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讲 三民主义
民族主义 第四讲
第五讲 

1924年2月17日

  现在世界上所有的人数,大概在十五万万人左右,在这十五万万人中,中国占了四分之一。就是世界上每四个人中,有一个是中国人。欧洲所有民族的人数,合计起来,也是四万万。现在世界上民族最发达的是白人,白种人中有四个民族:在欧洲中部的有条顿民族,条顿民族建立了好几个国家,最大的是德国,其次奥国瑞典挪威荷兰丹麦,都是条顿民族所建立的。在欧洲之东的有斯拉夫民族,也建立了好几个国家,最大的是俄国;欧战后发生的,有捷克斯拉夫和佐哥斯拉夫两个新国。在欧洲之西的有撒克逊民族,叫做“盎格鲁撒克逊”,这个民族建立了两个大国,一个是英国,一个是美国。在欧洲之南的有拉丁民族,这个民族也建立了好几个国家,顶大的是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拉丁民族移到南美洲,也建立了几个国家,和盎格鲁撒克逊民族移到北美洲建立了加拿大和美国一样。欧洲白种民族,不过是四万万人,分开成四个大民族,由四个大民族,建立了许多国家,原因是白种人的民族主义很发达;因为白种的民族主义很发达,所以他们在欧洲住满了,便扩充到西半球的南北美洲,东半球东南方的非洲澳洲。

  现在世界上的民族,占地球上领土最多的,是撒克逊民族。这个民族最初发源的地方是欧洲,但是在欧洲所占的领土,不过是大不列颠三岛,像英格兰苏格兰和爱尔兰,这三岛在大西洋的位置,好像日本在太平洋一样。撒克逊人所扩充的领土,西到北美洲,东到澳洲、钮丝兰,南到非洲,所以说占世界上领土最多的人种是撒克逊民族,世界上最富最强的人种也是撒克逊民族。欧战以前,世界上最强盛的民族是条顿和斯拉夫,尤其以条顿民族的聪明才力为最大,所以德国能够把二十几个小邦联合起来,成立了一个大德意志联邦。成立之初,本来是农业国,后来变成工业国,因为工业发达,所以陆海军也随之强盛。

  欧战之前,欧洲民族都受了帝国主义的毒。什么是帝国主义呢?就是用政治力去侵略别国的主义,即中国所谓勤远略。这种侵略政策现在名为帝国主义。欧洲各民族都染了这种主义,所以常常发生战争,几几乎每十年中必有一小战,每百年中必有一大战。其中最大的战争,就是前几年的欧战,这次战争可以叫做世界的大战争。何以叫做世界的大战争呢?因为这次战事扩充,影响到全世界,各国人民都被卷入漩涡之中。这次大战争所以构成的原因,一是撒克逊民族和条顿民族互争海上的霸权:因为德国近来强盛,海军逐渐扩张,成世界上第二海权的强国;英国要自己的海军独霸全球,所以要打破第二海权的德国,英德两国都想在海上争霸权,所以便起战争。二是各国争领土:东欧有一个弱国叫做土耳其即突厥,土耳其在百年以来世人都说他是近东病夫,因为内政不修明,皇帝很专制,变成了很衰弱的国家,欧洲各国都要把他瓜分,百馀年以来不能解决。欧洲各国要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发生战争。故欧战的原因,第一是白种人互争雄长,第二是解决世界的问题。如果战后是德国获胜,世界上的海权便要归德国占领,英国的大领土便要完全丧失,必成罗马一样,弄至四分五裂而亡。但是战争的结果,德国是打败了,德国想行帝国主义的目的便达不到。

  这次欧洲的战争,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剧烈的,军队的人数有四五千万,时间经过了四年之久,到战争最后的时候,两方还不能分胜负。在战争的两方面,一方叫做协商国,一方叫做同盟国。在同盟国之中,初起时有德国奥国,后来加入土耳其和布加利亚;在协商国之中,初起时有塞尔维亚法国俄国英国及日本,后来加入意大利及美国。

  美国之所以参加的原因,全为民族问题。因在战争之头一二年,都是德奥二国获胜,法国的巴黎和英国的海峡都几乎被德奥两国军队攻入。条顿民族便以为英国必亡,英国人便十分忧虑,见得美国的民族是和他们相同,于是拿撒克逊民族的关系去煽动美国。美国见得和自己相同民族的英国,将要被异族的德国所灭亡,就不免物伤其类,所以加入战争去帮助英国,维持撒克逊人的生存。并且恐怕自己力量单薄,遂竭全力去鼓励世界的中立民族,共同参加去打败德国。

