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吴趋访古录
◀上一卷 卷三 长洲(元和附) 下一卷▶
(在长洲苑东。相传吴王别宫。)

姑苏台下游麋鹿,莫问离宫三卜六。
屟廊香径久尘埃,尚忆君正步辇来。
歌舞照残吴苑月,莺花催老玉阶苔。
即今遗址荒榛暮,落日楼台不知处。
山头祇剩夜乌啼,井底空馀水蛙怒。
馆娃佳丽捧心愁,己兆他时戊马忧。
南陵风雨丙陵哭,越甲鸣来茂苑秋。

(在吴故宫。西施浴处。一云吴宫人洗妆于此,又名脂粉塘。)

温泉水滑光溶溶,美人赐浴吴王宫。
玉质娇憨扶不起,粉香欲褪千花红。
花枝绰约谁曾见,佣髻低眉才半面。
芙蓉潋滟洗残妆,小宴华清开别殿。
殿前歌舞妒宫腰,峡雨巫云梦昨宵。
太息胭脂流祸水,屟廊香径久烟消。

(在县西南七十里太湖北岸。吴王游猎之所。)

苏台柳色几秋风,剩有啼乌吊故宫。
往日青山传猎火,至今废苑老梧桐。
鹿陂云影荒原白,虎阜鱼灯远寺红。
惆怅五湖旧驰道,扁舟失却一冥鸿。

(夫差为太子时,立时台于安平里。《述异记》:射台柱础皆伏龟。)

射台落日影苍茫,旧是君王纵猎场。
草浅平原逃鹿窜,云埋断础伏龟藏。
即看越甲来倾国,多事唐弓学挽强。
他日华林夸赋手(华林园亦在台之左右),南齐曾否鉴吴亡。

(在匠门外沙里。吴王筑以养鸭。)

祇闻鹅鸭乱军声,不信微禽亦筑城。
果使飞鸣能助阵,六千猿鹤尽奇兵。

(在鸭城东。吴王畜豕之所。)

豢豕谁知竟豢吴,不堪齿冷牧猪奴。
吴宫麋鹿纷纷走,曾及当年稀巷无。

(在娄门外。《越绝书》:吴王畜鸡处,使李保养之。)

捧颦越女竟司晨,弱羽偏教埘桀驯。
但得珍羞供尚膳,不须朝市唱鸡人。

(《吴越春秋》:阖闾女胜玉会食蒸鱼,王尝半而与女,女怒自杀,阖闾痛之,葬于阊门外,舞鹤于市送之,聚观者以殉焉。一云悦童子韩重,不得而死。又取土洼其地为湖,号女坟湖。)

传闻舞鹤送云车,华表魂归玉女家。
别有奇香偷不得,祇应韩重殉宫娃。

(环绕子城,四面皆水,后多淤塞,酒楼跨其上,仅得小渠一线耳。俗传吴王与诸宫娃锦帆游乐于此。)

锦帆泾涸故宫芜,重赋吴都海易枯。
曾忆春风融暖涨,可堪浅濑长荒芦。
运移地轴湖山改,路出城濠水月孤。
满目兴亡同寄慨,不如分付酒家胡。

(在郡城东南运河之阳。两岸皆民居,间有蔬圃旷地,即种莲旧迹也。上有采莲泾桥。)

采莲美人貌如花,红裳绰约香云遮。
沙棠之楫木兰桨,锦帆十里迎潮上。
君王笑倚碧霞窗,采得芙蓉正涉江。
踏歌一路放舟去,惊起鸳鸯不知处。

(夫差宫中园。《乐府》云:梧宫秋,吴王愁。)

梧桐瑟瑟吴宫秋,吴王宫中乐未休。
井栏疏雨点秋叶,采香士女含颦愁。
对君歌舞背君泣,满院西风则秋色。
越骑东来铁甲呜,梧桐老矣芳园歇。
惟馀凉月挂疏枝,曾照当筵金屈卮。
杨柳伤心枯树赋,蘼芜衔恨碧云墀。
凄凉池馆荒榛麓,么凤不来乌喙啄。
珍重龙门百尺桐,置身莫任居高覆。

(在府学。吴郁林太守陆绩罢归,官廉无装,舟轻不能道海,取以为重,世称廉石。)

客子静勿喧,听我歌廉石。
此石有缘起,乃是压舟物。
其高可数尺,顽重少奇崛。
方之几案供,彼文此何质。
方之袖中藏,彼灵此何拙。
不资玩好求,不蓍烟云迹。
块然偃路傍,弃掷复奚惜。
岂知航海时,镇此免覆溺。
薏苡漫生疑,明珠意不悄。
区区郁林装,清风良可挹。
千秋太守心,澄如玉壶澈。
以此励廉隅,以此重品节。
至今郡学中,士夫留表率。

(在甫里蛇泾。唐陆鲁望畜斗鸭处。)

蛇溪春涨绿漪漪,鸭鸭能言暖自知。
老去江湖供散诞,闲来鸥鹭任委蛇。
凫□有渚群争食,鸡骛何心独守雌。
却为高人曾寄赏,一栏风雨水嬉时。

(在吴凇江中。唐张又新品为第六泉。相传南近千亩潭,北近蒋家圩,一湾清憨音是。)

