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奉大夫江西右布政使致仕雍里顾公权厝志
作者:归有光 明
本作品收录于《震川先生集/卷二十二

公讳梦圭,字武祥,世居昆山之雍里,故以为号。高祖讳良曾,祖讳恂,皆以文康公贵,赠光禄大夫、柱国、少保、兼太子太傅、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祖讳宜之,封山西道监察御史,文康公之兄也。父讳潜,监察御史、马瑚府知府,进封中宪大夫。顾氏自中宪始登进士,文康公位至台辅,而公父子仍世登科,贵显于时。公始入仕,年尚少,授刑部浙江司主事,改南京吏部稽勋司主事,迁验封司郎中。会诏下求言,公上疏言六事,皆时政之要,而罢去中官镇守,当世施行焉。高陵吕仲木、吉水邹谦之,皆海内名流,同在郎署。一日会饮,吕公撷梅花谓公曰:“武祥如此花矣。”其见推重如此。尝与吕公泛舟清溪,公亦忻然自以为得焉。

擢广东布政司参议,行部至遂溪。道暍,县令跪献茶瓜。公知令贪,不受,竟劾去之。海北有平江、青莺、杨梅、乐民四珠池,诏书督采甚急。公上疏言:“海面珠池,先朝率十五六年,或十年一采,始得美珠。迩者三年再采,珠已耗。竭盖珠蚌之生息甚难,采愈数,得珠愈少,非积久不能美硕繁伙也。每采,当用舟筏兵夫万计,往来海中,因以为盗。近年剧贼黄山秀,盖起于珠池也。蜑户触犯瘴雾腥气辄死,尤可悯念。海北顷罹饥荒,雕瘁尤甚,劳役不止,将有他虞,非国家之福也。乞敕停罢,养宝源以宽民力。”疏入,文康公见之,愕曰:“奈何为此惊人事耶!”下部,寝不覆奏。而二郡卒买珠以充贡。

陶都御史谐议剿西山猺,空其地填以新民,引韩襄毅公故事为比。公力言猺不宜尽杀,且新民畏其吞噬,而土兵厌猺山之荒落,必不可居。韩公于廉州流贼残破之馀,召新民填其空,而廉地皆平原,非今比也。陶公卒从公言。寻迁江西左参议,丁外艰。

服除,升山东按察司副使,改提学河南。训士先以行义,作《谕高才生文》,汴人称之。会郊庙覃恩,进阶中宪大夫。是年,天子驾之安陆,道河南,一省官尽出迎,而公处守。有诏,宗室惟亲王朝行在所。公榜诏旨于省门,宗王以下,视常加敛戢焉。

升福建布政司左参政。闽多连山峻岭,公触冒炎雾,行部千馀里。寇掠连江,自浙入寿宁。寿宁万山起伏如波涛,官兵至,贼散藏人家,然无迹,兵去复出。公至,讥得所匿,尽捕之。其冬,复有浙贼自车岭入松溪,劫崇安、建阳。公至建宁,又得土贼,贼于是始平。大率闽人以为囊橐贼,以故纵,公盖得其要,非徒兵力所能竟云。擢本省按察使,升江西右布政使。行至建宁,病作,上疏恳乞致仕。得俞旨。公在闽持宪无所挠,而高御史刻深,州县官被按问无免者,朝论罪之。高知公已去,遂欲劾公以自解。奏寝不报,而高竟坐贬。

公为人敦重,言不能出口,所至阖户读书,绝无他好,而自奉如寒素。孝友恭逊,乡人称其厚德。公在汴,文康公方柄用,人皆拟其峻擢。及闽藩之命,莫不叹息,谓公不扳家势以升也。然以年少登科,爱嗜文学,宜在清华之地,而久滞外省,非其所乐。尝语所亲曰:“北河棹船者邪许之声,曰腰弯折,此今人以喻两司官者也。”其不能无望如此。虽位崇岳牧,以强年解组,优游林麓,有子又皆才俊,能绍其业,人望之以为不可及,然竟默默不自得以亡。

呜呼,世之能成其志者盖少矣!其所遭际,何可一概而论也。如公者,岂不悲哉!公卒于嘉靖三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年五十有九。配皇甫氏,封恭人。子男二,允默、允焘。女一,许聘李延实。孙男女四。以岁之不利,权厝于中宪公之域,在县北之巴城,嘉靖三十九年九月三日也。铭曰:

巴湖灏灏,东奠高原。萧森古木,哲人藏焉。爰卜山龙,穿中有戾。聿来从之,金井浮竁。考事撰词,识其日月。悲则有馀,匪言能发。俟于再卜,惟龟墨食。征文列位,昭垂穹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