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吴趋访古录
◀上一卷 卷七 嘉定(宝山附) 下一卷▶
(在县南门外。周二顷,中有殿址,俗名城头。唐有翏城乡。元筑教场,得古冢碑石,云唐咸通二年,庄府君葬此。又汉有翏县,疑即此城。)

我乡故吴地,云是胥主田。
翏以火种名,野烧迷荒烟。
县南三十里,掘地得古砖。
仿佛殿遗址,俗以城头传。
考之旧碑志,墓兆营昔贤。
咸通去今远,地下人长眠。
或云汉翏县,实在东海偏。
即今问水滨,陵谷几变迁。
土著笑吾辈,论世心茫然。
安得古地志,上下一万年。

(晋隆安四年,吴国内史袁山松筑以备孙恩,遇害死之。渔者列竹于海澨曰“沪”,是渎以此得名。)

内史威灵瀚海东,千秋废垒吊孤忠。
路逢剧贼跳梁急,手障狂澜设险工。
朽骨空馀磷火碧,英魂犹拂剑花红。
即今列竹围渔艇,怕听萧萧芦荻风。

(在黄渡。宋咸淳七年,土人掘地得圹石刻,曰唐新丰乡。)

古有新丰市,贳酒歌未已。
吾乡同此名,记自唐时始。
圹石出旧茔,实在黄歇里。
落日渡头喧,觅醉渔舟蚁。

(《名胜志》:县学前有山,在留光寺旁,廨内有楼,曰当山。又有读书楼,宋淳祐九年建。后复建水竹亭。)

衙斋风雨渺楼居,领取山光入绮疏。
秀挹文峰回黛影,云齐奎宿补晴虚。
三层对面朝延爽,百尺容身夜读书。
比似卢郎传八咏,尽容高会集簪裾。

(在应奎山前。)

桃花流水千尺深,层潭如镜开渊襟。
岁时荆楚志竞渡,龙舟杂遝来江浔。
泮宫林木蔚深秀,山光倒影涵波心。
骖霞驾雾炫五色,回翔夭矫云沈沈。
锦帆绣伞扬空际,光摇奎宿低遥岑。
一龙起伏众龙应,波涛出没天为阴。
潭空水碧俯鲛室,琳宫贝阙风萧森。
豢龙于此萃窟宅,云雷转眼施甘霖。

(在城西。宋开禧中,徐亮酿酒处。明嘉靖间,裔孙学谟构宅居之。)

开禧姓氏属徐公,犹忆营厨酿法工。
闻说石孩曾盗酒,市桥吹遍曲尘风。

(在集仙宫。元道士孙应元植枯竹架蔷薇,忽生枝叶,未几成林,因以名轩。明正统间赐道经一藏。宫前环水,名玉带河。后里人重修此轩,于土中掘得断碑,为当时道流倡和之作。)

旧地曾参枯竹禅,箨龙冉冉学飞仙。
蔷薇半架明斜照,金石千秋出乱砖。
坐有道经开法讲,河流玉带响神弦。
入林欲共黄冠语,分与山茶扫叶煎。

(在马陆村。有池如足形,遇旱潦,水不盈涸。)

一湾清水碧于萝,苦竹荒芦掷白波。
不信池形同履武,化人来往此间多。

(在南翔寺大殿前,东西相对。一立于唐咸通八年,一立于乾符二年。)

象教西来自天竺,白马驮经参秘录。
唐时佛法遍寰瀛,萧寺传灯证金粟。
宝幢东西礼法王,梵书留作摩崖读。
尊胜陁罗有统宗,咸通勒石乾符续。
迄今遗迹更千年,皈诚唯识兼僧俗。
白鹤南飞道自东,空门法雨滋苔绿。
此幢虽曾历劫馀,未经石火摧樵牧。
此幢当为上人立,姓名空与思高躅。
佛光两道接层霄,照取桦心通具足。
惜无玉带镇只林,欲往从之苏玉局。

(在娄塘北。大可十围,枝横数亩,相传宋时物。)

