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槎胜览前集目录 星槎胜览
前集
作者:费信 明朝
星槎胜览后集目录

永乐七年己丑,上命正使太监郑和、王景弘等统领官兵二万七千馀人,驾使海舶四十八号,往诸番国开读赏赐。是岁秋九月,自太仓刘家港开船,十月到福建长乐太平港泊。十二月于福建五虎门开洋,张十二帆,顺风十昼夜到占城国。其国临海,有港曰新洲,西抵交趾,北连中国。他番宝船到彼,其酋长头戴三山金花冠,身披锦花手巾,臂腿四腕,俱以金镯,足穿玳瑁履,腰束八宝方带,如妆塑金刚状。乘象,前后拥随番兵五百馀,或执锋刃短枪,或舞皮牌,捶善鼓,吹椰笛壳筒。其部领皆乘马出郊迎接诏赏,下象膝行,匍匐感沐天恩,奉贡方物。

其国所产,巨象、犀牛甚多,所以象牙、犀角广贸别国。棋楠香在一山所产,酋长差人看守采取,柰民下不可采取。如有私偷卖者,露犯则断其手。乌木、降香,民下樵而为薪。气候常热如夏,不见霜雪,草木长春,随花随谢。供民以煮海为盐,田禾甚薄。其国之人惟食槟榔裹荖叶包蛎壳灰,行住坐卧不绝于口。不解正朔,但看月生为初,月晦为尽,如此十次盈亏为一岁。昼夜以善捶鼓十更为法。酋长及民下非至午不起,非至子不睡。见月则饮酒歌舞为乐。酋长所居高广,屋宇门墙俱砖灰甃砌,及坚硬之木雕琢兽畜之形为华饰,外周砖垣。亦有城郭之备,练兵之具,药镞刀标之属。其部领所居,亦分等第,门高有限。民下编茅覆屋,门不过三尺,过者即罪之。一国之食,鱼不腐烂不食,酿不生蛆不为美。造酒以米和药丸干持入瓮中,封固如法收藏,日久其糟生蛆为佳酝。他日开封,用长节竹簳三四尺者,插入糟瓮中,或围坐五人十人,量人入水多寡,轮次吸竹引酒入口,吸尽再入水,若无味则止,有味封留再用。

岁时纵人采生人之胆,鬻于官,其酋长或部领得胆入酒中,与家人同饮,又以浴身,谓之曰通身是胆。相传尸头蛮者,本是妇人也,但无瞳人为异。其妇与家人同寝,夜深飞头而去,食人粪尖,飞回复合其体,仍活如旧。若知而封固其项,或移体别处,则死矣。人有病者,临粪时遭之,妖气入腹,病者必死。此妇人亦罕有,民家有而不报官者,罪及一家。番人爱其头,或有触弄其头者,必有生死之恨。

男女椎髻脑后,花布缠头,上穿短衫,腰围色布手巾。其国无纸笔之具,但将羊皮捶薄薰黑,削细竹为笔,蘸白灰为字,若蚯蚓委曲之状。语言燕鵊,全凭通事传译。

诗曰:

圣运承天统,雍熙亿万春。
元戎持使节,颁诏抚夷民。
莫谓江山异,同霑雨露新。
西连交趾塞,北接广南津。
酋长尤崇礼,闻风感圣人。
棋楠宜进贡,乌木伐为薪。
笔写羊皮纸,言谈鴂舌人。
角犀应自纵,牙象尚能驯。
蛆酒奇堪酌,尸蛮怪莫陈。
遥观光峤外,顿觉壮怀伸。
采摭裁诗句,摅诚献紫宸。

其国与占城山地接连。有双溪涧,水澄清,佛书所云舍卫乞食,即其地也。目连所居遗址尚存。人物、风土、草木、气候,与占城大同小异。惟丧礼之事,能持孝服,设佛事而度死者,择僻地而葬之。婚姻遇合,情义不忘,终乖人伦理。尸头蛮者,比占城害之尤甚,民多置庙,牲血祭之求禳。酋长出入,或象或马,一如占城。王扮略同,从者前后百馀人,执盾赞唱曰亚曰仆。地产棋楠香、象牙,货用金银、花布之属。民下编茅覆屋而居,亦如占城。其食啖行止状貌,可笑可嗟矣!