万顷吴淞水,中涵第六泉。
竹炉春试茗,枫叶夜移船。
调水松风习,倾瓯玉露鲜。
侧闻驰远奠,泂酌重名贤(吾乡浦浪臣曾酌此水,徒步至平湖莫陆清献公)

(在郡城西北九里。吴王阖闾葬此,以扁诸、鱼肠剑为殉,金精结为白虎,尝踞其土,故名。又名海涌峰。)

金虎腾星精,光气烛霄汉。
山径蔓藤萝,麋鹿各惊窜。
剑化古涧空,层讯失珍玩。
两崖耸崔嵬,一峰涌弥漫。
遥溯五湖流,冲啮及高岸。
吴王旧殡宫,阅世几治乱。
神物不可常,陵谷各参半。
生公坐讲台,说法千花散。
池中开白莲,灼灼迎旭旦。
何物神怪流,登临妙挥翰。
自谓殷周人,彭聃昔所叹。
继声属后来,怀古结幽赞。

(又名千人坐,平石可容千人,相传即生公讲经处。)

天生千人石,能容千人坐。
上有枯禅僧,讲经万花堕。
一片衬苔茵,宽广复帖妥。
有如无缝衣,烟霞妙兜裹。
况现盘陀身,立心平坎坷。
地脉共献诚,山灵岂相左。
至今说法坛,游屐连云锁。

(在虎邱。始皇发阖闾冢求剑,无所得,其凿处遂名剑池。)

石裂双崖耸,云萝幕夕阴。
池涵秋水影,剑化老龙吟。
古墓鱼灯闪,高邱虎气沈。
泉鸣深涧底,若为淬霜坛。

(在生公讲台下。相传说法时生千叶莲花,故名。)

顷刻能开千叶莲,雨花即是散花天。
白云万朵经坛静,留证人间玉女禅。

(在白莲池。相传清远道士养鹤于此。)

古涧云深响碧泉,昔人于此豢胎仙。
仙风若化青城鹤,翠表归来不计年。

(在剑池旁经藏后。唐陆羽与李秀唧论二十水,以虎邱寺井水为第五。刘伯刍论水七等,以虎邱石井焉第三。)

灵源话泼几千年,留待新炉宿火然。
不是僧寮供茗话,银跳谁试第三泉。

四壁嶙峋耸碧峦,松风竹雨剧清寒。
仙家酷有卢仝癖,吐纳烟云在舌端。

《茶经》品第图经记,惟有当年陆羽知。谁倡新亭疏旧脉,隐侯遗爱石湖诗。

《茶经》品第图经记,惟有当年陆羽知。谁倡新亭疏旧脉,隐侯遗爱石湖诗。

(在回仙径南。)

玉井倾琼液,金丹证羽流。
游踪轻岳渎,灵迹溯殷周。
老子青牛骑,仙人黄鹤楼。
清泉合云窟,径欲揖浮邱。

(生公讲经,人无信者,乃聚石为徒,与谈至理,石皆点头。)

从来顽石亦通仙,不信人心竞寂然。
慧业待参三昧火,钝根休堕四禅天。
点头语妙山花舞,脱口经传法而宣。
谁向元关修秘密,一群硌确卧苔烟。

(在虎邱,中开如截。《吴郡志》云石秦皇试剑石。或云吴王,未知孰是。)

属镂枉断子胥头,空有鱼肠殉髑髅。
不分千秋留片石,苔花绣蚀古钝钩。

东游弓剑已尘埋,剩有遗踪裂断崖。
闻道斩蛇逢赤帝,腥风砀泽积烟霾。

(在剑池侧。取东坡诗“铁花秀岩壁”之句。)

铁树不开花,空岩耸幽秀。
载诵坡翁诗,山气挟云走。

(在虎邱。宋神僧竺道主讲经处。唐李阳冰篆书勒石。)

一片生公石,曾传说法来。
雨花今不见,此老独登台。
变化驯龙性,空虚仗辨才。
盘陀皈净业,萧寺晚钟催。

(胤字子季,仕齐为建安太守,去官居若邪山云门寺,与二兄求、点称何氏三高。又称点为大山,胤为小山。还吴居西寺,讲经论学不辍。胤禁杀,鹿来就,胤伏而不动;又有异鸟集讲堂,驯狎如家禽。)

风雅争推大小何,讲堂曾此幕烟萝。
东篱旧墅三高隐,西寺遗经六代多。
脱屣浮云轻富贵,潜踪兰若杂弦歌。
名山事业皋比领,鹿鸟能驯古涧阿。

(竺道生居青园寺,宋文皇设会下食,众疑已晚,帝曰:“始可中耳。”亭名以此。或傅会刘梦得“一方明月可中亭”之句。又称可月亭,恐误。)

斋坛法会醒尘蒙,传到天言日再中。
莫道此间明月好,危亭独自下西风。

(下临千人石,取方子通“生公天人师,说法花雨堕”名此。)

亭外生公说法坛,庭前花雨散无端。
上方钟磬催云堕,一阵东风酿宿寒。

(在法堂后。四山爽气日夕西来,故名。)