清风谡谡鸣秋涛,乔松百尺参天高。
野田十亩枝柯交,扶质立千云垂条。
虬龙夭矫凌层霄,排空下俯栖鹘巢。
青鸾元鹤将翔翱,柪樛光怪盘螭蛟。
相传留植自宋朝,不栽艮岳栽荒郊。
有如隐者居蓬蒿,岁寒坚此松柏操。
空山风雨盟后凋,崇封何必秦皇叨。

(在江湾。宋建炎四年,金人由广德破临安,制置使韩世忠谋袭金师,以前军驻青龙,中军驻江湾,后军驻海口。石高丈馀,架大纛其上。)

中军旗鼓江湾驻,十万貔貅掩归路。
巨石基崇一丈馀,曾是蕲王建牙处。
当年黠虏破临安,半壁江山窘南渡。
大家舆服尚蒙尘,到处旗靡望风附。
将军鼓勇扼归师,誓众江千奋武怒。
但令深入老孤军,收复中原在指顾。
将台云气卷旌幢,帐下偏裨都部署。
拔帜亲麾子重旌,大纛旗开扫尘雾。

(明嘉靖初于南桥镇沈东津宅后掘得。)

南桥旧临海,航海歌方舟。
风波下濒险,瞬息成漂流。
沧桑阅今古,沙碛夷平邱。
掘地出巨舰,古木经千秋。
是为坚多节,铁枥此其尤。
当时集货贝,拍浪灵楂浮。
一朝遽淹覆,万象同泡沤。
恒河等沙数,谁与溯所由。
异哉此船身,旷代犹独留。
坚好一如故,质本砂棠侔。
分制几与案,抱朴能完不。
摩挲当古器,天地同悠悠。

(在学宫前。)

疁城古无山,积上成冈阜。
壁立黉宫前,荣光应杓纽。
奎躔灿列星,巍亭敞虚牖。
下俯汇龙潭,林木荫左右。
百年科第征,直挺江山秀。

(在县东南八十里。明永乐十年,平江伯陈瑄督海运,筑为表识,以建烽堠。既成,赐名宝山。帝亲为文记之。)

疁城鲜山水,濒海地势偏。
海舶待停泊,不见堠火传。
筑上表水道,实始文皂年。
高冈耸千尺,花竹常蔚然。
御制勒碑记,四顾凌苍烟。
航琛够货贝,如泛波斯船。
嘉名锡厥祉,辉山更媚川。
守藏达津吏,请为开珠渊。

(在县西五里。一名中冈身。)

出郭事登眺,高岗落日迟。
人烟分极浦,草树乱斜晖。
去棹随流远,归帆卸影微。
□吾怀州倅(昶曾任州府同知),吟兴逐云飞。

(在县西十二里。名西冈身。明处士朱樵隐此,有东冈草堂。)

祁塘流水去如云,且向东冈访隐君。
省识草堂名姓古,双桥落日照乡□。

(在外冈南五里。其土俱沙。)

沙冈桥畔沙冈路,一碧烟波入混茫。
不分青黎变黄壤,恒河浩劫阅沧桑。

(在县西南五里。相传有雷石入地,其土暖,莳菜早熟,种瓜味甘。)

裂土惊雷石,荒原有古墩。
甘膏融地脉,暖意入春痕。
火种佳名协,瓜畴旧迹存。
田家占月令,菜把沃灵根。

(在外冈。宋韩世忠葬战马处。)

南宋偏安剧可哀,韩王战垒没蒿莱。
一丛衰草鸣骓逝,半壁孤军跃马来。
市骏何人能杀贼,骑驴无地可容才。
荒原更有梅妃冢,曾记骊山侍辇回。

(在县东十五里。自川沙口南抵吴淞至黄家湾,环县八十馀里。东北有崇沙障其外,势距咸潮,得资灌溉之利。明成祖《宝山碑记》云:濒海之墟,江流之会,外即沧溟,浩渺无际,海舶往来,最为冲要。)