  当那次战争时有一个大言论,是被人欢迎的,是美国威尔逊所主张的“民族自决”(Self Determination of Peoples)。因为德国用武力压迫欧洲协商国的民族,威尔逊主张打灭德国的强权,令世界上各弱小民族,以后都有自主的机会。于是这种主张,便被世界所欢迎。所以印度虽然被英国灭了,普通人民是反对英国的,但是有好多弱小民族,听见威尔逊说这回战争是为弱小民族争自由的,他们便很喜欢去帮英国打仗。安南虽然是被法国灭了,平日人民痛恨法国的专制,但当欧战时仍帮法国去打仗,也是因为听到威尔逊的主张是公道的原故。他若欧洲的弱小的民族像波兰捷克斯拉夫和罗米尼亚,一齐加入协商国去打同盟国的原因,也是因为听见了威尔逊所主张的“民族自决”那一说。我们中国也受了美国的鼓动,加入战争,虽然没有出兵,但是送了几十万工人去挖战壕,做后方的勤务。协商国因为创出这项好题目,所以弄到无论欧洲亚洲一切被压迫的民族,都联合起来去帮助他们打破同盟国。

  当时威尔逊主张,维持以后世界的和平,提出了十四条,其中最要紧的是让各民族自决。当战事未分胜负的时候,英国法国都很赞成。到了战胜之后开和议的时候,英国法国和意大利觉得威尔逊所主张的民族开放,和帝国主义的利益冲突太大,所以到要开和议的时候,便用种种方法骗去威尔逊的主张,弄到和议结局所定的条件,最不公平。世界上的弱小民族不但不能自决,不但不能自由,并且以后所受的压迫,比从前更要厉害。由此可见强盛的国家和有力量的民族,已经雄占全球,无论什么国家和什么民族利益,都被他们垄断了。他们想永远维持这种垄断的地位,再不准弱小民族复兴,所以天天鼓吹世界主义,谓民族主义的范围太狭隘。其实他们所主张的世界主义,就是变相的帝国主义,与变相的侵略主义。但是威尔逊的主张提出了以后,便不能收回。因为各弱小民族,帮助协约国打倒同盟国,是希望战胜之后可以自由的。后来在和议所得的结果,令他们大为失望。所以安南缅甸爪哇印度南洋群岛以及土耳其波斯阿富汗埃及与夫欧洲几十个弱小民族,都大大的觉悟,知道列强当日所主张的“民族自决”,完全是骗他们的,所以他们便不约而同,自己去实行“民族自决”。

  欧洲数年大战的结果,还是不能消灭帝国主义,因为当时的战争,是一国的帝国主义和别国的帝国主义相冲突的战争,不是野蛮和文明的战争,不是强权和公理的战争。所以战争的结果,仍是一个帝国主义打倒别国帝国主义,留下来的还是帝国主义。但是由这一次战争,无意中发生了一个人类中的大希望,这个希望就是俄国革命。俄国发起革命,本来很早,在欧战前一千九百零五年的时候,曾经起过了革命,不过没有成功。到欧战的时候,便大功告成。他们所以当欧战时,再发生革命的原故,因为他们的民族经过这次欧战,便生出了大觉悟。俄国本是协约国之一,协约国打德国的时候,俄国所出的兵数约计有千馀万,可谓出力不少。如果协约国不得俄国参加,当日欧洲西方的战线,老早要被德国冲破了。因为有了俄国在东方牵制,所以协约国能够和德国相持两三年,反败为胜。俄国正当战争之中,自己思索,觉得帮助协约国去打德国,就是帮助几个强权去打一个强权,料到后来,一定没有好结果。所以一般兵士和人民便觉悟起来,脱离协约国,单独和德国讲和。

  况且说到国家的地位,俄国和德国人民的利害,毫无冲突。不过讲到帝国主义的地位,彼此都想侵略,自然发生冲突。而且德国侵略太过,俄国为自卫计,不得不与英法各国一致行动。后来俄国人民觉悟,知道帝国主义不对,所以便对本国革命。先推翻本国的帝国主义,同时又与德国讲和,免去外患的压迫。不久协约国也与德国讲和,共同出兵去打俄国。为什么协约国要出兵去打俄国呢?因为俄国人民发生了新觉悟,知道平日所受的痛苦,完全是由于帝国主义,现在要解除痛苦,故不得不除去帝国主义,主张民族自决。各国反对这项主张,所以便共同出兵去打他。俄国的主张和威尔逊的主张,是不约而同的,都是主张世界上的弱小民族都能够自决,都能够自由。俄国这种主义传出了以后,世界上各弱小民族都很赞成,共同来求自决。欧洲经过这次大战的灾害,就帝国主义一方面讲,本没有什么大利益,但是因此有了俄国的革命,世界人类便生出一个大希望。