登临杰阁俯层峦,天与西山爽气盘。
万笏岚光凌缥缈,阆风吹堕十分寒。

(在天王殿东。相传为东坡楼旧址。)

旧传坡老曾游地,还傍天王古道场。
此日登临仰高躅,何年俎豆郁灵光。
云开法会生公石,月挂帘衣苟令香。
千载诗名追李杜,三层楼阁入苍茫。

(在旧方丈前。取东坡诗“云水丽千顷”而名。)

山川平野讲堂开,古寺曾参石佛来。
千顷苍茫云水窟,十方清净雨花台。
楼凭落日来帆远,径有归僧去鸟回。
妙句坡翁留署额,东轩相对坐徘徊。

(在虎邱寺。相传即塔基是。)

东亭别墅感沧桑,旧迹重寻选佛场。
久已琴弦摧子敬,独馀台殿礼空王。
乌衣梦远青山暮,雁柱音沉白草荒。
底竟风流数王谢,天风一曲渺斜阳。

(在虎邱。)

浮图不坏身,金刚比厥固。
丈六现真形,大冶任陶铸。
胡哉范铁成,下世广普护。
山房占佛尊,欲度众生苦。
是诸法空相,无恐亦无怖。
云迷古佛冈,劫应铁花树。
妙谛悟庄严,金碧尚尘污。

(上书清远道士诗。)

鲁公古忠直,完节成铁汉。
残碑卧松阴,云涌鸟惊窜。
大书清远诗,凿石供世玩。
岳渎示神灵,清游恣汗漫。
曾偕沈恭子,陟山此登岸。
生长殷周末,还更六季乱。
方之柱下史,开世过其半。
留题杂雅骚,风流迄未散。
摩勒共经字,常使亲震旦。
书名推巨手,妙绝古人翰。
健欲凌秋鹰,弗致春蚓叹。
空岩蚀苔花,摩崖起幽赞。

(唐大历中,有诗隐于石壁之上,自称幽独君。又有一诗答和幽独君。有司异之,上其事,敕令致祭。祭后二诗没不见,复隐出一诗云云。)

莽莽荒原草,累累古冢魂。
题诗曾石壁,埋骨此山村。
鬼唱秋风冷,乌啼夜月昏。
至今谁姓氏,何处问生存。

(在殴前。晋王瑉手植。)

典午风流舍宅遗,凭将手植吊乌衣。
松杉寂寞空王梦,剩有当年燕子飞。

(共六株,相传明开斗王常遇春手植。)

遗植留旌百战功,姓名大树久推冯。
吴王殿外长松古,葛相祠前老柏同。
香叶云栖鸾凤影,虬枝烟锁翠微宫。
开平老去淮张死,茂苑萧萧卷朔风。

(叶微带黑不甚苍翠,茶色自如玉而作豌豆香,宋人呼为白云茶,为天下第一。)

春风茗碗试新芽,第四泉烹第一茶。
山寺白云遮不住,名香先供佛前花。

(相传南宋时从闽移植,明天启初为大风所摧。令孙枝复高三寻乓。)

名花留植蕊珠宫,素艳曾夸冰雪同。
香雨一庭琼佩冷,林霏四照玉颜空。
平分檐葡轩前影,消受瑶台月下风。
见说孙枝盛兰若,上方云气入空蒙。

(距城西北三十馀里,高八百五十丈,逶迤二十馀里,以面阳,故名。)

吾闻阳山之高八百五十丈,群峰岌嶪相颅惊摧藏。
下瞰太湖之水三万六千顷,洪波骇浪上与大地争低昂。
相传此山奉是秦皇游射处,舍舟登陆称馀杭。
箭缺一峰缥缈凌绝顶,射渎下注隐隐窥微茫。
山亭浴日云涌现,乘风一径排大阊。
其下又有白莲松化诸洞壑,神仙楼阁窄际昭回光。
化人来往尽是赤城侣,丹崖仿佛骖龙翔。
又闻卑犹之山旧是夫差冢,生俘会稽死故乡。
不及阖庐之墓结虎气,星精上撼抽鱼肠。
但见犹亭蔓草黤黮蔽残陇,乌啼茂苑鹿走僵。
吾登此山慷慨寄幽感,霸图不竞王业亡。
吴王淫虐启秦政,山灵卒笑君德荒。
君德荒,江山几度更沧桑。
纷纷列岫争欲出奇势,四飞云气叆叇空斜阳。

(东北峰之最高者。土人指岝为雌,雚为雄云。相传始皇时,有管仙人隐此,又名管山。山有雚山道院,院中东岳诞日进香音甚多,俗号草鞋香。)

危峰东北接重冈,岝㟧雌雄两恰当。
曾说管仙栖隐处,行宫争蒸草鞋香。

(下有丁令威宅。威化鹤渡海,丹井犹存。唐建白鹤寺。吴越时有泉出,改仙泉院。泉产十叶莲,又名白莲寺。)

白鹤峰头化鹤归,青山无恙乱云围。
千年华表空丹井,何事重来丁令威。

(在山顶。秦始皇曾射于此。阙为箭镞所穿。下为射渎。顶有浴日亭,每年九日晦日,郡人登此观日月同升。又有半山寺,夫差杀公孙圣于此。)

