商量便湏出于圣意降敇情礼

至重实难措词伏望陛下察臣等爱君之心约臣等

秉礼之至特允𠩄奏必合群情臣等不胜恳切之至

   请立昭武庙状

孟州汜州县髙祖太宗塑像右汜水武牢关是太宗

擒世充窦建德之地关城东峰有二圣塑像在一堂

之内伏以山河如旧城垒犹存威灵皆畏于轩䑓风

云还疑于豊沛诚冝百代严奉万邦𠩄瞻西汉故事

祖宗尝𠩄行幸皆令郡国立庙今缘定觉寺例合毁

拆望取寺中大殿材木于东峰攺造一殿四面兼置

宫墙伏望号为昭武庙以昭圣祖武功之盛委孟懐

节度使差干事判官一人勾当修造缘圣像彩色颇

巳故暗望令李石于东都差拣绝好尽手就加严饰

初兴功日望令东都差分司郎官一人荐告至功毕

日别差使展敬未审可否

   奉宣今日以后百官不得于京城置庙状

右伏见礼记云君子将营宫室宗庙为先廏库为次

宫室为后又韦SKchar五礼精义对曰古之制庙必中门

之外吉㓙大事皆告而行𠩄以亲而尊之不自专也

今令城外置庙稍异礼文书于史策必𧇊圣政伏以

朱雀门至朙徳门凡有九坊其长兴坊是皇城南第

三坊使有朝官𥝠庙实则逼近宫闱自威远军向南

三坊俗称围外地至闲僻人鲜经过于此置庙无所

妨碍臣等商量今日以后皇城南六坊内不得岂𥝠

庙其朱雀街缘是南郊御路至朙德门夹街两面坊

及曲江侧近亦不得置馀围外深僻坊并无所禁𠩄

贵不违礼意感恱人心臣等频奉圣㫖有事许再三

论奏辄罄所见庶禆聪朙谨具奏闻伏𠋫敕㫖

   论侍讲奏孔子门徒事状

右今月十三日于延英殿陛下谓臣等云侍讲称孔

子其徒三千亦可谓之朋党臣等自元和以来尝闻

此说幸因圣慈下问辄敢𫌨𫃵而言西汉刘向云昔

孔子与颜回子贡更相称誉不为朋党禹稷与皋陶

转相汲引不为比周何则忠于为国无邪心也臣尝

以鲧共工驩兜与舜禹杂处尧朝共工驩兜则为党

舜禹则不为党何者共工驩兜相与比周迭为掩蔽

也如贤人君子则不然忠于国则同心闻于义则同

志退而各自行已不可交以𥝠是以赵宣子随会継

而纳諌司马叔矦向比以事君不为党也公孙𢎞每

与汲黯请问黯先彂之𢎞推其后武帝所言皆聴汲

黯虽与公孙𢎞并进然庭诘云齐人少情讥其布被

为诈则知先彂后継不为党矣国史称太宗尝与房

玄龄图事则曰非杜如晦莫能筹之及杜如晦至竟

以玄龄之策此又同心图国不为党也何者为党汉

书称朱慱陈咸相为腹心背公死党东汉周福房植

各以其党相倾议论相轧故汉朝朋党始于甘陵二

部及其甚也谓之钩党继受诛夷以王制言之非不

幸也魏朝何晏丁谧依附曹爽祖尚浮虚使有魏风

俗由兹大壊此皆为朋党也略举数节以朙其类至

于历代朋党不可殚言仲尼知季路之不免子游识

子张之未仁曾子罪卜商丧亲无闻夫子罪宰我钻

燧为乆恶既不掩善固冝称此又不为党也班固称

周室既㣲由是列国公子魏有信陵赵有平原齐有

孟尝楚有春申抵掌而游谈者以四豪为偁首于是

背公死党之议成守軄奉上之义废矣此四豪者各

有门客三千而谓之党仲尼三千则不为党盖仲尼

之徒惟务仁义不以爵禄为贵四豪之门惟务谲诈

常以势力相髙今侍讲欲以奔走权𫝑之徒攫挐名

利之軰比方孔门上哲实罔圣聦臣未知元和以来

𠩄谓党者为国乎为身乎若以为国则随会叔向汲

黯房玄龄之道可得行矣不必聚党成群以臣𮗚之

今𠩄谓党者进则诬善蔽忠附下罔上歙歙相是态

不可容退则车马驰驱唯务权势聚于𥝠室朝夜合

谋清美之官尽湏其党华要之选不在他人阴附者

羽翼自生中立者抑压不进孔门颜冉岂有是哉陛

下以此察之则奸伪自见臣恐更有小人妄陈此说

辄举事例庶禆聦明伏望陛下留臣此状时赐览阅

𠩄兾小臣瞽说免惑圣心臣不任恳激之至谨录奏

   论朝廷事体状

右臣等每𮐃延英召对获闻圣言常欲朝廷尊臣下

肃此则是陛下深究为理之本伏以管仲古之大贤

朙于理国其言可以为百代之法管仲云凡军国之

重器莫重于令令重则君尊君尊则国安故安国在

乎尊君尊君在乎行令朙君察于理人之本莫要于

令故曰亏令者死不从令者死五者死而无赦又曰

令虽在上而论可与不可者在下是威下系于人也

自大和以来风俗大壊令出于上非之者在下此弊

不除无以理国韦𢎞质𠩄论宰相不合兼领钱谷臣

等敢以事体闻奏昔匡衡云大臣者国家之股肱万

姓𠩄瞻仰也明王所慎择也传曰下轻其上爵贱人

图柄臣则国家动摇而人不静矣今韦弘质受人教

辄献封章则是贱人图柄臣矣臣等又以萧望之

是汉朝名儒重德为御史大夫奏云今岁首日月少

光咎在臣等上以望之意轻丞相乃下侍中御史中

丞诘问又贞观中监察御史陈师合上书云人之思

虑有限一人不可总数軄太宗云此人妄有毁谤止

欲离间我君臣流师合千岭表又贾𧨏云人主之尊

譬如堂群臣如陛众庶如地故陛九级上廉逺地则

堂髙陛无级廉近地则堂卑亦由将相重则君尊其

𫝑然也如宰相有奸谋隠慝则人人皆得上论至于

制置軄业固是人主之柄非小人𠩄得干议古者朝

廷之士尚各守官业思不出位况韦弘质贱人岂得

以非所冝言上黩朙主此是轻宰相矣后汉太学诸

生颇干时政其时谓之处士横议皆是乱风俗深要

惩绝伏望陛下知其邪计从朋党而来每事明察遏

绝将来之渐则朝廷安静邪党自销臣等不胜感愤

辄具闻奏伏望特赐省览谨录奏闻谨奏









李文饶文集卷第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