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庐郡严先生祠堂记
作者:范仲淹 北宋
本作品收录于《范文正公集/卷07》和《古文观止#卷九 唐宋文

先生,汉光武之故人也。相尚以道,及帝握赤符,乘六龙,得圣人之时,臣妾亿兆,天下孰加焉?惟先生以节髙之。既而动星象,归江湖,得圣人之清。泥涂轩冕,天下孰加焉?惟光武以礼下之。在蛊之上九,众方有为,而独“不事王侯,髙尚其事”先生以之。在屯之初九,阳徳方亨,而能“以贵下贱,大得民也”,光武以之。盖先生之心,出乎日月之上;光武之,包乎天地之外。微先生不能成光武之大,微光武岂能遂先生之髙哉?而使贪夫廉,懦夫立,是有大功于名教也。来守是邦,始构堂而奠焉,迺复其为后者四家,以奉祠事。又从而歌曰:“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髙水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