绝顶峰高挂夕曛,箭锋没石诧奇闻。
如何饮羽夸神臂,不射纷纷逐鹿群。

(中有龙母冢,冢前有龙湫、晋柏,白龙庙在焉。)

一泓清水郁灵湫,茶笋年年此地游。
高冢旧传龙母子,修柯曾阅晋春秋。
雷霆劫后云山古,风雨藏来洞壑幽。
愿酌寒泉荐芳杜,空潭泻影总悠悠。

(下有文朱寺,又名观音寺,相传晋支道林创。其上即长云韦驮。)

文殊岩下文殊寺,曾见支公挂塔来。
此处静参观自在,长云缥缈接蓬莱。

(在宝带桥东南六里。周大夫尹吉居,实一土阜耳。梁建崇福寺。明洪武间,圣僧永隆运巨木重建,今木池尚存。旧有澹台灭明书院,尹和靖慕其风曾侨寓焉。)

古阜犹留尹吉风,木池遗构灵宫(阙一字)
永隆而后天花散,都在神僧感应中。

(在浒墅北。《越绝书》云故为胥女山,春申君封吴时更今名。其南有小蜀山,即春申君客街公子冢也。)

皑皑白石隐仙寰,岭复冈重相对闲。
硌确一群羊变化,苍茫千仞鹤飞还。
云迷北墅春申浦,月掩南荒胥女山。
好客祇今谁继起,夕阳古冢泪潸潸。

(即今笠泽江也。自太湖分派,从吴江北合宠山湖,折而东入长洲县界;其北自鲶鱼口经娄门而东为上雉渎、下雉渎。)

百里松江路,烟波笠泽秋。
莼鲈县客梦,风月送归舟。
远浦山光接,孤帆夜色浮。
三吴空霸业,不洗古今愁。

(在县南,西界太湖。《史记》詹台灭明南游王江,即其故址。《吴地记》以为灭明宅昕陷。)

欲访南游路,明湖对夕阳。
云沈遗宅古,风溯昔贤长。
津逮沿东土,源流白北方。
不因吴境近,谁趣武城装。

(旧本陈川,沈为湖。迄今湖水清浅时,底见街、井、上马石等物。在甫里西南境。)

沧海桑田事有无,陆沈空复吊陈湖。
烟波笠泽鱼龙影,风物江乡蟹稻区。
岂是昆池馀劫火,任教水国长茭芦。
蓬莱清浅今三度,井石分明竞沼吴。

(在葑门外二里。前明于六月二十四日游船最盛。)

采莲泾小荡吴娃,又为红妆写绮怀。
水国烟波初日上,画船箫鼓好风偕。
花光掠鬓云鬟袅,湖气喷凉月镜揩。
一棹葑溪香十里,芳姿谁似六郎佳。

(距北潼子门一里,湖当城隈,幽旷平远,夏月纳凉最宜。湖上有龙王祠,“阴澄”盖“应泽”之讹。)

一水背城阴,三面受虚旷。
盛夏计逃暑,惟此撤尘障。
招凉泥近局,剧饮恣遥唱。
璧月下篷窗,清风吹画舫。
荡桨入湖心,湖波影清漾。
我生爱萧爽,遇炎如病瘴。
安得挂席来,相对此幽畅。
近谒龙王祠,远邀应泽贶。
临风一开襟,不数羲皇上。

(自大津桥下塘至虎邱,延亘七里,旧名白公堤,约三里半为半塘。自此至山麓,红栏碧榭与绿波昼舫相映发,为游赏胜地。)

上津桥畔月如霜,虎阜钟声度半塘。
碧榭红栏春似梦,珠帘画舫醉为乡。
烟迷杨柳楼头影,风吹芙蓉槛外香。
千古白堤饶胜景,漫将兴替感吴阊。

(一名许市。秦皇发阖庐冢求剑,见白虎西走二十五里,失剑所在,地裂为池,因名曰虎翏。至吴越时讳改云游墅。)

剑去不返虎西走,裂地一洼映清浏。
许市名因武肃更,津亭栽遍垂杨柳。
青山两岸卸帆影,乌榜一声催别酒。
关门令尹妙丹诀,日铸黄金敛箕斗。
青牛老子去不还,西渡流沙远离垢。
我徒局促辕下驹,弃𦈡愧落终童后。
偶偕秋赋几度经,十里邮签屡回首。
幸非商贩挟重资,免使豪胥怒鸣吼。
苍凉重为暴秦感,虎气销沈剑何有。
空馀古墅扼要冲,送客河梁一挥手。

(去娄门三十五里。宋李乐庵见道人云:“潮到唯亭出状元。”邑令叶子强作问潮馆识之,后果验。又云东彝寇吴,吴结亭御之,故名彝亭。)

侯潮馆启溯唯亭,屈指鳌头属卫泾。
佳谶三吴新甲第,清风州里旧沧溟。
云迷古渡春波影,梦落遥村夜月扃。
回首马鞍山色好,片帆高挂一峰青。

(在县东五十里,唐陆鲁望避地居此。)

皮陆当年事,清风甫里存。
江湖容散发,渔钓老荒村。
旧隐天随墅,轻装笠泽轮。
鸭塍春水漫,惆怅古诗魂。

(距浒墅三十里,吴先主所御亭。隋改为驿,唐易今名。)