  世界上的十五万万人之中,顶强盛的是欧洲和美洲的四万万白种人。白种人以此为本位,去吞灭别色人种。如美洲的红番已经消灭,非洲的黑人,不久就要消灭,印度的棕色人正在消灭之中,亚洲黄色人现在受白人的压迫,不久或要消灭。

  但是俄国革命成功,他们一万万五千万人,脱离了白种,不赞成白人的侵略行为。现在正想加入亚洲的弱小民族,去反抗强暴的民族。那么强暴的民族,只剩得二万万五千万人,还是想用野蛮手段,拿武力去征服十二万万五千万人。故此后世界人类,要分为两方面去决斗:一方面是十二万万五千万人,一方面是二万万五千万人。第二方面的人类虽然很少,但是他们占了世界上顶强盛的地位,他们的政治力和经济力都很大,总是用这两种力量去侵略弱小民族。如果政治的海陆军力有所不及,便使用经济力去压迫;如果经济力有时而穷,便用政治的海陆军力去侵略。他们的政治力帮助经济力,好比左手帮助右手一样,把多数的十二万万五千万人民,压迫得很厉害。但是天不从人愿,忽然生出了斯拉夫民族的一万万五千万人,去反对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为世界人类打不平。所以我前次说,有一位俄国人说:“世界列强所以低毁列宁的原因,是因为他敢说世界多数的民族十二万万五千万人,为少数的民族二万万五千万人所压迫”。列宁不但是说出这种话,并且还提倡被压迫的民族去自决,为世界上被压迫的人打不平。列强之所以攻击列宁,是要消灭人类中的先知先觉,为他们自己求安全。但是现在人类都觉悟了,知道列强所造的谣言都是假的,所以再不被他们欺骗,这就是全世界民族的政治思想,进步到光明地位的情况。

  我们今日要把中国失去了的民族主义,恢复起来,用此四万万人的力量,为世界上的人类去打不平,这才算是我们四万万人的天职。列强因为恐怕我们有了这种思想,所以便生出一种似是而非的道理,主张世界主义来煽惑我们。说世界的文明要进步,人类的眼光要远大,民族主义过于狭隘,太不适宜,所以应该提倡世界主义。近日中国的新青年,主张新文化,反对民族主义,就是被这种道理所诱惑。但是这种道理,不是受屈民族所应该讲的,我们受屈民族,必先要把我们民族自由平等的地位恢复起来之后,才配得来讲世界主义。我前次所讲苦力买彩票的比喻,已经是发挥很透辟了;彩票是世界主义,竹杠是民族主义,苦力中了头彩,就丢去谋生的竹杠,好比我们被世界主义所诱惑,便要丢去民族主义一样。我们要知道世界主义是从什么地方发生出来的呢?是从民族主义发生出来的。我们要发达世界主义,先要民族主义巩固了才行。如果民族主义不能巩固,世界主义也就不能发达。由此便可知世界主义实藏在民族主义之内,好比苦力的彩票藏在竹杠之内一样;如果丢弃了民族主义,去讲世界主义,好比是苦力把藏彩票的竹杠投入海中,那便是根本推翻。我从前说,我们的地位还比不上安南人高丽人,安南人高丽人是亡国的人,是做人奴隶的,我们还比不上,就是我们的地位连奴隶也比不上。在这个地位,还要讲世界主义,还说不要民族主义,试问诸君是讲得通和讲不通呢?

  就历史上说,我们四万万汉族,是从那一条路走来的呢?也是自帝国主义一条路走来的。我们的祖宗从前常用政治力去侵略弱小民族;不过在那个时候,经济力还不很大,所以我们向没有用经济力去压迫民族。再就文化说,中国的文化,比欧洲早几千年。欧洲文化最好的时代是希腊罗马,到了罗马才最盛。罗马不过与中国的汉朝同时,那个时候,中国的政治思想便很高深,一般大言论家都极力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帝国主义的文字很多,其中最著名的有弃珠崖议。此项文章就是反对中国去扩充领土,不可与南方蛮夷争地方。由此便可见在汉朝的时候,中国便不主张与外人战争,中国的和平思想到汉朝时已经是很充分的了。