诗曰:

海峤宾童国,双溪水色清。
目连生育处,佛氏乞游城。
地窄居民少,山多野兽鸣。
气融冰不识,日暖草丛生。
丧礼微知孝,婚姻略备情。
尸蛮尝粪秽,妖庙祭牺牲。
部领鸣鸦导,蛮酋坐象行。
棋楠从土产,花布恁商营。
搜缉遗风俗,公馀仔细评。

其处与占城山地连接,其南峻岭而方,石泉下绕如带。山顶有石块似佛头,故名灵山。民居星散,结网为业。田土肥,耕种一年二收。气候之节,男女之礼,与占城大同小异。

地产黑纹相对藤杖,每条易斗锡一块,若麄大而纹疏者,一锦易杖三条。次有槟榔、荖叶,馀无异物。所产其往来贩舶,必于此樵汲,以济日用。舶人斋沐三日,崇佛讽经,然放水灯彩船,以禳人船之灾。

诗曰:

灵山方石领,其下有泉流。
寥落民居少,丰登谷米稠。
放灯祈佛福,赛愿便商舟。
藤杖山中出,鱼虾海内求。
梵经曾睹此,今日一遨游。

其山节然瀛海之中,与占城及东西竺鼎峙相望。山高而方,根盘广远,海人名曰昆仑洋。凡往西洋商贩之舶,必待顺风,七昼夜可过。俗云:“上怕七洲,下怕昆仑,针迷舵夫,人船莫存。”此山产无异物,人无居室,而食山果鱼虾,穴居树巢而已。

诗曰:

鼎峙东西竺,节然瀛海区。
惟愁针舵失,但念穴巢居。
四季树生果,三餐虾与鱼。
遐陬无别产,吟咏亦堪书。

自占城、灵山起程,顺风十昼夜可至。其山高而丛林藤竹,舵杆桅樯篷箬,无所不备。胡元之时,命将高兴、史弼领兵万众,驾巨舶征阇婆国,遭风至于交栏山下,其船多损。随登此山,造船百号,复征阇婆得胜,擒其酋长而归。至今民居有中国人杂处,盖此时有病卒百馀留养不归,遂传育于此。气候常暑,少米谷,以射猎为业。男女椎髻,穿短衫,系巫仑布。地产豹、熊、鹿皮、玳瑁。贸易之货用米谷、五色绢、青布、铜器、青碗之属。

诗曰:

岌业交栏岛,丛林拥翠围。
三春稀黍稷,四景有灾威。
当脑盘髽髻,披肩挂短衣。
熊皮多美丽,玳瑁甚希奇。
使节仍临莅,遗民亦愿归。
遥观瞻山海,得句乐心机。

自占城顺风十昼夜可至。其国山形如城,白石峭厉。周围千里,外山崎岖,内岭深邃。田平而沃,稼多丰熟,气候常热。风俗劲悍,专尚豪强,侵掠邻境,削槟榔木为标枪,水牛皮为牌,药镞等器,惯习水战。男女椎髻,白布缠头。穿长衫,腰束青花色布手巾。其酋长及民下谋议,大小之事,悉决于妇,其男一听苟合无序。遇我中国男子甚爱之,必置酒致待而敬之,欢歌留宿。妇人多为尼姑,道士皆能诵经持斋,服色略似中国之制,亦造庵观之所。能重丧礼之事,人死气绝,必用水银灌养其尸,而后择高阜地,设佛事,即葬之。酿蔗为酒,煮海为盐。俗以海𧴩代钱通行于市,每一万个准中统钞二十四贯。地产罗斛香,焚极清远,亚于沉香。次有苏木、犀角、象牙、翠毛、黄蜡、大风子油。货用青白花磁器、印花布、色绢、假疋、金银、铜钱、烧珠、水银、雨伞之属。其酋感慕天朝远惠,尝遣使捧金叶表文贡献方物。

诗曰:

海内暹罗国,山形似垒城。
三春花草盛,九夏稻禾荣。
竟日男安坐,移时妇决行。
髻端罗布白,腰下束花青。
失序人伦乱,无条礼法轻。
富尊酋长贵,豪侠庶民横。
香翠通商贩,海𧴩如钞行。
蛮戎钦帝德,金表贡神京。