吴淞濒海沧溟开,舳胪万里迎潮来。
三山缥缈望无际,东溯方丈西蓬莱。
远商估舶御风至,瞬息蜃气吹楼台。
波斯进宝,鲛人织素,
风樯阵马,俶诡光怪真奇哉。
吾闻乘楂天际探宿海,张骞曾此凌九垓。
又闻楼船海外采灵药,黄童丱女去不回。
何如东溟隘口扼冲要,宝山表识形崔嵬。
贾帆来往会潮汐,安澜世世无偏灾。

(亦名吴淞江,古之东江也。宋叶清臣赋:“具区之野,吴淞之𤃩,东瞰沧海,西瞻洞庭。”)

吴淞带水连沧海,作赋曾传叶道卿。
万顷波涛回练浦,半江云树枕平城。
鱼虾市贱秋风冷,木末天高落照明。
泽国当年雄巨浸,洞庭烟雨不胜情。

(在钱门塘西,吾祖始迁于此。有东西两姚家宅,承绪祖墓祠宇在焉。)

郭泽塘西问祖居,一湾流水绕吾庐。
故茔樵牧悲阡表,旧宅桑麻尚里闾。
生养鸡豚常不逮,老来拜扫复何如。
徐公桥下扁舟蚁,正我清明上冢初。

(一名练川,界县市中,西承吴淞江水。后江水不通,别开水道与海潮相接。)

祁塘十里澄空练,一碧云连古赤县。
东趋溟渤西吴淞,江海分流驶于箭。
帆樯广市市尘嚣,邪许声声过沙堰。
练祁农隐入浩歌,延伫升平数清宴。
妫蜼拥雪作寓公,献捷秋风论白战。
青邱高咏征士随,一代风骚句矜炼。
古塘遥溯海东偏,两界河山开镜面。
我家日夕枕寒流,襟带三江藻芳甸。
河形今昔信无常,泥淤潮头仅如线。

(在县西南十八里。南至松江叶谢,北达太仓、江阴入江。相传吴越王于此运铁,或云汉吴王濞。)

五季残氛霸业开,古塘水运势潆洄。
计筹盐铁桓宽论,力挽江潮武肃才。
平野桑麻随岸曲,入村鸡犬隔云猜。
况闻山海资奇富,煮采曾传吴濞来。

(元孝女杨九娘奉父母守桔槔,蚊啮不去,以赢死,土人立祠祀之,名其里曰“孝女里”。泾有菊花泉,饮之可益寿。)

泾水东流尚姓杨,清泉涓滴总流芳。
灵扉野外神祠古,远火江干蟹簖凉(泾产蟹甚肥美)
弱质竟遭蚊见厄,贞心原与菊分香。
露筋有女同完节,犹逊村姑孝行彰。

(在南翔南。有上槎、中槎、下槎之名。相传张骞乘槎至此,其地张姓特多。)

旧时博望经行处,此日清河著姓多。
宿海源流探弱水,练溪风雅入高歌。
云翔鹤迹三生梦,月贯星槎万顷波。
咫尺黄姑湾十八,支机留赠奈愁何。

(在县南二十四里。百货填集,甲于诸镇。)

三槎云树渺汀洲,古寺岂峣接素秋。
广市生涯丛百货,繁华漫说赛苏州。

(在县西南二十四里。明归有光外家居此。宅西有畏垒亭,望见吴淞帆影、华亭九峰、青龙古塔。有光尝读书其中,因为之记。)

安亭江上路,平野尽桑麻。
寺证菩提古,亭怀畏垒赊。
重寻读书处,遥见乱帆遮。
远眺浑无际,荒原落日斜。

(在县西二十四里。相传为钱王下驾之所。元通海运粮艘皆经于此。不佞初生于培实堂之旧居,自五世祖介馨公以来,皆居此市。)

争说钱王下驾初,宋元漕运浚通渠。
人烟辐凑看成市,田宅飘零又析居。
老去难忘初祖地,愁来欲问故乡渔。
屋乌敢道留遗爱,剩有鸿文记草庐(外祖王西庄先生有《竹雨山房记》)