  到了宋朝,中国不但不去侵略外人,反为外人所侵略,所以宋朝被蒙古所灭。宋亡之后,到明朝才复国,明朝复国之后,更是不侵略外人。当时南洋各小国要求进贡归化中国,是他们仰慕中国的文化,自己愿意来归顺的,不是中国以武力去压迫他们的。像马来亚及南洋群岛那些小国,以中国把他们收入版图之中,要他们来进贡,便以为是很荣耀;若是不要他们进贡,他们便以为耻辱。

  像这项尊荣,现在世界上顶强盛的国家还没有做到。像美国待菲律滨,在菲律滨之内,让菲人自行组织议会及设官分治;在华盛顿的国会,也让菲律滨人选派议员,美国每年不但不要菲律宾用钱去进贡,反津贴菲律宾以大宗款项,修筑道路,兴办教育,像这样仁慈宽厚,可算是优待极了。但是菲律宾人,至今还不以归化美国为荣,日日总是要求独立。又像印度旁边的尼泊尔国:尼泊尔的民族叫做廓尔额(Gurkhalis),这种民族是很勇敢善战的,英国虽然征服了印度,但至今还是怕廓尔额人,所以很优待他,每年总是送钱到他,像中国宋朝怕金人常送钱到金人一样。不过宋朝送钱到金人说是进贡,英国送钱到廓尔额人,或者说是津贴罢了;但是廓尔额人对中国,到了民国元年,还来中国进贡。由此可见中国旁边的弱小民族,羡慕中国至今还是没有绝望。

  十馀年前,我有一次在暹罗的外交部,和外交次长谈话,所谈的是东亚问题,那位外交次长说:“如果中国能够革命,变成国富民强,我们暹罗还是情愿归还中国,做中国的一行省。”我和他谈话的地点,是在暹罗政府之公署内,他又是外交次长,所以他这种话,不只是代表他个人的意见,是代表暹罗全国人的意见,由此足见暹罗当那个时候,还是很尊重中国。但是这十几年来,暹罗在亚洲已经成了独立国,把各国的苛酷条约,都已修改了,国家的地位,也是提高了,此后恐怕不愿意再归回中国了。

  再有一段很有趣味的故事,可以和诸君谈谈,当欧战最剧烈的时候,我在广东设立护法政府,一天有一位英国领事到大元帅府来见我,和我商量南方政府加入协商国,出兵到欧洲。我就问那位英国领事说:“为什么要出兵呢”?他说:“请你们去打德国,因为德国侵略了中国土地,占了青岛,中国应该去打他,把领土收回来。”我说:“青岛离广州还很远,至于离广州最近的有香港;稍远一点的有缅甸、布丹、尼泊尔,像那些地方,从前是那一国的领土呢?现在你们还要来取西藏。我们中国此刻没有收回领土的力量,如果有了力量,恐怕要先收回英国占去了的领土罢!德国所占去的青岛,地方还是很小,至于缅甸便比青岛大,西藏比青岛更要大。我们如果要收回领土,当先从大的地方起”。他受了我这一番反驳,就怒不可遏,便说:“我来此地是讲公事的呀”。我立刻回他说:“我也是讲公事呀”。两人面面相对,许久不能下台。

  后来我再对他说:“我们的文明已经比你们进步了二千馀年,我们现在是想你们上前,等你们跟上来,我们不可退后,让你们拖下去;因为我们二千多年以前,便丢去了帝国主义,“主张和平”,至今中国人的思想已完全达到这种目的。你们现在战争所竖立的目标,也是主张和平,我们本来很欢迎的。但是实际上,你们还是讲打不讲和,专讲强权不讲公理。我以为你们专讲强权的行为,是很野蛮的,所以让你们去打,我们不必参加;等到你们打厌了,将来或者有一日是真讲和平,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才参加你们的一方面,共求世界的真和平。而且我反对中国参加出兵,还有一层最大的理由,是我不愿意中国也变成你们一样不讲公理的强国。如果依你的主张,中国加入协商国,你们便可以派军官到中国来练兵,用你们有经验的军官,又补充极精良的武器,在六个月之内,一定可以练成三五十万精兵,运到欧洲去作战,打败德国,到了那个时候,就不好了呵”。