古名阇婆。自占城起程,顺风二十昼夜可至其国。地广人稠,实甲兵器械,乃为东洋诸番之冲要。旧传鬼子魔天,正于此地,与一罔象青面红身赤发相合,凡生子百馀,常食啖人血肉。佛书所云鬼国,即此地也。其中人被啖几尽,忽一日雷震石裂,中坐一人,众称异之,遂为国主,即领兵驱逐罔象而不为害。后复生齿而安业,乃至今国之移文后书一千三百七十六年。考之肇启汉初,传至我宣德七年。

港口以入去马头曰新村。居民环接,编茭樟叶覆屋,铺店连行为市,买卖聚集。其国富饶,珍珠、金银、鸦鹘、猫睛、青红等石、𤥭渠、玛瑙、豆蔻、荜茇、栀子花、木香、青盐,无所不有,盖在通商之处也。其鹦鹉、婴哥驯能言语歌曲。其倒挂鸟身如雀大,被五色羽,日间焚香于其傍,夜则张羽翼而倒挂,张尾翅而放香。

民俗好凶强,但生子一岁,则置刀于被,名曰不剌头,以金银象牙雕刻鞞。凡男子自幼至老,贫富皆有,插于腰间。若有争论,不通骂詈,即拔刀刺之,强者为胜。设被杀之,藏躲三日而出,即无事也。男子猱头裸身,惟腰围单带手巾。能饮酒酗,重财轻命。妇人亦然,惟项上金珠联纫带之,两耳塞茭樟叶圈于窍中。其丧事,凡其主翁之死,婢妾之众而对誓曰:“死则同往。”临殡之日,妻妾奴婢皆满头带花草,披五色手巾,随尸至海边或野地,将尸于沙地,得众犬食尽为好。如食不尽,则悲泣号歌。柴堆于傍,众妇坐其上,良久之际,纵火烧柴而死,则殉葬之礼也。

苏鲁马益亦一村地名也,为市聚货商舶米粮港口。有洲聚猢狲数百,传闻于唐时,其家五百馀口,男妇凶恶,忽一日有僧至其家,乃言吉凶之事,其僧取水噀之,俱化为猕猴,止留其老妪不化。今存旧宅。本处及商者常设饮食、槟榔、花果、肉类而祭之,不然,则祸福甚有验也。此怪诞之事本不可记,尤可为之戒矣。

杜板一村,亦地名也。海滩有水一泓,甘淡可饮,称曰圣水。元时使将史弼、高兴因征其国,经月不下雨,舟中乏粮,军士失措。史、高二将拜天祝曰:“奉命伐蛮,如天与水即生,不与之则死。”祝之,插枪咸苦海滩,其泉水随枪涌出,水味甘甜,众军汲而饮之。乃令曰:“天赐助尔。”兵威大振,喊声奋杀,番兵百万馀众悉皆败走。遂已登岸,随杀随入,生擒番人煮而食之,至今称为中国能食人也。获囚酋长归国,服罪放归,改封为爪哇国王也。钦遵我朝皇上遣正使太监郑和等节该赍捧诏敕赏赐国王、正妃及其部领村王民下,草木咸受天福。其国王臣既沐天恩,遣使络绎不停,擎捧金筒金叶表文,贡献方物。

诗曰:

古是阇婆国,曾遭鬼母殃。
震雷惊石裂,深穴见人藏。
欢忭皆知异,扶持众立王。
人民从教化,罔象被驱亡。
妇女夸家富,男儿纵酒强。
婴哥时刷翠,倒挂夜分香。
婚娶吹椰壳,人随御竹枪。
田畴禾稼盛,商贾货财昌。
洲上猕猴聚,溪边祭祀忙。
蛮夷遵圣诏,永世沐恩光。