(在县东南六十里。其水自吴淞江屈曲入虬江。宋尝于此置水军。绍兴间,韩世忠以中军驻其地。今有旗桩石尚存。)

江形屈曲注寒流,村市荒烟吊废邱。
泽国鱼龙空甲循,水军鹅鹳乱兜鍪。
貔貅帐外高牙建,鸥鹭矶头故垒秋。
见说金山旗鼓盛,风樯阵马不胜愁。

(在安亭北,本名杭家村。明巡抚周忱微行至此,饭于民家,见其耕织具,曰:“是家当世世丰衣足食。”后名其地曰周公村。忱字恂如,宣德中巡抚南畿,减崇明沙税四万石。卒谧文襄。)

杭家宅畔耕桑地,旧记文襄按部回。
减税棠阴流化雨,劝农花意上春台。
一瓯麦饭同芹曝,万灶炊烟起草莱。
偶听村氓谈往事,屋乌遗爱使君来。

(在县东三十五里。相传宋韩世忠屯兵处,地有八景。)

青龙江上前军驻,又记屯兵古厂头。
遮莫荒村图八景,羽书旁午海天秋。

(跨顾浦上。国朝康熙五十二年,先高祖方宁公建。)

弯环虹影对斜阳,南北通津驾石梁。
却忆先人劳创建,百年利涉话梓乡。

(宋至和间建。开禧中,桥北徐公坊酿酒屡耗,见小儿自坊中出,踵而逐之,至桥乃灭,疑是桥石孩为祟。凿断其趾,其怪始绝。)

徐公酒库市桥风,桥外青帘映日红。
谁向瓮头拼醉倒,石孩曾此凿洪濛。

(在演武场西。明尚书徐学谟辟,今西隐寺亦其遗址。学谟字叔明,官礼部尚书,在职方时裁汰城工冒食。入直内阁,属以青词,不撰。后守荆州,与景王争沙市之请。上营寿宫,学谟进谏,反为异议者所螫,乃乞归。)

海隅遗迹旧,归有剩荒园。
竹树自秋色,藤萝空夕痕。
宅馀兰若火,人忆谢公墩。
三百年来乐,风流无一存。

(在东城。有明月堂、岁寒亭诸胜,明太常侯震阳辟。震阳在谏垣时,疏论客魏及辽东兵事,以谪去官。崇祯初,恤赠太常少卿。)

东园水木明且清,乌台风节推侯赢。
谏垣八月章草上,黄𧟌保姆徒未名。
军书辽海少方略,逃臣罪大难原情。
建言不合落职去,拂衣归卧超尘缨。
五柳门园易容膝,东山心事悲苍生。
惟时客魏盛私谒,举朝奸党阴相倾。
河西既坏边事废,将骄卒惰谁能兵。
先生念此惨不乐,孤忠恋阙馀丹诚。
岁寒永矢松柏操,常将素履盟幽贞。
诛茅东郭遂初志,堂延明月开轩楹。
宗风速绍在孙子,凤阿小筑云扉扃(凤阿山房为侯开国读书处)

(在石冈门。明布政龚锡爵筑。锡爵字汝修,尚书宏五世孙,累官广西布政。在水部时,佐潘季驯治河,有“共沐恩波”赐额。)

中外旬宣继祖风,归帆有约海门东。
宦游两粤思廉石,治行三江策禹功。
退士襟期林壑胜,故园觞咏管弦同。
崇冈转瞬都陈迹,留取恩波泽国通。

(在东城。龚方伯故宅,后属注氏,今为邑庙,极木石亭馆之盛。)

方伯归休日,春风绕故庐。
画图谁主客,池馆好家居。
圃任秋霞落,亭延夜月虚。
栖神今作室,尚忆集簪裾。

(在清镜塘。明都事金兆登辟。兆登字子鱼,举万历乡试,授都察院都事,未任卒。尝计偕北上,夜亡其金,有司按治之,兆登曰:“吾不忍戕数口以完吾橐也。”其长厚如此。父大有亦以孝廉家居,望重乡里。)