古驿分南北,三分尚说吴。
风云前赤壁,亭馆旧黄图。
落日青山暮,回头白练粗。
江干动怀古,赡眺一踟踌。

(在县东北四十里,四望皆水。吴王阖闾于此相度筑城。明初释道衍住镇之妙智庵,以靖难功进宫少师。后沈石田筑别业于此,佳时胜日,具酒肴合近局出图书古玩相品题,晚岁名益重,客至益多,东南耆德莫有过之者。)

一川四望影空明,曾是吴王旧相城。
靖难风云归释子,栖真翰墨属先生。
但教老辈尊耆宿,何用奇门制胜兵。
终古诗坛推白石,笑他北郭枉高名。

(相传琴高乘鲤之地。或云宋子瑛乘鲤升仙,故吴中门户皆画神鱼,非琴高也。)

朝游乘鱼桥,夕溯乘鱼水。
缥缈仙之流,冥升不能已。
乘鱼轶埃壒,视此双赤鲤。
天风忽前导,阊阖倏万里。
下瞰尘世缘,碌碌者谁子。
六合大区盖,都在笼罩里。
何如御风行,三岛户庭耳。
迄今桥下水,粼粼波欲起。
谁是天上仙,却笑穴中蚁。
幸谢赤鲩公,彭殇一生死。

(去阊门七里。《豹隐纪谈》云:旧作封桥,因张继诗相承作枫。今天平寺藏经背有“封桥常住”字。)

金阊西去又枫桥,十里胥江早晚潮。
张继诗心最萧瑟,乌啼月落梦迢迢。

(在虎邱山左。)

半塘春水绿如渑,赢得桥留斟酌名。
桥外酒帘轻扬处,画船箫鼓正酣声。

天开图画虎溪湾,秋月春花过等闲。
咫尺垂虹荡云影,一重水浸一重山。

(唐陆鲁望避地甫里居此,自号天随子,又号江湖散人。初为苏湖从事,退隐不仕,博学工诗,长于《春秋》。墅有清风亭、杞菊蹊、垂虹桥、鸭塍诸胜。)

甫里有别墅,长与高世期。
江湖老遗佚,清风想见之。
酬唱累千言,才富不疗饥。
春秋守一编,弗顾右手胝。
脱簪悯衰乱,肥遁行自悲。
祇今笠泽水,无复投竿时。

(在子城西南。吴越广陵王元蟟帅吴时筑,岛屿峰峦各极奇胜。钱氏纳土,废为宾馆,后赐蔡京。其间异木奇石尽为朱勔取去。)

广陵王子真天人,双旌来镇吴阊城。
名园缔构美且精,飞楼画阁连雕甍。
当时十国盛割据,钱王恭顺先归诚。
闭门天子出方镇,诸郎竞事豪奢名。
亭台岛屿萃工巧,宾僚宴乐飞瑶觥。
数十年来祇一瞬,撤藩举族朝神京。
风雨局变台榭古,废为别馆摧轩楹。
赐园曾作相公第,奸雄辄复夸殊荣。
平泉草木都减色,为他绍述师章惇。
未几花石遘奇祸,云根㔉断良木倾。
苍凉东墅窜狐免,赋诗多半衔商声。
哀蝉古树纵繁响,徒令文士悲榛荆。

(在郡学南。相传吴越广陵王池馆。或云其近戒孙承祐所作。宋庆历间苏子美得之,欧阳公所谓“清风明月本无价,可惜祇卖四万钱”是也。后屡易主。韩蕲王尝驻节于此。自元迄明,废为僧寺。国朝宋大中丞荦复构亭山颠以祀子美,为苏公祠。)

沧浪之水可濯缨,危亭缥缈凌瑶京。
创自吴越迄宋明,就中独以子美名。
清风明月谁能争,才人迁谪感不胜。
观鱼且复寻鸥盟,梅氏亭林日望衡。
松陵酬倡联同声,欧公诗句意独倾。
有境不到常牵情,名园阅世几变更。
蕲王曾此停双旌,英灵或与长史迎。
商邱冢宰今名卿,表扬风节出至诚。
作亭旧地列两楹,春秋俎豆俨卜牲。
南园花木皆增荣,登临揽胜百感生,
一畦碧水清流清。

(在沧浪亭西。宋梅圣俞晚年谢事,卜筑沧浪之旁,与子美日夕往还赋诗,相得甚欢。今犹称其地为梅家园。)

园居倘无侣,亭台为谁好。
游览倘无诗,莺花为谁老。
我爱梅都官,不嫌退谷小。
卜筑吴趋坊,敦厚化狷巧。
文章着录多,朋辈同时少。
子美托比邻,一径路回绕。
沧浪荡水云,清风吹未了。
鸥群日往还,借此拓幽抱。
江山两寓公,一笑共倾倒。

(故大宏寺基,明御史王宪臣侵以为园。其子以樗蒲负失之,后归徐鸿胪。兵兴为镇将所据。国朝海昌相国陈之遴得之;之遴戍辽左,园亦籍没。园中有宝珠山茶甚盛。)