古名三佛齐国。自爪哇国起程,顺风八昼夜至。自港入去,田土甚肥,倍于他壤。古云:“一季种谷,三季生金。”言其米谷盛而为金也,民故富饶。俗嚣好淫。有操略,水战甚惯。其处水多地少,部领者皆在岸边,居屋之用,匝民仆而宿,其馀民庶皆置木筏上,盖屋而居。若近溪船,以木桩拴闸,设其水涨,则筏浮起,不能渰没也。或欲别居,起桩去之,连屋移拔,不劳其力。此处之民,爪哇所辖,风俗与爪哇大同小异。地产黄熟香、速香、沉香、黄蜡并鹤顶之类。货用烧炼五色珠、青白磁器、铜鼎、五色布绢、色假、大小磁器、铜钱之属。永乐三年,我朝太宗文皇帝命正使太监郑和等统领舟师往诸番国。海寇陈祖义等聚众三佛齐国,抄掠番商,亦来犯我舟师,被我正使深机密策,若张网获兽而殄灭之,生擒厥魁,献俘阙下,由此海内振肃。

诗曰:

濒海沙泥地,田禾熟倍金。
男儿多狠暴,女子甚哇淫。
地僻蛮夷逆,天差正使擒。
俘囚献阙下,四海悉钦遵。

其处旧不称国。自旧港起程,顺风八昼夜至此。傍海居之,山孤人少。受降于暹罗,每岁输金四十两,以为纳税。田瘠少收。内有一山泉流溪下,民以流中淘沙取锡,煎销成块,曰斗块,每块重官秤一斤四两。及织蕉心簟。惟以斗锡通市,馀无产物。气候朝热暮寒。男女椎髻,身肤黑漆,间有白者,唐人种也。俗尚惇厚,以淘钓于溪,网渔于海。房屋如楼阁,即不铺设,但有不条稀布,高低层次,连床就榻,箕倨而坐,饮食厨厕俱在其上也。货用青白磁器、五色烧珠、色绢、金银之属。永乐七年,皇上命正使太监郑和等赍捧诏敕,赐以双台银印,冠带袍服,建碑封域,为满剌加国,其暹罗始不敢扰。永乐十三年,酋长感慕圣,挈妻携子贡献万物,涉海朝谢,圣上赏劳归国。

诗曰:

满剌村寥落,山孤草木幽。
青禾田少种,白锡地多收。
朝至热如暑,暮来凉似秋。
嬴形漆肤体,椎髻布缠头。
盐煮海中水,身居栅上楼。
夷区风景别,赋咏采其由。

其山与满剌加国接境。产沉香、黄熟香,水木丛生,枝叶茂翠。永乐七年,正使太监郑和等差官兵入山采香,得茎有八九尺长、八九丈者六株,香清味远,黑花细纹,其实罕哉!番人张目吐舌,悉皆称赞天兵,赑赑之神,蛟龙走,兔虎奔也。

诗曰:

九洲山色秀,远见郁苍苍。
四面皆环海,满枝都是香。
树高承雨露,岁久表祯祥。
采伐劳天使,回朝献帝王。

古名须文达那,与花面国相近。村落傍海,田瘠少收。胡椒广产,椒藤延附树木而生,其叶如匾豆,其花开黄白,结椒乃累垂如棕榈子而粒少也。只番秤一播苛,抵我官秤三百二十斤,价银钱二十个,重银六两。金抵纳即金钱也,每四十八个,重金台两四分。

风俗颇淳。民下网鱼为生,朝驾独木刳舟张帆而出海,暮则回舟。男子头缠白布,腰围折布,妇女椎髻裸体,腰围色布手巾。产鹤顶。其瓜、茄、橘、柚酸甜之果,一种五年常花常结。有一等果皮若荔枝,如瓜大,未剖之时,甚如烂蒜之臭,剖开取囊,如酥油美香可口。煮海为盐。货用青白磁器、铜钱、金银、爪哇布、色绢之属。

永乐十一年,伪王苏干剌寇窃其国,王遣使赴阙陈诉请救,上命正使太监郑和等统率官兵剿捕,生擒伪王。至永乐十三年归献阙下,诸番振服。

诗曰:

一览苏门境,山泉划界流。
胡椒林抄结,民屋海边幽。
地瘠收禾薄,山高产木稠。
三春霑雨浩,四季瘴烟浮。
男子头缠布,婴孩体木猴。
瓜茄常岁有,橘柚不时收。
朝热浑如暑,暮寒还似秋。
精盐色霜雪,臭果味酥油。
若个夷风俗,中华解此否。