清镜塘东好结庐,四围高柳闭门居。
云深宏景三层阁,运蹇长安十上书。
月旦久推名父子,风流长想旧门闾。
亡金逆旅浑闲事,囊橐萧然计吏车。

(在南翔。明皋人李流芳辟。流芳字长蘅,一号慎娱居士。天启初,珰焰方盛,公车抵京而返。好游佳山水,以诗书画擅名一时。所居檀园,一树一石皆手自位置。一门群从并著风雅。)

脱屣公车富贵途,檀园风雅近时无。
清游癖爱佳山水,小筑如披古画图。
博士声名三绝备,儒林品藻一家俱。
四先生里留题句,太息槎南老慎娱。

(在南翔。明诸生李宜之辟。宜之字缁仲,庶常名芳子,流芳从子也,才敏而赡,鼎革时遭奴变死,园改城隍庙。里人于别室祀张鸿磐、李流芳及宜之为三贤祠。)

谢庭群从最风流,摩诘山庄水竹幽。
终古林峦无俗韵,一家书画擅清修。
洛阳劫火名园记,别墅秋风落木愁。
剩有丛祠高里社,不须华屋感山邱。

(在明德书院后。明员外汪明际构,为程孟阳、宋比玉辈觞咏之所。明际字无际,少孤力学,事母以孝闻,历官工部员外,以同官误工,廷杖死。)

吾闻郭有道,曾塾一角巾。
后人竞规仿,岸帻何彬彬。
楼名取斯义,毅然与道邻。
吾翏盛坛坫,主者惟汪伦。
松园与比玉,缟纻情相亲。
觞咏会裙屐,愿与结隐沦。
惜哉宦途厄,胜地无主人。
何如此间乐,百尺能容身。

(在学宫旁。元征士强且宅。又有嘉树堂在城西北,杨维桢尝主之。且字彦栗,负奇工诗,游京师归隐,辟常熟判官,不就。)

辞征不就耽高隐,负气工诗有盛名。
记取铁崖觞咏地,应奎山色落霞明。

(明征士王彝宅。彝字常宗,师事王炜,传兰溪金履祥之学。杨维桢以文雄海内,彝著论诋之。洪武初征修《元史》,又荐入翰林,以母老辞。与长洲高启善,后坐魏观事见法。启有《妫蜼子歌》。)

我慕妫蜼子,仁山得正传。
文章参史笔,才调薄时贤。
东里清风著,青邱旧雨联。
不堪罹狱市,永弃草堂篇。

(在东门外蒲华塘。明尚书龚宏宅。以先世龚宗元有中隐堂,龚况号起隐,子故名宏,字元之,由部曹历官工部尚书。武宗南巡,称为干事老臣。)

拂袖归来赋卜居,东山人望更谁如。
家风累世承中隐,干事三朝试下车。
龚胜旧登循吏傅,二疏早上乞骸书。
蒲华塘外萧萧雨,一梦江干狎钓鱼。

(在宫保桥西。明副使张情宅。情字约之,与弟意先后同官副使,以治行称。)

一家华鄂记联辉,张翰秋风已赋归。
兄弟头衔同副使,林泉心迹遂初衣。
为夸轼辙齐名久,转惜机云见事非。
终古草堂怀孝友,镜塘何处旧渔矶。

(在宫保桥西。明尚书徐学谟宅。董其昌为其孙元嘏书额。元嘏字尔常,以祖荫官刑部,貂珰用事,于善类多所保全。以引律拂上意,拜杖放归。)

羞学青词上相公,进身不与俗流同。
欲除冒滥清军籍,肯许侵牟变祖风。
眼看冰山沈劫火,力持异议格宸枫。
当官更有孙绳武,恰称堂名署世忠。

(明徐学谟筑以居老友邱集者。)