空门法雨生苔花,名园卉木纷交加。
中有山茶树连理,含葩颗颗飞丹砂。
绣衣御史最骄贵,占将精舍藏烟霞。
豪家池馆妙结构,锦茵翠幕争繁华。
高门甲第恣酣宴,黄尘阅遍恒河沙。
万事兴衰有缘起,谁使当年横闾里。
有子樗蒱好佚游,倾囊纵博泉流水。
当作名园孤注看,一掷枭卢声震耳。
顷刻烟云化作尘,伎堂宾客停珠履。
后来主者更无常,苍凉不复从前比。
戎马南来多武人,强占楼台撤纨绮。
谁将彩障护娇花,一夜东风陨桃李。
海昌相国旧名家,曾假荒园除废垒。
装成金谷斗豪奢,草木春归燕莺喜。
平泉绿野赐三公,宦海空教梦故宫。
长安消息迟征雁,绝塞烟霾卷朔风。
全家远戍黄沙北,血泪啼残杜宇红。
愁绝梅村断肠句,山花依旧故园中。
故园好景凭谁说?天涯有客蒙霜雪。
万里投荒去不还,梦远辽阳待明发。
我怀胜迹渺吴山,云树垂垂夕照殷。
尘纲珠帘盈蜡泪,花残古砌点苔斑。
西风落叶知多少,百年富贵难长保。
寂寂朱门掩落花,萝缠石磴愁禁扫。
近来此地复前规,蒋径三三萝青草。
游人来往驻游聪,秋月春风长不老。
愿从花际试春衣,来逐花间蛱蝶飞。
一株宝相仍无恙,古佛今从何处归。

(在甫里。明中秘书许自昌构,陈眉公记之。今为海藏庵。)

万树梅花一梦馀,嬉春常驻七香车。
名园记就题征士,甫里归休老秘书。
好向松陵盟杞菊,且从笠泽问鲈鱼。
风流海藏庵犹在,结习空王替忏除。

(戴字伯若,安道次子,隐吴之白鹄山。尝春日携双柑斗酒往听黄鹧声,曰:“此俗耳针砭,诗肠鼓吹也。”宅今为北禅寺。唐司勋郎中陆湾尝居之,有花桥水阁。)

昔闻戴处士,侨寄阖闾城。
白鹄山中隐,黄鹏叶底鸣。
为谁砭俗耳,剧我试新声。
后作司勋宅,花桥流水清。

(在临顿桥。鲁望《幽居赋》云陆子居全吴,东距长洲故苑一里。又云地接虎邱,门临鹤市。)

手把渔竿意洒如,四围烟水护精庐。
幽居不隔长洲苑,曲径时停从事车。
鹤市莺花随意领,虎山风月未全疏。
祇今临顿桥边路,一碧云山得所于。

(在闾邱巷张马步桥。东坡谪黄州,孝终为太守,往来甚密。子瞻尝云:“苏有二邱,不到虎邱,即到闾邱。”)

不见黄州守,重寻马步桥。
投诗曾玉局,换酒又金貂。
白傅尊前泪,红裙月下箫。
香风吹燕寝,几许绮情撩。

(在乐桥东条坊巷。所南连江人,随父宦寓吴,初名某,宋亡改名思肖,字忆翁,号所南,皆寓意也。)

所南古遗民,大节在心史。
侨寓乐桥巷,旧迹不可指。
江山汉腊存,歌哭楚骚似。
兰草思灵均,深用践土耻。
风雨蔽一椽,寄食半竺氏。
盟言大义申,中兴纪甲子。
所惜孤臣心,枯如眢井水。
同时陆谢张,艰难存赵祀。
崖山撚冷灰,海角一息视。
完璧计难全,攀髯情曷已。
先生较诸公,曾未膺禄仕。
慷慨矢奇节,哀音杂变征。
倘假尺寸权,定建义旗起。
文山正气歌,与君同不死。

(在葑门内。溪流环绕,作堂其上,曰“葑溪草堂”。襄毅讳雍,明正统进士,以馀都御史平大藤峡寇,再起右都御史总制两粤。诸夷震慑,以父呼之而不名。)

襄毅古名臣,风华扬正始。
小筑草堂开,溪流清且美。
同时诸巨公,觞咏曾寄此。
遥通溟渤潮,环带胥江埃。
奇石倚嶙峋,渊淳复岳峙。
林下引清风,莺花占吴市。
忆公立朝时,明良称喜起。
藤峡歼群雄,两粤资坐理。
峨峨平寇功,载笔耀彤史。
一朝归去来,溪山幸有主。
洛社领耆英,宾筵集壶矢。
武功及大参,连篇仿苏李。
宪副两同官,赌韵不能已。
白发会良期,琴弦合桐梓。
杯酒小乾坤,一醉悟生死。
庶几独乐园,风流或相比。
金谷竞繁华,豪奢何足齿。
至今葑溪濒,旧观还奕祀(近韩桂舲尚书营葑溪小筑)

(在南园。明隐士俞琰所居,因自号石涧。中有咏春斋、盟鸥轩、端居室,皆其孙贞木所构。又有九芝堂,今皆废为菜圃。)