  英国领事说:“为什么不好呢”?我说:“你们从前用几千万兵和几年的时候都打不败德国,袛要加入几十万中国兵,便可以打败德国,由此便可以提起中国的尚武精神。用这几十万兵做根本,可以扩充到几百万精兵,于你们就大大的不利了。现在日本加入你们方面,已经成了世界上列强之一,他们的武力雄霸亚洲,他们的帝国主义,和列强一样,你们是很怕他的。说到日本的人口和富源,不及中国远甚,如果依你今天所说的办法,我们中国参加你们一方面,中国不到十年,便可以变成日本。照中国的人口多与领土大,中国至少可以变成十个日本,到了那个时候,以你们全世界的强盛,恐怕都不够中国人一打了。我们因为已经多进步了二千多年,脱离了讲打的野蛮习气,到了现在,才是真和平。我希望中国永远保守和平的道德,所以不愿意加入这次大战”。那位英国领事,半点钟前几乎要和我用武,等到听了这番话之后,才特别佩服,并且说:“如果我也是中国人,一定也是和你的思想相同”。

  诸君知道革命本是流血的事,像汤武革命,人人都说他们是顺乎天应乎人,但是讲到当时用兵的情况,还有人说他们曾经过了血流漂杵。我们辛亥革命推翻满洲,流过了多少血呢?所以流血不多的原因,就是因为中国人爱和平。爱和平就是中国人的一个大道德,中国人才是世界中最爱和平的人。我从前总劝世界人群要跟上我们中国人,现在俄国斯拉夫民族也是主张和平的,这就是斯拉夫人已经跟上了我们中国人,所以俄国的一万万五千万人,就今日要求和我们合作。

  我们中国四万万人不但是很和平的民族,并且是很文明的民族。近来欧洲盛行的新文化,和所讲的无政府主义,与共产主义,都是我们中国几千年以前的旧东西。譬如黄老的政治学说就是无政府主义,列子所说华胥氏之国,“其人无君长,无法律,自然而已”,是不是无政府主义呢?我们中国的新青年,未曾过细考究中国的旧学说,便以为这些学说就是世界上顶新的了。殊不知道在欧洲是最新的,在中国就有了几千年了。从前俄国所行的,其实不是纯粹共产主义,是马克斯主义。马克斯主义不是真共产主义;蒲鲁东、巴古宁,所主张的才是真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在外国只有言论,还没有完全实行,在中国洪秀全时代,便实行过了,洪秀全所行的经济制度,是共产的事实,不是言论。

  欧洲之所以驾乎我中国之上的,不是政治哲学,完全是物质文明。因为他们近来的物质文明很发达,所以关于人生日用的衣食住行种种设备,便非常便利,非常迅速;关于海陆军的种种武器毒药,便非常完全,非常猛烈;所有这些新设备和新武器,都是由于科学昌明而来的。那种科学就是十七八世纪以后,倍根纽顿那些大学问家,所主张用观察和实验研究万事万物的学问。所以说到欧洲的科学发达,物质文明的进步,不过是近来二百多年的事;在数百年以前,欧洲还不及中国。我们现在要学欧洲,是要学中国没有的东西,中国没有的东西是科学,不是政治哲学。至于讲到政治哲学的真谛,欧洲人还要求之于中国。诸君都知道世界上学问最好的是德国,但是现在德国研究学问的人,还要研究中国的哲学,甚至研究印度的佛理,在补救他们科学之偏。世界主义在欧洲,是近世才发表出来的,在中国,二千多年以前,便老早说过了。我们固有的文明,欧洲人到现在还看不出;不过讲到政治哲学的世界文明,我们四万万人从前已经发明了很多,就是讲到世界大道德,我们四万万人也是很爱和平的;但是因为失去了民族主义,所以固有的道德文明,都不能表彰,到现在便是退步了。

  至于欧洲人现在所讲的世界主义,其实就是有强权无公理的主义,英国话所说的武力就是公理,这就是以打得胜的为有道理。中国人的心理,向来不以打得胜为然,以讲打的就是野蛮。这种不讲打的好道德,就是世界主义的真精神。我们要保守这种精神,扩充这种精神,是用什么做基础呢?是用民族主义做基础。像俄国的一万万五千万人是欧洲世界主义的基础,中国四万万人是亚洲世界主义的基础,有了基础,然后才能扩充。所以我们以后要讲世界主义,一定要先讲民族主义,所谓欲平天下者先治其国;把从前失去了的民族主义,从新恢复起来,更要从而发扬光大之,然后才有实际,再去谈世界主义。



相关作品

被压迫民族之前途

被压迫民族是资本帝国主义的产物,被压迫的劳动者为他生产商品,被压迫的落后民族为他推销商品和生产原料…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一讲

  诸君:   今天来同大家讲三民主义。什么是三民主义呢?用最简单的定义说,三民主义就是救国主义。…

大亚洲主义

  诸君:今天蒙诸君这样热诚的欢迎,我实在是非常的感激。今天大家定了一个问题,请我来讲演,这个问题…