故人恋恋旧诛茆,老去仍联杵臼交。
别墅何须夸赌胜,围棋留待对窗敲。

(在外冈。明处士朱樵宅。樵字芜久,与陈瑚、诸士俨辈挫廉逃名,著《大礼私议》、《广濮园议》。朱彝尊《练祁老人歌》,盖指樵也。)

小隐寄林壑,清风渺夕阳。
濮园广私议,丛桂郁平冈。
鸳水高歌续,娄江旧梦长。
东皋舒啸处,陈迹感苍凉。

(在东城。先曾祖西亭公别业,与前辈朱厚章、张担伯诸先生流连觞咏。先君思庭公继之绘图征诗,名流题赠,几遍海内,西庄先生为之记。)

精舍城东辟,修篁万个阴。
祖风怀旧德,竹雨试新吟。
图画名贤记,烟云别墅沈。
负薪长抱恨,岁月易骎骎。

(在东南城。国朝詹事张鹏翀宅。乾隆九年御书赐额。)

碧草朱门感不禁,空馀题额重纶音。
金莲荣遇思原庙,玉局才名冠古今。
风月依然双绝在,苔烟重认一痕深。
夕阳半壁城南路,啼鸟间关亦解吟。

(在县治前。旧名金沙塔,宋开禧年建。)

佛家宝舍利,光焰烛天际。
历级为浮屠,薰修合灵契。
赤日扬金沙,一塔半空丽。
鸠工始何年,孰为布金施。
顿费巨万赀,永镇大千世。
璎珞开庄严,楼栏恣游憩。
宜若登天然,丹梯遥可跂。
回首海东瀛,三山拨云翳。
相传宋元间,本是濒海地。
商舶待卸帆,立此为表识。
可知宝筏功,不减慈航注。
开讲听法华,妙说无生谛。

(在县治西北。元泰定间,僧悦可建。中有寂照堂、直节堂、空翠亭、劲节轩诸胜,明徐学谟、张任读书处。学谟后与任子其廉增创竺林院、藏经阁。悦可赐号广慧大师。)

城西有古寺,咫尺演武场。
昔贤栖影地,屈指徐与张。
尚书旧名德,副宪众所望。
读书表直节,圆此常寂光。
藏经待来者,杰阁临斜阳。
迄今半倾圮,萝径徒荒凉。
僧无广慧业,佛减金碧装。
摩挲旧碑志,牧梦归牛羊。

(在西南城。明进士黄淳耀、弟诸生渊耀殉节处。后人名之曰留碧轩。)

天地有正气,磅礴为忠义。
登陴战守穷,血溅孤臣泪。
西林旧读书,解脱得初地。
俯仰留碧处,载读丰碑记。
从容为拾冠,结缨成素志。
噀血满壁间,列序各以次。
西山两兄弟,至死亦正谊。
夜窗磷火青,魂兮归来未?

(在北城。明万历间建庵,崇祯九年改寺。寺有浩月堂。)

虚堂临浩月,宝座引春风。
蔬笋僧厨供,茶烟梵磬通。
言招莲社客,来过虎溪东。
粥饭惭初志,留诗证雪鸿。

(在南翔。梁天监中,里人掘地得石,有二鹤飞集其上,名鹤迹石。僧德齐即其地建庵,每鹤至,必有檀施。一夕鹤去不返,有题诗于石上,曰:“白鹤南翔去不归,惟留空迹在名基”,遂名寺曰南翔。国朝康熙间御书“云翔寺”易之。)

鹤飞来兮槎之南,清风净课参精蓝。
鹤飞去兮槎之浦,三生鹤迹常千古。
古刹传闻天蓝年,灵禽止息皆前缘。
高人卓锡此圆寂,名基留舆谈空禅。

(在娄塘北。今名永寿寺。有何氏自唐宋世居于此,尝延吕蒙正馆其家,后舍宅为寺,设其先龛位于内,号香火院。)