旧是南园地,曾为石涧居。
江山容大隐,水木绕精庐。
待访盟鸥社,时停问字车。
荒榛丛菜圃,寂寞古琴书。

(一名卧雪斋,在葑门上塘。孝子名骏,字重,其佣书奉母,家贫不能旌母节,乞诗文遍海内。陈眉公题曰“霜哺篇”,多至数百轴。母老不能行,花开时辄负母看花,好事者为作《负母看花图》。)

反哺恩深卧雪斋,佣书迹与赁舂偕。
新诗题遍诸名士,吟到霜雏老泪揩。

龙钟双袖病看花,负母庭前日未斜。
却忆寒宵灯影畔,抱儿还自掰新麻。

(有贞自谪所归,号天全翁,建堂以名之。后为外孙祝允明所居。)

夺门往事冷秋风,尚忆勋阶说武功。
但得新君迎北狩,不妨故主老南宫。
无端复辟终成误,似尔争名枉落空。
侥幸生归来戍所,天全空复笑而翁。

(在新学东。国朝举人张曾馀读书处。先生高才硕学,隐居教授,世称经师。子大受亦领乡荐,声望翕然。宗伯韩慕庐颜其居,曰孝廉船。)

箕裘两世一青毡,人望张华博物仙。
桂籍蝉联新甲第,草庐蜗寄旧韦弦。
稚歌久主河汾席,胜地长怀笠泽船。
千古匠门同剑气,一条秋水悟蹄筌。

(即虎邱寺。晋王珣与弟瑉之别业也,成和二年舍以为寺。)

旧是乌衣巷,今为般若门。
云山沈甲第,香火寂闻根。
劫已红羊换,形犹白虎蹲。
重寻景德寺,仿佛古杉存(杉为王瑉手植,唐末犹存)

(在郡城东南。吴赤乌二年,陈丞相舍宅建。宋异僧遇贤,号林酒仙尝居之,今留像寺中。寺有棋盘街、红虾池、蟹眼井、清溪堂、红豆树诸胜。)

莲池遗构赤乌年,见说神僧象教传。
鼎业三分云外寺,弹机一刹酒中仙。
能驯虎豹开山力,便息风涛度世缘。
好为南宗通别派,清吟伴月有佳篇(明天机禅师与诸名士相倡和,沈石田题其额曰“伴月”。)

(在郡学东。唐开成间建。有千佛转轮经藏,白乐天在郡尝书《长庆集》,留千佛堂中。)

千佛堂开阅转轮,一编长庆署诗人。
破除绮障皈禅地,却扫名心了俗尘。
老去定参无上法,吟来祇是未归身。
百年道藏论文字,象教何如风雅真。

(在保圣寺西。梁时建。又西为陆龟蒙别业。)

白莲池外鸭塍荒,古寺萧森易夕阳。
半晌钟鱼僧梵静,一庭花雨佛灯凉。
秋风笠泽莼鲈影,尽日招提檐卜香。
犹忆天随留别墅,联吟曾过赞公房。

(在城东南隅。唐咸通中建,名般若院。宋雍熙中建两砖塔,遂名双塔寺。绍定间有袁提举《再简寺僧普华诗》。)

般若台高丽碧穹,普华遗迹比支公。
祇今双塔门前路,一桁青山落日红。

(在城东北。创自晋末,后废。唐景德中,光禄大夫许台拾宅建。明正统间发地得铁像二,因创说法堂。又有善财古像。)

纷纷花雨散天宫,说法堂开铁佛崇。
闻道善财留相好,枢衣来自福城东。

(在城东北隅。元天如则禅师倡道之地,中多奇石,状类狻猊,故名。倪云林过之,爱其景,为之绘图。)

绝妙狮林寺,菩提正果传。
中峰皈净业,下界得安禅。
图绘倪迂笔,人怀普利缘。
万竿修竹里,法雨散诸天。

(在彩云里半塘中。晋道生法师有童子能诵《法华经》,死葬此。后商人谢本夜闻诵经声,旦见墓上生青莲花。事闻,诏建塔院。)

佛现童子身,万物皆含灵。
莲花涌三界,何待炉火青。
稚儿有前因,曾受生公经。
埋魂不埋性,梵语常泠泠。
华严度世厄,姑与尘俗听。
彭殇亦乎等,人醉我独醒。

(一名传法寺,在乘鲤坊,梁刺史孙文建。或云孙玚故宅。玚尚主,寺后有妙严公主墓。)

净域曾闻葬玉容,青山无恙白云封。
秋原草没扶风邸,古寺云沈落月钟。
齐女门前看舞鹤,琴高桥畔记乘龙。
妙严已入华严界,留着西来第一宗。

(距枫桥西二里。相传吴王夫差登山辇道,故俗称王路庵。晋支遁谈经证果处。西望天池,东枕武邱,南控寒山,北襟射渎。明僧心光瑞公精修于此。刘侍御题曰“古正觉庵”。韩宗伯隶“水月观”三字县诸佛殿。)

水月因缘证此宵,草庵钟梵暮萧萧。
千秋驰道开王路,五戒清修数客寮。
石室经传支遁马,枫溪云涌伍胥潮。
寒山回首天池绕,一寸心光耿沆寥。

(在郡城东。创自晋咸宁中。两廊画灵宝度人经变相、山林人物。宋孝宗御书“金阙寥阳殿”六字,有何蓑衣真人为孝宗敬礼,赐号通神先生,数着灵迹。今观为祝厘祈祷之所。)