其处与苏门答剌国接境。远迤山地,田足稻禾。气候不常,风俗尚厚。男女大小皆以黑汁刺面,为花兽之状。猱头裸体,单布围腰。孳生牛羊,鸡鸭罗市。强夺其弱,上下自耕自食,富不骄奢,贫不生盗,可为一区之宜也。

诗曰:

蛮域观风异,融和草木深。
山高分地界,物阜慰民心。
腰布羞还掩,颜花墨牛侵。
牛羊迷绿野,鸡鸭卖黄金。
颇富知仁义,虽贫肯滥淫?
那堪采夷俗,援笔写新吟。

其地内平而外尖,民下蚁附而居之。气候常热,田禾勤熟。俗尚淳厚。男女椎髻,围麻逸布,穿短衫。以亲戚尊长为重,一日不见,则携酒持殽而问安。煮海为盐,酿秫为酒。地产沉速、降真、黄熟香、鹤顶、蜂蜜、砂糖。货用土印布、八都剌布、青白磁器之属。

诗曰:

遥望兹山势,龙牙犀角峰。
居民如蚁附,椎髻似猴容。
汲海盐煎雪,悬崖蜜掇蜂。
布稍围体厚,秫米造浆浓。
气候常同夏,林花不较冬。
问安行礼节,千载见遗风。

独然南立海中,此屿浮艳海面,波击云腾。每至春间,群龙所集于上交戏,而遗涎沫,番人乃架独木舟登此屿,采取而归。设遇风波,则人俱下海,一手附舟傍,一手揖水而至岸也。其龙涎初若脂胶,黑黄色,颇有鱼腥之气,久则成就大泥。或大鱼腹中剖出,若斗大圆珠,亦觉鱼腥,间焚之,其发清香可爱。货于苏门之市,价亦非轻,官秤一两,用彼国金钱十二个,一斤该金钱一百九十二个,准中国铜钱四万九十文,尤其贵也。

诗曰:

一片平方石,群龙任往还。
身腾霄汉上,交戏海波间。
吐沫人争取,拏舟路险难。
边夷曾见贡,欢笑动天颜。

其山大小有七门,中可行船。传闻释迦佛经此山,浴于水,被窃其袈裟,佛誓云:“后有穿衣者,必烂皮肉。”由此男女削发无衣,仅有树叶纫结而遮前后。米谷亦无,惟在海网捕鱼虾,及蕉、椰子之为食啖也。然闻此语,未可深信。然其往来,未得泊其山下。宣德七年壬子十月二十三日,风雨水不顺,偶至此山,泊系三日夜,山中之人驾独木舟来货椰实,舟中男妇果如前言,始知不谬矣。

诗曰:

浩荡翠蓝屿,丛林茂不疏。
人形其兽类,椰实以瓜粗。
腰掩草微有,头髡发竟无。
几番挥笔写,堪记不堪图。

其国地广人稠,货物各聚,亚于爪哇。国有高山参天之耸山,山顶产有青美盘石、黄鸦鹘石、青红宝石,每遇大雨,冲流山下,沙中寻拾得者。其海傍有珠帘沙,常此网取螺蚌,倾入珠池内,作烂淘珠为用而货也。海边有一盘石,上印足迹,长三尺许,常有水不干,称为先世释迦佛从翠蓝屿来登此岸,足蹑其迹,至今为圣迹也。山下有一寺,称为释迦佛涅槃真身,在寺侧卧尚存,亦有舍利子在其寝处。气候常热。俗朴富饶,米谷足收。地产宝石、珍珠、龙涎、乳香,货用金、银、铜钱、青花白磁、色段、色绢之属。男女缠头,穿长衫,围单布。

永乐七年,皇上命正使太监郑和等赍捧诏敕、金银供器、彩妆、织金宝幡,布施于寺,及建石碑,以崇皇图之治,赏赐国王头目。其王亚烈苦柰儿负固不恭,谋害舟师。我正使太监郑和等深机密策,暗设兵器,三令五申,使众衔枚疾走,夜半之际,信炮一声,奋勇杀入,生擒其王。永乐九年归献阙下。寻蒙恩宥,俾复归国,四夷悉钦。

诗曰:

地广锡兰国,营商亚爪哇。
高峰生宝石,大雨杂泥沙。
净水宜眸子,神光卧释迦。
池深珠灿烂,枝茂树交加。
出物奇偏贵,遗风富且奢。
立碑当圣代,传诵乐无涯。

山连赤土,地接下里,日中为市,西洋诸国之马头也。本国流通使用金钱名倘伽,每个重八分。小金钱名吧喃,四十个准大金钱一个,以便民也。田瘠而谷少,岁籍榜葛剌米足食。气候常热,风淳俗美,男少女多,有南毗人。地产胡椒,亚于下里。干槟榔、波罗蜜、色布、其木香、乳香、珍珠、珊瑚、酥油、孩儿茶、栀子花,皆自他国也。货用丁香、豆寇、苏木、色假、麝香、金银铜器、铁线、黑铅之属。

诗曰:

西海㖵喃国,诸番货殖通。
人情应各别,花木揔相同。
珠子光涵白,珊瑚色润红。
何由男与女,混杂自遗风。

其处与锡兰山国对峙。气候常热,田瘠少收,村落傍海。风俗颇淳。男女椎髻,穿短衫,围单布。其有一种曰木瓜,无屋居之,惟穴居树巢,临海捕鱼为业。男女裸体,纫结树叶或草数茎遮其前后之羞。行路遇人,则蹲缩于道傍,伺过方行也。地产胡椒甚广,富家俱置板仓贮之,以售商贩。行使小金钱,名吧喃。货用色假、白丝、青白花磁器、金银之属。

诗曰:

嗟彼柯枝国,山连赤卤场。
穴居相类兽,市集更通商。
米谷少收实,胡椒积满仓。
恩宣中使至,随处识蛮乡。

当巨海之要,与僧伽密迩,亦西洋诸番之马头也。山广田瘠,麦谷颇足。风俗甚厚,行者让路,道不拾遗。法无刑杖,惟以石灰划地,乃为禁令。其酋长富居深山;傍海为市,聚货通商。男子穿长衫,头缠白布。其妇女穿短衫,围色布,两耳悬带金牌络索数枚,其顶上珍珠、宝石、珊瑚连挂璎珞,臂腕足胫皆金银镯,手足指皆金厢宝石戒指,髻椎脑后,容白发黑,娇美可观。其有一种裸身之人曰木瓜,与柯枝同。地产胡椒,亚于下里,俱有仓廪贮之,待商之贩。有蔷薇露、波罗蜜、孩儿茶、印花被面手巾,其有珊瑚、珍珠、乳香、木香、金箔之类,皆由别国而来。其国能蓄好马,自西番而来,动经金钱千百为疋。其国若西番马来,本国马来,不买则议为国空之言也。货用金银、色假、青花白磁器、珍珠、麝香、水银、樟脑之属。

诗曰:

古里通西域,山青景色奇。
路遗人不拾,家富自无欺。
酋长施仁恕,人民重礼仪。
将书夷俗事,风化得相宜。

其国傍海而居,聚民为市。地无草木,牛、羊、马、驼皆食海鱼之干。风俗颇淳。垒石为城,酋长深居,练兵畜马。田瘠麦广,谷米少收,民下富饶。山连五色,皆是盐也。凿之旋为器皿盘碟之类,食物就而不知盐也。垒堆石而为屋,有三四层者,其厨厕卧室待客之所,俱在上也。男子拳发,穿长衫,善弓矢骑射。女子编发四垂,黄缭其项,穿长衫。出则布幔兜头,面用红青纱一方蔽之,两耳轮用挂珞索金钱数枚,以青石磨水,妆点眼眶唇脸花纹为美。项挂宝石、珍珠、珊瑚,纫为璎珞。臂腕腿足俱金银镯,此富家之规也。行使金银钱,产有珍珠、金箔、宝石、龙涎香、撒哈剌、梭眼、绒毯。货用金银、青白花磁器、五色段绢、木香、金银香、檀香、胡椒之属。

诗曰:

忽鲁谟斯国,边城傍海居。
盐山高崒嵂,酋长富盈馀。
原隰唯收麦,牛羊惣食鱼。
女缠珠珞索,男坐翠氍毹。
玛瑙珊瑚广,龙涎宝石珠。
蛮邦成绝域,历览壮怀舒。

倚海而居,土石为城。连山旷地,草木不生,牛、羊、驼、马皆食鱼干。民俗颇淳。气候常热,田瘠少收,唯麦略有。数年无雨,凿井绞车,羊皮袋水。男女拳发,穿长衫。妇人妆点兜头,与忽鲁谟斯国同。垒石筑土为屋,三四层者,其上厨爨东厕卧室待客,其下奴仆居之。地产龙涎香、乳香、千里骆驼,馀无物也。货用金银、色段、色绢、磁器、米谷、胡椒之属。

诗曰:

海丘名剌撒,绝雨亦无寒。
层石垒高屋,狂涛激远滩。
金银营土产,驼马食鱼干。
虽有龙涎货,蛮乡不可看。

其处曰西印度之地。西通金刚宝座,曰绍纳福儿,乃释迦佛得道之所。永乐十年并永乐十三年二次,上命太监侯显等统领舟师,赍捧诏敕,赏赐国王、王妃、头目。至其国海口,有港曰察地港,立抽分之所。其王知我中国宝船到彼,遣部领赍衣服等物,人马千数迎接。港口起程十六站,至锁纳儿江,有城池街市,聚货通商。又差人赍礼象马迎接,再行二十站,至板独哇,是酋长之居处。城郭甚严,街道铺店,连楹接栋,聚货甚有。其王之居,皆砖石甃砌高广,殿宇平顶,白灰为之。入去内门三重,九间长殿,其柱皆黄铜包饰,雕琢花兽。左右长廊,内设明甲马队千馀,外列巨汉,明盔明甲,执锋剑弓矢,威仪之甚。丹墀左右,设孔雀翎伞百数,又置象队百数于殿前。其于正殿设高座,嵌八宝,箕踞坐其上,剑横于膝。乃令银柱杖二人,皆穿白缠头,来引导前,五步一呼,至中则止。又金柱杖二人,接引如前礼。其王恭礼拜迎诏,初叩谢加额。开读赏赐,受毕,铺绒毯于殿地,待我天使,宴我官兵,礼之甚厚。燔炙牛羊,禁不饮酒,恐乱其性,抑不遵礼,惟以蔷薇露和香蜜水饮之也。宴毕,复以金盔、金系腰、金盆、金瓶奉赠天使,其副使皆以银盔、银系腰、银盆、银瓶之类,其下之官,亦以金铃纫苎丝长衣赠之,兵士俱有银盏钱,盖此国有礼富足者矣。其后恭置金筒银叶表文,差使臣赍捧,贡献方物于廷。

其国风俗甚淳,男子白布缠头,穿白布长衫,足穿金线羊皮靴,济济然亦其文字者。众凡交易,虽有万金,但价定打手,永无悔改。妇女穿短衫,围色布丝锦,然不施脂粉,其色自然娇白。两耳垂宝钿,项挂璎珞,髻椎脑后,四腕金镯,手足戒指,可为一观。其有一种人曰印度,不食牛肉。凡饮食,男女不同处,夫死妻不再嫁,妻丧夫不再娶。若孤寡无倚,一村之家轮养之,不容别村求食,足见义气所尚也。田沃丰足,一岁二收,不用耘耔,随时自宜。男女勤于耕织。果有波罗蜜,大数斗,甘甜香美。奄摩勒,香酸甚佳。其馀瓜果、蔬菜、牛、马、鸡、羊、凫、鸭、鱼、虾之类甚广。通使海𧴩,准钱市用。地产细布、撒哈剌、绒毯、兜罗锦、水晶、玛瑙、珊瑚、珍珠、宝石、糖蜜、酥油、翠毛、各色手巾被面。货用金银、布缎、色绢、青白花磁器、铜钱、麝香、银朱、水银、草席、胡椒之属。

诗曰:

葛剌宗西域,留传教不衰。
兵戎皆有法,文字悉周知。
货市排珍宝,辕门簇羽旗。
柱梁雕饰彩,阶级引行仪。
不饮羞燔炙,平铺毯陆离。
分边盘坐处,异广在飡时。
言誓冰霜操,娇颜玉雪姿。
波罗大如斗,摩勒压连枝。
耘耔何曾用,丰穰只自宜。
照临天广远,采拾句搜奇。
恩诏钦华夏,流风实外夷。
小臣存悃幅,随表进丹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