见说何庄寺,曾留香火缘。
风流开士宅,粥饭老僧禅。
旧塾延文穆,荒庵枕练川。
娄江春水漫,梵磬夕阳边。

(在安亭。梁天监二年,即孙吴时废址改建。明归太仆尝读书于此。寺有井,名投钥泉。)

安亭江上皈禅地,旧址孙吴阅劫灰。
一树菩提参胜果,千秋兰若冷荒苔。
营斋无力还投钥,说法何人更筑台。
为是昔贤栖隐处,讲堂曾谒到公来。

(在外冈。梁天监十年建,中有唐碑,已漫灭。)

古寺兴衰阅梵王,南朝烟雨尚萧梁。
钟声远应祁塘橹,生计犹悭病鹤粮。
云护断碑苔绣字,客邀枯衲钵添香。
舍身枉费官钱赎,终古台城吊夕阳。

(在东城资善寺。)

一径苍茫入翠微,丹梯百尺敞双扉。
钟敲木叶霜初降,楼倚西风雁正飞。
蔬笋漫寻香积饭,云山欲换水田衣。
登临根触吟秋兴,紫蓼丹枫映夕霏。

(在东城。宋道士叶子琬建。元道士孙应元增建三清殿、玉皇阁、瑞竹轩。明正统间敕赐道经一藏。宫外水绕四围,名玉带河。)

元修何处访幽宫,瑞竹轩窗曲径通。
玉带一湾流水碧,蔷薇半架夕阳红。
仙坛北斗群真应,道藏东林万法同。
香火虚皇晨夕供,丹房妙诀话飞冲。

(祀吴伍员、唐张巡、宋岳飞。在接待寺东,今移置醋坊桥南堍灵官庙中。)

三高祠外又三忠,廊庙江湖义可通。
殉国英灵前后揆,孤臣心事日星同。
河山共壮风云气,社稷空怀战伐功。
千古出师常饮恨,却思遗像在隆中。

(公讳陇其,字稼书,康熙进士,宰嘉定,历著清节。上官诬以讳盗,劾去之,士民乞留不得,各以诗歌送之。名公归,集建陆公书院,肖像祠之。后从祀文庙,追赠内阁学士,谧清献。)

我公来兮练水清,居民夹道胪欢声。
我公去兮练水秋,攀辕无计空牢愁。
公来公去系欣戚,棠舍歌诗编合集。
古今廉吏不数人,如公清德谁等伦。
宗风理学绍濂洛,四子精微探著作。
公之大名在宇宙,两廉牲醴列笾豆。
公之盛德在我乡,当湖遣泽山水长。
拜公像,感公事,奠公一勺吴淞水。

(在纪王镇。祀汉纪信。相传诸庙皆借古名将之灵以镇江防。又先是疫疠盛行,疑有邪祟,故立诸忠臣义士之庙以压之。)

项伯为婚雍齿侯,汉家恩怨总权谋。
剧怜黄屋忠魂馁,不及淮阴一饭酬。

云旗猎猎野塘风,庙貌依然布越同(英布、彭越,西乡皆有庙祀)
太息将军空誓死,河山无地录元功。

(在外冈。祀宋两淮安抚使杨滋。侯武功大夫应龙之孙,以边功殁,赠护国忠惠侯,庙食里中。今集仙宫所奉丰都府义信王极著灵应,盖即侯也。)

传家将略署边功,庙享巍然故里中。
闻说阴曹崇义信,年年报社卷秋风。

(在十八都长墩。明隆庆中,上人得墓铭云:“唐上柱国郁朝泰母姚夫人葬信义冈东一里鸡鸣塘南。”)

柱国犹传唐代称,勋阶志传少留名。
孤坟荒草春无主,信义冈头落日明。

(在东门外。土人掘得墓石云:“府君讳泰,冯翊人,唐咸通三年葬昆山县之翏城乡。”)

旧志咸通记,阡留古姓名。
府君埋朽骨,汉县有翏城。
魂化云中鹤,人骑海上鲸。
千年华表路,何处返缑笙。


◀上一卷 下一卷▶
吴趋访古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