金阙寥阳感梦频,玺书岁岁降全真。
琳宫玉宇郎环地,瑶草琪花阆苑春。
廊廉清严图变相,神仙仿诡号通神。
祇今共效蕃厘祝,道藏丹经护紫宸。

(在新学北。始名会道观。明嘉靖间迁长洲学于万寿寺,形家言观当学,元武为外卫,因更今名。国朝康熙间广建堂宇,东为东华堂,申文定公读书处;西为西华堂,王太常时敏书额。)

仙坛抗手揖浮邱,白鹤青山胜地幽。
丞相书窗尘往迹,真人羽帔梦来游。
门临元武题名易,堂辟西华署额留。
一卷黄庭随分读,莺花莫问古长洲。

(在虎邱寺山门内东岭上。祀晋司徒王珣。又于西祀珣弟司空瑉。珣初为桓温主簿,封东亭侯。)

舍宅曾留香火龛,崇祠法雨护精蓝。
长干门巷乌衣贵,短簿功名白发惭。
入幕郗超空画计,依人王粲误投骖。
清流何处东西涧,两晋兴亡剧胜谈。

(在虎邱北。虞山拱其前,诸流南泻如练。明万历中,长洲令江盈科即平远堂遗址祀韦左司应物、白太傅居易、刘宾客梦得、王蕲州禹偁、苏学士轼,并为之记。)

平远堂开枕碧流,群山遥拱各低头。
名贤自昔多遗迹,异代相思半旧游。
诗格漫区唐宋界,宦途永洗古今愁。
危祠记是登临处,江令文章重虎邱。

(在白莲寺西,即先生别墅。卒后葬其旁,遂庙食焉。宋咸淳中,有盛氏子醉仆其像,得诗文稿于腹中。)

记读松陵倡和诗,越来旧里拜丛祠。
栖真自昔耽高隐,学易谁当勉遁思。
斗鸭阑空池草碧,清风亭小墓碑欹。
心香敬为先生奉,应有当年杞菊知。

(先生讳焞,师程伊川。入闱见议诛元祐党人策,不对而出。靖康初,以布衣召,不至,诏褒为和靖处士。洛阳陷,焞死复苏,窜长安山中。绍兴间,以徽猷阁待制乞祠,寓虎邱西庵,后即其地建祠。)

绝业伊川绍,高风立雪存。
江山消浩劫,党锢痛沈冤。
未息和戎议,长开讲学门。
荒台怀旧迹,不作奉祠论。

(在乘鲤坊,祀宋文信国天祥。公尝开府平江,寻以独松事召还,行未几而城陷。正德中题建赐额。)

平江曾此握牙璋,赐额重题乘鲤坊。
碧血难消柴市恨,黄冠肯易道家装。
千秋正气馀忠悃,九死孤臣吊国殇。
记向西台长恸哭,清风传遍古祠堂。

(在黄天荡东。祀晋骠骑将军荣,以其墓在此,故地名顾墓。)

鸣凤在朝阳,清才证疏朗。
江东数名俊,顾陆众称赏。
惟君机鉴精,深沈粹学养。
典午板荡初,举朝塞群枉。
八王竞吞噬,草泽毕应响。
微服自南还,崎岖受尘鞅。
卒也招谕功,王室誓同奖。
拂衣归去来,情寄白云上。
挥扇企高风,此事成已往。
大节比贺循,徇义结遐想。
迄今荒祠旁,夕阳卷宿莽。
冠服俨晋人,尘土蔽空幌。
墓门窜狐兔,再拜益悲怆。
独馀吊古心,野芹肃将享。
庶几一鼓琴,因声寄瞻仰。

(在剑池下,即虎邱寺法堂基。)

三千神剑十万卒,下殉君王葬灵窟。
金精上焰虎气腾,终古青山埋朽骨。
生前图霸死鬼雄,隧道偏遭祖龙掘。
鱼肠何处化清风,涧底泉鸣深不测。
法堂基下□幽宫,一盏禅灯光指月。

(在匠门外。吴王使铸二剑,干将匿其阳,献其阴,王杀之。后耕者尝见青蛇绕其冢上,逼视之,乃剑也。)

匠门吊遗冢,我怀古剑师。
干将与莫邪,两剑分雄雌。
金铁炫奇宝,神物代护持。
奈何匿其一,卒启吴王疑。
怀璧贾罪戾,杀身亦何为。
青蛇见形处,魂魄犹恋之。
微闻阖闾墓,剑化成空池。

(在匠门外。吴王使铸二剑,干将匿其阳,献其阴,王杀之。后耕者尝见青蛇绕其冢上,逼视之,乃剑也。)

匠门吊遗冢,我怀古剑师。
干将与莫邪,两剑分雄雌。
金铁炫奇宝,神物代护持。
奈何匿其一,卒启吴王疑。
怀璧贾罪戾,杀身亦何为。
青蛇见形处,魂魄犹恋之。
微闻阖闾墓,剑化成空池。


◀上一卷 下一卷▶
吴趋访古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